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421 穷凶极恶(上)

1421 穷凶极恶(上)

        司徒平笑呵呵的站在山门前,迎来送往。

        忙了好一会,才送走所有百姓,看看天就快黑了,他还吩咐了几位外门弟子,送人下山。

        这一次收的礼物有些多,大多是山下一些富商求上门来以求庇护,或者是拉一下关系,混个眼熟的。

        没有见到五云步大师兄和高高在上的万妙仙姑,大家都有些遗撼。

        不过,能有内门亲传弟子亲自接待,也算是给了他们很大的面子,倒也无人有什么不满。

        实际上,经过今日一事之后,山下仕绅再无人敢轻视五云步,更不敢有什么不满。

        幕霭斜照之下,山色一片昏黄。

        司徒平就见到一个人影从眼角掠过,转过山坳就此不见。

        那人衣饰古怪,身形矮小,他做梦都不会忘掉。

        当时就是那个身影,高高站在台阶之上,挥动着鞭子抽得自己筋断骨折。

        “是薛蟒,这些日子他不是一直在养着伤吗?一直低调得很,此时怎么去了后山?莫非是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司徒平眼神微微一冷。

        侧头一看,见廉红药下在指挥弟子们分门别类的将药物丝帛珠宝之类的礼物入库,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

        他想了想,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司徒平这段时间练剑明悟剑势,又服用了六六归元丹增长元神力量,此时已经达到元神万变的阶段。

        配合着身剑合一之术,已是算得上一个高手。

        身形只是一闪,就化为一道细细白光,直似融化在暮光之中,绕林疾飞。

        转眼就到了五云步后方竹林处。

        “这是我在红药师姐那里好不容易求来的黄芽丹,都在这里了,拿去吧。你的伤势既已好转,以后就忘了前事,尽心办事吧。”

        “忘了前事?”薛蟒怪笑一声,红眼泛着血光,嘴角撇起:“你是巴不得我忘了前事……忘了我是怎么把你们带回山上的吗?若非是我,你现在怕不是已经家破人亡。”

        “还有绿柳那个裱子,当日她在山上也是曲意奉承,现在倒是攀上高枝了,竟然对我不再理睬。你们也不想想,就凭着残花败柳之身,人家哪看得上?哼,早晚叫她碎尸万段……”

        他越说越是气愤,一把就将黄桃递过来的玉瓶中拍落泥地,里面仅剩的三颗黄芽丹滚落了出来。

        黄桃眼里闪过一丝难过与愤怒,蹲下身子捡起来,怒道:“你怎么能浪费丹药?若非这些黄芽丹,你的伤势能好这么快吗?为了积攒这些药物,我可是一粒都没有吞服,功力一直停顿不前。”

        “这是你欠我的?说,交待你的事情办了没有?”

        “不行,大师兄对我姐妹两极好,我不能这么做,他……他还指点我剑法,把我当做弟子一般看待。”黄桃眼里有着惊恐和恳求,一个劲的摇头。

        “你受伤之后,我都已经这么帮忙救治,欠你的也还清了,我劝你还是别跟大师兄斗了,斗不过他的?”

        “不就是让你下个毒,有那么难吗?竟然也想背叛我,你怎么不去死?”薛蟒眼睛更红了。

        他身形向前一窜,就到了黄桃跟前,五指一探,掐住了黄桃的脖子,狠狠捏紧。

        “那小子跟我有仇,你知不知道……”

        薛蟒的脾气本来就不好,以前在山上看谁不太顺眼,也是想打就打,想杀就杀。

        当然,他明面上,自然不会做得太过份。

        暗地里,却是会派出一些危险的任务。

        那些外门弟子里,也颇有几个不怎么识相的,最后弄得尸骨无存。

        此时被黄桃当面拒绝,他哪里还忍得住,一下就掐得黄桃满面青紫。

        若非小侍女练气有成,只这么一下就会香消玉殒。

        “你们都要去死。”

        从以前的高高在上,转眼间就变成丧家之犬模样,就算是耕种药田的药农,也不太搭理他。

        这种落差,让薛蟒简直无法忍受。

        刚开始时,他心里还有着念想。

        心想自己深得师父喜爱,别看那江少游十分嚣张,只要等到师父回山,自然有他的好果子吃。

        从前的日子又会重新回来。

        却没想到,那一日峨眉一众人等在五云步铩羽而归,师父回来倒是回来了,却半点惩罚江大师兄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变得十分看重。

