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395 点石成金(下)

1395 点石成金(下)

  在苏辰的眼里,司徒平的实力简直不值一提。

  眼界的缺失,更少了针对性的练习,这小子早就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

  按理来说,他修习了五年仙家剑术,实力再怎么弱小,也不可能让众位外门弟子都不怎么看得起。

  实际上,他的真正实力比起如今五云步的外门弟子,也强不了太多。

  若不是飞剑厉害,更有着御剑的神念优势,苏辰怕他连那些外门弟子都打不过了。

  这也是司徒平愈加焦虑的原因。

  因为他发现,这两日,就算是偷偷的躲着修练大师兄讲授的剑术,仍然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并没有突飞猛进,比起那些外门弟子来,并没有太多优势。

  然后,他就明白了,廉红药的剑法奇迹,应该是教授的方式不同。

  许多门派弟子都有着亲传弟子和外门弟子之别,其实力相差天远,原因就在“亲传”两个字上面。

  师父亲自指点传授,一切量体裁衣,当然大不一样。

  廉红药的反常进步,若说不是江大师兄亲手教导,打死他也不会相信。

  司徒平眼中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他也不担心是否会伤到大师兄,腰间聚奎剑如同一道白练般席卷,隐隐有着丝丝灵动,十分快捷。

  就如一只灵动小雀一般,在青青山林中飞舞翱翔,直刺苏辰。

  苏辰点了点头,这一剑倒是有点看头了。

  那几日自己一直讲课,对五台派奠基剑法五行剑诀一点点剖析明白。

  司徒平先是不放在心上,后来很可能下了一些苦功,这一剑用得还算不错了。

  “里面有着五台水剑柔韧绵长的一丝韵味,并不全是峨眉剑法的灵秀之气。”

  “可惜的是,剑法之中既没有气势,也没有意志,神意散乱着不能凝结一体,廉红药小姑娘说得没错,他的剑其实就是花架子。”

  苏辰只是伸出手指,指尖萦绕淡淡金芒,轻轻一拔……

  如小雀一般的剑光,就不听使唤的飞了回去。

  司徒平脸色一窘,见到没有喊停,硬着头皮使出了混身解数继续进攻。

  剑光上下翻飞着,从各种角度刺向苏辰。

  刺了十余剑,他的脸色已经胀得通红,额上渗出汗水来。

  “当……”

  一声脆响。

  苏辰手指微微加力。

  聚奎剑如同中箭的大雁一般,哀鸣一声,一头栽了回去,远远插在一旁的大树之上。

  这一指,带着弹抖之力,不但破了剑招,更是震散了司徒平剑上的神意。

  他的头脑微微一晕,退了几步,一时半会竟然召不回飞剑,不由得心丧欲死。

  “我早就知道跟大师兄之间差得远,不是他的对手,但如这般模样,却是从未想到过。”

  “在他眼中,我的剑法比小孩都不如吧?”

  眼神一黯,司徒平差一点就失了心志。

  好在这么些年来,他一直过得不怎么好,很会宽慰自己。深呼吸几口气,终于定下心来。

  受过磨难的孩子,对打击的承受力要更高一些。

  苏辰笑了,心想这家伙也不是一无是处嘛,意志坚强得很,经得起风浪。

  这时自然就不必再打击了,他难得的安慰了一句:“师弟也不必太过沮丧,你的剑法之所以没有威力,是有原因的,想要改变也不算难。”

  “大师兄请讲。”

  司徒平收拾心情,神情一肃,更是恭敬了许多。

  再没有什么比自己的亲身经历,更能让人心服了。

  苏辰轻描淡写,就把他的剑法破个干干净净,让他看到了隐藏在云端的高山到底是如何模样。

  因为,刚刚动手之时,他清晰的发现。

  对方并未使出强大的修为,也没有用出其他高深莫测的厉害剑法。甚至,对方抬手还击之时,连剑法都不是,只是普普通通的伸出手指一弹。

  力量不强,剑法不厉害,但为何,自己就是应付不来呢?

