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506 棋高一着(上)

1506 棋高一着(上)

  果然,绿袍一坐下,就不甘寂寞,弹了弹锋利指甲,环视一周道:“今夜各方同道齐聚,济济一堂,真是近些年来少有的盛景啊……法元,不知尔等对于斗剑一事,可有了什么眉目,是求饶续命呢?还是奋起力争。”

  不得不说,绿袍老祖不发疯的时候,口舌便利,头脑清晰,而且气势强大威严深重,很是有着一番魔教巨摩的神气。

  而且,这老家伙出言询问,不去问首座之上的苏辰,反而问起一旁让座的法元来,令这位金身罗汉十分尴尬。

  “早就知道他不会甘心失败,一定会找回面子。”

  苏辰面色淡然,瞄了一眼绿袍,听得对方出言,心里暗暗猜测对方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又会从何处入手?

  身侧秦家姐妹和廉红药全都有些担心的望过来,他点头微笑,示意无妨,让几人稍安勿躁。

  因为白日里廉红药和小狐狸秦寒萼的出手令人十分惊艳,此时的慈云寺大殿之中,她们几个也有了一个很靠前的位子,仅仅排在一些名宿前辈的后面。

  身分比起殿中各山各岭的数十修士还要高上不少。

  不过,此时自然轮不到她们出声。

  修行界虽然没有什么法度,也自有着约定俗成的道理。

  先前打斗的时候自不必说,各逞本事就是,如今坐下来商议,当然得看出身、看辈份。

  绿袍此言明着是问金身罗汉法元,实际上是想给苏辰一个下马威。

  一直以来,法元和尚是做为东道主身份迎来送往,结交宾朋,殿内众修除了许飞娘拉来的人手,剩余的就全都是他所结交。

  而他的身份,在苏辰来到之前,也可以说得上是五台传承,代表了五台门派。

  当然,并非如今许飞娘黄山五云步那个重起炉灶的五台派,而是昔日破落下来残余势力的代表。

  许飞娘既然不在场,他自然而然有着威望,名为地主,实为首脑。

  其实,还有一人也有些资格,那就是原本的慈云寺主持智通禅师。

  可惜那家伙做事不太讲究,名声狼藉倒也罢了,关键的是眼神不太好,招惹到了苏辰的头上,早就被这位大师兄斩杀。

  如今尸骨早寒,自然无人提起。

  也是因为此事,苏辰坐在了首座之上,身份虽然高贵,实力也是最强,殿中八十余人中,却也不是所有人都对他衷心信服的,至少有着四五十人心存疑虑。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可不是一句虚话。

  江大师兄一直以来的手段十分狠辣,杀的都是他们同道之人。

  就如身旁盘踞着一只斑斓猛虎,总让人不太自在。

  普通人与猛虎共处一室,明知这只老虎会讲道理,心里也会有着畏惧。

  毕竟在场许多人都有着作恶前科,谁知道某位大师兄会不会翻出旧帐来,替天行道了事。

  绿袍一出声,众人都齐唰唰的看向一旁的法元和尚。

  知非禅师等人却是皱眉,感觉事情麻烦了。

  人心不齐,队伍就不好带。

  都是老奸巨猾的修行者,谁还不知谁打的什么主意啊?绿袍这是打算从内部人心处出招了。

  法元心里暗骂,面对绿袍的问话却是不好不答,正要说话,就感觉到身体一冷,首座那位大师兄也是看了过来。

  他苦笑一声,做了决定,面对绿袍期待眼神,硬着头皮道:“如今斗剑一事,已是全盘交托江少游江师兄。他如今是我五台掌门大师兄,思虑广袤实力高深,更是代表着万妙仙姑到场,无论是名望还是修为,都远超同侪……小僧并无什么想法,只是听令行事罢了。”

  “轰……”

  大殿数十人全都忍不住议论起来。

  先前法元虽然把江大师兄请上首位,却是修行界中强者为尊的常态,以示尊敬而已。

  实际上,真正的主事者仍然是法元,毕竟他是主家。

  就算是当日绿袍老祖到来,凶威赫赫,法元也只是尊敬有加,奉为上宾,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他自己仍然有着坚持,虽然在前辈的强力威压之下没有太多发言权,暗地里却也有着许多人同情支持的。

