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五十一章 荣归故里

第九百五十一章 荣归故里

  案件仍处于补充侦查阶段,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好办。

  就算案件已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本着对法律、对当事人、对社会乃至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也要采取必要措施搞清楚嫌疑人到底有没有说谎。

  有“无欲则刚”的冯锦辉把关,韩博没什么好担心的,考虑到现在太晚,给省厅刑侦局领导打电话不太合适,干脆把委托省厅代为邀请心理测试专家协助的事放到明天,把手机揣进口袋,钻进大奔后排招呼姐夫开车。

  赶到酒店筹备处兼基建工程部已是深夜11点多,院子挺大,二楼的灯全亮着。

  上来一看,四位老爷子正坐在会议室“炒地皮”,韩总和李总这对儿女亲家对门,老卢和袁政委俩退休干部对家,不知道是水平不行还是运气不好,老卢和袁政委刚刚结束的这一局玩输了。

  见韩博、李晓蕾笑眯眯地走了进来,俩越活越精神的老头子竟耍起赖,不按照事先约定钻桌子。

  “卢书记,快快快,椅子都搬开了,不许耍赖!”

  “袁政委,你先钻,你带头。”

  “韩总,牌等会儿再玩,先招呼韩博晓蕾小芳。”

  “饭菜现场的,素琴一直等着呢,有素琴在用不着你操心,钻钻钻,别浪费时间。”

  公公和老爸不依不饶,老卢顾左右而言他就不是扶着桌沿不动,李晓蕾噗嗤一笑:“卢书记,愿赌服输,输了不钻就是你不对!”

  “听见没有,别让孩子们笑话。”

  韩总边笑边拼命拍打着桌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老李总更是拍着他肩膀,一个劲朝桌底下指。

  韩博微笑着耸耸肩,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老卢意识到赖不过去,蹲下笑道:“钻就钻,又不是没钻过,等会儿再来一局,我就不信了,今晚你们不钻几回别想睡觉。”

  “对,再来两局!”袁政委深以为然,朝小辈们做了个鬼脸,排在老卢身后准备钻。

  这四位老爷子过得倒也潇洒,韩博越想越好笑,扶着椅子蹲下说:“卢书记,袁政委,马上十二点,再来几局今晚睡不睡了?牌天天有的打,地皮天天有的炒,但不能熬夜,不能把身体搞垮了。”

  “什么意思,在你心目中我们真老得不中用了?”老卢从对面钻了出来,拍拍手,振振有词:“我65,老袁63,你爸62,老李也63,亏你还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干部,六十三四岁算什么,该干的活儿一样干,夏收秋收,两百斤的担子挑上就走!”

  袁政委对此深有感触,钻出来叹道:“我们这些人运气好,上过几年学认得几个字,入了党当上干部,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到年龄退休,退休有工资拿。老家那些跟我差不多大的还不是一样干,有的种田,有的出去打工。”

  韩总对此也很认同,感叹道:“不管哪朝哪代,最苦的都是农民,真是活到老干到死。”

  如果拿老家的那些同龄人比,他们真算不上多“老”,更谈不上有多辛苦。想到明天回去之后能见到许多六七十岁仍在操劳的叔叔伯伯,韩博微微点点头。

  韩家正在搞的是“家族企业”,五十多岁的堂婶专门负责做饭,看见堂侄和堂侄媳妇回来了格外高兴,见四位老总有话要说,干脆把早准备好的饭菜从餐厅搬到会议室,招呼刚到家的吃饭,招呼刚打完牌的吃夜宵。

  这次回来感觉变化好大!

  自己家的两位老爷子对待“第三次创业”,显然没第一次和第二次创业那么有激情,把酒店建起来装修好投入运营,对他们似乎只是一个任务一个心愿,或者说只是想给儿女们留下一份产业。

  老卢和老袁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关心自己的工作,更没聊国家大事,说得全是公司的事和自家的家长里短。

  直到吃饱喝足堂婶过来收拾桌子,老卢才想去李泰鹏家亲戚的编制被人挪占的事,气呼呼地说:“思岗几任公安局长,数方峰最没水平、最没能力、最不称职!不是去那儿调研就是去这儿检查,没见他干过什么实事,明知道存在历史遗留问题不积极主动去解决,反而搞什么萧规曹随,把本应该早解决的问题搞得跟阴天驼稻草一样越驼越重。”

  在政法专项编制被挪占这一问题上,前思岗县公安局政委老袁比老卢更具发言权,一脸无奈地说:“萧规曹随也没什么不对,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政策变了就要与时俱进。我当政委、韩博当局党委成员时这么安排没问题,轮到他当班子时可不能这么干,毕竟时代变了。”

  编制被挪占的小伙子肯定先是来找李泰鹏,李泰鹏遇到这种事肯定第一时间向老丈人“汇报”,韩总知道了他们显然不可能不知道。

  想到这些,韩博不禁笑问道:“卢书记、袁政委,您二位是不是帮王贵明去找过现任局领导?”

