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504 绿袍不可能这么老实(上)

1504 绿袍不可能这么老实(上)

  事实上,没人知道,场中此时是麻杆打狼两头怕,苏辰嘴里说得霸气无比,内心也有些纠结。

  绿袍老小子躲得太快了,象只泥鳅似的滑不溜手,自己此时出剑,根本就不可能一招制敌。能够打实三成力量就很不错,其余力量不是被躲掉,就会被卸掉。

  而三成力量,显然是打不死他的。

  他看得出来,绿袍老祖此时已经有些心虚,如果逼得更急一些,很可能就会撤走。

  慈云寺并不是百蛮山阴风洞,绿袍没有任何理由坚守。

  他来到此处,一个原因是受人之托,而另一个原因则是想要逞一逞威风,打响名气,并且挫一挫峨眉派的威风。

  如果事不可为,你猜他会不会直接离开?

  这个问题根本不用细想,苏辰就能够得出结论。

  他就算能砍死绿袍老祖又如何?百毒金蚕蛊的收获还远远不够,如今只捉到两千只不到。

  绿袍神魂俱灭的话,不问可知,这些蛊虫肯定全部爆裂成粉……

  别说上古血脉了,自己连一根毛都得不到。

  苏辰虽然不曾炼制过什么凶恶虫兽,但是对于驭虫驭兽的手段还是有些了解的,许飞娘曾经提过一嘴。

  一般来说,为了防止毒虫猛兽的反噬,炼制者都会设下自毁机制,一旦自己出现危险,傀儡首先就得自爆。

  或许绿袍并不会这样做,但苏辰不敢去试。

  除非是先行把蛊虫隔离起来,让绿袍老祖感应不到,或者先把蛊虫杀死。

  虫子没了生命和意识,其残余血脉还在,也是有用的。

  目的不同,行事方式也要不同。

  在苏辰的心里,想要得逞所愿,必须先行对付虫子,再对付老魔,顺序绝不能错。

  可是,他心里的盘算不好太过明显,否则以绿袍的老奸巨猾,若是知道了自己心有所求,定会多生变故。

  场面僵持住了,两人打了一阵嘴仗,仍然可笑的追逐来去,苏辰能出剑而不出剑,绿袍是可以离开却心中不甘,感觉面子上挂不住。

  法元眼中光芒一闪,已是看明白了,他走将出来笑呵呵说道:“此时峨眉势大,依小僧看来,两位倒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同心偕手,先行对付峨眉众仙。切勿自相残杀,令亲者痛仇者快啊。”

  一番话说得言辞恳切,合情合理,苏辰差点信了。

  不过,不管信不信,在他心里其实也是赞成的。

  无论绿袍老祖如何不堪,现在的立场其实是跟自己处于一边的。

  有他存在,至少能让己方声势更大一些,至于会不会暗中坏事捣乱,那也不用担心。

  此时峨眉阵营之中,已经多了一个大大的高手,拿着针对性法宝虎视眈眈呢。

  “你让绿袍交出俞德来,我就放手不攻。”

  苏辰一点压力都没有,说得轻描淡写,似乎占足了上风一般。

  其他人也不觉得奇怪。

  明面上虽然是有着许多蛊虫围着他在狂攻不休,岌岌可危的样子,似乎情况不太妙。

  但所有人都看明白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这时的绿袍老祖已经骑虎难下,用尽了底牌,被一个后辈逼迫不得不四处躲闪,他没有办法取得胜利。

  绿袍尖锐的冷笑一声道:“小辈,说话口气太大,也不怕惹人笑话,老祖需要你来放手不成?别忘了,俞德身为毒龙尊者得意大弟子,你敢杀他,小心大祸临头。”

  这话是在恐吓,没人会听错。

  法元面上却是强忍笑容,眼神有些奇异情绪,他倒是听出了绿袍老祖语气中的另一种意味,那是妥协的意思。

  江大师兄显然底牌更强。

  果然,呜呜风啸中的白袍身影陡然速度加快,轰的一声泥土炸开,大笑道:“绿袍你是不相信我的实力了,接一剑再说。”

  绿袍老祖的底气就是自己的虫子,认为围着了对手,自己的危险也不算太大。

  所以,苏辰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自己想要攻击,随时都可以,而且不用付出什么代价。

  他脚下狠狠一蹬地面,身影就消失原地,一闪就出现十丈之外,靠近了绿袍老祖。

  身后无数虫子急速追来,拖出一道长长的流光金影。

  苏辰以禹步踏罡妙法穿透空间裂隙靠近绿袍,只是一瞬间,那些虫子又缠上来了,须臾不得放松。如果想要脱出虫子的追击,这种方法当然没有大用,但是只是抽空攻出一剑,却是没问题。

  在数千蛊虫重新围拢的那一刻,一道闪亮金芒横扫而过,有着淡紫色雷光,划过众人眼帘。

  绿袍身化淡烟,尖叫着在剑光扫中的前一刻已经脱出攻击范围,可因为事发突然,仍然被剑芒尾巴扫到。

  绿色鲜血喷洒着,绿袍老祖更加一刻不停,身形如光影一般四处移动,怒叫道:“你疯了吗?竟然宁愿去喂蛊虫,也要攻击老祖?”

