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376 一朝权在手(上)

1376 一朝权在手(上)

        过不一会,院中来人渐多,都是一些青衣弟子。

        苏辰粗略估算了一下,约莫有三十六人之多,年纪在十三岁到二十六七岁都有,个个精悍之气逼人,筋骨练得极好。

        让人不太满意的是,这些人身体虽然练得很不错,精神头却萎靡不堪。

        尤其是双眼之中,全是茫然混沌。

        有一种不知未来如何,过得一日且算一日的不安定感。

        “可惜了!”

        苏辰静坐太师椅上一言不,看着上山而来的外门弟子,心里暗叹许飞娘着实不懂得怎么经营一个门派。

        想当初五岳世界之中的华山派,要说那些弟子,比这些人强的唯有一个,那就是令狐冲。

        而且也不是筋骨资质强大,只是心思灵活多变。

        就那么一个门派,也被岳先生夫妇经营得好生热火。

        不得不说,论及才华,那二位比起现在的师父却要强太多了。

        换句话说,这三十六位外门弟子,放到昔日华山派中,其实全都有望一流,甚至是先天。

        这是世界的区别。

        此方世界有着支撑凡人渡过天劫直飞天阙的灵气,就算是一般人等,也不是全然不堪造就。

        苏辰之所以细细观瞧这些外门弟子的资质,其实是刚刚一念之间的事情。

        当他狠狠的把薛蟒打落尘埃,踩在脚下,廉红药小姑娘神情气度又自不同。

        先前的小姑娘还是怯生生的,内心满是惶恐,如今眉心都洋溢着色彩来。

        她紧靠着太师椅,双眸流光。就算是陌生人,也能看出她的依赖和信任,自内心的一种安定智慧之光就显现了出来。

        在苏辰天眼之中,小姑娘此时就如明珠宝玉一般散出惊人的明光,就如那日江水所见到的李英琼一般,如芝兰玉露,不染尘俗。

        “好家伙,我这气运一下就增加了将近两千,把本源池底全都遮盖住了。”苏辰一时有些茫然失神,不敢相信的问明珠:“你看看,本源气运是不是真的,能否为我所用?”

        这种情况从未经历过,也难怪他有些不确定。

        明珠咯咯笑着,屁股后面跟着一个骑着小马的奶娃,跑到池边看了一会,才道:“气运是真的,爸爸你做了什么事情了?这本源气运还有点缥缈不定的味道,有一点隐患……”

        “这样的话,我就明白了。”

        苏辰看了一眼身边的廉红药,想了想刚刚自己做的事情,心中再无疑虑。

        这小姑娘在蜀山世界之中虽然名气并不大,却是有大福缘大气运的人物,是有望飞仙的美玉良才。

        到后来,就算是峨眉同盟妙真观的严师母都要抢去当衣钵传人,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廉红药绝对是被严重低估了的人才。

        严师母又叫严瑛姆,乃是已经准备元神化婴、打磨性灵,已待飞升的人物,其实力比起峨眉嵩山二老也一点不弱,论及修为,甚至还要先行一步。

        也就是五阶巅峰圆满,有望六阶。

        这等高手来黄山抢徒弟之时,苏辰隐约的记忆中,记得故事中的许飞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根本就没有太多反抗能力。

        其原因很简单,当时不但是严师母出手了,同行的还有妙真观的碧雯仙子。

        为了抢夺一个天才弟子,妙真观仅有的两个厉害人物倾巢来袭,你让许飞娘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事情就有如此荒谬,而又理所当然。

        至于,当时的司徒平,只是木然站在一旁看着,不一言,表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薛蟒面对此等情况,倒是有点血性,拦了一下。可惜他那一点功力在人家眼里根本连根毛都算不上,都不屑于杀他。

        只是金风一吹,就动弹不得。

        当然,这一切暂时还未生,就已经被苏辰抢了先机。

        廉红药小丫头已经暗暗归心,气运也归附于己。

        这跟苏辰在大唐世界之中,一定要收下寇仲徐子陵为徒一个道理。

        从此气运相连,福祸相牵。

        其实这才是本方世界最正统的气运获得方法。

        峨眉派为什么可以大兴,这不是一句空话,只因为他们收罗了大多数良材美质,气运相连,再杀伐各旁门左道收罗气运。

        此消彼涨,方才大兴当世。

        苏辰无意中抢下五云步大师兄之位,在许飞娘不在的情况下,实际上掌握了一个门派的大权。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五台派虽然已经星流云散,当初毕竟是中原一流道派,影响力极大。

        其传承蜗居于黄山一隅,终归还是有着香火。

        这个门派留住了英才,破除了陋习,令弟子归心,自然就是气数大涨。

        这就是苏辰气运增加的缘由所在。

        “两千气运,这得杀多少位邪道高人啊?”

