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842 他最喜欢小孩子(下)

1842 他最喜欢小孩子(下)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说起来,苏辰还是没习惯把眼前的小孩当成真正的天子来看待。

  再说了,他一个金仙级高手,也不在意这些世俗礼数。

  看到可怜兮兮的两个小孩,又是在大肆杀戮之后,他难免想起了自家儿女。

  因此出言宽慰。

  摸摸头……

  他是这样想的,在场所有大臣却不这般想,四周静得落针可闻,气氛变了。

  反应最大的既不是大臣,也不是皇帝小两口,而是静静低头护侍在皇帝身后的王越和史阿两人。

  “大胆李御,敢目无君上,吃我一剑。“

  一道流光有如雷霆闪电般,离着三四丈远,一闪就到了苏辰面前……

  青幽幽碧色罡气闪缩不定,蜿蜒飘忽着,似乎刺向眉心,又象是刺向咽喉心脏。

  快……

  快得超出了在场所有大臣的视觉。

  他们只听到空气炸鸣,原地锐风掠过,眼睛一痛,迷迷蒙蒙中,一道人形光影拉出了十多条残像。

  “不要!“

  “住手……“

  杨彪、荀爽几人见机极快,在王越出手之前,就已发现不妥,失声惊呼。

  声音还未传出,剑锋已刺到苏辰眼前。

  如果此时来得及,他们恨不得把王越叫到跟前,骂他个狗血淋头。

  “你是狗脑子吗?难道没见到人家大军在侧,不过是对小皇帝表示亲近,把对方当成后辈小孩看待而已,至于喊打喊杀的?“

  “打不过倒也罢了,若是伤到这位李将军,大家恐怕都得陪葬,那支大军谁能挡得住?“

  大臣们都要哭了,心里有着千言万语,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喊出来,前方剑光如雨。

  “嗡……“

  一声龙吟。

  碧色罡气如针似练般刺到苏辰的咽喉前,所有人眼前一黑,就见到金光乍闪,剑鸣声突然停了下来。

  一道人影保持着前冲俯刺的姿态,顿在原地,长剑前刺,光华流转。

  而剑尖三寸处,却多了两根洁白如玉的手指,轻轻松松的挟住了宝剑。

  而那个一脸温润笑意的银甲青年,面容不变,发丝随风轻摆,似乎根本没把王越先前一剑或者数十剑放在心里。

  王越头上束发玉冠炸开,胡须凌乱,执剑手臂布满青筋,罡气冲击有若流光……

  面色却满是惊恐。

  那剑就如焊死在了苏辰两根手指之间,如被大山压住,刺不进,抽不回。

  “你这剑快是快了,深得诡、狠奇变之要……可惜的是,力道不足剑意不强。比起吕布董卓来,还要弱上一点。真的与他们生死搏杀,你挡不住五十招。“

  王越的剑术,当然没有太过不堪。

  猝然发动之下,就算是吕布面对,也要手忙脚乱。

  他的剑术似乎是走到了一个极端,追求的是无快不破的极致。

  线路刁钻、用劲古怪,真气运行如芒似针,出剑无声。

  这是刺杀的极好剑法,方寸之地生死争雄。无论是谁遇上他,都会头疼欲裂。

  依苏辰的看法,如果是在斗室长廊,吕布对上他,还真的有可能会败。

  但如果是在宽阔的场地上正面交锋,面对长戟大马,王越根本就没有什么竞争力。

  杀伤力不足,只得个巧字而已。

  所以,面对苏辰这种技巧上面还要远远高过他的对手,王越根本毫无威胁,轻轻松松就被击溃,完全逼不出苏辰的强横肉身力道。

  在洛阳这么多年,王越一直没混到一官半职,帝师名号虽响,却不得人尊重,是有原因的。

  他的头脑其实并不怎么好,包括他的徒弟史阿同样如此,做事的方式方法,有时让人哭笑不得。

  他们唯一擅长的,就是一言不合,血溅五步。

  思维方式与朝堂诸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见着苏辰抚摸皇帝和妃子的头发,这在王越看来,就是大不敬。是可忍孰不可忍,他脑子一下充血,想也不想就执剑突击。

