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363 穷凶极恶(下)

1363 穷凶极恶(下)

        “师妹,你今日自行上山去五云步吧,让伯父跟你一起上去。”

        清晨,几人匆匆用过早饭,苏辰就准备出门。

        廉红药面上露出忐忑,看了看自己父亲,不知怎么办。

        “别怕,你是去拜师,如今又是正经的仙家亲传弟子,去哪里都应该大摇大摆的。如果师父提前回来,问起我的时候。就说我有事离开一段时间,很快会回来。”

        “好的,师兄你要小心啊。”

        小丫头颇为担忧的说道,也不知她是担忧着苏辰的安全还是担忧着自己。

        ……

        杨家湾离积溪城不远,在客栈里听人说似乎是离城十余里。

        苏辰不耐烦自己问路寻找,租了一辆马车,准备直接去。

        他要找到那个杨老三,让他带路,去那曾现灵芝的地方。

        一般来说,成形的宝药虽然能够满山奔跑,但它们现身的地方不远处,一定有着本体根茎。

        没人喜欢离家太远,就算是药材也是这样。

        只要找到那个地方,苏辰就有把握,凭借自己的天眼,找到药材所在地。

        至于杨老三愿不愿意带路,那更不用担心。

        那猎户既然能把消息送去衙门领赏,说明对方一是缺银子,二是没有保密意识。否则,也不会弄得沸沸扬扬的,连酒楼客栈的无关人等都知道了。

        而苏辰身上,却是并不缺银钱。

        ……

        河水在村前绕了个弧线,潺潺流过。

        村外有着一片平地,成整齐的方块状,那是上好的水浇田。

        这里的百姓虽然辛劳,但因为地理优势,也饿不死。

        当然,无论是什么地方,总有一些人家里穷得吃不饱饭,娶不上媳妇,杨老三家里就是如此。

        往日里,他家一年四季倒有三季是饿着的,其原因很简单,因为有一个不良于行的老爹。

        老爹杨太冲年轻时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猎户,靠着山林,曾经风光了好一些年头。

        更是娶了婆娘,建了新房。

        可惜好景不长,前边生下的两个孩子因为生病没有保住,好不容易第三个儿子健康长大。

        儿子八九岁的时候,杨太冲一次上山打猎时被毒蛇咬伤了腿。

        他也算是果断,看看黑气上行,而自己又没有药物,当即狠心砍断了小腿,再捡了一根枯枝,强撑着回了村落。

        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杨太冲却不是如此。

        他残疾之后,再不能上山打猎,也干不了什么重活,家境一年不如一年。

        到了后来,老伴去后,更是靠着逐渐长大的儿子杨老三养着。

        以至于,杨老三快四十了,仍然被人嫌弃着,没有娶到媳妇。

        杨老头有许多次想要寻死,都被杨老三哭着劝住。

        老汉其实也没有太多念想,只想着看到儿子有某一天能娶妻生子。

        “三儿,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爹,快去快回啊,别的什么话都不用听。春娘虽然腿脚有疾,但她性格很好,是个能持家的好女人……以后,只要孩儿勤快,家里会越过越好的。”

        今日是定亲的好日子。

        杨老头难得的容光焕,欢喜着自己儿子终于要成家立业了。

        他一蹶一拐的往门外走去,身上衣服簇新,面上带着笑意。

        “咣……”

        破旧的院门,一声闷响就塌了下来,溅起一地尘灰。

        推门而进的是一个身材胖大的光头和尚,身上披着金黄色袈裟。

        鹰勾鼻,碧绿眼珠,眼窝深陷,面无表情。

        “杨老三是哪个?”

        “是我,这位大师,你把我家门弄坏了。”

        杨老三十分不快,因为今日定亲,还准备请客人来喝酒,所以这门是修过的。、

        可对方进门时用力很大,与其说是推门,不如说是狠狠的撞在上面。

        那和尚似乎没听出来杨老三语气里的不快,只是说道:“跟我去一趟山上,找到那株成了人形的灵芝,走吧。”

        他说话用的是命令口吻,根本就不容许别人拒绝,听起来十分无礼。

        杨老三怔了一怔,感觉不对,还没想好推脱说辞,旁边杨太冲老头就怒了:“你是哪里来的野和尚,九华山上面十分危险你知不知道?而且,现灵芝的地方是在山峰深处,上次我儿就差点没回来,你自个去找吧,别耽误我儿的亲事。”

        老头整日里一个人在家自怨自艾的,总认为是自己害了儿子,所以脾气不怎么好。

        此时一听这和尚寻自家儿子去冒险,那还得了。

        何况,对方还推坏了自家大门。

        他都没注意到自己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

        外面都在传闻是黄山上面现的灵芝,其实那是衙门里传出来的假消息,扰人耳目用的。

        “呱噪……”

        和尚手一挥,就是一道白光闪过。

        杨老头的话音刚落,吭都没吭一声的,脑袋就掉了下来,身体扑倒在地,还冒着阵阵白烟。

        只是过了两个呼吸,他的头颅和身躯就已溶掉了一小半。

        地上流淌着一滩黄水,奇臭无比。

        “爹……”

        杨老三目眦欲裂,嘶声叫了一声,只感觉天眩地转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哼!”

