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51 灭门 青眼(一)

1151 灭门 青眼(一)

  1151灭门青眼1

  看着那一袭白影告辞离开,周云从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他回转身来,问道:“师父,少游兄一心向道,看他是真心想要拜入峨眉,为何又拒之于千里之外呢,先前听邱师兄说,咱们峨眉正是需要广招英才弟子,光大门楣的时候,少游兄怎么也称得上一声英才吧。”

  周云从心里有些不安,他感觉自己自从进了慈云寺,处处表现得十分蹩脚,而苏辰不说锋芒万丈,但能在凶僧贼窝之中,把自己救了出来,并在敌人的围攻之下全身而退,这种事迹,简直可以在坊间传唱。

  如此还称不上英才,什么人才称得上?

  醉道人对这徒弟甚为爱护,听着他隐隐有些质疑的问话,却也不生气,只是笑道:“云从,你有所不知,收多少徒弟,收什么人为徒,可不是我们拍拍脑瓜子就决定的,在其他门派或许是如此,在咱们峨眉不一样的,关系到大兴之局,还有三年之后的各派比剑,甚至,远一点更是涉及到开府事宜……”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摇头道:“现在说了给你听,你也听不明白。你只要知道,收徒一事,其实是祖师留下来金书玉册中记下名录,天下资源就这么多,多收了某些人,就会影响到资源分配,或者说,会影响到如你这般,命中注定的衣钵弟子。”

  “这叫机缘天注定,有缘无缘,不讲人情。”

  周云从恍然大悟,心想,自己大概就是峨眉祖师钦点的徒弟了,不知其他人收徒又是什么样子,想到天注定的仙缘,他的心里有些得意,再想到那失落远离的身影,心中不由一疼。

  “机缘一事,谁也说不清,昨日一起十七人,到今日就只存活两人,一人仙路迢迢,有望长生久视,一人凡尘颠倒,终将黄土一坯,可叹可惜……”

  旁边站在一旁的神眼邱林倒是没有这么多感怀,他笑着说道:“周师弟还是少年心性,对朋友讲义气,愿同甘共苦也是不错,但是,以后当勤劳修炼内修心诀和身眼功夫,世俗上的交朋经结友就不必了,以免离家进山之时,无端端生出许多愁绪。”

  这话的意思说得宛转,其实就是告诫周云从,师门的决策并非他们这些弟子所能左右的,最好是不要多言,认真苦修,早日了断世俗尘缘,归入山门才是正经。

  “可惜那江少游心高气傲,醉师叔看他神力惊人,体魄强健却没有内修心法,想要传他一篇剑法入门和内修心诀,却被拒绝了,也是个没太多福份之人。”神眼邱林摇头叹道。

  就算只是打根基的低浅法门,那也是仙门流传,比起江湖上所能获得的所谓武功秘录,又要强上许多,只要修到极处,在凡俗之中很难寻到对手的。

  醉道人听得这话,再想想先前那白衣书生临去之时风清云淡的神情,心里竟隐隐升起了一丝不安。

  “难道,我这次竟然做错了不成?”

  想了想,醉道人又提起红葫,狠狠的灌了一口酒,哑然失笑,把这没来头的杂乱心绪抛诸脑后,只是吩咐道:“邱林,你赶回山门,告知师兄他们,如今的慈云寺已经四处邀请着邪门歪道,正好,等他们聚齐之后,一网打尽,破了邪魔两道的先天气数,扬峨眉威风。”

  “对了,报信之后,你再多跑几个地方,告知同道,慈云寺里的那些家伙,暂且不要对付,让他们先得意一时,明白了吗?”

  “是,师叔。”邱林笑着应答,转身径自去了。

  醉道人的话说得很明白了,峨眉派等正道势力,其实是看中了智通和尚的身份,这人本事嘛,只是一般,但是,因为出身五台派,交游十分广阔,跟许多邪道高人都说得上话。

  他若是发现自己的慈云寺被人盯上,应付不来,就会四处请援,很可能请来一些厉害的邪道高人。

  在醉道人眼里,这个智通,就是个宝贝,他在此处经营的一方基业,就是一个天生的诱饵,可以引来各种猎物。

  后面那些老一辈正道高人,此时正摩拳察掌,就指望着等到这里众邪汇聚之时,一网打尽,尽取气数,此消彼涨,峨眉兴旺之日指日可待。

  ……………………

  半个时辰不到,苏辰就回到了容城,在悦来客栈停下。

  王老管家早就已经担心得面色青白,一见到他回来,连忙迎将上来。

  “老奴已去打听过了,昨日出去游玩的举人一个都未回来,心想可能会出了什么事,正担心难过呢……”

  “出事?算是吧,管家,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我昨日因为身体不太舒服,并未随同举人大队一起出去游玩,只是房内修养,明白了吗?”

