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385 谁更狂妄(下)

1385 谁更狂妄(下)

        苏辰经过几个世界,见过练剑习武之人众多,还从未见过这种呼吸间就体会剑术真意的剑手。

        “功力可以用药物加,宝物可以靠机缘补足,但灵性悟性就出自本身,谁也夺不走。

        只要补上练功度太慢、破关艰难的短板,这就是一员大将啊。”

        “一气混元!”

        廉红药听得苏辰喊声,娇叱一声。

        五色烟岚突然一变,剑光就变得灰蒙蒙,透着古朴苍桑。

        一剑轰隆隆斩出,剑虹直冲出三丈长短。

        在混元气息之中,隐隐有着彩光耀目,一剑斩落,身周那烟云般的碧色剑光,陡然被撕裂。

        “叮”的一声轻响,就见到碧色飞剑失了灵动,被灰气激得倒飞而起。

        朱梅被对方大力斩击,震得神魂浮动,面色立即变得苍白。

        身形急飞退,唯一的念头就是重聚神念,指挥着碧色飞剑倒飞刺击,想要围魏救赵。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她的剑光已是慢了一步,没等到刺到廉红药的身前,对方剑光已经斩落。

        那灰气如洪流一般追着斩了下来,如山崩似海裂。

        竟然有着无可抵挡的磅礴气势。

        变起仓促。

        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刚刚看上去还占得上风一意进攻的朱梅,突兀的就被打掉了飞剑,被廉红药一剑劈得狼狈不堪,身陷险境。

        吴文琪面色焦急,身形一跃,雪亮剑光“咻”的出现,就要帮着抵挡,却是慢了一步。

        眼见得那灰蒙蒙剑芒就得劈下,廉红药沉浸于自己的剑术之中,似乎收手不及,朱梅也要受伤的时候,半空就是一声惊喝:“休得伤我师姐。”

        两道光芒显现,声音尚在半空,就有一紫一红两道光芒,旋转着化为阴阳光圈向着灰色剑芒绞去。

        跟在紫红双剑后面的是一个头扎冲天辫,眉目清秀的十二三岁模样少年,此时正怒目圆瞪,指挥剑光恶狠狠的斩落。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人也是御剑飞来。

        这人一袭白衫,身材颀长,眉目俊逸,皱着眉头飞出剑光,拦在朱梅身前。

        “不好。”

        众人齐齐惊呼。

        廉红药本是占了上风,剑如山崩,一力降十会,不但崩飞朱梅的飞剑,还攻到对方身前,眼见得就要取胜。

        不料半空飞下来两人,尤其是打头少年,出手两柄飞剑阴阳连环,威力极大。

        光焰直冲丈许,把强弩之末的灰蒙蒙剑气一冲而散,更是毫不停歇的反斩。

        而在此时,朱梅的碧色剑光,也已到了廉红药的身后,生出烟云,就是绞杀。

        这是先前绝地反击,围魏求赵的攻招。

        转瞬之间,廉红药小姑娘反倒变得危险万分。

        她没想到对手多出了一个生力军,还是极利害的阴阳飞剑,一时回剑不及,就有些慌了手脚。

        这种变故,就连朱梅都没想到,没想到收剑。

        “哼,你峨眉派要以多打少吗?”

        众人惊呼刚刚出口,就听得一声冷哼。

        白影闪烁,廉红药的身前多了一个人影。

        那人双手十指轮转,带起阵阵残影,向着身前身后连连弹拔。

        金芒连闪中,就见到碧色剑光和那紫红双色剑芒光焰齐齐一敛,嗡嗡鸣叫着,竟是倒飞了出去。

        眼角余光,似乎瞧见那几柄飞剑被他手指弹得火花四溅,再也没有丝毫威力。

        众人一看,却是一直坐着的江大师兄,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来,站到了场中。

        “是你这恶贼,还我的芝仙来。”

        齐金蝉定睛一看,怒吼道。

        这些日子,他心里十分难受。

        因为在醉仙崖被人打了,虽然治好了伤,却已是丢尽了脸面,还被母亲训斥了一番。

        更难过的是,不知什么原因,朱梅对他避如蛇蝎,竟然不理不睬起来。

        这让他十分痛苦。

        今日,好不容易央求得母亲赐下鸳鸯霹雳剑来,祭炼过后,感觉到威力奇大,心里重新充满信心。

        想着去黄山找朱梅献宝,也间接的展示一下自己的强大。

        他总觉得是因为被人打了,所以才让心上人瞧不上眼,所以就想了这个办法。

        至于孙南,却是他拉来的同盟。

        这一位对齐灵云心怀爱慕,更是不知从何下手。

        灵姑一直对他相敬如宾,笑容和蔼,但就是不能谈及情愫事宜。

        一旦看着苗头不对,立即远遁躲避。

        金蝉跟孙南同病相怜,就拖着他一齐出来散散心,没想到,一来到黄山就看见剑光霍霍。

        朱梅的碧色剑光,齐金蝉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兴高采烈的御剑飞来,就见到朱梅已被人击败,还身陷危险当中。

        这还得了?

