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429 血迹(上)

1429 血迹(上)

  薛蟒不敢在山上停留。

  被司徒平打伤断了一臂之后,他就直接下了黄山,找了一个客栈住下。

  他心里憋屈,胡乱找了一个医馆包扎好,摸了摸怀里,却是找不到半粒药丸,不由得又有些后悔,当时在山上没有接过黄桃手中的黄芽丹。

  “都是贱人,换主子换得忒快了,总有一天,我要上山把你们全杀了。还有司徒平,还有江少游……”

  想到往日里不堪一击的司徒平,就这么随随便便的一剑把自己打败,他心里怒火万丈的同时,对师父许飞娘也怨恨起来。

  “我忠心耿耿帮她做了多少事,如今却对我不管不顾,放任江少游等人欺辱,这五云步不值得留恋了。”

  疼痛难忍,好不容易挨过一个晚上,伤势稍稍好转,薛蟒就出了客栈。

  他红着眼、惨白着脸,找了一个酒楼,于大堂中叫了些吃食,心中兀自气怒难平。

  来来往往的食客见着了,也是暗暗心惊,不敢招惹。

  大抵是见着他形貌诡异,气质凶恶丑陋,心里有些忌惮。

  “拿酒来,最好的酒……连你也欺负我?”

  喝了一会,酒已半酣,薛蟒高声叫道,顺手就把喝干的酒坛扔在地上摔了个稀烂。

  “咣啷!”一声巨响。

  喝酒吃菜的一些食客当场吓了一跳,看着这喝得半醉的小子,见他眼睛通红,嘴里骂骂咧咧的。想要开口喝骂,忍了忍没有说话。

  有一桌佩刀佩剑的粗豪汉子正在酒酣耳热时分,被这一声大响吓了一跳。

  敞着衣襟的络缌大汉不乐意了,皱眉喝道:“兀那红眼小子,你要吵闹就出去喝,别在这里惹人厌烦。”

  “是啊,大好的酒兴都被败坏了,一个人叨叨咕咕的,还砸东西,真是没教养。”

  旁边众人见有人出头,帮腔道。

  实在是被薛蟒的举动吵得烦了。

  “没教养?”薛蟒转头望来:“连你这种东西也敢来嘲讽我,找死!”

  他腰间青蟒鞭如蛇般扭动,一把就缠住了络缌大汉的脖颈,只是一抖,那汉子的头颅就掉了下来,鲜血喷起数尺,直喷在一桌酒菜之中。

  “啊!”

  “杀人啦……”

  酒楼一下就变得大乱,尖声叫嚷着有人逃出,更多人被吓得呆住,站在一旁瑟瑟发抖。

  掌柜的头一缩就躲在了柜台底下。

  杀死一个人,薛蟒酒兴当头,心情反而更好了一些。

  他蟒鞭一扫,就把那一桌几人全部扫为两截,喝道:“痛快,江少游、司徒平,你们等着,总有一天……。”

  看到他出手威势,本来还有些看不过眼的江湖人,也全都不敢多事,急匆匆离开,只恨自己走得太慢。

  薛蟒没有出手之前,别人虽然感觉这个断臂的家伙戾气很重,十分让人心惊,但终归年纪不大,而且是个断了一条手臂的残废,也没有什么人惧怕的,只当他是在耍酒疯。

  可一见到他出手,就明白很不平凡,怕是招惹不起。

  正在喧闹逃窜,就有一行人闻声走了进来,当先一人见到酒楼大堂情景就是大声喝道:“薛蟒,你竟然在黄山脚下杀戮凡人?”

  “果然是邪魔歪道,许飞娘教导出来的徒弟就是这种货色,全都该死!”

  当头走入的是一个十三岁左右头扎冲天鞭的少年,身后并肩走着两人,一个光头大嘴小和尚,一个身着白衫玉树临风的青年。

  薛蟒闻言大怒,他最是听不得别人喝斥了,这些天又受了气,心情暴躁。

  此时杀红了眼,也没注意来人是谁,就待挥鞭打去。

  刚打到一半,眼角一扫,打了一个寒颤,连忙收回长鞭。

  “齐金蝉,是你?怎么不在九华,跑到黄山来做甚,想要多管闲事吗?”

