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539 机关算尽(下)

1539 机关算尽(下)

        周轻云的性格当然很好强,幼时跟在单亲父亲身边,跟个假小子似的。

        她的学武资质很高,要不了几年,就把父亲的一身本事全都学到手中。

        虽然是窝在山村之中,没有太多显露本事的机会,但打强盗、斗地主的事情倒也做得不少,在容城左近还有了一个‘辣手仙姝’的匪号,当然,这事她没敢让父亲知道。

        父亲周淳因为山河破败、满目腥膻,心灰意冷之下淡出江湖,隐居于西蜀边陲之地做一个和和气气的教书先生,不想招惹是非,只愿平安度日这种心思,她还是懂的。

        那一天,黄山餐霞师太找上门来,对周轻云许下天仙宏图。

        小姑娘就如拔云见日,从此看到了另一重天地。

        苦磨了三天三夜,不知哭了多少次鼻子,父亲周淳才依依不舍的放她离开山村远赴黄山,去学习剑仙本领。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她的人生就此变得截然不同。

        师长爱护,同门艳羡……

        御剑乘风去,除魔天地间。

        说不出的畅快写意,讲不完的壮志豪情。

        我就是女英雄,改天换地,就在今天。

        好吧,这是周轻云的呓语,实质上她当真了,认为自己真的是女中豪杰第一人,一剑在手,敢问英雄谁敌手?

        “扑……”

        一闷棍打了下来,被廉红药劈头盖脸的一剑击败,周轻云委屈失落难受,各种想法纷至沓来,一下子就迷茫了。

        这种打击倒还罢了,无非让她重新审视自身,痛定思痛,刻苦修练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但这次任务又是什么鬼?

        美人计?

        我就呵呵了……

        江少游那家伙最是可恶,在衡州府还捏了自己的脸蛋,又猥琐又好色。

        更可气的是,这人凶神恶煞,连极乐真人那等天仙一般的人物都硬生生打死了,还伤了门派这么多前辈,绝对是天字第一号大魔头。

        而且,她还听说了,在黄山之上,自家师父餐霞师太被那家伙逼得惶惶然丢弃文笔峰,逃到了九华山暂居。

        两位师姐也是许久没有再回去看看那从小长大的山林。

        就怕那魔头淫一威大,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到时后悔都来不及。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那江少游不但自己可恶,门下教导出来的廉红药和秦家姐妹也是一个比一个可恨。

        “让我去帮他对付青螺魔宫?以前有着情谊在?”

        “掌门人整天在东海炼剑,是不是脑子进了海水啊……”

        周轻云一脑门的官司,走着走着就到了小河边。

        这里有着一排垂柳,已悄悄的吐出新牙,嫩绿鹅黄枝条随风摇摆,很是养眼。

        看着流水泛起的淡淡波纹,她长长吐了一口气,晃了晃脑袋,似乎是想要把一些糟心事全部晃掉。

        长长吸了一口湿润的空气,她的心情稍稍恢复了一些。

        掌门人的谕令,自然是没有胆量违背的,虽然不理解,却也要执行。

        她只是心里抵触,却也是理解的。

        剑法典籍上不是有说吗?势不如人时,当迂回曲折,以巧破强,如今去帮五台派应该也是如此吧。

        至于严人英事后怒气冲冲的跑过来责问自己心意,那就相当莫名其妙了。

        的确,以前看着这位师兄风姿气度俱皆不凡,心里也有着一些好感,但并非旁人所说的那般三生情缘、美好眷属之类的情绪,自己只不过把他当做同门师兄而已。

        “仙路迢迢,如此难得机会,有资源有功法,正是力图奋进的时候,哪容得下儿女情长?”

        “让我去上书掌门,直言犯上不接谕令,这种话也能说得出来?”

        想到严人英,周轻云心情又有了一些烦躁。

        年纪小小的她又叹了一口气,突然现自己近段时间就跟一个老婆婆一样了,唉声叹气的完全不像十六七岁。

        看了一阵风景,正想回房,掌门令谕虽然没限定日期,但从灵云师姐那里也看得出来,此事决不能多做耽搁。

        若是等到五台派跟青螺魔宫打完了,两人再去帮忙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正意兴阑珊间,就见到河边垂柳掩映间,有一个青袍老道坐在地上,背靠柳树,仰喝了一口酒。

        “咦,是醉师伯!”

        因为那人影一直没有动弹,周轻云先前还没现,此时听得咕嘟吞咽响声,仔细望去,就见到须蓬乱的醉道人眼角有着晶亮闪动。

        这是在落泪,不知是想要祭奠谁人?

        不到伤心处,谁也不知道内心有多痛?”

        刚刚大哭过一场的周轻云很是理解这种感受。

        她虽然不知道醉道人因何而哭,但既然躲在一旁,默默流泪,想必是伤心得狠了。

        想了想,周轻去就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小声问道:“醉师伯,你没事吧?”

        “是轻云师侄啊,一转眼你就长大了,岁月不饶人,想当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扎着小丫辫,准备趁夜摸进黄家……还从食为天的厨房里偷拿了两块大肉,想要对付黄家三条大狗。”

        醉道人话里透着沧桑之意,这一次他是真的觉得自己老了。

        酒意上头,追忆往昔,再想想如今的情景,实在是唏嘘不已。

        “那已经三四年了,那年我还是十三岁,只想着行侠仗义,若非醉师伯暗中动手相助,很可能就被黄家护院捉住。当时还真没想到一介土财主家里,会隐藏着江湖高手。”

        周轻云想到往事也是有些郝然。

        初生牛犊不畏虎,就是说的自己了。

        醉道人自然是老熟人了。餐霞师太,也就是后来的师父能够找上门来收自己为徒,就是醉道人从中穿针引线的。

        前些日子在山上听说自家父亲被白谷逸收为徒弟,其实也是醉道人提前掌眼的。

        “师伯,你有伤在身,就不要多喝酒了。”看到眼前的道人满身邋遢,又仰喝了一大口酒,神态略显癫狂,周轻云心里担心,连忙劝道。

        话一出口,心叫糟糕,这不是揭人疮疤吗?

        昨晚醉道人夜探慈云寺,好不容易被极乐真人剑光护着逃了回来,却终究还是被江少游一剑斩开剑光,身受重伤。

        仙家修士,虽然有着各种灵丹妙药,受伤算不得太大的事情,只要不是当场要命,还是可以治好。

        但如果心神失守,又不戒口,还是会令伤势绵延纠缠,修为大降的。

        见到醉道人因为自己一句话,神情愈凄苦,喝酒愈急,周轻云一时手足无措,又想劝导,又不太敢。

        “我是真的后悔莫及啊!”醉道人沙哑着嗓子低沉说道,胡须上都布满水滴,也不知是泪还是酒:“当初与那江少游第一次见面之时,还是在你家附近。李宁、周淳还有小英琼都看着,那年轻人颇有一些侠义心肠,沿路救了李家父女,并以身为饵引走追兵……”

        “……后来,他还救了云从,于慈云寺智通和尚重重围困之中杀了出来,见到老道收了弟子,就想拜入峨眉,我本来也是心动的。”

        “蛤……”周轻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往事,大感惊异。

        峨眉高层或许全都传遍了,但事关醉道人平生最大恨事,又怎么会四处说嘴。

        所以,她们这些三代弟子大多数都是不知道的。

        “那醉师伯怎么就未成功收那江少游为徒,是他改主意了吗?”

        “不是,老道严辞拒绝了!”

        “蛤!”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3386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