  “是!”

  老管家面色一白,似乎想到了某些不好的东西,却又不敢多问。

  苏辰也不多言,回到客房之中,一个人静坐思付。

  茶香袅袅,心灵缓缓静了下来,一些不曾想起的事情,也渐渐的在心里有了轮廓。

  “我倒是想得差了,如今的身份,可不是外来之人,而是可以直接查到祖先来历,其实并不需要事事小心谨慎的。”

  “先前想要拜入峨眉,一直伪装成普通书生,却是有些憋屈了……今日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取得进步了,有什么得罪的地方,那也是天数如此。”

  苏辰眼中冷光一闪。

  ……

  傍晚用膳的时候,管家汇报了城内消息,听说那十余家举人失踪的消息,已经闹得沸沸扬扬。

  起初,满城都是喊打喊杀的声音,有些人集结起来去官府请愿,希望能派兵绞杀贼寇。

  只不过,才过了半日,这股风潮就已经被压了下来。

  官府传出来的消息,就是他们这些天之骄子,游山的时候,不甚遇上山崩,遭逢了意外,这是天灾,不属人为,也只能让苦主节哀顺变了,至于发兵的事,再也无人提起。

  也不知其中有着多少交易。

  苏辰听到这个消息,只是点了点头,面上没有表情。

  当时他就知道,慈云寺在城外立足,经营出如此大的基业,无论是实力,还是钱财,都是别人所难以想象的,要说智通贼秃跟官府没有关系,怎么也说不过去。

  所以,接下来的发展,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下位者可以发傻,认为官府和王法是维护百姓黎民的,苏辰却从来不这么认为。

  好在,他有自己的方式,为那些书生,再为左近受害的苦主主持一下公道。

  不为替天行道,主要是想要给明珠洞府之内的本源池,增加一些底蕴。

  ……………………

  1152

  这个时代,到了天色期黑,各处店铺就已经开始打烊,街道上也见不着太多的人流来往,渐渐的就开始寂静。

  苏辰静坐调息着,元神探出无数触须,观照身内身外,心灵一片明澈,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元神一点点变得壮健强大,有一种奇异的能量丝丝缕缕流向自己,让人如处仙境。

  这种感觉,与倩女世界完全不一样。

  如果说,在倩女世界修行的时候,就好比吃饭的时候,会时不时吃到一口沙子,那现在这种感觉就是吃的是干干净净的大米饭,还是鱼米之乡精心培植出来的优质大米,又香又甜,颗粒又大。

  “这还是红尘烟火处,若是天地清灵之气更加充沛的山林,肯定会进境更快,更不提那些有着灵池的仙山福地所在了,修持一日,顶得上城市之中修练半年也说不定,就如每日吃的都是灵气果子那般。”

  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收回游离的思绪,听着门外远处传来的“咣咣”声响,声音凄厉而又令人心情烦躁。

  这不是谁家死了人在鸣锣,而是宵禁,虽然没有什么战事发生,但一些大城,到了晚上还是漏刻将尽,就闭城门,鸣锣宵禁。

  这也是因为天下刚刚承平不久,各地还有着一些心怀故国的热血义士集中举事,而晚上,就是这些人活动的时候。

  对苏辰来说,宵禁与否,跟他没关系。

  他都懒得换一身夜行衣服,只是打开窗户,眉心微微一热,一道金芒闪了闪,庞大无俦的金色气血流贯全身,在无声无息之间,他的体魄强大数十倍有多,轻轻捏了捏拳头,空气被捏得发现殷殷雷鸣。

  一阵清风吹过,房内灯火熄灭,没有人能看到,寂静夜色之中,正有着一道淡若烟云的身影向着西城门奔去,速度恍若流光。

  苏辰也不走城门,更不选择道路,见房上房,见墙翻墙。

  不应该叫翻墙,而是应该叫飘,就如他此时,十丈余高的城墙,只是一跃就已飘了过去,比落叶还轻,比利箭还快。

  身形闪烁间,在莹莹月色之下,拖出一条细细白线,掠过山林,穿过河流,呈直线般向慈云寺奔去。

  苏辰没有驭使天地元气,御剑飞行,他不想自己的神气波动,被某些高人感知到,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象如今只是凭借单纯的强悍体魄,九转玄功神气深藏,肉身坚若金钢,柔若流水,把所有气血之力都牢牢锁固在身体之中,不会扰动半分天地灵气,就算是被人看到了,也只会叹息一声横炼功夫了得,只要不用这具肉身跟真正的飞剑硬拼,任凭是谁,也猜想不到,他的身体到底有多强。

