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477 百丈软红砂(上)

1477 百丈软红砂(上)

  青螺山雄踞一方,苍山翠岭,山顶有着凶恶魔宫,是滇西魔教大本营。

  毒龙尊者亲自坐镇山巅,魏枫娘在山下谷地建立道场。

  相互呼应,以为奥援。邪徒魔道聚集一起,却是势力强大。

  不管山上住的是什么样的人,是正是邪?这座山却是云雾缥缈,仙鹤飞舞鹰啼长空,灵光如雨。

  “好一派仙家气象。”

  齐灵云站在矮丘小庙之中,远望烟色清冷的山光水色,衷心感叹道。

  她侍立一侧,身形玲珑多姿,就如菩萨尊像旁边的南海龙女一样光彩照人。

  她的身旁站着两个女子,稍显稚嫩的面上带着一些疲倦,显然这段时间东奔西跑,不曾好好休息。

  这是女空空吴文琪和她的师妹朱梅,两人执礼甚恭,正面朝向端坐在庙宇中间的一个枯瘦矮小老尼姑。

  老尼身着洗得发白的淡黄袈裟,头上戴着佛帽,面上满是皱纹,看上去枯朽衰老。

  听到齐灵云此言,她睁开双目,小庙中就如亮起闪电来。

  那双眸子深邃明亮,悲悯祥和,就如大士当面,能够安定人心。

  这人当然是优昙神尼,也是餐霞师太、玉清师太等人的师父。

  是朱梅、吴文琪两人的师祖。

  到了她这等修为境界,心灵圆满已是不假外求,但无论如何,功德还是要的。

  为佛祖谋,为身后谋,其责任总是不可推脱。

  近段时间,因为斗剑临近,优昙神尼就一直居于青螺山侧,看着滇西魔宫动静,也看着来来往往的旁门左道修士。

  只她一人在此,就胜过无数高手,让滇西魔教祖师毒龙尊者哪也不能去,严阵以待。

  魏枫娘更是躲在青螺峪中,只管享乐,不问世事。

  “如果不是这等仙山胜景,灵气充足的所在,峨眉又怎么会看得上呢?”

  她倒不避忌此事,在峨眉派势力中,有些事情虽然未曾传出,但也不算什么秘密。

  青螺山魔宫关系到峨眉开府事宜,早就被某些人预定了。

  在他们算计之中,此处洞府虽然被邪魔占据,却是峨眉大兴关键一环。

  “灵姑你尽管去无忧洞,老尼暂时脱不开身,只能枯守此地,却是帮不到你们。”想了想,优昙摇头叹道:“其实,做事并不需要那么急躁的,五云步虽然声势渐起,终究已是失了先机,不足挂怀。只等斗剑之时,诸多老友齐聚,以泰山压卵之势镇压下来,也不怕那师徒几人翻了天去。”

  优昙神尼说话温吞吞的,就如寻常百姓家中的七旬老太一般有气无力,但话里的生杀予夺意味却是十分深重,让人听了就忍不住信服。

  连一丝怀疑的心思都起不来。

  齐灵云一听,就连忙点头。

  心中的焦虑,不知为何,立刻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展颜一笑:“有着神尼此言,灵云就放心了,晚辈立刻兼程去往雄狮岭无忧洞拜见李老前辈,不知神尼有何指点。”

  “尽去无妨……”优昙神秘一笑,正想分说,就见远处一线金光,直入青螺谷地。

  阴雷阵阵轰击,竟是一点都没耽搁。

  紧接着,青螺峪所在就传来厉喝惨嚎声。

  “咦,竟然有人找魏枫娘的麻烦,这剑光熟悉得很呐。”

  “是江少游。”

  “是他……”

  齐灵云小声惊呼,朱梅吴文琪两人也是面色一变,开声说道:“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他,是不是跟着我们过来的?”

  “不是,他是跟着那黑白光芒来的,如果我没看错,前方逃遁的元神,是那巫山神女峰玄阴洞的阴阳叟司徒雷,其阴阳玄光术最是好认。那半阴半阳的老东西也有今天……”

  “阴阳叟司徒雷!”听到这人名字,齐灵云暗暗啐了一口,暗暗脸红,这人的名字她也是听过的。

  上半月男身,下半月女身,专掳童男童女,做尽了恶事,近些年来,中招的人不知凡几。

  “好,这贼道竟然遇上了江少游,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报应到了。”

  齐灵云轻轻一拍手掌,眉锋微挑,喜道:“最好能把这青螺魔宫一剑挑了,那倒是省了我们许多手脚。”

  “没这么简单。”优昙神尼摇头:“魔宫之中左道旁门甚多,更有毒龙尊者亲自坐镇,掌控七煞魔阵,江少游能安然退走,就很是不错了。”

  “师祖,那姓江的极为厉害,恐怕毒龙一伙奈何他不得。”朱梅插嘴道。

  她是优昙神尼的小徒孙,还很幼小之时,就经常跟在老尼姑身后,看着对方就跟看着自家奶奶一般,此时倒不见外,想到就说。

  看多了江大师兄的威风,朱梅回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不免有了阴影,说出此言,也是理所当然。

