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803 不能乱吃药(上)

1803 不能乱吃药(上)

  如来随意翻手,化生出五行山来,地点却是很有讲究,刚刚落在九州结界外面不远处。

  此山形状古怪,就如人的五指耸立着,时不时的发出五彩霞光。

  山势雄骏,草木繁生,看上去与平常山岭没有太多区别。苏辰一走入山岭笼罩范围,心灵就开始示警。

  他发现,这里虽然外相于四周群山并无差别,实质却大相迳庭,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灵气,沉甸甸的还有着一股压抑印入心田。

  竟是一处绝灵之地。

  “真是一点活路都不留啊。”

  苏辰暗暗的为那只想要翻天的猴子默哀。

  在这种环境呆久了,修为别说进步了,不退步都不可能。

  就是不知道五百年过去,他还能剩下多少威风?

  山顶一张法贴在闪着光华,细心感应之下,就能听到““嘛呢叭咪”六字真言唱响。

  苏辰只是听着,就觉心平如水,无端端有种种佛理浮显心头,只觉人世皆苦,我佛慈悲。

  心灵深处的傲慢、嫉妒、贪欲、愚痴、吝啬、恚,全都化作淡烟消散。整个人无思无愁,无虑无得。

  听着这种佛音,感觉就算是一辈子古佛青灯,也不枉此生。

  “重重手段压制,如来佛祖也算有心了。”苏辰眉锋凛冽,元神一动,明珠微微颤动,心灵复归本原,再不受这佛贴影响。

  他摇身一变,就化为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背着书囊,打着雨伞,踏过湿润小径,直往声音传来处走去。

  远远的,就瞧见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头,正架了火炉,烧出赤红的铜汁,一勺勺的往山脚下猴头嘴里灌去。

  老头笑眯眯的,嘴里兀自说着:“大圣爷,您渴了吧?不是小老儿吹嘘,这铜汁喝下去,十分畅快;再吃上一顿生铁丸子,可保你三月不饿,更无排泄之忧。佛祖宽宏伟量,你可得感恩才行啊。”

  悟空被五行山压住之后,先前还能挣动身形,后来就不行了。

  他的肉身练到七转中期,为八阶金仙高手,即算是如来佛祖的五指山,短时间压住他还可以,想要长时间镇压,是不可能的,单凭肉身力量,水滴石穿之下,也有可能让他挣脱开来。

  只可惜,如来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不但贴下六字真言,牵引灵山法力镇压,让悟空一丝灵气都吸纳不到,更是封了他的法力神通。

  这还罢了,在这法贴之下,猴子的肉身力量,也被一种莫名的规则抵消,虽然露出了头颅和手臂,却已是手无缚鸡之力。

  连近在眼前的小草都没有力气拔将出来。

  好一个惨字了得。

  在这种情况下,如来佛祖还派遣出一个山精土地来,日日折辱着,防着他暗地里隐忍。

  隔三差五的灌进去一些铜汁铁丸,让他五行失衡。

  这是断了猴子参悟五行规则的道路。

  铜汁铁水这一招,明面上自是好意,怕猴子饥渴难耐。但实际上,却是从根本上杜绝了对方提升的可能,不可谓不狠。

  如果猴子还有着神通法力在身,这金属落入腹中,三昧真火一滚,自是化为资粮,转化五行,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此时的齐天大圣,被镇压得与凡体俗胎差不多。除了生命力强一些,寿命长一些之外,他的防御和攻击,基本上为零。

  被烧融得通红的滚烫铜汁入喉入腹,燃起阵阵青烟。

  猴子惨叫连连,痛不欲生,双目死死盯着那土地老儿。如果恨意可以杀死人,恐怕那老头已经死了十七八次了。

  “我记住你了。”猴子嘶哑着喉咙,含含糊糊的说道。

  他被烧坏了喉咙和舌头,肚子里还在冒着青烟,火燎痛楚之下,已是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来。

  “记住我有什么用,小老儿本就是佛祖一张符贴所化,与五行山形同一体。山不倒,我不灭。这五百年啊,你就好好享受着吧。磨去顽劣性子,尽早体悟佛理才是正经。”

  那老头无喜无悲的说道,完全不在意悟空的怨愤之语,反而语重心长劝道:“铜汁铁丸虽说乃是无间地狱惩治大恶之人的一项刑罚,的确是难挨了点,但也不是没有好处。此行只为劝善,却非惩恶……以后大圣若能体悟到我佛慈悲,自能把区区苦楚当做功行,凡事谨言慎行,终有一日当能得成正果。”

  此话说完,悟空连争辩的心思都没有了。

  只是双眼发直的任人摆弄着,眼角却淌下血泪。

  苏辰远远瞧着,心里唏嘘不已。

  这时候的猴子怨气冲天,假如放他出来,定会操起棒子直攻灵山,谁劝都不管用。

  但这也只是暂时的。

  等到天长日久,在六字大明咒的日夜渡化之下,他终有一日会转了念头,对灵山对佛祖菩萨忠心耿耿,亲近无比。

  潜移默化,浸染人心。

  就算是凡间的一个老僧,运用这般法术来,也能化解凶徒祸心,更何况是如来老佛亲自出手。

  如果猴子法力尚在,金身不受限制,自能抵挡得住。

  但眼前的猴子却是任人宰割,能挡住大普渡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哪能挡得住五百年之久。

  这从日后他见着观音菩萨过境,立即苦苦哀告,求对方放出来,只愿归心降服的行为,就能看得出来。

  在西行路上,遇到了厉害妖怪,猴子心里不自觉的总会想着,我这一生只拜如来、观音和三藏师父,其他人再不放在眼里。

  这时候,他连菩提祖师是谁,很可能都已经忘记了。

  刚刚出困之后,因为天生暴躁,与唐僧有了冲突,他第一个想法,就是去了东海,找老龙王喝酒吃宴。完全想不起自己曾经被灭的花果山,那些猴子猴孙。

  种种行为古怪得很。

  别人也许看不出什么不对,但在苏辰看来,这家伙已经明显被洗脑。

  虽然智慧未损,头脑没傻,本性已经变了。

  至于如来佛祖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折的谋算渡化,苏辰本来是不懂的,但看到猴子那一瞬间就立刻明白了。

  从老君的八卦炉中出来之后,猴子身上那渊阔如海般的妖族气运已然不见,但属于他本身的补天气运,却是还剩下许多。

  这种气运,与猴子同休共咎,只要他不是心甘情愿归附他人,是谁也没办法夺走的。

  你可以打败他,杀了他,想夺气运不可能。

  毕竟,这段最本源的气运,来自于大能圣人。只要还在此方天地之间,任凭什么手段,都无法掠夺。

  想要轻松得手,太上老君做不到,如来佛当然更加做不到。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猴子变为自己人,甘心情愿的归入佛门。如此一来,身为佛祖,就可调动收取。

  此事看来迂回曲折,效率不高,却是最有把握。

  …………………………

  http://www.zwydw.com/book/0/11/94909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