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623 潜伏爪牙(上)

1623 潜伏爪牙(上)

  “掌柜的,再上一桌最好的酒菜来,刚刚有点雅兴,全被恶客打搅了。”

  苏辰招了招手,叫道。

  干瘦山羊胡掌柜此时已经快要哭了,先前躲在一角,提心吊胆的,见到打坏桌椅窗户,心痛得跟什么似的。

  这还是因为那钟无道代表官府出手,约束了劲力余波,没有波及到旁观人等和酒楼本身。

  否则,很有可能把这层楼打得塌陷,也未可知。

  至于苏辰,他把每一分力量掌控得妙到毫巅,连余劲都没散发出来。

  按说这是不不幸中的万幸了,如果只是打坏这么一点东西,掌柜的也不太担心,最让他害怕的是,这书生杀了官人,竟然还大摇大摆的继续吃酒,想到他先前还在星辰阁订了客房,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你不愿意?放心,这打坏的东西照价赔偿,总不至于让星辰阁吃亏。”

  “不敢,请公子爷稍侯片刻,小人立即准备好酒菜。”

  掌柜满头大汗,急急去安排。

  苏辰转头看了一下,见许大夫妇和张铁在一旁满面惊恐的看着,想走又不敢,他笑了笑,伸手从莫霞那里拿过一个银色袋子,抓出两三百枚赤色金币来。

  “大哥,这些年,再怎么说,也多劳你照顾了,些许钱财你拿去置办田亩,弄个小庄子,摊贩的事情就不要做了,怪辛苦的。”

  “这,二郎,你这事就了结了,可是……可是……”

  苏乔结结巴巴,先前他以为会被捕快当场打死,反而激发了一些血性,一个劲的叫自家兄弟快些逃走,此时死里逃生,巨大的恐惧又袭上心头,眼前红艳艳的赤金都挡不住他心忧如焚。

  他还在哼哧哼哧的扯不清楚,突然感觉腰间一疼,回头见到那婆娘正在扭着自己腰间皮肉,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大怒。

  “你干什么,想干什么?若不是你看不惯二郎,想撵他出去,哪会弄出这种事来?”

  妇人双眉一横,就想反唇相争,感觉旁边一双冷幽幽的眸子望了过来,登时满身大汗,脖子一缩,不敢说话。

  “收着吧,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大不了离开玉京,天下之大,何处不可立足?这钱你放心使用就好,也不用怕人抢了去,谁敢动这歪心思,我杀他全家。”

  说完,也不等许大答应,直接把赤金币塞到了他的兜里,唬得许大手脚都没处放,可又不太敢拒绝。

  他只觉得这个兄弟,隔了一夜就已经不认识了。

  同时,也有一种狂喜涌上心头,这是多少钱啊。

  大乾赤金币每个一两,一个可以换来十五两银,而三百个,就是四千多两银子,普通百姓人家一家三口,只需要一两银子就可以吃用一月。

  “这,这怎么使得?”许大此时云里雾里了。

  “回去吧,好好过日子。”苏辰笑了起来。

  说实在的,经过先前一幕,他对原身的老实大哥印象还不错,是讲情义的性子。

  以原身那么操蛋的性格,每天白吃白喝白花钱不算,还最爱喝花酒不求上进,如果自己有这么个兄弟,别说养到二十岁还给钱花,不打断他的腿,都算脾气好。

  这么说起来,那妇人能忍到如今才想要赶他出去,也算不得什么了。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平凡的普通家庭,有点小心机,小谋算,心地说不上多好,也说不上多差。

  此时给了一笔金子,再放出话来,保住他们的平安,也就算是了结了前身的恩怨了。

  苏辰夺舍这个身体,本身太过混蛋,今日有酒今日醉,并没有什么执念。

  苏辰无论做点什么,都是无所谓的,一切但求无愧于心。

  只给许大几百枚金币,也是为了安全考虑,一般亡命徒还不至于为了四千多两银子冒着被杀的危险来出手。

  至于真正的高手,有自信逃过“散花剑客”的追杀的高手,又怎么看得起区区不到三百枚赤金币呢?

  是的,苏辰发现,只是来到这个世界不到一日时光,自己竟然有了一个浑号,酒楼客人的窃窃私语,他全都听到了,因为第一次出手在散花楼,剑法美不胜收,因而得名。

  这些人议论纷纷的,话里透着一分向往,九分敬畏,但都是兴奋莫名,逢人就说。

  于是,散花剑客的名声就此飘向千家万户。

  许大虽然有些拎不清,还在那里吱吱唔唔,家里媳妇却是一个有些精明的角色,倒是看懂了苏辰的意思,拖着丈夫离去。

  看他们两人脚步既沉重又有些飘忽,显然是心里复杂得很。

  “这是斩俗缘吗?”莫霞在旁看了一会,突然开口问道。

  有些事情她也没经历过,只在罗华学院的课堂中,听别的老师谈起位面穿越的禁忌和方法之时,有过一些了解。

  罗华学院的教材有说过,进行灵魂之旅,最好先了却被夺舍之人的遗憾,还说这样对修练有好处。

  莫霞也能明白。

  张铁看着许大夫妇得了好处,欢天喜地的离开,他的眼珠子都红了,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连忙走上前来,带着讨好笑容道:“妹妹,妹夫,你看我……”

  说完还捻了捻手指。

  “你?”

