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463 沉默羔羊(上)

1463 沉默羔羊(上)

  因为是纳妾,苏辰倒是入乡随俗,没有大办,更没有广发请柬。

  但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哪个年代,对于这种喜事,尤其是有着不凡身份地位之人的大喜事,总会有着许多客人。

  连苏辰自己都不知道,他纳妾的消息怎么就传了出去?

  从清晨到黄昏,黄山五云步山门前人流往来、络绎不绝,竟被来往的客人和各家送礼之人挤得满满当当。

  他偶乐听了一耳朵,竟然得知,整个绩溪城凡是有点地位、消息灵通的官员士绅、地主大户,都上山随了一份礼。

  更有一些人等着傍晚的婚宴。

  他们当然不是想着吃上一顿好的,也不一定是有所求,多数只想混个眼熟。

  实在是这段时间,黄山五云步复兴的五台派的势力狂涨,各行各业都能与其门下弟子扯上关系。

  各家商会、帮派,不到五台拜过码头,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不得不说,李平管理的这些外门弟子做得很不错,苏辰让他们打出黄山五台弟子名声,他们就是不折不扣的去完成。

  如今,五云步的势力借助于镖行、行商已经幅射向四周城池,有着很大名声。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峨眉派的外围势力不知为何,就在几日前悄然撤走。

  以往还能见着他们时不时与五台弟子拆台争锋,如今已经是变了形势,五台弟子已经一家独大。

  尤其是在峨眉派荀兰因等人铩羽离去,餐霞师太师徒几人也已经搬离黄山之后,地下势力更是呈现一统趋势。

  面对这种情况,只要能跟五云步攀上丁点关系,都会跑上山来凑个热闹。

  苏辰当然不会在意这些人,不过也不反对,能够多点喜意,也是身份的象征。

  众外门弟子忙得团团转,一时不得空闲,廉红药也是忙着接待一些贵家太太。

  那些官员商人的后宅虽然算不得什么,但也不至于让名闻天下的万妙仙姑许飞娘亲自接待,换做是丫环婢仆身份又不太合适。

  只能让这位身份既高,又是后辈的师妹出马了。

  苏辰溜出大堂,暗暗的抹了一把汗。

  只不过是纳妾,按理并不需要什么婚礼,更别提有什么大典了,直接开个宴,牵入洞房就行。

  但许飞娘不同意。

  她说秦家姐妹好歹是仙家传承,其父是极乐真人末代亲传弟子,极有身份;其母是历劫地仙是前辈高人,太过埋汰两个小女儿家,日后见着了不好说话。

  不说六礼齐全,十里红妆,至少得给她们办个仪式。

  好吧,这话在理。

  苏辰从善如流,依师命行事。

  他生怕两位小狐狸心里转不过弯来,到时候在仪式上出了什么漏子,还不忘亲自嘱咐那些婆子丫环,很是教导了一些言辞。

  听说一个人在难过的时候绝对不可以静下心来胡思乱想,否则会越想越是纠结。

  苏辰很好的运用了这个小窍门。

  从一开始,就有一堆人在旁边伺候着秦家姐妹,想让她们一时半会都闲不下来。

  不管是想通了没想通,在众位婆子的口水轰炸之下,心里存留的一丝不甘与凄凉,都会消失无踪。

  “一拜天地。”

  苏辰牵着两个红盖头蒙头躬身下拜。

  “二拜祖师……”旁边有人高声唱礼。

  苏辰看了眼笑眯眯坐在一旁的许飞娘,再看看大堂正中那满面古拙长须飘飘的混元祖师画像,心想这也算是为五台派开枝散叶了。

  混元祖师当日败亡之时恐怕不会想到,他创建的门派还有复起之日。

  因为是纳妾,时间也安排得很紧,就没有太多讲究。

  苏辰只是以江少游的身份去了信件至老家,这是礼数,以后有空还需回去看看。

  占据了原来江少游的身份,有些事情虽然麻烦一点,总得走走过场。

  “夫妻对拜。”

  等到行礼完毕,在众人祝福之下,就把两女送入洞房。

  苏辰惊讶的发现,两女被牵着的小手有些颤抖发凉,却反常的显得十分乖顺。

  在众人眼中,安安稳稳完过礼数,给足了自己面子。

  他不由得有些得意,心想那些个婆子嘴巴上的功夫看来很是不赖,也不知是怎么做到的。

  先前听说两姐妹抱头痛哭,还曾经在一旁抹着泪花儿,他都有些担心,生怕会出了什么变故,导致下不来台。

  若是传将出去,五台派的江大师兄强纳别人以为妾侍,人家很不乐意,还哭哭啼啼的,就有些晦气了。

  接下来就是大宴宾客。

  苏辰也很给面子的四处敬了一轮酒。

  等到天色渐晚,众人散去,他才回了后堂。

  看看身后跟着的一众人等,苏辰挥了挥手,让他们自行散去。

  李平等人笑了笑,连忙招呼着各位师弟离开,大师兄的洞房谁敢去闹?他们没有这个身份。

  有身份的嘛,也不可能闹,正站在一旁发呆呢。

  “红药,有事吗?”

  众人散尽,就见到廉红药小姑娘俏生生的站在一旁,神情怔怔的,不知在想着什么。

  苏辰笑着问道:“要不,进屋喝杯清茶。”

  刚刚喝了不少酒,苏辰微微感觉口渴,因此提议。

  “啊!”廉红药心里一惊,突然被问到,面色一下就红了,白了苏辰一眼道:“都什么时候了,谁稀罕去喝什么茶,大师兄你去忙吧。”

  说完也不等苏辰回话,蹬蹬蹬就跑掉了。

  苏辰抬头望了望天,看着灯笼照耀,红光蒙蒙的宅院中,正有着清冷月华照了下来,摇头失笑。

  心想自己喝得太猛,却是有些糊涂了。

  的确,已是洞房的时候了。

  真元运转,元神微微一震,他身周就升腾起一股浓浓水气。

  再有火光微闪,空气中腾起一股酒香。

  他迈开大步,向后院行去。

  修练到这个地步,所谓喝酒也就是喝个兴趣,真有半点不适,功力一转,就可以全部排除。这时候还有正事待办,不好满身酒气。

  “也不知命运气数到底是怎么勾连在一起的?当日收了红药小丫头入门,自己只是教教剑法谈谈心,随意说说,就有了两千气运值。后来苦口婆心教导司徒平,再传下剑法,做足功课,也只得了一半气运值,只有一千。”

  而现在呢,从司徒平身上获取的气运,已经全部消散。

  他再开得天眼望去,也只能看到迷迷蒙蒙一小团白色光芒,早就不是初初见着时那种气运冲天,隐隐泛着金芒的景象。

  这证明着,那位苦孩儿的运数已经改变,就连本命也已经破败了。

  他想起这事,却不是心里惋惜,而是有些纳闷。

  秦家姐妹两人的气数和天资,他其实已经悄悄看过了。

  两人身上白色光柱直冲三尺,中心一根金色气柱直直挺立,显然根基深重、气运深藏。

  即算比起廉红药来,也没有差到哪里。

  “可是,如今结亲仪式也举办过了,我的气运值仍然没有增加。”

  苏辰有些挠头,面色不愉,深深明白了什么叫做沉默的反抗,这就有些尴尬了。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097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