  其中一定有着奥秘。

  ……

  远远树林中,也有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心里十分期待。

  “听说廉红药经过他的指点,立刻突飞猛进,跟奇迹一般……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指点司徒平的。如此蹩脚的剑法和根底,放在峨眉派的话,不好生纠正苦练个两三年,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成就。”

  齐灵云静静站在那里,美好袅娜的的身影,融入薄光雾霭之中。

  一层如云烟般的轻纱飘舞着,就如林间的水汽,随风散去,不扰动半分天地灵机。

  “有着这件烟云罗衣在身,就算是以母亲大人的修为,也发现不了的,这次我要揭开你的底牌……”

  她的面上露出神秘笑意。

  对于荀兰因和餐霞定下的计谋,齐灵云虽然有些理解,但并不认同。

  她觉得以峨眉如今的实力,最好是以堂堂正正的风格来行事。

  五云步虽然已经有了一些起色,但对于自家门派来说,仍然是不值一提。

  帮对手扬名的手段,未免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心里转着念头,过了一会,齐灵云就惊讶得悄悄张开小嘴,十分震惊的看着空地之中的景象。

  此时的司徒平已经收回长剑,握在手中,一招一式打着五台派的五行剑法。

  这套剑法在齐灵云眼里并无秘密可言,峨眉派藏书阁中,同样档次的奠基功法至少有着十余套之多,五行剑法自然也在其中。

  平日里,她们这些亲传弟子都是懒得看上一眼的。论及精妙来,五行剑诀在那十余套剑法之中,甚至排不上前五。

  但司徒平就是有那么搞笑,就算是这么一套并不深奥精微的基本剑诀,他也是使得气势全无。

  该爆发如雷的时候,他出剑软绵绵;该连绵如水的时候,他使得沉重笨拙。

  “应该是从小就练错了……依着自己的性子练剑,然后越来越歪。别人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当做没见到。当然,他自己也不用心,并不怎么重视奠基剑法。”

  齐灵云御剑境界达到剑光分化,剑气雷音也有了一些心得,自然不是没有见识之辈,此时一见司徒平的剑光就大为摇头。

  “不可能……”

  她刚刚摇头,感觉比较辣眼睛,就发现司徒平的剑法已经变了。

  司徒平笨拙古板的一招青木剑,随着旁边银光一闪,身形步伐立即发生变化。

  剑刺到半途,他手中剑光突兀生变成了一株古木,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神完气足,妙不可言。”

  若非是躲在一旁窥视,齐灵云恐怕就要喝一声彩。

  她不是惊叹于这套五行剑有如何精妙,关键是,刚刚这一式青木剑,却是司徒平用出来的。

  前一刻的剑法还是狗屁不通,后一刻竟然生出剑势来。

  修剑习剑,能修出本身之势,无一不代表着天资过人。

  早早修出剑势的弟子,一般都有望剑意,能在剑光之中融入自己的意志,冲击不朽境界。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只要剑能生势,就有资格练习剑光分化、炼剑成丝、剑气雷音等一些霸道厉害的剑术来。

  否则,根本连门都入不了。

  朱梅、吴文琪等人,虽然算得上进步极快,在峨眉三代弟子之中实力也算不弱,但论及剑术,也只是刚刚摸到以剑生势的门槛,离大成还有十万八千里。

  必须经过天长日久的修练,才能发生蜕变,获得突破。

  “这小子,怎么就无端端的学懂了剑势的运用,虽然是最基础的五行剑诀,却也是很难得了,这种情况很诡异,尤其是出在他的身上。”

  齐灵云觉得自己的认识出现了错误。

  她轻轻的揉了揉眼睛,仔细望去,就发现了其中蹊跷之处。

  原来,每一次司徒平出剑之时,就会有一道银光刺在他的身上。

  那银光不是别的,就是某位大师兄手中的银色仙剑。

  刺出的剑光妙到毫巅,力道、角度,还有运劲方式,中间那细微的震动,都让人看不分明……

  但效果很奇妙。

  只要这一剑刺出,对面专心练剑的司徒平身体就会出现极其细微的变化,连神意也被那一道银光影响到。

  于是,司徒平刺出的剑光,气势立刻变得雄强博大起来。

  看他运剑之时如痴如醉的表情,似乎极其享受。

  一剑如长河滚滚,一剑如崇山峻岭。

  返身回斩,更是如同火山爆发。

  剑演五行,五心轮转。

  “太不讲道理了。”

  齐灵云惊佩赞叹着对面江大师兄的奇妙手段,心绪变得万分复杂。

  有着这种手段,何愁门派不兴?

  难怪母亲会如此重视,宁愿使出比较下作的手段,也要算计一下对方。

  心情激荡之下,齐灵云心脏漏跳了半拍,忽然就见到眼前银光大亮,一线流光已斩到了自己跟前。

  剑光细如发丝,边沿漆黑深沉,有着吞噬一切、斩断一切的韵味。

  “阁下藏头露尾,何不现身一见。”

  清笑入耳,杀机满林。

  ………………………………………………

  月票还是得求一下,毕竟是双倍,而且可以让别人的月票少一些~~哈

  http://www.zwydw.com/book/0/11/19125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