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60 得来全不费工夫(上)

1160 得来全不费工夫(上)

        这一日,马车晃晃悠悠的终于到了一座城池。

        苏辰下了车,抬头望去。

        城外连绵山峰错落参差,山腰处隐隐可见到云雾缭绕,说不出的雄奇秀丽。

        他深深吸了一口云气,闭目感受了一下,笑道:“果然山越奇,灵气越足,在这里修行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经过数日旅途,廉红药也失去了放飞的心情,这两日少有下来练剑,只是躲在马车之中修习吐纳。

        此时听闻目的地到了,她疲惫的小脸上,也恢复了神采,向着廉守敬道:“爹爹,咱们去城里大吃一顿吧,天天吃干粮,都吃得厌烦了。”

        说完又小心的看着苏辰。

        “去吧,如果我猜得没错,师父应该没有这么快回来,倒也不急着上山。”

        苏辰当先进城,问过行人,知道云来客栈酒饭住宿口碑很好,就径直前往。

        廉守敬是跑老了江湖的人,也不端着长辈的架子,只是笑呵呵的上前搭话安排。

        几人落店,在大堂临窗处叫了一桌上好酒菜,大口吃喝起来。

        “这积溪县民风不错,百姓也颇为富足,以后就在此安家了,红儿你上山之后,无需担心家里,安心学本事就好。”

        “唔唔……”

        廉红药吃得嘴巴鼓鼓,心不在焉的应了声。

        她大抵是第一次出远门,看什么东西都是新鲜的,还竖着耳朵听着四周食客的高声谈笑,时不时的眼中露出憧憬之色。

        看样子心思早就不知飞到哪去了。

        苏辰看得好笑,知道这个年纪的女生还未定性,向往着一些繁华热闹,更是对神秘仙途最是感兴趣的时候。

        十五岁的小姑娘,虽然是文静的性子,实际上,还是有着小女生的天性,总免不了有许多幻想,不管以前的生活到底是如何模样。

        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妹妹苏灵。

        论起年纪来,却是比廉红药还要大上两岁。

        也不知如今她怎么样了?

        有没有练好咏春拳,实力到底如何了?会不会在学校里找男朋友?若是乱来,回去了得好好收拾她。

        苏辰想着往事,喝着酒,转念一想就摇头叹气。

        如今已经隔着不知道多少时空,连时间线都混乱了。

        原来的世界,到底是停滞了呢,还是回到过去?

        或者照着原本的时间线,继续的展着?

        不达到掌握时间空间的地步,这些问题永远都是想不明白的。

        然而,想要掌控过去未来,在恒河沙数世界中任意来去,这种境界,如今的自己连想像都不可能。

        “如今的我,依靠明珠的力量,可以看到异世风光,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寿元。看起来似乎掌控了命运,实际上,也不过是随风飘零的浮萍。”

        “不得大自在大逍遥,与四周这些为了生计劳碌奔波的凡人相比,不过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他抬起头来,似乎看到了九重天外。

        “蜀山世界有着飞升传说,故老相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也能站在九天之上,看一看别样的风景。”

        苏辰仰饮下一杯米酒,感受着酸酸甜甜的滋味,深吸一口气,收回了信马由缰的思绪,正要嘱咐一下小姑娘,上山之后的事情。

        就听到“呯”的一声闷响,哗啦啦有人摔倒在地。

        一个高大汉子红光满面,摇摇晃晃向店门口出去,没料到门口进来一人,他一头就撞了上去。

        “哎哟!”