  “既然已经断了进峨眉的念头,那就不必掩饰太多,控制在凡俗身体境界,想要做点什么束手束脚,那也不必装模作样了。”

  昨日白天的经历在眼前一一浮现,眼光愈冷,心越发热了起来。

  那全是本源气运。

  寺内饮酒吃肉,高歌曼舞的声浪传入耳中,苏辰展颜一笑。

  “智通和尚,想不到吧,我又来了。”

  “轰……”

  一声沉雷炸响,震得整座寺庙微微颤抖。

  却是苏辰身形起处,一足踢起门前石头狮子,重达两千余斤的玉白石像,如同皮球一般,带起沉闷轰鸣,正正砸在了那两扇硕大朱红大门之上。

  无数细碎木块向着前方飞溅,因为力量太大,不但是门碎了,连门楣,院墙也倒榻下来,烟尘起处,一片狼籍。

  “哪里来的狂徒,敢砸我慈云寺大门,找死吗?”

  一个高大和尚灰头土脸的从泥块粉尘中站起,高声喝骂。

  “锵!”

  苏辰也不搭话,这些守门的和尚总是最低层的弟子,人家吃肉喝酒,他们在守夜,实在是让苏辰说话的心思都没有。

  剑光闪了闪,那和尚头颅飞起半空,兀自嘴巴张合,似乎还在咒骂着。

  苏辰一步一步,踩着砖石碎块,向前行走,看着慈云寺各处大殿处奔涌出来的和尚,他也不意外,剑光如轮,在身周闪烁不定,走过十丈距离,就已倒下了二十余位和尚。

  这些人大部分都袒胸露腹,显然先前是喝得十分开心,此时见着冷风,再看到血腥一幕,终于才反应过来,明白来人是位高手,并不是那些对慈云寺恭敬对待的香客。

  “智通,昨日你害了我十五位同年学兄,可想过我会前来报仇。”:

  苏辰白衣胜雪,剑锋滴血,感应到明珠里面缓缓流入的气运,一丝一缕,集腋成裘,他心里欢喜,也有了心情找一个借口。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但最先行的其实是兴兵理由。

  不打无备之战,不起不义之师。

  因为日前被慈云寺暗算,死了很多友人,心里难过,所以前来报仇,这个理由十分强大,就算是说到天边去,也没人敢说他半个不字。

  至于,为何私斗,不报官府,那更不用说了,因为官府无能,有冤难申,只得舍命一搏。

  “原来是你!”

  智通冲了出来,怒不可遏,他衣服还未穿得整齐,显然是在享受之中,被人杀上门来,心里怒火直撞天门,眼睛里早就冒出火花。

  “今日,定要把你千刀万剐,方能出我心头之气,慧行慧性,上,把他杀了。”

  智通眼中泛着血光,似乎怒极,但元神思感却悄悄的弥漫向寺内前后左右,扫过每一块石头,每一寸花草。

  “这小子去而复返,一定有着阴谋,近日来听说峨眉派一些剑修在此出没,是不是趁着夜色,来此偷袭,可惜法元师兄和俞德、马觉几人还未到,否则,哪轮到他人来此撒野。”

  不得不说,智通和尚想多了,以为苏辰在前叫阵杀人,后面还有着埋伏,他一声令下,只是命令徒弟等人动手,却是神念守中,运使飞剑,时刻准备,生怕被人偷袭了。

  从某些方面来说,智通想的其实也不算错,的确是有人在盯着他的慈云寺,还不止一人,更不是一伙的。

  远处山巅,一棵大树底下,却是有着一个女冠静静看着,山风劲急,她身上的道袍向后飘飞,发出轻微的哗哗声响,紧贴着躯体,露出玲珑凸透的美好躯体。

  这种风景,换一个人来,可能会看得眼珠子都瞪出来,可她身旁不远处席地而坐的老道士,却是视若未见。

  “许道友,你可是担心你那智通徒儿了。”