  “嘿嘿,区区百毒金蚕蛊,又能奈得我何?”

  苏辰剑影森森,重新围上来的百毒金蚕蛊被他防得水泄不通,他已经不想追击了。

  听到绿袍怒吼,众人定睛看向场中,就见到那白袍之上已多出数十个细小窟窿,洁白如玉般肌肤展露出来,有着星星点点的血迹,更有一丝丝黑烟蔓延。

  但是,转眼之间黑气就已消失,被虫子叮咬过的血口收拢,皮肤重新又变得光滑细腻。

  “怎么可能,连百毒金蚕蛊的噬咬都能硬扛?”

  “恢复速度也太快了,那肉身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再转眼看向另一边,就见到绿袍老祖腰间从左到右裂开一个大大的口子,伤口有着焦黑痕迹,一股股的绿色浓血汹涌流出。

  “差点被一剑斩成两截,好惨。”法元打了一个冷颤,感觉牙齿发酸。心想要是自己被这般斩上一剑,差不多就算是交待了。

  不过,绿袍老祖也是很不简单,身腾起一道雾蒙蒙绿光,被斩开的伤口肌肉颤抖蠕动着,过不一会,也是收口恢复原状,只不过面色白了几分。

  “还想打下去吗?再多放一些百毒金蚕蛊来攻,看看谁先会死?”

  苏辰声音平淡无波,先前的突击似乎只是随手攻击,浑不在意。

  绿袍眼中凶光四射,停下身形半晌无言,咬了咬牙,终于没有心气。

  他伸手一招,无数金色蛊虫倒飞,收了回去。

  “你既然自个找死,想要惹上毒龙,老祖也懒得理会,看在法元的面子上,暂且不与你这小辈计较。”

  扔下一句话,绿袍老祖转身就化为绿光飞回慈云寺,远远听到一声惨叫。

  众人回头望去,就见到一个身着僧袍的外事僧人胸口出现一个血洞,空空如也,已是仰天倒地。

  显然是被气极败坏的绿袍挖心吃了。

  苏辰眼神泛起冷芒,强压下心头躁意,心道就让你多活一天。

  此时的确不是杀死绿袍的最佳时机,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过,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俞德算是什么玩意,也敢无故攻击五云步弟子,真是找死了。

  关键是攻击廉红药小姑娘,他哪来的胆子?

  事实上,绿袍一离开,俞德就知道大事不妙,身形裹着一道红光,冲天而起。

  只是腾起三丈高下,就见到眼前多了一个身影,身着白袍,眼神冰冷,正看死人一般看着他。

  “不……”

  俞德惊骇吼了一声,眼前就亮起一抹金芒。

  他手中红砂只是离手半寸,身体已经被斜斜斩成两半。

  哗哗……

  两片尸身和着血水从半空跌了下来,溅起一片尘灰。

  比起绿袍来,俞德无论是御剑速度,还是身体承受力都差得太多,在苏辰的凶猛剑势之下,他一招都没接住。

  “咻!”

  众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气。

  那可是滇西魔教祖师的得意弟子,就象杀一只小鸡一般直接宰了,原因就是偷袭攻击了五台门下弟子。

  这种睚眦必报的杀心,让人心头凛惧,心道万万惹不得。

  这人做事做绝,而且实力太强,完全不顾忌后果,如此行事,总有一天会招惹天大麻烦。

  不过回头一想,也就没什么了。

  连绿袍老祖这种神经病一样的凶魔都被逼得退避,哪还有人敢招惹他?。

  苏辰转头一瞧,看到各人眼里的忌惮,就明白他们在想什么了。

  事实上,这是他故意为之。

  慈云寺不比正教联盟,里面有着许多旁门散修,还有一些邪道高人。

  凡是与峨眉派不对付的,都有意无意的聚到了一起,或许是想打响名声,或许是想占个便宜。更多的或许是想与同道结交,多个朋友多条路什么的。

  面对这种乌合之众,当然得以雷霆手段立威。你跟他们讲一些好话,那是没用的。

  都是老油条了,谁心里没有想法?

  当然,一味的刚猛强横也是不行。

  就如绿袍老祖,因其做事手段凶神恶煞,只是得了寥寥几位拥护,其他人全都敬而远之,连靠近都不愿意,别说为他出手了。

  先前大打一场,除了俞德和已经死去的龙飞之外,根本就没有一人站在绿袍那边,原因就在这里了。

  杀了俞德,苏辰招了招手,让廉红药、秦家姐妹等人上来见过慈云寺前辈同道。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2268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