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632 语不惊人死不休(下)

1632 语不惊人死不休(下)

  一个十七八岁的丫环躬身行礼:“见过曾嬷嬷,他一整天都坐在屋内读书练字,有时坐着发呆,倒没见过练了什么武技……”

  “没练武?你们被骗了,这小崽子心思倒是深沉得很,显然是在防着你几个丫头,不过也不奇怪,你们是夫人派过来的,身上又有着武功,任谁也得防着一些。”曾嬷嬷面上闪过一丝诡笑。

  “你们都是机灵的丫头,事情做好了,夫人那里不会少了赏赐的,要密切注意他的一切动静,找机会搜查一下他的衣物、藏书,看看有没有什么秘密,突然间就有了武徒级别的武功,十分蹊跷啊。”

  “禀告嬷嬷,看他这样子勤苦攻读,很可能就是打着主意准备科考的事情,只要中了举人,就会搬出去住。”

  “你倒是机灵,这也看出来了,那崽子的小心思明摆着,夫人早就知道,哼……”

  老妪笑得阴森,寒意刺骨。

  丫环心中一动,主动说道:“要不要我在吃食中下手,让他身体虚弱,不能参加科考?”

  “那不用,容易暴露马脚,而且太明显,相反,你要每顿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让谁都挑不出毛病来。”

  曾嬷嬷一诡异的阴沉,嘿嘿笑道:“我自有办法。科举考试还有一个月,这个月要是他日夜做噩梦,冤魂缠身,神魂大伤,看他还怎么科考?”

  昏暗的月光照在阴沉诡异的笑脸之上,把老妪衬得如同妖鬼。

  屋内躺在床上的洪易手指微微动了动,心脏也加速跳动起来,显然是在偷听,他已经怒极,却是忍了下来。

  苏辰暗暗好笑,心道果然能成大事者,必有过人之处,一般小孩在这个年纪,很可能会大叫大嚷,反而会坏了性命。

  老妪又悄悄的叮嘱四个丫环几句话,就飘身而走,到了一座假山旁,没入阴影之中,盘膝坐下。

  紧接着,就有一团阴风卷起,无声无息的卷向来时的房屋之中,穿过外室,再到里屋,一股黑气弥漫着,化为无数鬼影,青面獠牙,面容狞恶,向床上少年只是一扑。

  床上看起来睡得正香的少年,一下子就全身僵硬,眉头紧皱眉闷哼出声,张嘴想要呼喊,已是喊不出来。

  苏辰看得真切,知道这是老妪的阴魂攻击,直接以灵魂交锋,让洪易阴邪入体。

  这种做法极为凶险,灵魂比拼,势弱一方就会受到极大损害,轻者神思不属,集中不了注意力。

  重者更是浑浑噩噩,神志不清,终日沉迷于幻觉之中,疯疯颠颠的。

  若真让老妪得手,洪易别说考什么举人了,能正常活着,就是一件大喜事,而且,就算他变得有些痴傻,因为伤到的是灵魂,别人也看不出来。

  “赵夫人果然够毒辣,洪易若非气运滔天,迟早都会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

  苏辰没有动手,只是静静看着……

  在他的神念感应中,洪易身上那庞大气运之力微微动了动,身体就挣脱了黑影镇压,只见他头顶跳出一轮虚幻佛陀身影,面容悲悯,手掐印诀,如坐虚空,身上散发出亘古久远的光辉。

  那佛陀形象虽然不甚清晰,威力在苏辰看来也是十分弱小,却有着坚韧厚重稳固如山的意蕴,只是一出现,满屋黑气被一扫而空,假山阴影处,就传来一声压抑的惨嚎。

  “哈哈,算计老天爷的亲儿子,别说这么一点修为,就算是我,也是很有些心虚呢。”

  苏辰看得高兴,差点没笑出声来。

  那老妪一部分灵魂受损,反噬临头,盘膝坐着的身躯一头栽倒,口鼻中都流出鲜血来。

  她身体抽搐了一小会,立刻爬起身来,几个跳跃,就逃出二十余丈,躲到后园一处墙壁夹缝之中了。

  这种暗算行为毕竟是见不得光,老妪心中还算清明,没有大叫大嚷的,引来别人注意,否则人多眼杂,传了出去,就是丑闻。

  苏辰暗暗点头,知道这时候所有人的行动,似乎都被一股莫名奇妙的力量操控着,所有行事,都会对洪易有利,这就叫时来天地皆同力。

  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都会让主角顺风顺水。

  而眼前的老妪同样如此,她躲起来的行为,正好把自己送上了绝路,更是让洪易增长了实战经验。

  从里屋处,腾空而起的是一道虚虚淡淡的影子,比那老妪先前灵魂出脱壳的影像还要淡上许多。

  追着老妪逃走的方向,洪易很快就找到了对手,微一凝神,就招出一个青面獠牙,身高三丈,满头红发,手持一柄漆黑锋利钢叉,手脚全部都是鳞片的幻影出来。扑到老妪身上只是一叉。