        那和尚却不是个有耐心的,眼光一冷,伸出浦扇般的大手,抓着杨老三就出了院门,冷声道:“早点寻到那灵芝,你还可以活命……否则,我就杀了你,灭了你这村落。你不是想要去求亲吗?那什么春娘一定会死,你信不信?”

        几个帮忙整治宴席的后生,手里提着猪头猪腿等物什,兴冲冲的走了过来,一眼就见到惨事,大惊道:“三哥……”

        “贼和尚你干什么?”

        “啊,杨老爹死了……”

        有汉子就去抄墙角的棍子锄头。

        “找死。”和尚头也不回,身上白光一闪,绕着三人只是一卷,就把几人切成两截。

        白光绕着村子出尖锐啸叫,眼尖的人全都看清了,那是一柄白森森的骨头短剑,上面腾起一蓬蓬的黑色烟雾,只是看着就让人胆战心惊。

        “是剑仙,快逃啊。”

        和尚冷笑一声,眼眸扫过,似乎看到蝼蚁一般,手中抓着杨老山大步出村而去。

        ……

        苏辰坐在马车上,看看沿河风景。

        路途弯弯绕绕,过了半个时辰,就听到车夫说到了。

        远处隐隐传来嚎啕哭声,村里面出现一股子死气,清风吹过,鼻中能闻到阵阵血腥气。

        苏辰心里疑惑,扔下一块碎银,也不理会车夫的千恩万谢。

        他身形晃了晃,就到了村口,快步走向前去。

        一群人围着破烂小院,里面摆着数具残尸。

        “这是尸毒,谁干的?”

        苏辰挤开人群,皱眉道:“别围得那么紧,几具尸体要快点烧掉,若是放得久了,你们也会感染到毒气。”

        他看起来虽然年轻,只是十七八岁模样,但眉宇间自带威严,显得雍容贵气,一看就是大家公子,说话也没人怀疑。

        “是一个凶恶的贼和尚,把杨老三抓走了,还杀了人家的老爹。那几个后生就是阻挡了一下,也被杀了,对了,那和尚是剑仙,使的一把骨头做的短剑……”

        当下,有一个老汉悲愤的说起来,一边说一边老泪纵横。

        “是啊,三儿这人其实很好,老天无眼啊。”

        “我的儿啊。”

        还有几个妇人哭天抹地哭叫,瘫坐在地,那是几个青年的家人。

        “和尚,飞剑?看来也有人跟我打同样的主意,是想从杨老三身上问出灵芝所在方位。”

        苏辰走上前去,伸手掐了一个手印,元神心念扫过几具尸身,记住了上面那阴谲毒辣的气息。

        “幸好,离开得不久,还能追踪。”

        他面色阴沉,心想早知道就昨日下午来到,说不定这些人能避过这一劫。

        不过,也不一定。

        从众村人的说话之中可以看出,那和尚极为凶横,完全没有把人当人看,有着反人类的倾向。

        若是他今日来此没寻到杨老三,会不会把这小村子灭掉?都是一件未知数。

        “记住了,把尸体焚烧,凡是接触过他们的人,也要烧一些热水好好清洗,这烟雾血迹都有毒……”

        他转身就走,想了想又道:“如果不是很难的话,我会杀了那和尚,救回杨老三!”

        说完就再不回头,脚下加力,身形一动就飘然离去。

        众村民正想说什么,就见到白影已然不见,消失在视线极远处。

        ……

        风中传来的气息,仍然十分清晰,那是一种恍如坟墓里埋了数十年的臭味,十分让人厌恶。

        也不知和尚修的是什么功法?

        但无论是什么门派,什么功法?苏辰可以肯定的是,那家伙十分嚣张狂妄,并没有半点掩饰自己行踪的意思。

        对方没有敛息藏神,一股子腥臭味隔着十里都能闻到。

        苏辰元神既已锁定对方气息,就不虞走脱。

        他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也不怕和尚御剑飞行。

        如今的银蛟剑已达三品巅峰,透体银光泛着金芒,在上三品飞剑之中,也算是一把好剑。

        无论是战斗还是赶路,都很得力。

        对方提着一个人,那是怎么也逃不掉的。

        何况,他在杨家湾大体得知了对方的目的,那自然就不忙着动手。

        忽略掉行事方式来说,其实两人的目的是一样的,那么,就让和尚先寻药。

        林木越来越密,苏辰的身影就如虚影一般在林中约隐约现。

        就如山间清风,没有扰动一丝气机。

        前方那位身着金黄袈裟的胖大和尚,却是大摇大摆的直冲上山。

        间或会停下来,问问手中提着的一个粗布汉子。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8332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