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622 搜天索地(下)

1622 搜天索地(下)

        “你终于还是忍耐不住!”

        钟无道一声得意轻喝,双手一错,十指参差乌黑锃亮,闪着寒光铿锵做响,骤然探出……

        劲风起处,就有着十道森冷黑线,出厉啸声,向着出剑的白衣身影当头罩下。

        随着他一扑之势,四周狂风席卷,四周桌椅窗户“噼哩啪啦”碎成一片。

        这一刻,在众人眼里,酒楼不见了,捕快也不见了,只见到一片血海滔天,魔影幢幢。

        所有人面色大骇,齐齐向后退开,还有些人一时站立不稳,被挤得摔下台阶。

        白衣书生的身影竟被完全淹没不见,听不到剑吟,也听不到兵器交击的声音。

        只有光影交错,看不分明。

        洛云惊声道:“是钟无道拿手招数搜天索地爪,这一招应该是魔行天下,最是擅长大范围攻敌,就算比他快上许多的对手,也只能硬挡……他应该还有一招是长恨绵绵,更是厉害,就算是大宗师遇到了,也施展不开手脚,那书生被克制住了!”

        洛云出身天下名门大派桃神道,就算是如今家底不行了,底蕴却还在,见识上不知强了洪易多少,此时在旁惊叹。

        “大乾毕竟是中土强盛王朝,实力深不见底,一个捕快都能达到灵肉合一的大宗师境界,换在我神风国,完全可以担任大将军了。”

        “错了,招势虽猛却打不到敌人,那书生全躲开了,并没有硬拼。”洪易摇头道:“他根本就没躲,杀了三个捕快之后,就一直站在那里,化出九个身影来,全是虚影。”

        洪易说话越来越快,早前在散花楼之时,楼内楼外两战,他就觉得对方手段厉害,很有一种算无遗策的谋士风范,心里暗自佩服。

        他怎么也不肯相信,这样一个极其厉害的剑法高手,会那么轻易的就对付得了。

        出了散花楼之后,对方既然不逃走,也不担心,还有心思跑来星辰阁喝酒吃肉,怎么看都不象是害怕的样子。

        如果说他是一个傻子,不懂得畏惧倒也罢了,事实上,他一点也不傻,救人杀人如闲庭信步,不带一丝烟火气。

        试问,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被逼入绝境?

        “他只是在体验对方的武学,或者说是在玩耍。”

        不知为何,洪易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从而深信不疑。

        洪易猜得不错。

        如果苏辰知道他心中所想,很可能会大加赞叹,觉得有些人生下来就得气运所钟,能走出最正确的道路,拥有最不凡的人生。

        他的剑反握肘后,脚步迷离,身影虚实交错,只是一闪,就幻成三个,再变成四个……直到九个虚幻白影闪烁不定。

        三环套月,四季轮转一直推演到九九归一。

        苏辰一直认为,自己在大唐世界石之轩那里弄来的补天阁刺杀秘法‘幻魔身法’实在很不凡,在凡俗武学之中,有着越凡俗的想象力。

        本来,幻魔身法练到四季轮转,就已经到了顶点,基本上让人抓不住真身幻身,更可以欺骗人的视线和精神。

        能让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等到他经历主世界武道大赛,与千家高手比拼,尤其是从姚喜乐的鬼步那里得到启,再用明珠推演之后。这套身法步法,就已经脱了凡俗,拥有了无限进步的潜力。

        那就是只要你对距离、对人心理解加深,对光与影的法则有些涉猎,就能幻出更多的影子。

        真要躲闪起来,能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

        九个虚影全都是假,也全都是真,真假只凭心念。

        以苏辰如今的元神境界使将出来,高屋建瓴之下,除非对手的实力再高几个层次,方才能破得了此招,否则就是在做无用功,打空气。

        钟无道的实力当然不可能再高几个层次。

        所以,他攻势再猛也没法打实。

        苏辰闪了几招,也弄明白这家伙出手之时气劲如同有了生命一样的奇异能力是什么。

        那就是灵肉合一。

        他细细体会了一刻,就感应到对方的每一丝血气,每一分劲力之中都有着精神力融入。

        精就是神,神就是力,完全不分彼此,苏辰甚至怀疑,这种练法是不是把灵魂全部练进了每一寸血肉、每一个细胞之中去了。

        所有魔影和绵绵密密的丝线,以及那滔滔血海,虽能封锁住这片空间,却封不住苏辰的影子。

        钟无道越打越是艰难,身上精气充塞整个星辰阁,远远长街之上,都能看到漆黑的血气翻翻滚滚,轰鸣厉啸。

        但他却是不敢放松半点,只觉得有一点杀机直指眉心,如附骨之蛆,怎么也摆脱不了。

        “不行,这样下去会死。”

        钟无道眼中闪过一丝骇然,心里十分后悔。到这时候,他终于觉得自己腰袋中的三千两金票烫手了。

        “原本,我并不太想面对这种硬茬的,府尹大人也是说得莫棱两可之间,并没有强行压下任务。只要稍稍耽搁一下,让他自个儿离开,或者让八爷手下的高手跟他拼个你死我活就好了,为何偏偏要来火中取栗?”

