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329 直指峨眉(上)

1329 直指峨眉(上)

  马车里的妖媚女子尖声叫喊着,似乎经受着某种天大的苦刑一般,旁边老管家神情却是十分古怪。

  更稀奇的是,那二十余护卫随从,看得眼睛发光,但眼神深处带着的深深鄙视与愤慨。

  鄙视什么?又是在愤慨什么?

  种种思绪苏辰就算不去仔细体会,也是一一分明,他只是不想理会,延续着前任的动作。

  他知道这位女子十成里有九成九是在演着戏,而且演技并不怎么高明,很是享受的模样,还指不定心里怎么暗暗痛骂呢。

  而且,她的叫声也不是没有用意,是在宣示着主权,隐隐有着得意。

  芸芸众生,醉生梦死,身在局中,又怎能看清世情真相。

  苏辰体魄如火,心灵似冰,感应到天际两道华光一闪之间,就已经飞过了头顶,已经回了前方高山。

  这是搜不到人打道回府了吗?

  他刚想停下动作,心里一动,又再继续,假戏还需真做。

  再过了一炷香时间,女人的声音从假到真,最后眼神迷离,倒是货真价实的叫唤了起来。

  这一次,护卫们的眼光也从鄙视变成了惊讶。

  这是什么眼神?

  苏辰想想就明白了……

  一股隐晦的气机,漫延过来。

  他感觉身体发凉,如同水波般的思感如潮水般进入身体,深入到每一寸毛孔,在灵台方寸间打了一个转,停顿了一小会,又缓缓的退离开去。

  路旁草木“哗哗”轻响,不为人知的,有一道细微波纹掠过林梢、溪流。

  苏辰抬起头来,眼中闪过莫名光彩。

  “这次是真的离去了,老和尚好深的城府,来了一个回马枪。”

  空中追击的两人,性格各自不同。

  如果换个人来看,一定会认为那捧着铁钟用出灵魂搜索的中年道士最为难缠,疑心最重。

  但苏辰不一样,在他的心中,一直对那老和尚戒惧水已。

  表面上人家并未有丝毫关注此处,但苏辰知道对方一直神念锁定着。

  就算是先前离开的举动也是假意,后面又悄悄的隐藏气息返身回来。

  这一次,就连苏辰都没注意到,毕竟,他的元神收缩灵台方寸之中,并不能随意扫荡四周。

  但是,元神收缩不等于没有感应。

  他灵魂深处的看破能力一直被动运转着,心灵透澈如同明镜,映照着身周一切。

  若有若无刀剑临头般的危机,从头至尾未曾远离过。

  如此情况,就算是傻子也能明白,自己并未脱离危机了。

  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做还用说吗?

  他也彻底弄明白了自己的看破能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武道修练到此,不见不闻,觉险而避,到底是有极限,并不如传说中的大预言术那般细致周详。

  所谓觉险而避的能力,首先得有危险,而且是致命无可抵御的危险。

  就是如果你不应变,下一刻就会死。

  而基于这个原因,有些危险没达到一定极数,就不会有所感应,甚至一如平常。

  就如面对钟先生的锁神陷阱,苏辰只要以正确的方式应对,不与其比拼元神法力,只拼身体和招式。

  因为离得太近,对方又没加防备,基本上是有惊无险。

  看起来对方实力极强,可打起来,就那么回事。

  所以,他的元神根本就不会有反应。

  而知非禅师还未出现,他已经心脏狂跳,灵魂示警。

  就是知道不逃即死,完全没有正面对拼的本钱。

  这种看破能力,虽然不能够做到世事洞明,对苏辰来说,却更加适合。

  他并不需要时时示警,那很没必要。

  如果什么都能看得清楚,人生岂不是少了许多未知乐趣。

  假如一个街头小混混拿着刀子对付自己,元神也再疯狂示警,那也未免太搞笑了。

  知非禅师去而复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条官道之上,毕竟人烟稀少。

  除了他们这一队人马,这段时间之中再见不到来往行人,是个人都会心里有所怀疑。

  试探一下也就成了必然。

  老和尚的思感如潮水一般退去,苏辰心怀一畅,全身松活起来。

  他再顾不得演戏,拉下马车帘幕,穿好衣服,高声吩咐道:“我饿了,老王,吩咐大家紧赶一程,早点进城……应该还能赶上午饭。”

  “是,少爷!”

