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五十章 疑点!

第九百五十章 疑点!

  韩博履行了承诺,冯锦辉和高学平回来的时候亲自去火车站迎接。

  冯锦辉倒没什么感觉,高学平真是受宠若惊,拍着胸脯表示一定会再接再厉、再立新功。至于2.11.7.11案,则进入补充侦查阶段,具体工作以隆华分局刑警大队为主,“积案办”总共十几号人,手头上还有三起积案,没那么多时间和警力去负责后续工作。

  导师一行也没什么好操心的,她们有她们的工作,偶尔打个电话问问,三天两头聚在一起吃顿饭,周末李晓蕾和韩芳陪她们出去玩玩,几乎没韩博什么事。

  一门心-思扑在组建反恐情报中心的工作上,不知不觉十几天过去了,后天便是外公九十大寿,韩博安排好所有工作再次给关局和周局打了个电话,下午5点准时下班,换上便服钻进自己家的车,同妻子、老姐一起直奔机场。

  市局副局长,多少能享受点“特权”。

  车可以停在机场分局,不用交那么多停车费,不过车停在分局就别想不惊动分局领导,同局长政委在候机厅里聊了近一个小时,直到广播通知乘坐飞往南港的航班开始办理登机手续,才同机场分局的部下握手道别。

  “当领导也不好,到哪儿都会被人拉着说话。”一上飞机,刚找到位置坐下,韩芳便不无同情地调侃起弟弟。

  “早知道这样就不省那点停车费,”李晓蕾回头看看身后那一排排空座,又感叹道:“没几个人啊,如果天天这样,航空公司不是要亏死!”

  韩博系好安全带,回头笑道:“这一段航程旅客不多,下一段估计不会少,南港不是终点,在南港只是经停。”

  “想想南港机场怪可怜的,白天没几个航班,不管出发还是到达,几乎全集中在晚上。”

  “谁让南港离东海那么近,据说年年亏损,一年亏损几个亿。”韩博轻叹了一句,想想又忍不住笑道:“不过对我们而言,航班集中在晚上也不错,不管去北-京还是来深正,都可以坐晚上的飞机,都不会耽误第二天上班。”

  李晓蕾冷不丁爆出句:“晚上飞行不安全。”

  “乌鸦嘴!”韩芳跟现在的韩总一样迷信,回头给了她个白眼,急忙双手合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她就是随口一说,千万别当真。”

  韩博忍不住笑了,李晓蕾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事实证明韩芳的“补救措施”还是很有效的,客机在菩萨的保佑下飞得格外平稳,近三个小时的航程几乎没遇到气流,没哪怕一点颠簸,深夜11点21分,安全降落在南港机场的跑道上。

  拿上行李,走出机场,只见李泰鹏站在一辆崭新的大奔前,一看见三人便喜笑颜开地招呼道:“小博、晓蕾,我以为还要等一会儿呢,里面不让抽烟,就在外面抽了两根儿。”

  “不抽烟会死啊!”

  老姐对姐夫的“管教”一如既往的严,走过去数落了一顿,把行李扔车边,直接拉开车门钻进副驾驶。

  “姐夫,新车真漂亮,我进去参观参观。”李晓蕾噗嗤一笑,也不再管行李,兴高采烈地钻进后排。

  李泰鹏在家没地位,韩博同样如此,二人相视而笑,把行李塞进后备箱,看看没什么遗漏才上车。

  “姐夫,孩子们呢?”李晓蕾抚摸着柔软的真皮座椅,一边帮李泰鹏看着倒车一边急切地问。

  “妈带孩子们先回去了,你妈和我妈一起回去的。这次按老家规矩来,做三天,明天暖寿,管一顿晚饭;后天正日,中午吃面,晚上吃酒;大后天散客,管一顿午饭。她们要回去做准备,大舅二舅,大姨父二姨夫三姨夫和小姨夫全回去了,刚才还打电话问你们明晚能不能到。”

  丝河老家的风俗想想真怕人,过个生日要请三天客!

  换作其他亲戚韩博不可能真去吃三天,但明天开始过生日的不是其他亲戚,而是九十岁高龄的外公,老人为什么非要搞三天,不就是图个热闹么。

  韩博点点头,正想着儿子既然回老家了,自己今晚是不是也回去,“失联”十几天的冯锦辉突然打来电话。

  没特别重要的事,他不可能深更半夜打电话。

  当警察的,最怕这种电话,公安局副局长同样如此,韩博心里咯噔了一下,摁下通话键问:“老冯,我韩博,什么事?”

