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六十一章 必灭庞家

二百六十一章 必灭庞家

        “这位道兄如何称呼?”

        许易盯着阴伯问,与此同时也收了意念。

        阴伯道,“我叫阴中民……”

        话音未落,瘫在地上的庞青云沙哑着嗓子嗬嗬道,“答……应……他,不……管……什……么,答……应……他……”

        那种极致的痛苦,宛若周身每一个痛觉神经都在遭受寸鳞之刑,他自以为神经足够坚韧,实则一路修行,顺风顺水,哪里受得起这个,此刻,他的意志已经完全崩溃了。

        阴伯冲白梦辉扫了一眼,后者在庞青云脖颈处一用力,庞青云立时悄无声息睡了过去。

        “那边说。”

        阴伯朝左侧的春阳酒楼一指,当先行了进去。

        许易随后跟行,传音道,“白兄,你先带庞兄离开。”

        “什么!”

        白梦辉脱口道,诧异地望着许易。

        许易已紧随阴伯身后,行进春阳酒楼,围观众人终于恋恋不舍地退散,他们再想看热闹,到底不敢跟进去,毕竟,空虚公子如今的身份,已经遍传墨水城。

        适才连理事会的刘长青长老,空虚公子都不十分给面子。

        刘长青长老是谁,是理事会的脑,在这墨水城就是天字一号人物,一帮连各大道场都未混进去的闲人,当然招惹不起空虚公子。

        却说许易和阴伯进得春阳酒楼,酒楼大掌柜殷勤将两人引入顶楼,正待吩咐随堂侍者将最顶级的席面奉上,许易摆摆手,“借你的地方说说话,旁的就不要了,给个清净就行。”

        大掌柜赶忙应了,赶忙率众退下,不多时,底下便传来抱歉声,却是酒楼在清理食客,只因许易一句“清净”。

        其间,也有那脾气大的食客,大雷霆,大掌柜只抬手往楼上一指,提一句“空虚公子”,就没有不散的饭局。

        “阴兄,想说什么直接说吧,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许易拉了一把椅子直接坐下,望着远方烟波浩渺的湖景说道。

        “许兄和庞家的梁子还能不能解开?”

        阴伯将憋在他心头许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本来,听完庞青云的肺腑之言,他已经决定要全力助庞青云对付许易。

        直到他亲眼见庞青云跪倒在自己面前,满地打滚嘶嚎不已,深刻理解了许易的恐怖,这个念头便彻底动摇了。

        他现即便是他全力出谋划策,恐怕也敌不过许易,更何况,庞青云展现出的智慧和成熟,远远不能和他的地位、年纪相匹配。

        最主要的是,庞青云不是提线木偶,有自己的思想,往往他的战术制定得再好,庞青云一旦掺和自己的意志,往往就南辕北辙。

        就如此刻,尽管他也没料到许易在庞青云身上,埋了这么深的伏笔,但他还是阻止了许易和庞青云的会面,若是庞青云耐住寂寞,安心在家等候,绝不至有今日之灾。

        何况,今次一番,他所为的化明为暗的布置,也付诸东流,那记胜负手,也失效了,可谓一切皆休。

        一边是许易难斗,一边是庞青云难控,他纵有通天之才,也是满心悲观。

        所以,此刻,他是真心向许易求和。

        许易道,“阴兄,如果你是庞青云,我会说能解开,但你不是,所以,长远的话,咱们就不说了,且看眼下吧。你知道我要什么,我也知道你要什么,咱们把这笔买卖先做成再说。”

        阴伯沉沉一叹,取出纸笔,挥手写就一份协议,签上自己大名,并用影音珠影印了画面,许易随即落下了自己的名字,许易抛过一个玉牌,“解法尽在其中。”

        都是绝顶聪明之人,知道玩套路瞒不过对方,索性都直奔主题,交易过程顺利至极。

        阴伯一言不,行出门去,许易径自去理事会总堂接人,刘长青不过是为了立威,不是为难谁,当许易按他吩咐将协议上缴,并呈上如意珠中的光影,两名夹持斗笠人的修士自去,他则接了斗笠人离开,径直赶往拢翠峰。

        入得拢翠峰,许易挥手封死了禁制,直入地下密室,取出四色印,激禁制,光门才现,他便携宣冷艳,进入紫域空间中。

        分解自动开始,转瞬,斗笠人便不着片缕,许易心中没有半点邪念,盯着宣冷艳满身密密麻麻的可怖伤痕,以及已经变形看不出面目的脸蛋,他的一颗心无尽怜惜和万丈怒火,同时腾起。

        随着分解的继续,宣冷艳体内飘散出各种各样的线条。

        下一刻,她惊恐地喊了出来,身子缩成一团。

        许易不住轻声安慰,宣冷艳只是尖叫不绝,许易手足无措,终于等到宣冷艳体内不再有诡异的线条散,他取出一件青衫,腾到近前,将宣冷艳身体包裹。

        宣冷艳一把将身子裹了,依旧死死蜷了身子,将头埋在胸口,另一只手,死死抓住许易衣衫,捏得手指白。

        “没事了,没事了……”

        许易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才一接触,宣冷艳又惊恐大叫起来。

        许易心中又痛又怒,终于,紫域空间开始震颤,下一刻,他和宣冷艳跌出空间来,许易收了四色印,取出羊脂玉净瓶,柳枝清撒,数滴灵液在宣冷艳身上滴落,灵液才渗入宣冷艳体内,她竟出舒服地哼哼声,不多时,竟沉沉睡了过去,只是一只手依旧死死攥着许易的衣衫。

        许易将她在软塌上放了,跪坐床边,盯着那张完全变形腐烂的脸蛋,眼中一片血红。

        雪玉蟒蛛的毒液,是出了名的剧毒,洗毁容颜,几乎不能复原。

        许易能想象到宣冷艳为了打消庞青云的邪念,用了多大的努力,毕竟,寻常毒液洗毁容颜,以庞青云的能力,为宣冷艳复原,根本是反掌之间。

        宣冷艳选择了雪玉蟒蛛的毒液,几乎是比生死更难的抉择。

        随后,又被投入鬼哭冥狱,日日受阴风涤骨,厉鬼凄嚎的折磨。

        许易死死捏着拳头,他心中一片乱麻,他现自己就是个灾星,只要和他生关联的女子,就无一不历经磨难。

        虽然,宣冷艳之灾劫,非由他起,他却总是忍不住心怀愧疚。

        他轻轻摩挲宣冷艳的干枯的头,不住轻声道歉,似乎唯有如此,才能让他烦躁的心绪稍稍平宁。

  http://www.zwydw.com/book/0/155/23885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