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498 修罗血幡(上)

1498 修罗血幡(上)

  吼声响了半声,很快,空中又现金芒,闪烁间就到了眼前。

  “嘭”的一声闷响,廉红药身前地面就落下一个圆球,翻滚着到了她的脚旁。

  “死了。”

  “隔着如此之远一剑斩杀龙飞,还带回了他的人头?”

  人头脸上表现狰狞惊恐,双眼圆睁,嘴巴张开,似乎是在高声怒吼。

  众人能猜想到这一剑的威势,定然连元神一同灭掉了,其凶悍之处,匪夷所思,以至于龙飞眼角都惊得裂开。

  这神情,是没有一丝生机的绝望。

  所有观战众修全都望向树梢之上随风浮沉的白袍年轻人,心里悄悄的泛起一丝寒意,竟然顾不得再去观看太乙分光剑和夺命红砂的精彩拼杀。

  不过,话又说回来,与先前那一场相比,眼前的这场比拼拦截却是少了几分精彩。

  俞德修为只在元神中期,堪堪踏足天地法相的真意境界,慈云寺一方在场众人,胜过他的不说很多,七八个总是有的。

  但有些时候,实力并不仅仅只是修为,最主要的还要看其功法威力和法宝攻击力,尤其是后者。

  这家伙师承滇西魔教祖师毒龙尊者,所用法宝不是一般的阴毒,跟他打起来就会处处掣肘,很是麻烦。

  所以,他的夺命红砂一出手,大多数人还是比较看好的,认为这一次很可能逼得某位旁边观战的大师兄亲自出手。

  尤其是一些旁门左道,依稀听闻了万妙仙姑新收了一个十分了不得的弟子,五台派有着中兴之势,更想看看这位弟子的实力。

  至于后面出手拦截俞德的秦寒萼,名气就小了很多。虽说她一出手就用出精妙的剑法,信心也是十足,却没有太多人看好。

  那红砂可是不太讲道理的邪物,一经沾染剑毁人亡。

  结果很让人意外,俞德的夺命红砂被秦寒萼无穷剑影一冲,就割裂成无数碎块,再不成势。

  而那碧青剑光仍旧不断分化,一道道剑光蔓延,如同永不止歇的大江长河,挟裹着无边大势,向着俞德绞杀过去。

  无可阻挡。

  “竟是碾压性的强势?”

  只是甫一接战,大家就都看明白了,这后出手的女子,其剑术威力一点都不比先前红衣小姑娘要弱,其精妙飘忽之处还稍有胜过。

  她的剑法,用来对付夺命红砂这等偏门法宝,更是极为合适。

  因为,那无数道剑光之中,有着九成九都是剑气凝形,是虚剑化实……

  根本没有本体,又谈何污染。

  但你以为那虚幻剑光没有杀伤力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无数红砂被暴雨般的剑光斩得火星溅射,层层退避,其威力一点也不小。

  俞德危险了,他的修为比不上龙飞,只仗着法宝厉害,一旦遇上不怕独门法宝夺命红砂的,他就立刻抓瞎。

  “五台派这次出来的都是猛人呐。”

  法元、知非禅师等人面色全都慎重起来,而那些跟龙飞俞德交好的散修,心里已是七上八下,暗暗打着退堂鼓。

  剑光如潮,汹涌激昂。

  到最后,那十丈红砂被无穷剑光浪涛反卷而起,扑头盖脸的就向着俞德当头斩落。

  气势如同山洪暴发,势猛难当。

  俞德后悔得直想要以头抢地,恨不得回到先前,躲在一旁不出手。可此时气机相牵,他想退也退不了。

  眼看着自己红砂被破,剑光即将临头,挡又挡不住,躲又躲不开,惊骇欲绝之时,不由得张嘴大呼:“祖师救命啊。”

  离山之时毒龙尊者叮嘱过了,有事去求绿袍祖师,真遇到过不去的坎,会帮他一把,此时正是时候。

  “……不中用的家伙。”

  冷哼响起,直震得四周修为较弱之人心神震荡,眼前一道绿光没入剑光浪涛之中,叮叮当当一阵爆鸣。

  绿光劈波斩浪,就到了秦寒萼身前。

  一只乌黑发亮的爪子,指尖铿锵锐鸣,撕裂空气带起道道黑烟,向着小狐狸当头抓下。

  竟是无视了秦寒萼凶猛精妙的太乙分光剑法。

  来人身着绿袍,身形矮小大头凸眼,形容凶厉嗜血,正是南教魔教绿袍老祖。

  众人看得分明,绿袍老祖并不是以身喂剑,而是存心显露本领。

  他甚至没有用出拿手的宝贝,只是凭着自己的一双肉掌,或弹或拔,或敲或打……身形诡异飘忽,快慢随心。一身绿袍在空气中幻出了淡淡的影子,明明看得真切,却总觉得虚幻不定。

  “不愧是南方魔教祖师,手底下硬得很。”

