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仙碎虚空 > 第484章 强大的化神修士

第484章 强大的化神修士

  听凌仙问起,兄妹二人的神情却同时变得黯然以极,隐隐还有几分悲戚。

  凌仙看得清楚,心中不由得略感错愕,难不成天味宗发生了什么变故?

  但不可能啊,天味宗可是云心水域的五大宗门之一,实力强横无比,天肥老祖更是百年前就进阶到了元婴后期。

  这样的万年大宗,在漫长的岁月里,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按理说,是不可能被什么突然变故所击倒地。

  凌仙心中疑惑,表面上却没有露出什么异色,也没有接着询问什么,他相信兄妹二人会自己解惑。

  果不其然。

  那聂虎略一斟酌,便像凌仙叙述起了事情的原委始末:“前辈,是这样的,想必您也有所耳闻,云心宗两位元婴后期的太上长老四处奔走,联络各大宗门家族,寻找幻月宗总舵。”

  凌仙点点头,此事他自然一清二楚,传说,幻月宗有化神期的存在即将复活。

  各大宗门震惊之余,自然不敢等闲以试。

  哪怕他们将信将疑。

  但这种事情,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危险一定要扼杀在萌芽里。

  然而凌仙却心里有数,所谓的化神修士绝非空穴来风,而是真有其事。

  自己千蛟刀的材料,便得自该派化神修士的洞府。

  所以对方这么做,绝非多此一举,而是未雨绸缪。

  念及至此,凌仙心中已有所揣摩,然而表面上,却是分毫也不动声色:“怎么,莫非你们已经找到了幻月宗总舵?”

  “不错。”

  聂虎的脸上,却满是悲戚之色:“虽然对方总舵隐藏得极好,但这个世界上,不可能真有什么天衣无缝,各大宗派联手。花了一些功夫,最终还是找到了对方的总舵。”

  “后来如何?”

  “后来?”

  聂虎的脸色更加难看:“起初一切顺利,古修士的实力,确然盛名无虚。同等境界的条件下,根本不是一般修士可以企及,甚至力敌两三人也没有问题,可好汉敌不过人多,对方区区一宗之力。又怎么可能与整个云心水域相比……”

  “虽说以多为胜,有些胜之不武,但谁让幻月宗犯了众怒,眼看对方就要抵挡不住,这时候……”

  聂虎说到这里,吞了一口唾沫,脸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几分恐惧之色,结结巴巴的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或者讲,他没有办法将那场景准确的描述。

  一句话,在交战最为关键的时刻。对方的太上长老复活。

  化神修士!

  虽只有孤家寡人一个,实力强横却难以用言语说得清楚。

  不,正确的讲,简直是超越了在场修士的想象。

  那一战,五大宗门,散修联盟,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势力,皆没有藏拙,据说光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就来了八个。

  按理说。这八人联手,面对任何敌人,都将能够摧枯拉朽。

  可事实是,八个打一个。对上那位化神级别的修仙者,却仅仅坚持了一小半盏茶的功夫。

  大境界的差距,不是那么容易用人数就能弥补。

  尤其是越到后面,那差距越发的离谱。

  几位大修士岂止是落败那么简单,轻轻松松就被重创了一半。

  接下来的战斗,几乎是一边倒。原因无他,士气跌落到了谷底,元婴后期的大修士都不堪一击,自己这些人,又哪儿有与对方叫板的底气。

  原本对抗天味宗,就是各大宗门的联盟。

  彼此之间的关系,谈不上和睦,联盟的关系,更加谈不上稳固。

  如果一切顺利,那自然还好说,可以一鼓作气,士气如虹,然而遇见现在这种波折,那自然是兵败如山倒了。

  大败亏输!

  说功亏一篑也不为过。

  其中跑得最快的就是那些元婴期修仙者。

  见老祖们都望风而逃,底下的弟子,哪里还会客气,自然也是各奔东西,这时候如何顺利逃命,才是最重要地。

  “原来如此。”

  凌仙总算了解了事情的始末,至于这聂氏兄妹,则还要倒霉许多,一路历经千万辛苦,好不容易,才逃到了此处。

  却遇见了居心叵测之徒。

  说起来,那金丹修士是他们偶然碰上的。

  对方见他们是天味宗弟子,原本还颇为客气。

  糟就糟在这兄妹二人江湖经验太过浅了,连财不露白的道理都不懂。

  当然,也不怪他们。

  毕竟二人与凌仙情况不同。

  很小就拜入天味宗。

  因为资质出众,又素得师门长辈的喜爱与照拂,就像温室里的花朵,并不懂得人心险恶。

  很快,就被那居心叵测的金丹修士将二人的底细弄清楚,得知他们虽是筑基修士,身家却极是丰富。

  那人不由得起来了贪念。

  他只是散修一个,各种机缘巧合,凝丹成功,然而却穷得一塌糊涂。

  怎么说呢?

  连法宝都买不起。

  本来按理说,他不敢打五大宗门弟子的主意。

  然而如今情况特殊,整个水云修仙界已乱了个一塌糊涂,区区两名筑基修士陨落,于情于理,天味宗都不可能再追究了。

  谁知道他们是死在自己的手里?

  于是他心生歹意,好在天可怜见,聂云聂虎虽然江湖经验浅得离谱,运气却着实不错。

  对方动手偷袭,却差之毫厘,被他们躲了过去。

  那人心中懊恼以极,当然不愿意这样善罢甘休,一不做,二不休,露出狰狞面目,兄妹二人奋起反击,却终归不敌,打打停停,到了这里。

  若不是机缘巧合,凌仙出手相助,结果自然是不堪设想的。

  想到这里,兄妹二人对凌仙更加感激,束手侍立。

  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曲折,凌仙脸上露出一丝沉吟之色。

  兄妹二人沉默不语,其实他们对凌仙的经历也很感兴趣。

  区区几十年从筑基到元婴,这位前辈究竟有怎样的经历?

  但好奇归好奇。

  他们并非不懂人情世故。

  长辈有所问,自然应该一五一十,如实回答,而后学末进质问长辈,这可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尽管凌仙表现得平易近人,但他们也不会这么不知轻重。

  ps: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3/430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