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382 东山论剑(上)

1382 东山论剑(上)

        苏辰静坐讲法,众弟子如痴如醉,听到得意处,更有一些弟子抽剑出鞘,挥舞起来。

        寒光满坪,剑风呼啸,只余清音入耳,一时都觉剑术大进。

        他们平日里修法练剑,大多数时间都只是一个人偷偷摸索着,也不知对与不对。

        此时此刻,耳边传来的每一句话,都直入心灵。

        就如这些年来,一直有人在旁边看着自己,指出哪招剑法练错了,哪个地方功力运转失调,一时福至心灵,大有所悟。

        不只是单独某一人有这感觉,而是所有人都如此感觉。

        就连司徒平这位一直划水听讲的,在元神心念的冲击之下,也是多了一丝不安。

        他心神怔忡的看着坪内众弟子舞剑,心里暗暗有了犹疑。

        “江师兄所讲剑法的确是有着独到之处,跟我印象中的五台剑法完全两样,难道我真的看错了这两门剑术?”

        “不会的,相比起峨眉剑术来,五行剑和混元剑法仍然显得十分粗陋,失之精巧……至少,在我看来,就有数十种方法,破去这五行合一。”

        想到这里,他又安定坐下,心想自己若非拜进了五云步,而是拜入了峨眉大派,那里也有着师兄弟一起修习剑术,定会修为大涨,岂不好过在此处浪费时间。

        想着这里,司徒平就再也听不下去,只是念着有一些日子没有去西峰了,那两位师姐定然会奇怪。

        上次面见师太,她还说过要教我一心剑诀,诚心正念,胜败一心。

        “那才是极其玄妙的剑法啊。”

        司徒平心里感叹着,一颗心直似猫挠一般,有些坐不住了,就想着扯个借口离开。

        正在这时,一位弟子收剑停手,恭敬行礼问道:“请问大师兄,此套剑法果然精妙,只是练得几遍,就令人百脉贯通,强心壮神,在江湖中定然少人能敌,但师弟有个疑问不知当不当讲?”

        众人一看,见那出声之人抱剑揖手,一派斯文做派,就恍然大悟。

        “原来是李平,他得了大师兄青睐,此时问话,不虞惹来责骂,倒也正常。”

        这三日来,众人全都剑术大进,眼见着就是一日千里。听过大师兄讲剑之后,再行修炼,就会有着许多领悟,只觉如今练上一日,比起以前练上数月数年,所得都要多一些。

        所有人都知道,这种练剑方法,在仙家门派中是从未有之。

        听说,各门各派众弟子,一般都是只要懂得剑性,练就粗浅江湖手段,强壮了体魄就行。

        待修为到了一定层次之后,会立即转为飞剑之术。

        这时就会寻得一柄剑胚,传下炼剑之法……不但能御剑飞天,也能百步斩人头。

        有一些弟子比较悲观,练着练着,就说起丧气话来:“我们这样练得凡间剑术,就算是再厉害,面对人家那些仙剑攻击,也是一招都不能抵挡。”

        “剑法虽然是有了许多进步,说有多大的用处,也是不见得。”

        这话在理,听得众人心里都是戚戚然,有了疑惑,却不太好开口询问讲剑的大师兄,怕对方认为自己得陇望蜀,贪心不足。

        此时,见到李平开口,众人全都聚精会神,心中一动,知道他是要问出了大家的心声了,再看过去的眼神就有了一些佩服。

        苏辰也不起身,盘坐地上笑道:“李师弟有话就讲,在我这里,没有太多忌讳。此时问得明白了,日后才可快进步,修练之道不但得学,而且得思考。”

        “请问大师兄,我们这等剑术,如眼前这般,每一招每一式都精研下去,直至心到剑到,可谓需要耗费许多时光。就算是练到极处,也不能对付仙剑攻击,有些得不偿失了吧?”