        最后,她也不是没来看过,只不过是惋惜的扔了一颗归元丹给自己治伤,说了一句好自为之,就离山走了。

        那种眼神,薛蟒见得多了。

        每次师父见到司徒平时就是这种淡漠,似乎是失望,又似乎是叹息。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想到这里,薛蟒心里邪火直冒三丈,眼神更显凶狠,手上就要力。

        眼角突然一跳,就有一道白光跃将出来,心灵中映照出山溪流泉。

        “剑光……而且是弱水剑。”

        他心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要放出腰间长鞭。

        这也是黄桃帮他捡回来的,刚用心血祭炼修复不久。

        弱水剑是为五台派的奠基剑法五行剑之一,他十分熟悉,自然知道怎么破法。

        心念刚刚转动,长鞭还未飞起,他就感觉到肩头一凉,一股钻心的疼痛刺入心灵。

        他心头满是恐惧,低头一瞧,就见到自己掐住黄桃的右手臂已经齐肩被斩断,鲜血狂涌出来。

        白光带起血珠,转了转就飞向一旁,落入一个青衣少年的手中。

        “司徒平,你……你……你该死!”

        红眼小子眼睛里闪过凶狠光芒,腰间青蟒鞭哧的一声就化做青色巨蟒,蜿蜒甩尾,嗡的一声,抽得空气爆响。

        竹林哗啦啦就倒塌一片,鞭尾如斧劈刀砍一般,斩向司徒平的头颅。

        “太慢了……”

        司徒平心里刚刚升起警意,就惊异的现,往日里见着如同游龙升天般的青蟒鞭,此时竟是慢腾腾的粗拙不堪。

        他心念一动,手掐剑诀,聚奎剑锋芒大盛,如同一条瀑布般斩了过去。

        剑光跳跃灵动,层层叠叠剑力加持之下,化做汹涌波纹,快捷无伦的从那青蟒身上一扫而过。

        青蟒鞭“啪”的一声就应声而落。

        剑光闪动处,一团神意破灭,跌落地上化为两截,如同两段枯绳,再没有半点灵气。

        剑势绵延,余力却是未尽,斜斜向着薛蟒斩将过去。

        薛蟒法宝长鞭被破,神意受损,噗的一声就吐出一口鲜血,面色变得灰白。

        也不知是因为断臂之痛,还是因为一招脆败的原因,他早就没有了先前的凶横霸道,眼里全是不可置信。

        “不要……”黄桃尖叫一声。

        她脱险之后,刚回过神来就见到薛蟒将要死在剑下,不由脱口而出。

        司徒平古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他那般对你,还要为他求情吗?这种家伙,还不如一剑斩杀。”

        话是这么说,他的剑光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不管怎么样,薛蟒总算是曾经救过我,还请司徒师兄放过他一次。”黄桃惨然道。

        对黄桃的坚持,司徒平其实也是有些佩服的。

        先前她宁愿被掐死,也不愿意下药去谋害江大师兄的行为,怎么看都觉得不可理解。

        而此时更是帮着薛蟒求情,这女人已经不是一个傻字可以形容了。

        当下有些厌恶的看了薛蟒一眼,冷哼道:“亏我以前次次被你这种垃圾欺压,真是耻辱,还不快滚下山去,再次见到定要斩下你的狗头。”

        薛蟒一句话也不敢说,捂着血如泉涌的肩膀急急逃逸。

        司徒平仰望天,长长吁了一口气,只觉得天清气朗,心灵一片澄澈。

        “大师兄所教的剑法,竟然如此好用?薛蟒这等靠着修炼魔功成的家伙,连我一剑也挡不住……不知道此时再根朱梅和吴文琪交手,又是谁胜谁败?”

        他的腰杆挺得笔直,眉宇间少了一点卑微,不知不觉之中,眼神就出现一丝锋棱。

        “原来,我也可以不做苦孩儿,也可以变得很强大。”

        想起某个人剑出如雷,威风八面的情景,司徒平眼中闪过一丝向往。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9810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