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58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上)

1158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上)

        周云从在醉道人那里夸下了海口,兴冲冲的向城内悦来客栈行去。

        他一边急行,一边担心着江兄会不会已经离开容城,进京赶考。

        街道上面熙熙攘攘的人流,从身旁走过。

        周云从直感叹着世事如白云苍狗,变幻莫测。

        只是过了两日,容城又恢复了繁华景象。

        那一天,十余位同年学兄意气风、高谈阔论的景象却再也不能复见。

        自己此次回去贵阳成亲生子,了却尘缘,也将去修仙求道,就此与苍松仙鹤为伴,吞气饮露,长生不老。

        想到这里,周云从眼神有些悠远,只觉得往日里颇为有趣的市井繁华,是如此的俗不可耐,实在是不值眷恋。

        “如果少游兄知道峨眉众位前辈对他的观感大有改变,应该会欣喜若狂吧。”

        “只要拜入峨眉,再不济也能入道。就算是失了元阳,断了仙缘,也有可能活上数百上千年之久,比起苦海浮沉,不知要强上多少?”

        周云从自认为终于可以还对方一些救命恩情了。

        总的来说,他还是记着当日慈云寺脱险的一幕,心中常怀感念。

        “少游兄,少游兄在吗?”

        刚刚走到悦来客栈门口,周云从就忍不住心头喜悦,顾不得损了气度,高声叫喊了起来。

        他衣着华贵,腰佩宝剑气质端方,看上去就很有一番雍容清逸……

        就算是大叫大嚷,也没人从旁喝斥,只是好奇看着。

        还没叫得几声,就有几人闻声走了出来,当头的是一个灰白头的老汉,衣着一丝不苟,头梳得整洁。

        走上前来,行了个礼道:“云从公子?你可来了,老朽可是等了有好一阵子,正想着是不是就此回返贵阳呢?”

        “回家?少游兄难道不再求取功名了,家里面怎么说得过去?”

        主要是没有个正当理由。

        周云从掂起脚四处望了望,还是没看到苏辰的身影,心里感觉有些不妙。

        “这是公子留给你的信,哎,我都不知道回去怎么跟老爷说起,不过,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王管家先是愁眉苦脸,紧接着又笑了起来,面上每一个褶子都在放光。

        毕竟是一直跟着江少游的奴仆,他是全心全意站在了自家少爷的立场。

        周云从疑惑的接过信,拆开一看:“云从吾弟,见信如唔……此去黄山,山高水遥,就不当面告别了,仙路悠悠,当后会有期……”

        “竟然是进入五台派,拜了飞云步许仙姑为师,完了完了……”

        周云从面色说不出的难看。

        时间虽然只是仅仅过了两日,但入得仙门跟在门外比起来,已是完全不同。

        能考取举人的,他自然不是傻子,这些天听着松儿鹤儿两位仙童念叨着,早就已经明白了天下修者大势。

        黄山五云步的许飞娘何许人也,他当然也是听说过的。

        就连师父醉道人,说起那人来,也是讳莫如深,不时叹息着,似乎很是挠头的样子。

        在峨眉派眼里,如果确定了是敌人,倒是不太难做,自然是当面锣对面鼓的飞剑法宝一齐出手,杀他个血流成河。

        可是对方没有表露出丝毫敌意,就不能擅自动手了。

        否则,岂不让天下剑修胆寒,也会坏了峨眉派的名声。

        到时候,包括武当、青城、昆仑还有各佛门势力,都会心存疑虑,会认为峨眉派行事太过霸道……

        周云从甚至还知道,如今的黄山餐霞师太,一直守在山上,真实目的是就近监视着那位万妙仙姑。

        甚至,还有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万妙仙姑新收的几个徒弟全在密切监视之中,并且予以策反,比如司徒平。

        “少游兄拜在她的门下,前途堪忧啊。希望他能早日弃暗投明,否则,跟随那种居心叵测的师父行事,总有一天会后悔莫及。”

        周云从心情无比失落,转回碧筠庵。

        他还没来得及汇告师父,就见到周轻云在一旁招手,神秘兮兮的。

        心下好奇,就走了过去。

        “怎么了?”