        他最后悔的,还是自己先前做得太绝了。

        没拿下对手,就先行绑住对方的家人要挟,肆意欺凌着,想扰乱其心逼其就范。

        “以前,不都是这样做的吗?任凭再厉害的高手,再凶横的敌人都是各有各的弱点,只要善于抓住弱点,天下没有办不了的案子,没有对付不了的敌人。”

        心中百念横生,恐惧越来越强,钟无道怒喝一声:“许迁你敢袭杀官人,不怕九族被灭吗?”

        喝叫声响起,他也不管对方的反应如何,隐约间,就看到了一丝生机所在。

        那就是自己目标选错了。

        事情的最初,就是这位书生闯入散花楼中救走一个清倌人,无论是私情也好,是义愤也罢,反正,能冒着生命危险为这个清倌人杀人,犯下滔天大罪,这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别人,那个小女孩对他十分重要,甚至他舍不得对方受到一点伤害。

        “那么,真正的曙光是……”

        “抓住那个小姑娘,就赢了七八分,再不济可以保命。”

        心念一变,四周漆黑影像如百川归海一般汇拢,阴森森的酒楼三层突然就变得明亮起来,什么血海、魔影、呼啸的劲风漩涡全都消失不见。

        只有一个黑漆漆看不清脸目的身影“呲啦”一声如同裂帛,划出一道玄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倏忽跨过数丈距离到了莫霞身旁。

        在众人眼里,空中闪过一道黑痕,五指森然,向着远处临窗酒桌旁的黄衣小姑娘当头抓下。

        而那小姑娘仍然满脸笑嘻嘻的,看着场内的比拼,好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撕天裂地,能短距离撕裂虚空,度最快……”洛云看得心惊,张了张嘴没有出声音。

        她听到的消息最多,知道这钟无道身为大乾玉京最出名的捕快,得称神捕之名,最出名的并不是其酷烈手段,或者是以魔行天下和长恨绵绵来布下天罗地网,反而是用得最少的撕开裂地这一招。

        这一招是爪法,也是身法。

        度快到令人指。

        往往别人以为躲开杀招、逃出生天,他一下子就出现在面前,不说出奇不意,就说这种度,就会令人心生绝望,生出天下虽大,没有容身之地的感觉来。

        “厉害……”

        洪易脱口而出,两个字刚出口就嘎然而止。

        他看到了一截剑锋,从那刚刚扑到黄衣小姑娘身旁的钟无道喉咙处冒了出来。

        剑锋细薄窄小,从后颈穿入,击碎喉咙露出半寸剑尖来,血如飞瀑。

        钟无道面上全是不敢置信,喉中咯咯响着,那探出锋锐漆黑的指爪兀自前伸,却已是力尽。

        停在莫霞的头颅之上,落不下来。

        他全身颤抖着,想要回头看看,却已是浑身无力,眼前陷入最深沉的黑暗。

        最后听到的一句话就是:

        “本想与你多打一会,看看长恨魔功到底有何可取之地,你偏偏赶不及想去投胎。”

        四周一片寂静,呼吸可闻。

        “滚吧,抬走尸体,当然,嫌命长的可以留下。”

        苏辰抽出长剑,嫌弃的在钟无道的黑绸长缀之上擦拭了好一会锋刃,方才一脚把尸体踢了过去,吓得那些捕快手足软。

        “哎……哎,老爷,还没捡尸体呢?”莫霞轻轻顿足,白了他一眼。

        “呃……”

        苏辰哭笑不得,这家伙捡尸体上瘾了,是尝到了甜头了吗?

        他回头望向那群捕快。

        “没听明白吗?还要我自己动手?”

        一个瘦高捕快哆嗦得跟鹌鹑一般,额角全是汗,嘴里一连声的说道:“明白明白……”

        早就没有来时的半点凶横之气。

        这人倒是个精乖的,不但在钟无道的尸身上搜出一个金丝布袋,还在对方怀里摸出了一个小玉瓶,一本破旧的羊皮书籍。

        他硬着头皮上前,把东西小心翼翼的递到苏辰身前桌面,目光中有着惊恐和求恳,差点就要哭了。

        苏辰挥了挥手,这人就如蒙大赦,转身招呼几人抬起尸身一溜烟就下了楼。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562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