  “韩局,我刚从看守所出来,前天隆华分局打电话说7.11案嫌犯死不承认,我不太放心,今天专门和老徐来看守所提审嫌犯,整整审了14个小时。”

  板上钉钉的事难道有变故?

  人命关天,这不是一件小事,韩博下意识说:“稍等。”

  “好的。”冯锦辉意识到局领导现在说话不太方便,回头看看看守所,从徐爱国手里接过烟。

  “姐夫,靠边停车,我下去接个电话。”

  妹夫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官跟南-港市副市长一样大,李泰鹏并没有因为妹夫不让他听到通话而不快,反而油然而生起一股自豪感,应了一声“好咧”,松开油门,缓缓踩下刹车,把车停到路边。

  回来也不安生,韩芳禁不住做了个鬼脸。

  李晓蕾习以为常,苦笑着催促道:“快点,你爸我爸和卢书记正等着呢。”

  “知道了,”韩博歉意的笑了笑,跳下车走到一边举起手机:“冯大,刚才说到哪儿了?”

  “韩局,嫌犯坚决不承认杀害陈红,我看过隆华分局的全部审讯记录,包括他今天交代的,所有细节全能对上,没有丝毫出入。以我当警察这些年的经验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心理素质极好,反侦查意识极强,事先编造好这套谎言,所以对答如流,所有供词全能对上,没任何破绽。”

  “另一种可能呢?”

  “第二种可能就比较……就比较难办了,他极可能真是无辜的,或者说他极可能真没杀人,凶手另有其人,他只是趁火打劫,从案发现场顺走了被害人的财物。”

  最怕的就是遇到这类有确凿证据,却不敢百发百中确认嫌犯就是凶手的案件。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什么巧合都可能出现,真要是巧合,嫌犯如果真不是凶手,那这就是一起冤案!

  韩博沉默了片刻,低声问:“指纹和足迹有没有比对上?”

  “比对上了,”冯锦辉猛吸了一口烟,紧盯着靠在车边的老伙计徐爱国,忧心忡忡地说:“我和老徐反复看过现场勘查时的录像和照片,在锁定王学东前甚至根据当时的勘查资料重建过现场,正因为对案情吃得很透,我俩心里越来越没底,觉得这个案子不能就这么结。”

  “越来越没底,什么意思?”

  “现场留下的足迹和指纹的位置上看,嫌犯关于没杀人只是顺走被害人财物的供述能够成立,跟嫌犯交代的细节基本能对上。”

  疑罪从无,但不能因为这些就放走嫌疑人。

  韩博想了想,追问道:“分局持什么意见?”

  “分局认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认为可以零口供办成铁案。”

  有作案动机,有作案时间,嫌犯承认去过现场甚至承认想对被害人进行报复。更重要的是,在现场提取到嫌犯的指纹、足迹和生物物证,不管从哪个角度上看,这都是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案件。

  案件办理到这一步,嫌疑人交不交代、承不承认并不重要。

  如果每个嫌犯落网之后都坚称他是无辜的,难道公安机关就不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院就不提起公诉,法院就不受理就不判了?

  韩博既不想放过一个坏人,更不想办出一起冤案,沉吟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没底了。人命关天,由不得我们不谨慎。”

  “韩局,要不……要不送嫌犯去做个心理测试?”

  过去因为测谎搞出一起冤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公安机关已经很多年不在刑事案件上采用测谎这种不是百分之百靠谱的技术手段。

  担心一个已经被排除嫌疑人,如果过不了测谎这一关,测谎又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证据,到时候关又不能继续关,放谁也不敢做主放,反之亦然。所以这些年测谎主要应用于一些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交通事故,并且必须在双方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之上进行。

  正因为如此,冯锦辉提出这个建议时有些犹豫。

  对韩博而言现在不只是破案那么简单,而是排除办成冤案的可能性,权衡了一番,轻描淡写地说:“我给王东同志打电话,考虑到我们市局技术处的民警可能极少进行过这样的测试,我再想想办法请几位心理测试方面的专家。”

  “这样最好,韩局,不怕您笑话,不测一下我不放心,我都是退居二线马上退休的人,可不想阴沟里翻船,不想晚节不保。”

  “你不想,我更不想,”韩博轻叹了一句,接着道:“冯大,既然有疑点,那你们还得在这个案子上再下点功夫。这个王学东如果真不是凶手,那么他肯定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情况,毕竟他是第一个去现场的人。”

  http://www.zwydw.com/book/0/3/10292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