  “找过,”老卢端起茶杯,一脸不快地说:“不找不知道,一找才知道什么叫人走茶凉,人家根本不搭理我这个退休来的副县级调研员,也懒得见老袁这个县公安局的老同志。”

  都说老同志是党和人民的宝贵财富,但一些领导干部最不愿意见的就是老同志,能躲则躲,能避则避,实在躲不过去安排人去敷衍。

  韩博能想象到他两受到过什么的“礼遇”,正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袁政委突然道:“他们见都不愿意见,我们也懒得多说。不给我们面子是吧,我倒要看看他们敢不敢不给你面子!”

  这俩老爷子,居然会打埋伏,想在这件事上来个“扮猪吃老虎”,李晓蕾回头看了看韩芳,忍不住笑了。

  什么叫敢不敢不给我面子,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抬头道:“袁政委,我觉得吧这事你们没找对人,现任局长好像是从东港调过去的,他对您和卢书记并不熟悉。你们完全可以找其他局党委成员,找陈猛,找王燕,他们能不给您二位面子,敢不给您二位面子?”

  “他们只是党委成员,连副局长都不是,找他们有什么用,他们说了又不算!”提起这事老卢就郁闷,阴沉着脸把茶杯往边上一搁。

  “局党委成员一样有发言权,再说这不只是一个简单的人事问题,还涉及到违规甚至违纪。”

  “他不给我们面子,我们反而还要替他着想。”老卢砰砰砰连拍几下桌子,回头看着袁政委说:“老袁跟你一样对老单位有感情,说什么家丑不可外扬,苦口婆心做小王工作,要不是老袁拦住,小王早来市里、早去省里要说法了。”

  小伙子毕业半年没班上却始终没去闹,原来有这个隐情。

  韩博同样老单位因为这事被推上风口浪尖,不无感慨地说:“袁政委,还是您考虑得全面,贵明那小子也确实受委屈了,明天我去局里看看,顺便问问现任的局党委班子,这事他们打算怎么解决。”

  “你去最好。”

  “行,这事就交给我了,都早点休息。”

  “小博,房间都收拾好了,在三楼。”他们谈完正事,韩总立马站起身,一脸惋惜地说:“早知道要回来开酒店,滨江小区那栋小楼就不应该卖,搞得全要住宿舍,在市里连个家都没有。”

  “爸,咱家缺住的地儿吗?”李晓蕾笑盈盈地问。

  “这倒是,现在住这儿,酒店搞好了住客房,要是真没地方住,说明咱家生意兴隆。”

  “韩总,你也太小气了,韩博晓蕾难得回来一趟,住什么客房,要住就住总统套房!”

  ……

  老爷子们又开起玩笑,见他们过得如此潇洒自在,韩博很放心很欣慰。

  三楼说是集体宿舍,其实跟酒店客房差不多,全是套间。

  絮絮、睿睿和蕊蕊全来南港了,在市里一个贵族学校上学,平时也住这儿,房间里堆满各种玩具。

  家人在的地方就是家,这一夜韩博和李晓蕾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餐全家一起回思岗。

  老卢和老袁说他们是外人,跟韩李两家人一起去丝河不合适,考虑到筹备处也不能离人,韩博没再坚持。

  难得回来一次,该办的事争取一次办完。

  韩博没跟两位老爷子一起坐李泰鹏刚买的大奔,而是开着韩总以前那辆桑塔纳2000跟在后面,全程高速,50多分钟就抵达阔别已久的思岗,一下高速便于家人兵分两路,他们直接回丝河老家,韩博则直奔县公安局。

  “陈猛,我快到了,几年没回来,开发区搞得不错,马路四通八达,我差点迷路。”

  知道老领导这几天要回来,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陈猛缓过神,下意识站起身:“韩局,您到了,到什么位置了,我向颜局汇报。”

  韩博锁好车,抬头看看当年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打出来的办公楼,举着手机笑道:“就在大门口,保安和传达室的人一个不认识,看样子要劳驾你出来接。”

  http://www.zwydw.com/book/0/3/10580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