  说是这般说,他的声音却是弱了下来,左右看了看,把青蟒鞭围在腰间,就想离开。

  齐金蝉皱着眉头很是不高兴,还没说话,倒是他身旁那个十四五岁的大嘴小和尚已经恼了:“身为剑修,闹市之中大肆杀戮凡人,这种凶徒还留着做什么?”

  他咧嘴呵呵一笑,空气中就有不正常的波动闪过,如同风吹过起一片落叶,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薛蟒心里一寒,正待说两句场面话离开,就感觉胸前一凉,剧痛入心。

  “呃……”

  一股无边冷意袭上身来,他低头一瞧,就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胸前已经出现一道斜斜血痕。

  “你,你……”

  上半截身体滑落,薛蟒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是死死盯着那咧嘴大笑的小和尚,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他的剑光看不见!”

  眼前一黑,薛蟒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笑和尚嘿嘿笑了两声,转身就走,嘴里还道:“金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拖泥带水了,遇到了邪魔外道直接杀了便是,哪用得着多话?走,上山看看,我倒要瞧瞧那江少游有没有三头六臂?竟然多次欺辱你。”

  齐金蝉闷哼一声,面上神情有些尴尬:“见着就知道了,别看你那招剑术十分犀利,能不能起到作用,还得两说。”

  “哼,看来你是被吓破胆子了,走吧,到时让你见识一下。”

  小和尚眉毛一挑,不经意的瞟了一眼薛蟒的尸身,讥讽道:“你们这些人啦,总是怕这怕那,顾忌许多,全然失了血性。想我在东海跟随师父,两人杀得人头滚滚,哪个邪魔敢放肆?”

  “笑师弟,咱们总得好好谋算一番,这里还真不比东海,须得顾忌各方名宿的想法,也得让长辈颜面上过得去。”

  孙南在一旁看着,见齐金蝉被几句话说得面红耳赤,连忙解释道:“那万妙仙姑可不是吃素的。听说她与餐霞师太也曾暗暗交过手,两人势均力敌,都没占到什么便宜,十分不好对付,否则哪用如此头痛?”

  笑和尚嘿嘿笑了一声,倒是没有再说一些话来刺激齐金蝉,转身当先就走:“上山吧,听你说得那么邪乎,我更好奇那江少游。,放心,无形剑遁高妙难测,很少有人能应付,你又不是不知道。”

  几人一溜上了黄山,远远见着五云步,就停了下来,看着山上剑光冲天,有着许多人正在练习剑术,一派热火景象。

  齐金蝉这时心里又开始有些打鼓,想到那一日江大师兄悍然出剑的情形,眼珠转了转,就道:“走,咱们去天都峰一趟,先探探朱师姐的口风,我记得餐霞师太在五云步布了暗子,应该对那江少游的行踪十分了解,先行掌握他的行踪才好。”

  “这倒也是,总不能杀进人家的山门之中……我没有这么狂妄的。”笑和尚咧嘴大笑。

  几人悄悄议论了几句,就转向离开。

  齐金蝉还小心叮嘱:“记得不要跟朱梅说漏了口风了,这些时日不知为何,她的性格变得跟我姐越来越像,就象一个大人似的,循规蹈矩。一旦得知了我们的计划,肯定不会赞同,说不定还会告知长辈,那什么事也不用做了。”

  “行。”

  几人走着,前方出现一道美妙身影,闪了闪到了跟前,皱眉说道:“金蝉,你怎么又来黄山了,娘不是说过,让你多在醉仙崖练剑,不得四处惹事吗?”

  她紧紧盯着齐金蝉,心里暗暗感觉不对。

  “上次被打得灰头土脸,这时不应该是躲在家里苦练以图他日报仇吗?还能有心思来找自己的小女友玩耍,跟他的性格不象。”

  “我来拜见餐霞师太,好久没见朱师姐了,聚一聚而已。”

  齐金蝉缩了缩头,没好气的道,他最烦这个姐姐管着自己了,一听她训斥就有些腻味。

  “咦,这是笑和尚师弟吧,苦行师叔也来了吗?算算时间,也应该是到了容城,慈云寺那里需得有人坐镇,有他出手就万无一失了。”

  “见过齐师姐,师父有事在身,需要过一段时间才去慈云寺。他这次的行动很重要,应该会令斗剑局势彻底发生变化,免除后顾之忧。”

  “嗯。”齐灵云眉毛一挑,感应到对方话里有话。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0040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