        苏辰眼珠子都差点红了。

        看向廉红药的眼神更是亲热得不行。

        看得小妮子都是有些扭捏了,小脸蛋红红的。

        底下的青衣弟子全都低头不语,当做没见到眼前的情景。

        不过,从那些家伙眼里的神情,谁都明白在想着些什么。

        “这气运虽然到手,却还有一关要过,暂且不忙高兴。”

        苏辰压下情绪,抬头四望,暗暗点了点头,突然问道:“司徒平呢,怎么没来?”

        开玩笑,弄出如此大的阵仗,还有一个极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位苦孩儿。

        说到苦孩儿,又不得不说许飞娘的好运歹运了,也不知这位师尊大人是被仇恨蒙蔽了心智,还是真的波大无脑。

        她门下无论是司徒平也好,还是廉红药也好都是极具气运的人物,可偏偏让她弄得人心离散。

        而她,到最后也只得一个人可堪信任,那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的薛蟒。

        红眼小儿人品既不好,资质也不甚高,走到哪里都只是一个龙套角色。

        就连正派中人,都懒得下手杀的家伙,生生的掌控了黄山五台道场的大权。

        司徒平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物,前半生的确称得上一声苦孩儿,但这不代表他气运不厚。

        在苏辰眼里,这一位,其实就是后世之中常见的主角模板。

        天煞孤星一般的模板。

        先是克双亲,后是克收留善待他的家人,处处有劫难,次次九死一生,到最后阴差阳错,一个人千辛万苦的跑到黄山来拜师求仙,又是拜到了许飞娘座下。

        而后师徒相疑,最后跳出邪派,直归峨眉,终于左拥右抱,成为人生赢家。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这么一个主角模板,如果令其归心,其所贡献的气运绝不会在廉红药之下。

        而且,在苏辰的印象中,如此气运相连,也不会是一锤子买卖。

        以后一荣俱荣,在所有事件的推动之下,自己所能获得的气运源远而流长,更是不敢想象。

        当然,如今因为许飞娘和薛蟒的所作所为,司徒平已经逐渐离心。

        但这并非不可挽救,是有难度,是一个挑战,苏辰却有信心扭转过来。

        ……

        听得苏辰问及司徒平,众人沉默,不知所从。

        还是那位李平站了出来。

        这人读过一些书,先前苏辰上山之时,也曾有过交谈,此时虽然心头惊疑,却硬着头皮上前行礼道:“回禀大师兄,司徒师兄受了三百蟒鞭,此时已经起不来床,恐怕没法上前晋见。”

        “无妨,李平,你叫上几个人,把他连人带榻抬到院中来。江某曾习得歧黄之术,疗伤治病手到拿来。”

        李平心中一喜,忙不迭的叫了几个亲厚的外门弟子出去。

        旁边众人全都十分艳羡的看着他,心里暗自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抢先站出来回答大师兄提出的问题呢?

        “李平眼看着就要迹了……”

        “司徒平看来也要咸鱼翻身!大师兄这是要收拢人心啊,看他一来就大动干戈,也许我黄山五云步,从此将要不同。可是,等仙尊回来……”

        想到许飞娘,有些人热忱的眼神又自黯淡了下去。

        现在暂且还是不能忙着下注。

        虽然看起来情况很好,但也有可能是镜中花水中月,只是空欢喜一场。

        场中弟子心思就分出两拔来。

        一拔眼神热切的看着苏辰,这是一门心思想要跟着他走的人,已是占了三分之一还多。

        这些人,也是平日里有着抱负,渴望求仙问道有上进心的外门弟子。

        另有一些人,却是神情淡漠,似乎早就失了雄心壮志,心灵没有什么触动。

        他们只愿学点本事,以后年纪大了,成家立业,或者放下山去经营一些产业,混一个富裕无忧。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正在默默的观望着,没有定下决心。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8694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