        李平眼神中充满求知的渴望,问得焦切。

        这人不愧以前是诗书传家,前朝灭亡之后,宁愿逃往深山,也不愿屈身事贼,还有着几分书生意气,颈子硬得很。

        说得好听就是为人刚直,说得不好听就是不合时宜。

        听着他问话,所有人都悄悄的捏了一把汗,心道这不是当面打脸吗?直接质疑江大师兄的行为,真是胆子长毛了。

        廉红药先就不满意了,哼了一声道:“李平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学了如此神妙剑术,还不知道自己占了多大便宜,你哪里明白……”

        苏辰挥手制止了满脸通红的小姑娘,笑着道:“有疑问就说出来,也没什么不好,想必大家都是这个想法吧。讲道理不如摆事实!司徒平,听说五云步除了薛蟒修练了十魔经,能御剑飞天之外,你也得了师父亲传剑术,对御剑术想必也是会的。”

        司徒平闻言一愣,不知怎么说着说着就扯到了自己身上,疑惑道:“若说御剑攻伐的手段,小弟功行浅薄,却是远远比不上师兄了。”

        “那就是会!”苏辰眼神深邃,笑得若有深意。

        他转头又看向廉红药:“师妹,这些天你练剑最勤,对五行合一混元剑术也有了个人理解,差不多可以算得上出师了。短短一段时间,能练到如此境界,称你一声天才都不为过……不知你有没有信心接下御剑攻击,就用身剑之术,给众位师弟做个示范。”

        “好!“

        廉红药果断应了下来,不用说得太过明白,对苏辰的用意早就领悟于心。

        她小胸脯一挺,昂走前两步,看向懒洋洋坐在一旁的司徒平,抱剑行礼道:“司徒师兄,小妹不才,请师兄以御剑之术赐教。”

        “我?”

        司徒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两旁看了看,见所有人都一脸诧异,他犹自不敢相信,又问道:“廉师妹,我可听说,你被师尊收入门下不过十天不到,以前也只是学了一点粗浅江湖手段,真的要我出剑?”

        “啰嗦什么?一点都不爽利!这段时间我跟江师兄学剑,对剑术一道很是有些心得,你只管出手就是了。对了,记得要用御剑之法……我看你三天以来,坐着都没起身,下盘虚浮,这五行剑法练得应该不太好,执剑对攻就免了,用你拿手的招式吧。”

        小姑娘噼哩啪啦的说了一大通,毫不客气。

        说起来,她是有些看不上这位师兄的。

        那一日,薛蟒逞威,他连反抗都不太敢,被逼到极处,出剑反抗,结果三两下就脆败下来。

        然后被三百蟒鞭打得奄奄一息,这倒也罢了。

        等大师兄教导剑术功法,全场人都在认真听讲,就他一人把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心神云游天外。

        明显的是看不上大师兄所授剑法啊。

        你若是本身实力高深倒也罢了,自高自傲可以理解。

        但明明实力不行,又不虚心向学,这就不好了,天生就是受人欺负的料。

        她本来对司徒平没有什么成见,见到他浪费大师兄一片苦心,忍了许久,此时终于没忍住,心直口快的说了出来。

        司徒平听得廉红药一番挤兑之词,脸色一下变得通红。

        在苏辰和廉红药未上山之前,他一直都以亲传弟子为豪,后来虽然心里有了许多不满,也只是认为师父偏心,给了薛蟒宝药修练,以至于功力过自己太多,非战之罪。

        而且,他还认为,薛蟒修习了十魔经上的阴魔大法,祭炼破魂锥这种不入流的法宝,一生成就已经定下,再无多少前程可言。

        此时暂时打不过,只待过得一两年,那红眼小子根本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在他偷练了一些峨眉剑术之后,心气就更高了,虽然一直低眉顺眼,看上去没什么脾气,内心之中总是隐隐有着傲气。

        “总有一日,我要让所有人刮目相看……我会站在最高处,让那些欺辱过我、轻视过我的人全都拜伏在地。”

        心里泛起这些念头的时候,他想到的大抵是薛蟒以及许飞娘等人。

        从苦水里一步步走出来的孩子就有这般倔强。

        无论别人再怎么看,自卑而又敏感的心,总是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骄傲。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好吧,司徒平有时会隐隐怀着看透一切的苍凉,内心常常存着愤懑。

        在别人不知道的时候,他把从吴文琪朱梅那里学到的峨眉剑术练得精熟。

        而且,每天深夜只睡两个多时辰,整日里养剑通灵。

        那把聚奎剑早就运用得得心应手,动念即,快如闪电。

        他以为偷偷摸摸勤苦修练峨眉剑术的事情别人不知道,却不知许飞娘时常以神念游览山峰,防止对手来袭,把自家大弟子的种种行为全都看在眼里,心里对他更是已经完全失望。

        只觉一腔心血尽付流水。

        如此,他哪里还能有好果子吃?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8832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