  苏辰反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怒道:“把自家妹妹卖入青楼的家伙,还有脸要钱?滚远一点,下次见到腿都给你打断。”

  张铁被一巴掌扇倒在地,呆愣一会,突然嚎啕大哭,爬起来捂着脸就冲下三楼,一旁响起哄笑声,大抵是鄙夷。

  “这么做合适吗?”苏辰笑着转头看向莫霞。

  莫霞坐了下来,微微闭上双目,感应了一会,也跟着笑道:“合适,见到你打那家伙一巴掌,我这心里竟然莫名的松活了许多,就如扔掉了一块大石头一般,想来,小嫣也是恨他哥哥的。”

  当然是恨,不恨怎么可能去投井?

  恨天地不公,恨兄长无情,恨散花楼霸道……

  这种执念,莫霞因为灵魂修为没到境界,看不分明,但苏辰却能感应得到,心想得找个时间好好跟她说说这个问题,现在这是酒楼,有些事情不太方便细说。

  洪易踌躇再三,终于还是没有上前,跟着酒楼里看热闹的食客走了出来。

  “你是不是想要跟他学剑,跟到这来,怎么又半途而废了呢?”洛云低声问道。

  她一直在旁看着,也猜到了洪易的心思。

  “还是不太好,如今他杀官杀捕快,行事无忌,不管谁是谁非,终归名声有缺,本来我也不太在意这个,可是如今处境艰难,又处于大考之前,正该谨言慎行,不得不小心一二了。”

  “可惜了!我也看得出来,他其实对你很欣赏的,曾经偷偷看了你几眼,在等你上前呢,刚刚我们离开,他还失望了。”

  “真的?”洪易表示怀疑,他什么也没看出来。

  “你得相信女人的直觉。”洛云昂起脑袋,得意道:“走吧,既然不适合跟他见面,那就去你家看书去,昨天还有几本,没有看完。”

  ……

  “大人,出事了。”

  一袭青袍面容清矍的儒士紧赶两步,敲了敲书房门。

  过了好一会,房间里传来唏唏嗦嗦的声音,再听到一声苍老的声音清咳两下,叫道:“进来。”

  推门进去,廉士敬就低眉垂眼,不敢多瞧,身边掠过一股浓香,还听到一声娇笑,他看到一个女子扭着腰臀出门去了,书房内还残留着一丝古怪气味。

  身为府尹大人的心腹谋主,有些事情可以随意,有些事情则需要装聋作哑,这一点,他的分寸掌握得很是不错,平日里也深得信重。

  “廉先生,此时不在家里陪着你新纳的小妾,怎么跑到府衙来了?”陈元廷笑得和气,坐在雕花太师椅上四平八稳,轻轻端起一盅热茶,惬意的饮了一口,满脸都是福气。

  他是大乾四十三年进士及第,如今坐到从三品玉京府尹位置,也算是志得意满了,官品虽然不算太高,但权力却是极大,是能够经常面圣的人物,自然是居移气养移体,气势十足。

  “钟无道被杀,还死了三个捕快。”

  “咣啷!”陈元廷手一哆嗦,手中茶杯一时没端稳,掉落地上。

  茶水洒落衣襟之上,烫得他呲牙咧嘴。

  可此时却顾不得疼,只是一连声的问道:“怎么死的?细细说来……”

  廉士敬顾不得在心里腹诽府尹大人沉不住气的表现,把星辰阁的事情说了一遍,连一点点细节都没漏下。

  当时在场的人很多,还有十多位捕快都活着离开,这些事情瞒不住,也骗不过人。

  还有,廉士敬其实也不想让府尹大人掺杂到某些事情当中,皇帝尚在位,身体很好,做为玉京府尹,与任何一个皇子走得太近,都是找死。

  这话当然不用说得太过明白,只是在话里点醒即可。

  好在陈元廷也不是什么蠢笨之人,仔细斟酌了一会,抬头问道:“廉先生的意思,这事就算了?”

  “也不是不管,只是按照江湖仇杀的性质来,安抚好几位捕快的家人就好,同时,此事决不能瞒过圣上,上表呈情请罪还是需要的,想必没有大碍。”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5691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