  知非禅师面色十分慎重。

  他是法有元灵级别的高手,自然明白这一手的强悍之处。换了自己,在那素衣小姑娘的无穷剑光之下,也必须动用坐禅金刚身和天龙禅杖,并不能赤手空拳轻描淡写的应对。

  能够正面击败夺命红砂的太乙分光剑术又岂是等闲,没人敢小看。

  天池上人和韦少少等一些名宿更是有些担忧了。

  这情况不对,若是绿袍大发魔威,以摧枯拉朽之势胜过黄山五云步新来几人,慈云寺就不好再呆下去。他们昆仑派几人也只是来此打个酱油,只能黯然退场,完全没有意义。

  否则,若是绿袍老祖挟威针对昆仑派,派他们师兄弟对阵峨眉打个头阵,岂非大事不好。

  有担心的,自然有开心的。

  狄银儿,莽头陀等人大声喝彩起来……俞德惊魂未定的脱身出来,眼神冒出凶光。他死里逃生,心里舒畅,忍不住高声叫道:“多谢祖师,不可放过那贱婢,定要让她生死两难方好。”

  众人心思各异,呼喊之声大起,却没有影响到秦寒萼。

  这姑娘天生就有一股不服输的神气,明知打不过,也决不放弃。

  看着眼前爪影森森,自己的分光剑气,在对面绿袍矮子的手下就如气泡一般溃灭,她眉心三瓣梅更显鲜艳。

  空气中出现一股神秘波动,似乎勾连了某些神秘力量,小狐狸娇喝一声道:“试试我的凝霜斩!”

  无穷剑光一敛,复归一剑,只是一抖就化为三道晶莹宛若实质的冰剑,在阳光照耀下冰凉入骨、锋锐袭人。迎着攻来利爪,三剑铿锵一声铮鸣,相互纠缠着,就是交错斩下。

  随着冰剑斩击,四周鹅毛飘舞,寒意入骨。

  这一手是小狐狸在苏辰的教导下逼出来的,因为她并不服气廉红药小丫头的混元一气斩,想要开发出更加厉害的招数。

  事实证明,两只小狐狸资质着实不凡,也很是擅长运用自己的天赋本能,她们成功了。

  秦寒萼的凝霜斩,秦紫铃的含沙射影,都是聚力出击,能越级对战的厉害本领,不让廉红药专美于前。

  此时到了危险关头,她沉心静气,一剑化三剑斩出,竟有着几分神圣,身后恍恍惚惚似乎有着七条光尾摇曳。

  “好!”

  苏辰目光泛起波纹,心里暗暗赞叹。

  平日里能练出厉害招数并不算什么,只要机缘足够,又刻苦诚心,终究会有回报。

  能够练出来,还能在面临强敌用出来,这就很难得了。

  遇挫愈勇,越战越强,才有独当一面的本钱。

  这也是他见到绿袍出手搅局,而自己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的原因所在。

  就是想逼一逼小狐狸的潜力。

  有了此剑,虽败犹荣啊。

  是的,在苏辰眼里,甚至在所有人心里,秦寒萼的这一剑虽然强得出奇,但绿袍老祖更强。

  耳中只听到一声尖锐的喋喋怪笑声响起,绿袍裂开大嘴,腥红舌头舔了舔嘴唇,动作不停,嘴里却道:“原来是天狐血脉,剑法不错很有灵性啊,心脏一定会大补元气。”

  话音未落,他眼神一厉,双臂突兀前伸,有如软泥一般扭曲成奇诡弧度,点戳扫拦。

  “噗噗噗!”

  三声闷响。

  电光火石之间就把秦紫萼的凝霜剑斩破了个干干净净。

  手指手臂之上,稍稍出现一些血痕,刚刚出现,就立刻消失无影。

  他根本就没有再度进身,破开剑锋之后顺势展臂,右手延长半尺有余,黑气缭绕间刺向小狐狸的胸膛,破风疾响。

  秦寒萼面色煞白,已是退避不及。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绝招会让人以如此奇怪的方式破解,对面绿皮矮子的手臂还能随意变长,简直匪夷所思。

  一股寒意直入心灵,强大灵压逼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竟是避无可避。

  “玄牝真解,如意法身。”知非禅师看得眼眉一跳,多年的静修禅心也差点破了开来。

  他已经尽量高估绿袍老祖的强大,这些时日一直隐忍着没有出来抢个风头,却还是不免低估了对手。

  法元也是满脸惊骇,出声道:“难道是不死之身?”

  他霍然抬头望向树梢之处,这种情况他还能眼睁睁看着?

  一眼望去,就见到树影婆娑,人影已经不见。而在场中剑光爪影之处,却是炸开一团团气浪,轰鸣之声如爆竹连声,声声入耳。

  一团绿影翻翻滚滚,已是看不清形象,只能见着有无数手影上下翻飞,就如多臂罗汉一般带出无数残像。

  而在绿影的身前,正正挡在持剑素衣女子身前的是一团白影,却是结成了一个白色光球。

  四周劲风流转,旋转成圆,无论那绿色手影从何方攻击,都被白影探出来的一双洁白如玉手掌截下。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2076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