  而如今此言一出,就大不一样了。

  这代表着新老合流,无论是以前的五台徒子徒孙,还是法元在天下行走所结交的各方势力,都必须认清一个问题。

  凡五台势力,总是要以江大师兄为尊,一点都含糊不得。

  慈云寺斗剑一事,也将名正而言顺的交托到了首座某人的身上。

  说句不好的话,江大师兄此时就有着指挥权和生杀大权,跟以前大不一样。

  不但有实力还有权利,这才是慈云一方真正的会盟盟主。

  苏辰笑了起来,觉得法元更是有些顺眼了。

  这和尚怎么说呢,虽然有一段时间也算误入歧途,做事不择手段,但却是很识时务,此时就聪明得很。

  手指轻轻在椅侧扶手上敲打了两下,发出梆梆的震响声,他轻声说道:“法元师兄如此抬爱,江某真是愧不敢当啊。不过,如今峨眉势大,高手众多,正是非常时期,咱们就得劲往一处使,同心同德应付斗剑一事,江某厚颜,自问还算是有些能力,真正行动起来,总不至于让众位同道无谓伤损。”

  他向着殿中闲闲拱了拱手,声音虽轻,却是铿锵有力,很是令人信服,连那些一直怀疑此次是否来错了的边缘人士,此时也是心里安稳了一些。

  抛除掉其人的凶残手段,比起绿袍来,当个首领却是好上许多。

  对,在某些人眼里,苏辰的手段同样极为凶残,尼玛,动不动就斩得别人神魂俱灭,好害怕。

  苏辰的话还没说完:“至于绿袍老祖所言,却是不必担忧,天下修士,虽然论的是道理,实际上却讲的是实力。事实上,此次斗剑谁对谁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谁更强?”

  “只要慈云寺够强,峨眉派等人也只能捏着鼻子承认我们所有人都是高修大德,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话说得豪气干云,尽显狂态,殿内众人却没有什么不满。有些人甚至呼吸急促了起来,眼神中悄悄的有了一些狂热。

  对,他们是旁门左道,道统有点另辟蹊径,古怪得紧,却绝非邪门歪道,跟绿袍、龙飞等人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但是,在名门正派尤其是峨眉众仙眼中,他们是清一色的邪魔,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更谈不上什么资源分配了。

  修行所需很多东西全都要靠抢,被人找上门来随手杀了也是静寂无声。

  这是一种悲哀与无奈。

  此时听得苏辰如此大气不讲道理的说话,众人一时雄心陡起,心里悄悄的有了一些认同。

  下首某处,还响起了一声轻吟,婉转悠扬,骚(和)浪入骨……

  众人转头望去,就见到排在末位的三位女修全都面泛春(和)色。

  尤其是柳燕娘,定定望着首座上的白袍年轻人,眼睛一眨不眨,两条腿紧紧夹住,双足足尖成内八字,不安的扭动着。

  “靠,这浪(和)货听得兴奋,已经高(谐)潮了。”

  大殿内严肃的气氛一扫而空,有许多人都悄悄的哄笑起来……

  “哼!”

  绿袍面色不愉,感觉自己完全被轻视,殿内欢快的气氛令他十分不喜。

  当日自己来到之时,所有人虽然都承认强大,却没有一人会信心十足,只有畏惧害怕,大家都是想着到时候比剑了,尽全力保持尊严打出点威风,赢的想法根本没有。

  “这才多久,情况就变了。”

  绿袍心里不愉,神情更显森冷了几分,又有了吃人心脏的冲动。不过,他还算记得今时不同往日,并不能由着自己心意,有些事情不能做。

  当下强行忍住心里的不痛快,挤出一个丑陋的笑容来,拍了拍手掌道:“说得真好,老祖刚来之时,水米未进一口,就曾跑去峨眉地盘试手。虽然并没有取得太大成就,却也斩杀了三五高人回返,不知你这位五台大师兄又有何建树?”

  图穷匕现,开始发难,殿内一阵安静,落针可闻。

  又听得绿袍继续说道:“江少游,大话谁都会说,只不过,实际行动才是最重要的……今次斗剑凶险无比,可不比山上和泥巴过家家,嘴上说得痛快是没用的。”

  “哦?绿袍你想要怎么个行动法子?莫非也想要江某同你一样去辟邪村走上一趟,展展威风?”

  “那是自然,你既然有心想当这个首领,让所有人听令行事,当然不能空口说话,否则,只是一味凶狠残杀同道中人,又算得什么本事?”

  绿袍高声又道:“或者说,在你江少游的心里,我们这些人全都是邪魔外道,必诛之而后快?我怀疑,你就跟峨眉派同样想法,如此心思,又怎能保证不会反戈一击,让所有人都死得凄惨?”

  “咻……”

  在场众人个个牙疼起来。

  此话诛心啊。

  也正是苏辰最令人诟病的地方。

  无论他的实力有多高,剑法有多强,总的来说,他一来慈云寺就杀了龙飞师徒和俞德,并与绿袍大打出手,引发了内讧,终究有些不美。

  虽说事出有因,打出了威风,打出了煞气,也令人着实高看五台派不少。

  但是,这种举动太让人不放心了。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2321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