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492 群魔乱舞(上)

1492 群魔乱舞(上)

  这一晚,法元睡得很不安稳。

  慈云寺来人越来越多,尤其是百花女苏莲和柳燕娘也赶到之后,更是遂了一些人的心意。

  整个偌大禅院,竟然有了智通和尚还在之时的几分风采,白日里也不知避忌,处处银声浪~~语。

  此时的慈云寺四处灯火通明,只要稍加走动,就能见到一片群魔乱舞,好不晦气。

  法元结交甚广,也不是没见识过这种情景,但今时自是不同往日。他可是知道那位江大师兄的脾性,心想若是让对方见到此情此景,恐怕不是帮着慈云寺对付峨眉众仙,而是帮着峨眉派来对付慈云寺,那可就糟了。

  并且,除了这些你情我愿的勾当,更有那龙飞师徒两人,却是打上了女昆仑石玉珠的主意。

  石玉珠出身武当派,一向洁身自好,因为却不过许飞娘的情面,来此助剑,这下被龙飞师徒盯上,自然十分苦恼,更是看着禅院中那些色中恶鬼十分不满,奈何又不好立即离开,因此郁郁寡欢。

  法元也只得在禅院中寻了一个偏僻的院子把她安顿了下来,时不时的派出手下陪侍僧人看顾一眼,生怕就出了什么意外。

  为何这般麻烦?其原因龙飞这人也是出自五台派,后来改拜神魔洞白骨神君为师,有了后台,腰板更直了些。与法元相比,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都不输与他。

  而且,龙飞与毒龙尊者爱徒愈德交好,有了支持,更是声势大振。

  在慈云寺中,他们两次争执,都把法元这位金身罗汉压在了下风。

  法元和尚毕竟只是外号叫做金身罗汉,并非本身达到罗汉业位,就算心有算计,也没有那个实力实施。

  龙飞师徒等人弄得禅院乌烟瘴气,倒还罢了。等到南方魔教祖师绿袍老祖到场,慈云寺就完全滑向了无法揣度的方向。

  这位祖师一来就强势镇压全场,凶威凛凛,当着金身罗汉的面把他的陪侍僧人了缘挖心吃了,吃得满嘴腥膻。偏偏还没人敢从中劝说,就连法元也不敢。

  当时,法元就觉得情况不对,似这么发展下去,慈云寺迟早就成为名副其实的魔窟,除了几位凶神恶煞的邪恶剑修,其他旁门修士将会人人离心。

  而峨眉派众仙却是众志成城,高手越来越多。

  不但嵩山二老、醉道人、玉清大师、顽石道人等到场,更是听说极乐童子都被优昙神尼请了过来。到时大兵压上,玉石俱焚,慈云寺毁灭只在须臾之间。

  于是,当绿袍老祖和龙飞、俞德等人提议说要去峨眉派辟邪村偷袭的时候,法元仗着还有些威望,只是推拖。说要等黄山五云步派来高手主持再说,怎么说也不肯立即开战。

  他还记得江大师兄曾说过清理门户一事,心里记挂上了,心知如今这种情况,再不整治一番,不管打赢打输,根本就没自己什么事。

  别说掌控慈云寺,能逃得一命就算很不错了。

  自从晚上发过剑书去黄山求援之后,法元就一直等待,心焦如焚,恨不得一时三刻就见到某人前来。心里如同七八个吊桶打水,极为不安。

  正想睡下,就听到知事僧了一和尚慌张跑来敲门。

  “大师,不好了,那绿袍祖师又要吃人心脏,你看看如何是好?”了一和尚面色煞白:“前段时间刚收录入寺的师弟们被吓得跑了几个。”

  因为苏辰一怒斩杀智通连同手下一众有武艺在身的僧人,慈云寺中人员缺少,法元没有办法,就在容城左近收录了一些走投无路的流民充当底层弟子。

  原本还好,这一次,禅院中竟是出现吃人妖魔,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流民被吓得狠了,宁愿重新回到朝不保夕的生活中去,也不愿做和尚了,岂非滑稽。

