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510 金蝉脱壳(上)

1510 金蝉脱壳(上)

        苏辰追得太急,御剑化光,紧紧咬住醉道人和那中途出现的金色飞剑。

        甚至把隐藏在一侧的玉清大师、素因大师等几人也抛在了后面,直看得慈云寺众修暗暗咋舌。

        大部分人都是看得目眩神迷,揪着一颗心担忧不已。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眼神十分复杂。

        苏辰的冲阵举动,不管本身立场,至少有一点是值得大家信赖和支持的。

        那就是担当。

        ……

        人都是怕比的。

        且不说绿袍老祖是不是打得过江大师兄其人,有些事情还真是差得太远。

        江大师兄不但在殿内现窥探的敌人,当面叫破打压敌方士气,更是随后追踪攻击,一往无前。

        甚至在敌方强大的阵容面前,把醉道人砍得生死不知。

        一剑冲阵,勇猛难当,让人看着十分提气,不由得打心眼里生出敬意来。

        就算有些人心中还有疑虑,也是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反倒是那位南方魔教祖师,就显得太过无用了。

        殿内会议之时,处处挤兑竞争对手,说得是头头是道,更是煸动一些人的不满,以图抬高自己。

        初一看,也有着魔道巨擘的风范,可一旦行动起来,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只是远远吊在后面,就算是出攻击,也是慢慢悠悠,一点都没有奋勇争先的想法。

        更何况,还有一些人早就看明白了绿袍老祖的想法,他那随时蓄势待的举动,怎么看怎么象是要渔翁得利。

        慈云寺聚拢的众位修士大多出身不好,心思阴暗。

        旁门左道嘛,总是以利益为上,以自我为主。

        绿袍的举动,他们见得多了,自己也曾经多次做过,倒是不足为怪。

        可此时却不一样啊。

        大敌当前,慈云寺一方在高手实力上面本就居于劣势,一旦斗剑不知得死多少人。

        绿袍这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还如此不顾大局,自私自利,就有些愚蠢了。

        毕竟,人的想法都差不太多,自己担当责任冲锋在前,是很难做到。但无论再冷血的修士,再自私的人,也会对那些莽乎乎带头冲阵的强大人物,心里喜欢。

        没有人是傻子,眼前一幕的生,他们心里自然而然的就有了判断。

        当苏辰与嵩山二老各施奇招,剑演世界的时候,绿袍也慢吞吞的靠近了。

        四周众人的心情再也压抑不住,全都小声议论起来。

        “……绿袍老祖想要做什么?”

        “这时候出手对付同道,不是在捣乱吗?太不应该了。”法元怒声喝道。

        旁观者清,不但是别人看得出来,廉红药和秦家姐妹也是看出来了,一时大感焦急。

        廉红药娇喝一声,就要上前,身周剑光萦绕。

        比她更快的,却是秦家姐妹,身形已是腾起,含光、凝霜剑出寒光,身后隐隐有着七条光尾牵引元气,眉心红印隐隐。

        一股极其锐利的气息,从三女身上传来,四周众人被压迫得全都闪开。

        “这是蓄势待!”

        “可是,前方交战的都是天下有数的高人,她们几个小姑娘前去,是不是有些不妥?能插手进去吗?”

        石玉珠满面焦急,想要劝阻,却不知从何说起。

        她是真心不想几位姐妹出事,可现下也看得明白,场中情形很是不妙。江大师兄被嵩山二老精妙剑技拖住,一时不能分心。绿袍从后迫近,谁都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

        更让人忧心的还是先前攻击醉道人那一剑。

        对方那如金蛇狂舞般的分光剑气,虽说退了回去,并非就此罢手,而是酝酿着更强的攻势。

        一时八方风雨,危机深重。

        这种情况下,几个小姑娘冲上去,岂非送死。

        石玉珠暗暗咬了咬牙,也不想劝了,锵的一声就抽出背后宝剑,身形一起就要追随。

        “先前的救助之恩不能不报,那就舍命陪君子吧。”

        “停下停下,几位姑奶奶,千万不要上场!”金身罗汉法元脸都青了,一见此景,大惊失色。肥头大耳胖乎乎的身形此时却显得灵巧无比,急横移跨越,伸出双臂拦在廉红药、秦家姐妹身前。

        “法元,你让开,没见到大师兄已经危险了吗?他与峨眉嵩山二老拼死作战,绿袍矮子跟在后面,绝对居心不良。”

        廉红药这一阵子成长极快,不但是剑法变得厉害了,江湖阅历也增长了许多。一番话又急又恼,却是把事情挑明了。

        “我知道我知道,几位小师姐别急啊,正因为如此,你们才不能轻举妄动。这是关心则乱啊,你们也不想一想,江大师兄几时被人暗算过?他明知绿袍在身后,怎么可能不加防备?也许是另有盘算……”

        法元回头一望,就见到此时那白袍大师兄仍旧与白谷逸、朱梅三人正打得不可开交。

        他出剑如开山劈石,苍苍莽莽,气魄雄强,就如传说中开天的盘古,追日的夸父,打起来简直不要命一般。

        气势强是强了,虽然豪气,却是有些彪乎乎的。

        “江大师兄怎么可能是一介莽夫?”