  苏辰看过从玉亲王那里得来的道经大全,也知道了此方世界武修和道修的境界之分。

  武修暂且不说,道修却是分为定神,出壳,夜游,日游,驱物,显形,附体,鬼仙,雷劫境界。

  眼前的洪易灵魂虚影淡薄,并不凝固,显然只是处于夜游境界。

  而那老妪的阴魂更凝实一些,想必是处于日游境界,白天也可以出游,比洪易强上一层。

  可是,她先前大意之下,被洪易以无上功法,反噬伤了魂魄,又在疗伤之时,被对方攻击,一下子就魂飞魄散了。

  这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典型。

  反派与主角对阵,总会时不时的出昏招,明明未出手之前,算计精妙,思维周到,一动起手来,就会发现处处不如意,就是如此了。

  而在苏辰的印象当中,洪易从一出道,虽然处处遇险,但事事逢凶化吉,变强的速度快得令人发指,说白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危险,但这事却不能告诉他。

  得反其道而行之。

  想到这里,苏辰微微一笑,轻轻推开门户,就走过外屋,旁若无人般走到了里屋……

  在他经过的路上,几个丫环刚刚爬起身来,想要察探一下动静,什么都没发现,双眼一翻白,就昏迷不醒。

  苏辰捡起床边几上的火折,晃了晃就点燃油灯,笑道:“杀得好,洪兄弟杀伐果断,对付这等恶奴就不能手下留情。”

  洪易灵魂刚刚归窍,身上出了一身冷汗,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就发现房内多了一个人,还自顾自的点了灯。

  耳边听到笑声,他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差点没唬得魂魄离体。

  “别慌,我没有恶意。”

  苏辰无奈道,也不奇怪,任谁做下了杀人这等隐私事情,被人当面揭穿都会如此,这洪易只是吓了一跳,并没有惊慌大叫,心理素质已经很是不错。

  不过,他也不意外,心知对方虽然是十五岁少年,却是幼读经书,道德文章学了不少,更是尊奉子不语怪力乱神那一套,相信着心底无私,鬼神不侵的道理。

  惊虽然惊,想要击破他的心防却还差点火侯。

  果然,洪易只是惊慌了一小会,就认出了来人是谁,镇定了下来,端容行礼道:“原来是许兄,不知深夜到访所为何事?”

  说话间,他还悄悄的看了一眼外屋,发现没有动静,微微有些疑惑。

  “不用担心外面的四个丫环了,她们睡着了,就算现在打雷都醒不过来的,咱们可以畅所欲言。”苏辰一眼就看了洪易的心思,摇了摇手说道。

  “天下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果然不凡。”苏辰心里暗赞对方的心性,却也不拐弯抹角,径直说道:“我是来救你的,你相信吗?”

  套路,全是套路。

  苏辰也知道这样说有些不太好,象极了江湖骗子上门骗取钱财的手段。

  但有些事情,要看什么人来做,有些话,要看什么人来说?

  如果有那么一个厉害高手,深夜跑到你的床前,笑意盈盈的对你说,我是来救你的,你会怎么想?

  洪易就是如此了,他感觉天下飞起了一群乌鸦,心里百念杂转,强笑道:“还请许兄明说,这玩笑并不好笑,我在武温侯府之中,哪里有什么生命危险?”

  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实际情况是洪易根本就不信。

  深夜来访,行迹可疑,还看到了自己杀人灭魂,怎么也算不上光明正大,如此行事,再怎么说得好听,都是假的。

  “所以说,读书人思维敏捷,洞彻事理,不怎么好骗,好在,我也不是全然骗人就是了,还真的没什么恶意。”

  苏辰沉默了一下,心里盘算着,就再次说道:“有些事情,洪兄弟你不知道,所以对武温侯还报有奢望,这也怪不得!”

  “今夜如果你运气稍差,赵夫人派来害你的并不是那曾嬷嬷,而是附体境界的道术高手,或者宗师境界的武道强者,你还能逃得一劫吗?”

  语不惊人死不休,凭话术想要说服人,就得摆事实讲道理,说得越是严重越好。

  “你是说,这曾嬷嬷是赵夫人派来的,她,她怎么敢?”

  “怎么不敢,你母亲梦冰云最后那一年躺在床上爬不起来,有时把绵被都抓得破碎了,最后疼痛而死……你以为那是生病了吗?是毒,赵夫人喂她吃了焚经散,看着她挣扎身死。”

  …………………………

  http://www.zwydw.com/book/0/11/25896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