  优昙神情心里暗自奇怪,她可是知道这位小徒孙的性子。修为虽然不算高深,却最是心高气傲的性子。

  怎么她会对那人很是惊惧,这样可不太好。

  修剑之人当一往无前,心存高远,哪能失了进取之心呢。

  当下沉吟说道:“也许那年轻人有着一些本事……从他剑光来看,虽然达到法有元灵,更是古怪的让真元之中生出一些法力来,但终归未曾历劫,本事有限得很。青螺魔功闯不得的,也许他要在此处栽上一个跟斗。”

  她端坐原地,身体动都不动,已是看穿了来袭剑光的本质,并没有半点想要过去帮手的意思。

  以峨眉的立场来看,双方斗得越是凶狠越好。

  其实,优昙神尼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若是这青螺山这般好闯,我还守着这里做甚?直接把那些邪魔外道尽数灭掉,抢了山头岂不更好。

  朱梅眨巴眨巴眼,心想也是,笑嘻嘻的就看向远处,那里声浪滚滚而来,正是斗得激烈。

  听在耳中有着说不出的舒畅。

  齐灵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分辩。

  在她心里,却不这么认为。

  那位江大师兄可不是什么鲁莽的性子,不但杀伐果断,脑袋清明得很,怎么可能自陷险境,火中取栗?

  她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青螺山谷,侧耳细听。

  ……

  魏枫娘上身已是片丝不沾,玉色细纱罗衣飞起,一道道轻烟化为长绫,向着金色剑光缠绕过去。

  身前三丈之地,更是出现一块四方锦帕,上面绣着云烟斜阳,一经放出就化为一朵七彩云朵……

  玉罗纱,天极云光帕,两件法宝齐出,刚刚飞起就幻做云雾山峦。

  紧接着她停也不停,身上泛起紫黑玄光,一个倒窜就进了后堂,飘忽快捷。

  西川八魔大魔黄萧,却是没有退避,他怒喝一声:“何方狂徒,敢来青螺峪撒野?”

  一指地面,就有着土石隆起,轰隆隆的化为巨大土刺,直冲半空,气势很强。

  见到此景,魏枫娘差点破口大骂。

  没见到那阴阳老鬼也是连滚带爬的躲开吗?

  我这当师父都往地宫里逃了,你一个后辈充什么大尾巴狼,还正面冲上?这徒弟简直自大愚蠢,全然看不清来敌强弱的。

  此时此刻,她才有些后悔,平日里对西川八魔少了管教,让他们养成了骄横的性子。

  身形急窜间,魏枫娘就见到金色剑光之上,突然出现一道碧色烟岚,向着四方鼓荡,把金芒渡上一层碧光。

  “啵……”

  那天极云光帕和玉罗纱长绫,只是一接触到碧芒,就破碎开来,化为片片蝴蝶,四处飞舞。

  其残损边缘更是发出滋滋声响,被腐蚀吞没,连灰烬也没留下。

  “十二都天神煞!”

  魏枫娘见多识广,尖叫一声,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去得更快。

  这一次连回头也不敢了,心脏如擂鼓,不要命的身形一沉,就踩碎地面石板,沉入地宫之中。

  最后,眼角余光就见到阴阳叟司徒雷刚刚夺舍的身体如同蜡炬一般在金碧光芒之中融化。

  那黑白玄光,只是刚刚跃起半空,散开成漩涡,就有碧色火芒化为千万点星芒,扑了上去。

  黑白玄光只是扭曲挣动了一小会,就已彻底消散。

  魂飞魄散。

  这一次,老色棍仗以逃过数次死劫的阴阳玄光,再也没了作用。

  上得山多终遇虎,将近百年苦修,辛勤采~~补,一朝化为飞灰。

  至于大魔黄萧,魏枫娘看都没再看一眼,实际上,在他看不清形势出手之时,就已经注定结局。

  金色长剑斩灭阴阳叟之后,只是一个回旋,呼啸冲过。

  硕大山石土刺,以及黄萧戟指怒喝的身形,就如同沙尘一般在剑光之中崩散。

  元神还未出体,就已消亡。

  苏辰元灵御剑千里,一出手就是雷霆打击,震塌屋舍威压众人,更是杀伐凌厉毫不留情。

  金色剑光中隐隐有着一线眸光,在剑光冲霄之中紧紧盯着窜进地底的魏枫娘。

  “这女人反正都是一丘之貉,不如顺手斩了。”

  金光浩浩如长河,追着魏枫娘的身影,一晃就到了地底。

  眼前就出现一道灰白石门。

  门上有着神秘符文,带着古朴沧桑气息。

  苏辰剑光不停,直刺石门溅起点点火星。

  地宫震荡了起来,符文齐齐放光,石门发出“吱呀”响声,一股无穷巨力反震回来。

  震得五毒仙剑倒飞七八丈。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1408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