  他相信自己的魅影幻剑术,尤其是在步战的情况下,可以称得上天下无敌。

  信心既足,也不去想象伤到对方的后果,心里全是为皇帝出气,杨名立万,传扬天下的渴望。

  败吕布、擒董卓的李御李牧海,若是败在自家剑下,甚至死在剑下。

  那么,挽狂澜既倒,扶汉室重兴的美名岂非落在了自己头上。

  这种诱惑简直太大了。

  因此,他就不管不顾的出剑了。

  一剑刺出,连变七八种剑法,罡气运行到极处,身体气血都快要燃烧起来。

  他只觉毕生之中,这一剑达到了巅峰,却不料,眼前的对手轻描淡写的伸出两根手指就夹住了剑锋。

  力量有如雄山大海般,完全不可抵抗。

  并且,一股强大剑意牢牢锁定自己……

  他的五脏六腑似乎停止了运行,脑海中就变成一片空白。

  这是从技法到力量,再到灵魂意志的全面压制,令他如同坠入深渊,怀疑自己一生练剑,练的全是假剑。

  “头脑愚笨,看不清形势,剑法稀松,不过如此而已。“苏辰摇了摇头。手指微微一抖,那被挟住的碧色长剑,就象攻城巨木一般倒撞而回,发出嗡嗡震鸣。

  王越面色胀得通红,也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因为被羞辱,有些无地自容。

  他的执剑右臂喀嚓一声骨骼断裂,虎口鲜血淋漓,手中长剑再也握持不住,轰的一声撞在胸口之上。身体应声倒飞而起,落在地上象个破布麻袋一般,微微抽搐着,已是去了半条命。

  “师父。“

  旁边青年史阿一声悲愤怒吼,跨步疾奔,红着眼睛出剑向着苏辰刺来,显然是气怒已极。

  看得出来,他们师徒两同心齐力,感情好得很。

  “哼,没完没了啦是吧,不知进退。“

  雪女怒哼一声,柳眉倒竖跨前一步挡在苏辰身前。

  有事弟子服其劳。

  别人的弟子出剑攻击,她当然要先行出手,否则会让人耻笑朝天宫无人。

  呲拉……

  一道五彩光芒掠过空际,半空中划出细细漆黑的丝芒,内里有着罡风雷火隐隐透射而出,令人胆寒心惊。

  史阿长剑刚刚刺到,被这道流光一闪,长剑立即断成两截,身体也被劈得倒退七八步,仰天便倒。

  他的胸前出现一道三尺剑痕,从肩头到腰胯,血如泉涌……

  “若非念在事出有因,胆敢胡乱出剑攻击我家老爷,定然把尔等斩于剑下。“

  雪女不说话之时总是面带浅笑,满头银发,眸如碧波,柔柔弱弱的惹人怜惜。一旦长剑出鞘,剑意发动之后,就有一种斩山断岳决浮云的强大气魄。

  不愧是剑术天才。

  四周众人在这剑意之下,仅被丝丝余波扫过,就立刻心脏狂跳,四肢发软。

  如同山林里的小兔子见到狮子老虎一般,汗出如浆。

  “好了,雪女,你的剑意还不能收发由心,掌控范围,快快收手,不要伤到陛下和各位大臣。王越师徒也许是护主心切,行事有些不当,叫人抬下去治好伤势,不用太过为难他们。“

  “是,老爷!“雪女收剑入鞘,眉眼弯弯的向着四周陪礼道:”刚刚小女子太过心急,出手失了分寸,还请诸位莫怪。“

  “无妨,雪将军武艺惊人,倒是我等身子骨太过单薄,惭愧……“

  司徒杨彪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看着眼前这重新恢复成柔弱状态的雪女,眨巴了两下眼睛,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

  这是一条女暴龙吧?

  她出手气势之强,比起董卓先前的妖法来都不差什么了。

  尚书令王允眼中满是笑意,前行两步赞叹道:“强将手下无弱兵,也不知雪将军师从何人,剑法如此高深?“

  李御虎牢关让招伏吕布,威名传播四方,剑术强横并不出奇,但随随便便一个小姑娘也如此厉害,就有些过份了。

  这话一出,小皇帝刘协和伏寿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死死看着雪女,眼神里的渴望,简直昭然若揭。

  小孩子就是这样,怎么也掩饰不了自己的心意,没错了,他们也想学啊。

  雪女被两人的神情逗得笑出声来,轻声道:“我的剑法是老爷亲传,陛下和伏贵人若是想学,是可以随时请教的。老爷心地纯善,为人最好了,而且,他最喜欢小孩子。“

  说着话,她陡然惊觉自己好象帮自家老爷做主了,连忙小心回头看苏辰脸色。

  见对方仍旧笑意盈盈,没有半点不满,才放下心来。

  “好啊,好啊。“

  刘协和伏寿小姑娘连忙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

  任凭什么事情都怕比较,以前的王越号称天下剑宗,剑术无敌,所以被尊为帝师。

  如今比起剑来,简直不堪一击,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

  求学武艺高手,在汉室皇家,是有先例的。

  尤其是近些年来,汉室暗弱,被一些武将们揉来捏去,完全不由自主。

  无论是当初的少帝刘辩,还是如今的刘协,都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想要练成绝世武力,才可掌控自己的命运,不至于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

  高祖刘邦,当初还不是提三尺剑斩蛇起义,从而横扫八荒六合的吗?

  汉家重武的传统,源远流长。

  ………………………………

  http://www.zwydw.com/book/0/11/99742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