        他当场就怒不可遏,出手就是鸳鸯霹雳剑的杀招。

        不但破了廉红药混元一气剑的余威,救下朱梅,更是得势不饶人,双剑连环,向前斩击。

        这时候,他的心里可没有伤人不伤人的想法,只是念着朱梅。

        可是,正在这时,眼前白影一闪,自己的双剑就已被弹飞,还被震散了神念。

        他头脑被震得晕,仔细一看,却是那日在醉仙崖抢去芝仙的仇家。

        当即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一边怒骂着,一边引动鸳鸯霹雳剑,想要再次出手。

        “还敢动手?”

        苏辰怒了。

        一步跨出,身影虚实变幻,越过七八丈距离,就到了齐金蝉身前,“啪啪”两个耳光抽去。

        直抽得齐金蝉眼冒金星,身形倒飞而起,嘴角都溢出鲜血来。

        “你怎么敢?”

        看着齐金蝉被抽得如此凄惨,朱梅心中一痛,大脑懵逼,碧色剑光“嗖”的一声向苏辰刺了过来。

        “胡搅蛮缠……”

        苏辰反手又是一巴掌,身形快如疾电,脚步飘忽,直走中宫。

        他挥出手掌之时,离着朱梅还有三丈远,等到手臂伸直,已到了对方身侧。

        一掌扇得朱梅也是飞起,脸颊看着就肿了起来。

        “师妹!”

        “师弟……”

        吴文琪和孙南两人大惊,身上毛骨悚然,条件反射的就放出飞剑。

        剑光刚刚出手,就见眼前一道银光耀目,雪亮剑光如同流光一般刺到身前,两柄飞剑刚刚放出,就被斩得冲天而起,断了联系。

        两人闷哼一声,头痛如割,踉跄倒退。

        “敢到我五云步来以多欺少,放剑伤人,有没有问过我这位大师兄?”

        苏辰收剑回鞘,背手而立,轻轻笑道。

        峨眉四人全都哑然,这一次就连齐金蝉也不敢说话了。

        他已被打得怕了,两个耳光抽得他脸颊青肿,此时仍然晕呼呼的,站都站不稳,一时不知怎生回答。

        “师兄!”

        廉红药走上前来拉住苏辰衣角,眼神有着忐忑。

        刚刚最后时分,被齐金蝉和朱梅两人夹攻,她有些慌了手脚,应对失措,此时心里十分懊恼。

        “红药,你打得很好……”

        苏辰安慰道:“一对一,这些峨眉弟子怎么都不是你的对手,想想十日之前又是什么光景,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廉红药侧头想了想,抿嘴笑了起来。

        两人把对面四位峨眉弟子视若无物,放声谈笑,让众人大感解气。

        苏辰回头看了看齐金蝉朱梅几人,眉头微皱,感觉这几人有些不太好处理,沉声道:“你们本事没有多少,却一个个自高自大,岂不是很可笑,请吧,五云步不欢迎你们。”

        “好狂妄的小辈,许道友就这么教你的?”

        突然,一声苍老女声传来,天空白云翻滚,百丈余长的巨大云龙呼啸扑击,直冲苏辰。

        龙头金光耀目,却是一只枯槁的手掌按了过来。

        手掌按到一半,在轰隆隆的声浪之中,整个采石坪所有人都恍如身临九渊,浑身寒,四肢酥软。

        “乘龙念法,餐霞师太。”

        苏辰心头一震,立刻明白来者是谁。

        他拜入黄山五云步,当然得弄清楚邻居是谁。

        这位用出乘龙念法,出手攻击的,正是一直盯着师父许飞娘的峨眉高人,师承百花山潮音洞优昙神尼的餐霞师太。

        苏辰眼神一冷,手搭在腰间银蛟剑上,身上弥漫起蒙蒙金光,一股至坚至韧的气息,隐隐透了出来。

        “峨眉老一辈高手吗?时至今日,我玄功三转,元神大进,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要论五云步最大的危机与敌人是谁,自然非这师太莫属。

        她哪也不去,一天到晚盯着许飞娘,盯着五云步,就是不让万妙仙姑找到一丝展和报仇的机会。

        所以,这一位注定是对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没有太多妥协的余地。

        随着这一掌轰然压下,苏辰剑光一触即,场中突然泛起一片紫岚烟雾。

        石坪、朗日、清风,全都消失不见。

        众人眼中就如蒙上一片轻纱,如坠梦里。

        那狂放庞大的巨大云龙陡然一停,按下的手掌也被无穷紫气卷住。

        只听得一声轻柔笑声响起:“师太切勿犯了嗔戒,何必如此生气?若是我家徒儿有得罪的地方,飞娘在此陪个不是了。”

        这声音柔软温和,话里虽然是陪罪,却透着无穷喜悦,还有着一丝强硬。

        这一次任谁都听出来了。

        ………………………………

        写打架不能水,还是很累的。

  http://www.zwydw.com/book/0/11/18873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