        “嘘……”周轻云竖起手指比划了下,小声道:“你暂时别进去了,刚刚玉清师太飞剑传书,说你那朋友如今拜在万妙仙姑座下了,那位仙姑本来就是一个不安份的,如今收得好徒弟,心思可能更起变化,说不准会使出一些手段,不可不防……”

        “啊,只不过是少游兄拜入五台派而已,怎么会引起众位前辈如此重视?”

        “你啊,刚刚拜入师门不知道厉害。那智通是何许人也,那可是五台混元祖师的徒弟,修为比起醉师叔都差不了多少。他能在容城左近经营出慈云寺偌大基业,岂是简单人物。”

        见周云从仍然迷迷糊糊,周轻云摇摇头,直叹对方是个书呆子,又道:“江少游只是一个未曾入道未拜师的书生,就能正面搏杀如此凶人,还把多臂熊毛太等和尚一并杀光。不说以后,就说如今,已经足以引起重视了。咱峨眉派年轻一代,唯有诸葛师兄可堪比拟,可是,诸葛师兄如今年近而立,又是峨眉后起天骄之,这么比较,你明白了吗?”

        周轻云怕他不明白,直接拿醉道人和诸葛警我来类比,也不忌讳。

        听得周云从悚然一惊,先前心里面隐隐泛起的一丝丝优越感,突然间烟消云散。

        “原来,他已经那么大名声了吗?亏我还替他担心,认为从此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一个仙路远大,一个从此泯然老去。如今看来,果然是有着天地之别,只不过,我还在地上仰望……”

        他摸了摸腰间长剑,一时无言。

        ……

        慈云寺地界,已经见不到什么战斗痕迹,只看见山道之上络绎不绝的人流,运着石块木头。

        四处可以听到“叮叮当当”的敲打声,时不时还有人在喊着号子。

        智通被杀,阖寺僧人全部伏诛,这本来是一件惨事。

        但对于左道中人来说,却也不算是太大的事情。

        他们多数时候都是四处游荡,抢夺宝物,争战杀人,是常有的事情。

        今日我杀人,明日人杀我。

        看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之所以要重修慈云寺,其实不是为了纪念智通和尚,而是因为此处有着一个微型灵池,是修炼的宝地。

        以前智通占着,因为种种原因,倒也没人打他主意。

        如今他既然去了,肯定就会有些穷鬼眼红,不说做个根本道场,修饰一番,做一个落脚聚会的行院也好。

        有这种想法的,当然不只是金身罗汉法元一个人,但如今此地以他实力最强,与前主持智通也是关系深厚,所以,就归他了。

        金身罗汉法元身高两米出头,脑袋锃亮光,身上肌肤带着微微淡金色泽,一看上去,就如同庙里的罗汉雕塑一般,威势极为不凡。

        不过,此时的金身罗汉,却是有些气急败坏。

        “智通师弟竟然被一个小辈砍了,还是一位没有奠基的书生,听说这是智通自己惹出来的祸端,结果连累了满寺僧众遇难,把我徒弟毛太也搭帮进去,做了死鬼,真是晦气了……”

        他一腔郁闷都不知道怎么泄,只是狠道:“千万别叫我找到他,到时非得让他尝尝佛爷的厉害。”

        法元兀自着狠。

        旁边一个面色阴森、鹰钩鼻的中年汉子突然插话道:“法元大师,如今俞德师兄被醉道人斩了一剑,受了一些伤势,没有十天半月很难将养好转,缺了他的夺命红砂,寺里的防护又会弱上不少。如今峨眉派的嵩山二老中的白谷逸也到了碧云庵,前日里救走醉道人和那小女娃的剑光,有点象是玉清师太,那婆娘也不是好惹的。哎,咱们几人独力难支,不如去请援吧?”

        嵩山二老何许人也,自然不必说,那是峨眉派的顶级战力。

        而玉清师太以前是邪道中人,后来不知怎的也拜入神尼优昙座下,专心礼佛。

        虽然性子淡了,实力却是丝毫未减,反而更是进步。

        越是这等改邪归正的高手,对付以前的同道就越是心狠手辣,法元等人全都明白这个道理。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8207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