  醉道人嘴角带着莫名笑容,话里内容却是有些诛心,他那精光闪烁的眼神深处,其实带着些许探究。

  1153

  醉道人总觉得许飞娘此人行踪诡异,让人看不清楚。

  越是这种人,就越是不好对付。

  按理来说,许飞娘的师兄兼丈夫太乙混元祖师跟峨眉派比剑之后,受了重伤,最后身死,这应该就是大仇。

  但这女人跟没事人一般,照样过得舒坦,并且也不怨恨峨眉三仙二老等人,还与荀兰因、玉清师太等人交从甚密,一副从此闲云野鹤,不问恩怨是非的模样。

  说起来,峨眉派众人是怎么也不肯信的,但无奈这女人道法高深,比起当日的混元祖师,也有过之而无不及,更难得的是,她约束门下弟子,没有做什么恶事,更是不理会五台剑派原有弟子的报仇邀请。

  实在是让人看不分明啊。

  许飞娘抿嘴一笑,似乎听不出醉道人话中隐含深意。

  她轻柔说道:“智通等人,比逆徒朱洪好不到哪去,自从混元去后,这些弟子整日里聚啸一方,为恶深重,不但没有再把自己当成五台派传人,反而给我五台派丢了大人,老醉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五步云隐居,跟这些人再没有什么瓜葛。”

  朱洪这人,醉道人是知道的。

  当日混元祖师跟峨眉掌教妙一真人齐漱溟比剑,双方势均力敌,最后战到白热化之时,混元祖师放出了偷偷祭炼的五毒飞剑,此剑威力奇大,妙一真人一时不防,就输了一招,中毒之后危险至极。

  混元祖师得势不饶人,就要下杀手,结果峨眉观战众仙一齐出手,人多势众之下,混元哪里能够挡得住,当即被苦行头陀无形剑暗暗刺了一剑,好不容易逃回五台山,没过多久就身死魂灭。

  在五台众弟子心中,混元祖师实力很强,凭借着五毒仙剑的威能,甚至能压过峨眉掌教一头,这一等级的高手,轻易很难身死,但是,当初混元祖师应战前夜,却被自己爱徒朱洪盗走了护身强大法宝太乙五烟罗和六六真元葫芦,若非如此,就算最后被人围攻,也通逃得出去。

  不至于受到无可挽救的重伤。

  许飞娘也许是因为弟子盗宝的原因,对所有五台弟子都已经失望。

  她想得其实没错,这么多年过去,五台山早已破灭,混元祖师也没几人再记起,他的那几个弟子,平日里嘴巴喊得山响,更是无有一人去寻峨眉的晦气。

  因此,就算是让峨眉青城等门派看了笑话,许飞娘也不在意,她眼神十分深邃的看着底下慈云寺中,那道白光盛开如轮,一时如那春满人间。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好剑法啊!老醉鬼,这样的弟子你峨眉竟然不要,真是太好了,我五台派缺得很呢。”

  这一次,许飞娘笑得更是欢喜,多多少少有了一些真心。

  实在是,慈云寺之战太让人惊讶了。

  那智通和尚不知发什么疯,捏在手中的阴魂剑,将放未放,看得出来,他在忌惮着什么。

  只是一个犹豫,白衣书生剑光就是暴涨,锋芒大盛,一时满堂花开,数十和尚成片成片的倒下。

  任凭所有和尚齐齐出招,剑光花瓣就如长了眼睛一般,穿过每个人的破绽,直接刺破咽喉眉心,血光如浪,看起来如宰鸡宰鸭,轻松无比。

  多臂金刚慧行手中打出一片飞蝗般的暗器暴雨,身形灵动得恍若猴子,却发现那道银白色剑光只是一振,就如暴雨一般发出咻咻声音,所有暗器一接触到剑光,就全部破碎成片。

  他心下骇然,百忙之中身体往下一滚,就待逃开,突然就感觉身形一跳,已经飞上高空,正纳闷,低头一看,却原来是自己的无头躯体还在地上翻滚……

  多目金刚小火神手中神火珠刚刚打出,就是眼前一花,剑光带起轻风,吹得珠子反卷,他心里大惊,大喝一声:“师父救我……”

  耳中就听到无数鬼啸,整个前院黑沉了下来,所有火把都晃晃悠悠的闪着绿芒,知道这是师父的阴魂剑出手了。

  元神到了法天相地的境界,一出手,就会天地响应,出手飞剑可大如山岳,小若介子,如此威势,压得院中所有人身躯下沉,四肢发软。

  慧行心中一宽,然后就见到一点星芒,刺到眼前。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道有着殷殷雷鸣剑光刺入喉咙,鼻中只闻阵阵花香……

  “你好……你!”