  “去,送些牛羊内脏给绿袍祖师……等等,还是我亲自去一趟。”

  法元揉着眉心,一张圆圆胖胖的弥陀脸,黑得象个锅底。

  了一和尚长长松了一口气,心脏怦怦乱跳。

  他只是知客僧,智通和尚还在之时,就不招人喜欢,并没有学到厉害武学法术,只有一点初浅功夫。

  之所以不得智通青眼,只是因为他出家之前读了一点圣贤书,对有些事情看不过眼,心里存了一些仁厚的念头,与其他僧众格格不入。

  上次慈云寺破灭之时,了一和尚就被派去容城采购食物,并不在家,因此逃过一劫。

  等他回来一看,除了一些女人,那些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僧人全都被杀,就连禅院主持智通和尚也命赴黄泉。

  了一和尚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挤出几滴猫尿,算是祭奠了师父和各位师兄师弟。因为无处可去,又被金身罗汉法元看中,就担任了迎来送往安排客人的知事僧,了缘是他的副手。

  当他看到了缘被那绿皮矮子随手挖了心脏吃掉,当场就差点吓尿,以至于不太敢靠近那些人的住所。

  “罢了罢了,我还是躲在一旁吧,这些高人一个都惹不起,怎么就不能像武当派来人那般好相处呢。尤其是那位女菩萨,安安静静的就很是文雅,也只有她才当我们这些普通僧众是一个人。”

  想到女昆化石玉珠,了一想起一件事情,脚下不知不觉的往西面偏僻处走去,然后就见到远处有个人影若隐若现。

  他心里一惊,躲向梁柱一侧,偷偷瞧去,见到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正探头探脑的向那处院落窥瞧,并掏出一个鹤嘴壶,轻轻一按,就放出浓烟来。

  “不好,这是小灵猴柳宗潜,他不是与那百花女苏莲打得火热吗?怎么还来打石玉珠的主意,那鹤嘴壶,应该就是迷~~香了。”

  了一以前做为知客僧时,听多了客人谈话,对江湖伎俩所知甚详,哪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他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心里焦急,有心想要示警,却不敢出声。

  毕竟他只是一个没什么武功的知事僧,被对方发现了,项上人头立即不保。

  而且,还没人能给他讨一个公道。

  那小灵猴柳宗潜吹完一壶烟气,侧着脑袋稍稍等了一下,面上就露出笑容来。

  他施施然走过两重院落,小声道:“师父,那女人已经中招了,是不是去尝个新鲜?”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有着几分孝心。

  “好,等上一时半会,等师父先把柳燕娘战败,徒儿快来帮把手。”

  柳宗潜咧了咧嘴,呵呵笑着推门进去。

  他倒不敢自己先动那石玉珠,否则,龙飞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师父,事后怪罪下来可不得了。

  石玉珠没有睡,正打坐修练,心灵久久平静不下来。

  她接了许飞娘的请柬,就来助拳,姊姊缥缈儿石明珠曾经再三劝她不要来。石玉珠也明知慈云寺内并无善类,但是自己受过人家好处,不能不报,执意前来赴约。

  白日里一见绿袍老祖这种妖邪到场,立知不好。

  一来因为既经受人之托,便当忠人之事,好歹等个结果再走;二来仗着自己本领高强,不致出什么差错,只得苦苦忍耐。

  谁知道苏莲与柳燕娘来了以后,同龙飞、柳宗潜、狄银儿、莽头陀这一班妖孽昼夜宣~~淫,简直不是人类。

  她越看越看不惯,心中厌恶非常,跟法元和尚不同的是,她只盼着早点与峨眉分个胜负之后,急速洁身而退。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石玉珠鼻尖一耸,就闻到一丝甜香,腰间宝剑突然跳出剑匣来,嗡嗡鸣响。

  她心里一惊,心知不好,立刻摒住呼吸,却已是头晕眼花。

  没奈何,只得强提真元,也不敢大声呼喊,抽剑出鞘就要离开房间。此时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出慈云寺。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189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