  老管家恭敬应道,心里却是一阵诧异。

  “不是你说的路上要缓行,免得颠簸的吗?还说伴清风、赏山花,及时行乐,如此才更有情调。”

  不过,他也只是稍稍奇怪,就吩咐队伍加速。

  自家少爷这种神经病性格,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

  前一刻也许兴致高昂,后一刻就冰冷淡漠,这种情况经常出现。

  倒是旁边的女人,见到苏辰一脸淡漠,拔鸟不认人的模样,委屈得都快要哭了。

  不过,她却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只是撅着嘴默默整理着衣裳。

  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她突然间发现,身边的公子哥眉宇之间有着深沉威严,似乎是比那官府里的大人还要让人心惊。

  一路无话……

  苏辰进了城,在老管家熟门熟路的领路之下,他什么也不用操心。

  过了不久,看看已是天色近午,就到了城西一所大宅。

  宅门处雕着门牌,青竹园。

  刚刚下得马车,就听得一阵娇笑迎了上来:“你这没良心的,还记得来看九娘啊,如今考中举人,转眼就要做大官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哪会啊?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九娘您啦,你看,我途经蜀地,这不是特意绕道前来?当然,这也是老爹亲自交待的……老王,礼物呢,快快奉上,别让九娘等得心焦了。”

  “呸,谁稀罕老家伙什么礼物了,走,跟九娘进屋,少游你又长高了,去年见到,还只有我的胸脯高呢,你看你看,如今都比我高上一个头了。”

  女人笑得花枝招展,低胸袍服露出雪白的一片,她把苏辰揽在怀里比划着,两手举高,似乎要形容当时的青年是如何矮小。

  可是,为何把身体都挤到我怀里来了,某样东西都挤扁了。

  苏辰有些无语,他有些后悔夺舍这位江少游了,这简直就是一个会行走的那啥,随便碰到一个女人就跟他有一腿。

  好吧,这一位,在记忆中是商人老爹的第九房姨太太,年方二十,挂了个九娘名义,其实一点也不老。

  “城里人真会玩!”

  苏辰转头就看见九娘已经安排丫环把同车女子赶走,她竟然拦着对方不让再次靠近,对这女人也就有了一些了解。

  他只得说道:“九娘我一路有些劳累,今日就在这里歇下,要好好休养休养,你帮我准备船只吧。

  明日清早,我得去成都拜访一下张世伯,今晚就好好温书……此次进京赶考,您是知道的,老爹下了死命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呵呵,我还不知道你啊,学人读什么诗文?好,你说了算,这一次就放过你了。”九娘神色有些幽怨,显然听明白了苏辰的意思。

  临时抱佛脚还是有点用的。

  她当然知道这一位学问极差,举人功名是拿钱买回来的。

  不过,此事大家都知道,却不必拿出来说道。

  多少还需要好好背一背四书五经,不要在拜访尊长之时一问三不知,那不但会让人耻笑,而且还会让人心存顾忌,不会用心帮忙。

  否则,就算是找到再多的门路,别人也得看看,帮助你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名声。

  如果让一个连四书都没读熟的人中了进士,说出来鬼才相信。

  所以,文采可以不必好,但文章还是需要背一背的。

  ……

  洗过风尘,苏辰陪着用了午饭,就吩咐下人不得打搅,一个人躲进了书房。

  名义上他是要温书,实际上,是想把身体调理一下。

  路上匆匆附体夺舍,有许多事情还没来得及做。

  他从身上拿出一封信来,打开信纸,再细细观瞧一会,就笑了起来。

  纸上笔迹漫文敦劲,一手小楷十分精美,落款是周云从。

  这位同乡邀约江少游一起同游成都、拜访古寺,观赏峨眉。

  周云从是贵阳大户周家独子,与江少游同为富家子弟,也算熟识,关系倒是谈不上好。

  跟江少游不同的是,这一位却是学问不错,举人是靠着自己真实才华考上的。

  不过,此人有着一些书生意气,向往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调调,认为天下世事皆文章。

  而且,她性情温厚,最喜交友,不论品流一律真心相待。

  就连江少游这种色棍,他也能赤诚以待。

  好吧,这一点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苏辰本来的记忆中,隐隐记得周云从的名头。

  似乎这一位最后是拜入了峨眉派,被峨眉名宿碧云庵醉道人收为徒弟。

  具体怎么拜师的?苏辰已是记不清楚。

  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就是此时峨眉正大肆收徒,到处寻找根骨、品性具佳的年轻人入派,撒下大网,收取英才,是大兴的前兆。

  而这,就是苏辰的机会了。

  因为峨眉这些前辈高人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他们特别喜欢试探年轻人的心性,美其名曰考验一番。

  也就是说,他们会躲在一旁扮演不起眼的风尘异人。

  然后看着别人经历凶险,要死要活的时候,才伸手相助,收为徒弟。

  ………………………………

  感谢云哥儿1(2000)百无一用的书虫(1000)书友20170402153014694(1000)Zz荒唐(500)紫云天幕(500)等打赏,谢谢。

  http://www.zwydw.com/book/0/11/17769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