  智通放出飞剑,满以为就算不曾一剑斩杀掉书生,也要逼得他艰难自保,没想到,自己运起师门秘传阴魂剑法,对方只当清风拂面,完全不受影响,身形快得就如闪电一般,飘忽之间,就躲开了阴魂斩击,还不忘顺手一剑斩杀了自己最后一个徒弟慧行,一时气得他头脑晕眩,话都说不整齐。

  苏辰冷笑道:“我当然好得很,你这庙子可就不好了。”

  全力发动禹步踏罡身法的苏辰,瞻之在前,观之在后,看起来危若累卵,实质上安若泰山。

  他绕过处处殿堂,见人就杀,短短十余个呼吸,就把庙内和尚杀净,不,还有一人,见着苏辰剑锋杀到,再顾不得掩饰身手,停下仓惶奔跑的脚步,一道红线急速射出,直刺苏辰头颈。

  “又是飞剑!”

  苏辰眼神凛冽,看着身前这位胸口长满黑毛的胖大和尚,心知这就是寄居慈云庵的多臂熊毛太了,当时在山下,听峨眉那些人曾经说过的。

  这人是金身罗汉法元的弟子,在慈云寺中身手仅次于智通。

  不过,在苏辰眼里,这个性好采花,又好滥杀的毛熊,却是难得的本源气运。

  至于杀了对方会不会得罪法元,苏辰表示不认识对方。

  智通和尚的那把巨剑他暂时挡不得,面对多臂熊毛太没有达到法生变化身剑合一的剑光,却是一点也不惧怕。

  他身躯刹那间扭成蛇行,柔若无骨的就从赤色飞剑旁边绕了过去,银蛟剑侧面轻轻一磕,那道剑光冲天而起,从直击变成斜飞。

  “不好!”

  毛太眼睛瞪得滚圆,心里惊惧之下,就往后急退。

  只是退了半步,就看见一朵鲜花在眼前绽放,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苏辰斩下毛太的头颅,来不及体味如潮般流入明珠的气运涓流,也来不及高兴,就见一道青黑玄光扫过院墙,紧紧尾随着自己,一道弥天盖地的青黑剑浪席卷而来,锋锐气息摧得他的肌肤生痛,骨骼也发出咯吱咯吱响声。

  这是九转玄功二转的强悍体魄都有些吃不住劲了。

  青黑瀑布之中,响起阴测测刻骨仇恨的声音,无不表明智通早就与剑合一,生成剑光法相。

  苏辰躲了几次,见这剑光仍然镇封数十丈方圆,把他牢牢盯住,就知道,再怎么样,也不能避免正面相对。

  “既然如此,终究要面对,就试试,是我的九转玄功厉害,还是你的阴魂剑厉害?”

  被剑光追得火大,苏辰这时倒不想逃了。

  只要不暴露昆仑的白云剑,或者用出元神御剑飞天,只是暴露强大的横练躯体,想必也没有太大关系。

  还是那个道理,在这个世界,就算有着再强的天赋,再神奇的体魄,只要不是飞剑,就不会惹人重视。

  仙凡的分别,其实很简单,就是看能不能飞天,能不能用出法宝飞剑。

  这是数千年来约定俗成的思维,无论是峨眉,还是其他左道旁门,都是这样想的。

  因为,这里根本就没人认识九转玄功,也不曾听闻过这门功法。

  所以,就算是智通亲自体会到了苏辰的强大身体和剑术,仍然有着十足的信心,认为自己可以收拾得了对方。

  不但是他这样认为,醉道人其实也是这样想的。

  只不过,他想得更多,其实也早就坐不住了,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面色阵青阵白,就象是打翻了染缸一般,精彩得很。

  “说好的以慈云寺为饵,引来各方左道高人,一网打尽的呢。“

  “说好的,峨眉一战扬威,破慈云寺震动天下道门魔门,从此气数大盛的呢?“

  醉道人看着差不多被打成一片废墟的慈云寺,欲哭无泪。

  他早就想下去拦阻白衣书生杀人举动,可是却师出无名,你总不能阻人家报仇吧,再说,慈云寺作恶多端,书生的举动应该大大鼓励,高声赞扬才是。

  最重要的是,许飞娘站在身边,面上似笑非笑。

  醉道人敢肯定,只要他有半点动作,对方的天魔诛仙剑就要放出来了。

  ……………………………………

  等会还有二更,盟主加更一章,正在校正错字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8049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