        法元曾与苏辰多次打过交道,也曾跟他去往衡山锁云洞杀人夺剑,最深刻的印象并不是那位大师兄剑法如何厉害,而是其人胸有成竹、算无遗策的本事。

        往往能在不可能之中创造出奇迹来。

        他做事向来都是谋而后动的,当日对付岳琴滨是如此,今日掌控慈云寺也是如此。

        白天的时候,他一到慈云寺,立刻斩杀龙飞师徒救下石玉珠,更是败绿袍、杀俞德,挟威收拢人心,掌控慈云寺。

        看上去似乎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却是顺理成章,没有半点勉强。

        就算是对他极为不满的修士,也不得不心悦臣服。

        这岂是莽夫所为?

        有鉴于此,法元敢于打赌,现在的局面应该就是某人顺水推舟设下的棋局。

        几个女人毕竟单纯,有些看不出来,又是关心则乱,难免被担忧迷了心智。

        她们想要上前救人也是人之常情,可是,在法元来看,此事绝不可行。

        若是让几位姑娘就这么冲上前去,到时候有了什么损伤,江大师兄回过头来,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自己。

        他法元总是五台门下,明里暗里也曾表态归服,所以,就得好好表现了。

        许飞娘当日在四门山被偷袭攻击,差点身死,后面江大师兄怎么做来着?

        苦行头陀仅剩真灵烙印逃回东海,一身修为付诸流水,想要将重新得来的凡人躯体练到顶尖层次,不知需要多少岁月。

        从某一方面来说,三仙二老之中的苦行头陀,其实已经算是死了。

        而另外一个始作俑者碧雯仙子呢,却是被大师兄偷偷设局,万妙仙姑师徒亲自动手,硬生生的把这位峨眉第一女仙坑死在黄山之上。

        从这里看来,江少游对自己人是很在意的,绝不容出现半点差池。

        自己若是眼睁睁的看着,到时出了问题,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法元说得诚恳,廉红药皱眉望向远处,心想也对,还真没见大师兄吃过亏,微微放下心来。

        秦家姐妹听到这话,却是更加担心了。

        秦紫铃面色复杂道:“法元,你是不知道先前出剑救走醉道人的是谁,那可是极乐真人。他老人家既然出手,麻烦很大啦!你让开……我姐妹二人若是在场,还能搏得两分情面,让那位前辈手下留情。”

        法元脑袋一晕,圆圆胖胖的脸上已经流出汗水来,他苦笑道:“两位小师姐,你们去也没用啊,极乐真人前辈从来不会顾忌亲情道理,只要做出决定,就六亲不认的。若他真想对江大师兄出手,你们上场,除了多搭上两条性命又能有什么作用?还不如相信你家老爷,他一定有着应对之策。”

        “是啊,我看法元说得很有道理,秦姑娘,你们再等一等看。”

        “哎……现在已经插手不上了。”

        知非禅师几人也是在旁劝阻道。

        事实上,别说是他们,就算是峨眉派那些前辈剑仙,此时也在远处看着,不敢上前。

        几人交锋之处,一层层的气劲汹涌澎湃,空间都微微崩碎,根本就近身不得。

        尤其是峨眉派那些三代弟子,此时别说上场露脸,早就被保护起来了,远远的退回了雾阵封锁的辟邪村内。

        这不是他们的战场。

        无形之中,所有人都已经默认了,某位大师兄已经名列天下顶级修士之林。

        这不是玩笑。

        能正面相抗嵩山二老的围攻,还打得有来有往。普天之下,又有几人可以做到?

        秦紫铃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盯着远处战局,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们其实都知道,法元说的一点也没错。

        极乐真人的确是铁石心肠,自己上去其实也是没用。

        当年天狐宝相夫人和极乐真人末代徒弟秦渔倾心相恋,虽然属于不同种族,也算得上琴瑟和鸣。

        有那么一段时间,两人根本就没有想过修练的事情,只是安然度日,相依相伴,颇有一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味道。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2453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