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618 如此剑法(下)

1618 如此剑法(下)

        散花楼前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压抑惊吼。

        先前看到那毒蛇攻击,他们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本以为,在那种毒辣手段之下,白衣书生与那小嫣姑娘就要吃亏,却没想到,那书生竟然凭着一把薄铁剑,轻轻松松就把毒蛇斩杀,还灭掉了背后攻击者分神化念的附体念头。

        “出手偷袭的是一个道术修炼到附体层次的大高手,比起武道大宗师来,并不逊色分毫。暗里出手的威胁,甚至还凌驾于大宗师之上,难怪天南三凶上次会死得不明不白。”

        这些人出自王侯世家,耳濡目染之下,见识自然广博,当然不会以为就是区区一条普通毒蛇……

        他们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在没有强大气血压制之下,那白衣书生仅凭一把破剑就能斩杀道术高手的附体依凭物?

        更是斩掉了念头。

        “你看到剑锋之上的金光了吗?”洛云强行压下心头震撼,轻轻的在洪易耳边问道。

        吐气如兰,如闻麝香,洪易微微有些不自然,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杂念,慎重道:“并不是气血之力,也没有道术波动,很可能是武道拳意吧?感觉似乎能斩断一切、刺穿一切。”

        “怎么会?他明明连武师都没达到,也能练出拳意剑意来?”

        洛云满脸懵,不敢相信。

        长乐小侯爷面上闪过一丝不愉,冷哼一声道:“哪是什么武道拳意?你也太会想象了,明明是那附体高手,刚刚进入此境,并不能自如操控,被人识破攻击之后,法术反噬了……”

        这样理解也是可以的。

        洪易转头看了长乐小侯爷一眼,微微一笑,也不去争执。

        转头看向远处那白衣书生的眼神,却是悄悄然更热切了三分。

        ……

        “好险!”莫霞拍了拍自己并不存在的小胸脯,干吞了一口唾沫。

        “如果是我,把这蛇杀死之后,就不会关注了,很可能会上当。怎么也想不到它竟然还能活过来攻击,攻击方式又如此奇怪。”

        “所以说,每一个地方都有着独特的规则和技巧,行走天下之时,最要不得的就是大意,尤其是在有道法存在的情况下……无论是杀人,还是杀蛇,都要把灵魂摧毁了,才可放松。”

        “嗯!”莫霞凛然受教。

        苏辰说到这里,就转头看向一侧,似笑非笑的道:“你是西域火罗国人吧,好好的不呆在家乡,偏偏要来到大乾找死,这又何苦呢?”

        莫霞转头望去,就见到一个头包白布,隆鼻深目的西域人。

        那人年龄看起来已经不小,胡须灰白,皱纹深深,就跟所有来到大乾讨生活的手艺人一样,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他本是佝偻着身子在烤着羊肉,被苏辰盯着,手指就是一颤,抬起头来,腰背挺得笔直,眼中精光闪烁道:“你是怎么现的?”

        西域老汉的口音有些古怪,缠夹不清,但苏辰和莫霞都听得明白。

        夺舍就有这一点好处,能搜刮别人的记忆,包括语言和生活习惯。

        灵魂强大之后,理解接受能力也是很强,所以,他们并不存在语言障碍。

        “如果你第一次袭击失败之后,转身就逃,我还懒得追击。可惜的是,那毒蛇被杀之后你遭到反噬受伤,还偏要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贼心不死想要继续攻击,这就不能容忍了。”

        苏辰话一说完,脚下微微点地,身形微微变得虚淡,一步就跨越五丈之远,到了西域老汉身前……

        一剑刺出,没有剑啸,也没有风声,只是随着他抬手,剑锋已刺向老汉眉心。

        这一剑,没有其他花巧。

        只有一个字。

        那就是快,非同一般的快。

        苏辰话没说完,抬步出剑,就跨过横街,剑尖锋锐,拉出一道闪亮的流光。

        在所有人眼里留下一线影子。

        “狂妄!”

        西域老汉嘴角渗血,沉喝一声。

        他的眼珠子瞪得滚圆,一道碧光就出现身前,隐隐约约就结成一面光盾。

        盾面结实厚重,上面有着繁复花纹,透出一种坚不可摧的意境。

        这还未完。

        光盾刚刚生出,他的嘴里就吟诵起听不明白的咒语,黑气冲天而起,空气中无中生有,出现三根白生生的骨矛来,带着利啸向苏辰激射过来。

        破空声音震耳欲聋,观其声势,竟似比攻城弩出来的大箭都不逊色分毫。

        “啊!上当了。”

        “这是自投罗网……那西域人好阴险。”

        “不好,骨矛全都击中了书生。”

        饶是洪易平日自诩熟读经典,城府较深,此时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一刻的变化,实在给众人都好好的上了一课。

        前一刻两人还好整以暇的谈天说地,轻言细语。

        后一刻就同时祭出杀招。

        他本以为,再怎么样,都得问一问对方来历,扔下两句狠话,说一下必须要打杀对方的理由。

        却没成想,那白衣书生话音刚落,根本就半点不在乎对方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偷袭?用的又是何等道法?