        似乎是直的喝大了,汉子脚下一个倒绊,仰天就摔了回来,砸破了一条凳子。

        他揉着屁股爬起身来,抬头望去,张口就骂:“你个兔崽子,敢推我屠三刀,找死啊,你爹妈没教养你走路要看人吗……”

        进来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白衣少年,身材颀长,剑眉朗目,面色莹白,看起来极为斯文秀气。

        他似乎有着心事,低头行走,也没有注意到有人……直到撞倒了大汉,方才醒过神来。

        还没说话,就听这大汉骂得难听,他面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够了。”

        这少年一声沉喝,斯文秀气的面容变得有些狰狞,意带着丝丝煞气。

        姓屠的汉子闻言心中一凛,转眼就被自己的反应羞着了。

        他大怒上前,一把就抓向白衣少年的胸口,想要揪住衣服,另一只手挥舞着巴掌,看样子是想打人。

        大堂食客全都叹息,眼神各异的望向门口,心想那少年可能就要倒霉了。

        这屠三刀衣着光鲜,满脸横肉,不问也能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物,尤其是有些酒客更是认识那汉子。

        “屠三刀这屠夫,平日里没理也横三分,如今占着理,那小孩惨了。”

        廉守敬坐在那里,眉毛动了动,没有作声。

        廉红药面上却是露出不忍神色,嘴巴动了动,看了一眼苏辰,想要说什么又不敢。

        苏辰摇了摇头,示意不用去管。

        果然,在那高大汉子手臂刚刚挥落之时,众人耳中就听到“呜”的一声急响。

        “喀嚓!”

        金光一闪,血光喷溅。

        屠三刀身体倒飞而起,摔在了堂中,尖声嘶嚎起来。

        众人定睛望去,就见到高大汉子右手臂已经弯成了诡异的弧度。

        手臂靠肩膀处,正插着一片金叶子。

        鲜血淋漓中,那条手臂齐肩处只余一点皮肉挂着,显然已经断了。

        “咻……”

        众酒客倒抽一口凉气,再看那白衣少年就有些惊骇了。

        金叶子十分柔软,比树叶都强韧不到哪去,对方就凭借着这种玩意,把一个高大练家子打得筋断骨折,这手段,这本事,这心肠……

        廉红药惊讶的张大小嘴,一时作声不得。

        她刚刚还有些怜惜对方,此时才现看走了眼。

        颇为不好意思的看了苏辰一眼,低头喝酒,就再也不说话了。

        白衣少年厌恶的看了一眼那屠三刀,冷声道:“那是给你的药费,还不快滚,不想要命了吗?”

        话音里带着森寒冷漠,这一次任凭谁都能听出他并不是说的虚话,若是那屠三刀还不知趣,他很可能会下杀手。

        屠三刀痛得差点要晕过去,听得这话,连忙收住惨叫之声,吃力的爬起来,捂着断掉的手臂,跌跌撞撞的出了客栈。

        竟是半句狠话都不敢说了,灰溜溜的走了。

        自古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但最可怕的其实不是不要命的,而是某些厉害人物。

        人家动动指头,你就没命了,再不要命,有个屁用?

        白衣少年面色稍缓,转头望向掌柜道:“上酒菜。”

        得,他就是来吃饭的。

        也不对,还可能是等人。

        因为自从坐下之后,这少年时不时的就探头望向门口,也不怎么吃菜,只是喝着寡酒,眉心紧锁着。

        苏辰突然放下酒杯,细细看了那少年一眼,笑了起来。

        他分明的看到对方腰带处悬着一块精致云朵般的翠绿玉佩。

        “清心玉!”

        回头看了看廉红药,小女生脖颈之上也挂着一块同样的东西。

        玉块不大,看上去却如同云朵一般,看得久了,就会给人以错觉,似乎上面的一朵云图会动起来。

        这是许飞娘亲手雕刻的小玩意,苏辰自己也有。

        只不过,他收在明珠洞府之中,没有挂出来。

        听许飞娘说,这块玉佩能在运功之时清净心灵,收拢杂乱情绪。

        对初涉修练的人,有着很大作用。

        苏辰心灵修为极高,自然看不上这种小玩意了。

        不过,清心佩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黄山五云步五台亲传弟子的凭证。

        苏辰也是从此物上面,才猜测出许飞娘近期很可能并不会回山。

        因为,她打的主意就是让苏辰两人自个找上山去,拿出亲传弟子凭证出来,自己先行安顿。

        等她回来再指点功法,传授剑术。

        从这上面,苏辰已经隐约的猜到了那少年是谁,却半点也没有上前打招呼的意思,反而不动声色的关注着。

        想看看对方下得山来到底所为何事?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8284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