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755 第三次出手(上)

1755 第三次出手(上)

  苏辰从来就未曾想过,自己用神念可以骗过菩提祖师的耳目。

  两人等级相差太过巨大,本来就不是一些小聪明可以弥补的。

  在他的推测中,什么气运分流种子、神念烙印原地重生的手段,都是没用的。

  甚至用出先天灵宝明珠扫描,来推演祖师的嘴型,他都不敢。

  无他,苏辰所有的手段,都基于修练和灵魂运用,或者是法宝。

  人家一个大能人士,吃的盐比自己吃的米还多。好吧,菩提祖师估计很少吃盐了,他会的法术技巧或许比自己听说过的还多。

  在他眼前玩手段,万一再次暴露,激怒了对方,那岂不是自找没趣。

  惹来恶意,那就很危险了。

  因此,自他决定从猴子那里下手偷学功法,就从生理到心理层面,设了一个局。

  猴子这人嘛,据苏辰这么些年的观察,别的暂且不说,他有些不拘小节。

  按现代社会的话来说,不但是直男癌患者,甚至是单身狗中二病患者。

  这种性格的人一般都不会细心打理自己。

  屋子脏了不会扫,身上脏了,随便往水池里一蹦,抖上几下就算是洗澡。

  可想而知,他身上该有多少灰尘,多少细菌啊?

  对了,这个时候也没有用肥皂洗澡的习惯,这就给了苏辰可乘之机了。

  先打坏猴子唯一可以见人的光鲜道袍,再赔付一件过去,让猴子无从拒绝。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嘛,自然就是在猴子身上的尘土上面做文章了。

  他帮猴子披上衣衫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极其轻巧灵活的在猴子背心猴毛之上打了一个结。

  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把从小白龙那里顺来的子母螺的子螺绑在了上面。

  这子螺好啊,不但体型小,跟灰尘差不多大;还没有灵光、没有异味……

  以苏辰如今的目力,看着也像一颗小砂粒。

  这就有些坑人了。

  苏辰走过这么几个世界,第一次发现还有自己神念不能察觉的东西。

  话说,就算是微型窃听器,也有着微弱电流,那也是能量,用神念可以发现。但这海螺不一样,完全就是没有生命气息的螺壳。

  并且,还没有灵气。

  如果分开来看,这就是一件死物,跟灰尘没啥区别。

  但是,与母螺联系在一起,两样东西就会出现奇妙的反应。

  就如苏辰在蜀山世界娶回家中的秦氏姐妹,这双胞胎姐妹的心电感应,是很不讲道理的。

  姐姐在房子里啪啪,妹妹就算是离着很远,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其中的刺激。

  无需法术,也不是天赋,完全是一种天地造化之类的东西在发生着作用。

  苏辰捡着了这对极品子母螺,也只是习惯性的收起来,没成想,这次就就派了大用场。

  在别的情况下,针对的目标不是菩提祖师和猴子这类人,他也用不上。

  一个是没必要去用,再者,谁身上挂着尘土砂粒都若无其事的呢?

  只有对付猴子这种不爱干净,又不会法术的妖怪,才最是合适。

  否则的话,人家有法术,一个净衣咒或者一个洗澡咒,就把身上什么东西全部清除干净,你想算计他也没办法。

  猴子这一关自然是过了,那菩提祖师呢?

  苏辰也不敢保证,祖师就不会发现这子母螺。

  毕竟是本世界出产的物什,只要他见着了,很可能立刻就认出来。

  从而由子螺联系到母螺。

  转眼之间,就能明悟其中有人布局,然后动动神念,把苏辰灭杀在方寸山上。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

  所以,苏辰很谨慎了。

  他前面的种种谋划,其实就是为了让菩提祖师放松心神,再疏忽大意。

  凡事有一有二不过三。

  苏辰尾随猴子三更半夜前去求取真法,这是其一。

  菩提毫不留情的一棍子打了回来,用移星换斗的传送法门,把他送回房中。

  在这位祖师眼中,当然是想不传法,就不传法,难道你一个当徒弟还敢有什么想法不成?

  出手一次,打断了某位野心徒弟的偷鸡行为,正常人心里都会有一点点波动。

  就算不会心存歉意,也会有着头发丝那般细小的微微不忍。

  这里就要看菩提祖师是什么人了。

  他半夜传法,还要打暗号叫猴子过来,为的就是不让门下三十多个弟子发觉。

  这种行为,其实是很没必要的。

  以他的身份本事来说,想传法就传法,想传给谁就传给谁,谁敢说半个不字?

  所以,背着弟子们传法,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不想打击了门下弟子们的热情,或者是不想让他们难受。

  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他随意糊弄着这些极为尊重爱戴自己的弟子,心里若说没点心虚那是不可能的,他修练的又不是太上忘情的道。

  如果真的太上无情了,还收徒弟做什么,已经无欲无求了。

  问题就来了,他既然还讲点感情,就能理解弟子们的求道之心,也不会对那些没有得传真法的弟子太过狠辣无情。

  所以,苏辰的第二个计划,就是以神念祭炼道袍。说起来,那件道袍其实已经被他日夜神念洗炼,可以称得上最基础的法宝。

  这么做的初衷其实是苏辰懒得洗衣服。

  道袍看起来不起眼,也很光鲜,还很好闻。但是,这就是苏辰的分身。

  你一只猴子把人家的分身穿在身上,这不是扯吗?

  所以,菩提祖师就有些恼火了。心想你这鱼妖,尾行倒也罢了,竟然还偷窥,那还得了?

  想死还是怎么的?

  所以,一袖拂落,下手就有些重了。

  这一次,把那件法宝道袍打得神念全毁,灵光全无。打得偷窥的弟子口鼻喷血。再用自己的神念布满静室。

  这是第二次出手。

  菩提祖师可以肯定,在自己的神念之下,就算是一只蚊子也休想飞进来,漫天神佛也休想用神念来探察。

  这时候,他才可以放心的说一句,此间再无六耳。

  问题又来了,你一个大能者,为了一个传法,连出了两次手,还打伤自家徒弟。

  有脸面吗?没脸面吧。

  打完之后,心里又有些不落忍吧?意兴阑珊那是肯定的。

  这就是心灵的一道缝隙。

  凡有情众生,无论实力高深还是低弱,只要他还活着,就有自己的性格和感情。

  有些人可以控制情绪,有些人让情绪控制自己而已。

  身为大能之士的菩提祖师,连出了两次手,终于也放下心来。

  然后,就没有仔细的去察看猴子身上每根金毛。

  至于金毛上面是否有沾着尘土?尘土的样式是否又有些古怪,这些问题,当然不再关心。

  “难道还要我当师父的帮你这猢狲去洗个澡,除个垢不成?”

  所以,第三次出手就没有了,这也是苏辰的一线机缘。

  ………………………………

  http://www.zwydw.com/book/0/11/87981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