        他直接就出手攻击,剑法快得只能见到一线光影。

        而那西域老汉也很是古怪,未卜先知一般的召出盾牌、骨矛,黑气弥漫,火焰升腾。

        “本该如此,生死对决之时并不需要叽叽歪歪,只要确定对面是敌人,唯杀而已,越快越好。”洪易喃喃自语,眼中泛起神彩。

        他觉得,无论此战谁胜谁败,自己都学到了一些东西。

        一时之间,白衣瘦削书生形象在他的眼里也变得异常高大。

        “只可惜,他的力量气血还是弱了一些,就算剑法比别人快一些,比别人精妙,也打不破对手防御,挡不住攻击……附体高手,已经用念头聚集四周元气,凝聚出来的武器威力之大难以想象。”

        “咦!”

        洛云突然出声:“那是幻象吗?”

        “应该不是吧。”

        “是剑法和身法配合,度太快了,我们看到的只是残留的影子。”洪易突然笑了起来。

        “对,是影子,那西域老头大意了,他以为挡住了对手的剑光,结果,直到中剑,对方退了回去,他还没现。”

        礼部尚书家的王公子也是瞪大眼睛,看着那被白骨长矛刺中的书生身影随风飘散,惊讶至极。

        而五丈开外,小姑娘的身旁,同样静静站着一个白衣书生,早就收剑归鞘。

        仿佛他从来就没有出手过,更没有跨越五丈之远,出手攻击。

        半空中的白骨巨矛和绿色圆盾已经消散。

        西域老头那碧森森的眸子已经变得灰暗,啪的一声仰天倒下。

        一阵阴风卷得帘幕“哗哗”做响,向着四面八方散去,他的眉心白布包住的地方,出现一个腥红血点,红点越来越大。

        “死了,被剑刺中眉心。”

        “那一阵阴风是阴神消散,灵魂破碎了……”

        这一点,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如此剑术!如此剑术!”洪易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心中的火热。

        来去如电都不足形容那一刻的惊艳。

        他只觉得似乎打开了另外一层天地。

        这些日子,因为学习了大禅寺镇寺宝典过去弥陀经,洪易心里其实是有着一些自负的。

        他并不觉得自己会不如别人。

        因为他明白,只要给自己时间,就可以越任何人。

        但此时此刻,他有些不确定了。

        “如果那白衣书生体魄再强一些,修为再高一些,再来使用这种剑法,我要练到什么境界,才能抵挡得了?

        “如果,如果我也会这种剑术,是不是就可以短时间之内增加实力?足以应付任何风险?”

        “不行,这人来历不明,心思不明,我身怀重宝,却是不好冒险,最好是在旁多加关注,看看其为人性格如何?再上门结交。”

        “还是想多了,散花楼的报复,虽然已经过去,但也算是捅了一个大漏子……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危险可能要更大上十倍百倍,还是太张扬了啊。”

        洪易并不知道散花楼的背后是谁,但他天性聪慧,只是稍加分析就能明白,其背景肯定大得吓人。

        一个鼎盛王朝的京城,其中最大的青楼,是官宦富豪文人骚客的选休闲所在,每日里过手的是如海一般的金银,这种财富是常人不可想象的。

        随便用脑袋想一想,就能明白背后的水有多深。

        “知道散花楼是谁家产业吗?”洛云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轻声问道。

        远处那小姑娘又在捡尸体了,似乎有着什么了不得的收获,脸上表情很是欢快的样子,洛云忍不住抿嘴一笑,心中却不知来由的微微有些担心。

        她知道这事并不是完结,而是刚刚开始。

        “不可说,不可说。”听到洛云问话,长乐小侯爷和王公子连忙摆手,面上很是为难。

        “不说就算了,以为本姑娘猜不到吗?”

        洛云伸出青葱一般的纤纤玉指,悄悄指了指天空。

        “镇南公主,你身份不同,可以随便猜,但我们却不能啊,乱说话会大祸临头的。”

        长乐小侯爷此时也顾不得追求佳人了,吓得倒退几步,倒是恨不得离眼前这个疯丫头远一点,完全不知畏忌的。

        “毕竟是来自异国他邦,对我大乾皇室的尊重有限。”

        有些事情,说穿了不值一提。

        在玉京城里,除了皇室,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脸面,做出独家生意来?

        当然,散花楼的背后不可能是皇帝,天下都是他的,犯不着挣这种不光彩的银子。

        这么一来,就只能是那几个皇子了,就不知是哪一个。

        “是太子呢,还是和亲王,或者是玉亲王,也只有这几人有这实力和想法了。”洛云暗暗皱眉思索着。

        “这么一来,杀了散花楼的人,岂不是欺到了皇室的头上去了?接下来……”

        看着那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消失在街道远处,洛云突然有些意兴阑珊。

        …………………………

        花了一个白天构思剧情,终于理清了,接下来一段会比较紧凑,票不要停啊,谢谢支持~~

  http://www.zwydw.com/book/0/11/25528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