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六十二章 贼喊捉贼(二)

第九百六十二章 贼喊捉贼(二)

  就在韩博陪同关局去省城之时,隆华分局刑警大队民警正在接待7.11案被害人陈红的亲属。

  前几天“积案办”大张旗鼓重建现场,再次勾起死者的父母和几个兄弟姐妹伤心的回忆。

  好好一个大活人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被残忍杀害在家中,重建现场的冯锦辉等人一走,他们便想方设法打听消息。

  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众人顿时泪流满面。

  原来残忍杀害陈红的凶手落网了,是一个外地人,就因为不遵守公德随地大小便被陈红说了几句,怀恨在心,痛下杀手,行完凶还翻箱倒柜抢走财物。

  这样的混蛋不枪毙怎么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不杀怎么平民愤?

  从打听到王学东被刑警队从东海抓回来那天,他们就一趟接着一趟往分局跑,敲锣打鼓送锦旗放鞭炮,感谢公安局为死者伸冤,追问侦查进展,想知道案件什么时候审理,法院什么时候判,法院到底会怎么判……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考虑到现在判死刑的越来越少,他们做好了不原谅甚至不见凶手亲属的心理准备,甚至聘请一位知名律师在了解案件侦办进展的同时,做好附带民事诉讼的准备。

  刚开始,顾长浩真有那么点成就感。

  现在几乎可以确认王学东没杀人,被楼下正在发生的一切搞的很尴尬,在尴尬的同时又有几分愤怒。种种迹象表明,强烈建议死者亲属聘请律师,这几天一次又一次蛊惑死者亲属来打探消息,此刻正在楼下劝慰陈红母亲的“眼镜”,极可能就是真正的凶手!

  表面上对陈红的遇害义愤填膺,事实上很可能是贼喊捉贼。

  正咬牙切齿,两辆警车缓缓开进院子。

  去年亲自兼任专案组长的分局党委委员朱明东下车朝接待室方向看了几眼,旋即跟刚下车的“积案办”主任及两位老前辈握了握手,一起快步走进楼道,面无表情地来到三楼。

  “朱局好,冯大好……”

  “进去吧,进去再说。”朱明东下意识探头看看楼下,转身招呼冯锦辉三人进会议室。

  接下来不仅要分析案情,还要作出决策。

  保密工作比什么都重要,顾长浩等领导们全走进会议室,回头命令道:“阿水,守住楼道,未经允许谁也不能上来。”

  “是!”真正的嫌疑人就在楼下,这个时候绝不能打草惊蛇,刑警小水应了一声,像门神一样守在楼梯口。

  会议室里全熟人,无需客套。

  朱明东散了一圈烟,开门见山地说:“长浩,开始吧。”

  “是,”顾长浩打开公文包,取出一叠照片,一边分发一边汇报道:“报告各位领导,这个人姓蒋,叫蒋新伦,本地人,与被害人陈红同村也是小学、初中的同班同学,由于学习成绩不是很好,初二便辍学。”

  能坐在这儿的全反复研读过案卷。

  冯锦辉对蒋新伦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过去两个月不止一次看过他的笔录,放下照片道:“如果没看错,他好像就在楼下。”

  “是的,他这会儿就在楼下,明面上催我们提高办案效率,尽快把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事实上是打着被害人亲友的旗号打探消息,可能还有催我们尽快把‘生米煮成熟饭’,把陈红的遇害栽赃嫁祸到王学东头上的意思。”

  正在进行的会议太重要,顾长浩非常清楚几位领导熟悉案情,但还是接着道:“言归正传,他辍学之后去学驾驶,买了一辆货车跑运输,除了交通违章,没其它违法犯罪行为,没犯罪前科。

  2007年,在亲友介绍下交了一个家在邻村的女友,2008年元旦结婚,生了一个女儿。陈红与前夫离异之后独自经商,刚开始时管许多亲友借过钱,其中也包括蒋新伦。

  由于蒋性格较为内向,平时几乎从未与人发生过口角,又没犯罪前科,从表面上看与被害人只存在借贷关系,并且这样的借贷关系有很多。尽管案发之后他被列入第一批排查名单,但始终没把他作为重点怀疑对象。”

  凡事都有因果关系。

  陈红死了,他不仅无法获得任何经济上的利益,甚至连借给陈红的钱都很难收回。陈红的父母在女儿生前的财务问题上处理得不是很好,公司资金全卡住,个人存款全取证,该收回的外债一定要收回,该还的债务却推三阻四,试图来个人死账清。

  也正因为如此,刑事案件还在办理中,民事案件已经有了一大堆,过去几个月老两口三天两头去法院当被告。

  想到这些,朱明东若有所思地说:“他在债权问题上的态度有些反常,别人生怕拿不回钱追着要,甚至把死者父母告上法庭,他不仅没追债,反而很同情很关心被害人一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嗯,这是一个很明显的疑点。”

  局领导虽然了解案情,但绝对没办案人员透彻。

  冯锦辉摇摇头:“小顾,你们应该有新发现吧?在债权问题上的态度反常算不上疑点,因为据我所知,像他这样想通过同情、关心甚至帮助,试图用诚意打动被害人父母的债主不少。”

  老前辈也太不给朱局面子了!

  顾长浩被搞得很尴尬,摸摸嘴角,故作若无其事地说:“报告冯大,蒋在债权上的态度虽然不是重大疑点但一样是疑点,除此之外我们在走访死者生前的同学时发现一个新情况,他在上学时不止一次给陈红写过情书。”

  “情杀倒是有可能,而且非常有可能,只是光凭这些可不够。”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写写情书实在算不上什么,据说现在小学生都早恋。

  顾长浩微微点点头,接着道:“我们还找到他上学时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朋友说他当时疯狂地暗恋陈红。后来发生的一切也证实了这一点,陈红上技工学校时他开始赚钱了,我们也找到陈红的几个技校同学,发现他不止一次去学校给陈红送过礼物,请过陈红吃饭。

  只要是女孩子多多少少都会有点虚荣心,陈红不是多多少少,而是比较虚弱。对这些来者不拒,但对外总声称只是普通朋友。尽管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蒋也没有死缠烂打,更没有做出让陈红难堪的事。”

  还真是个多情的种子!

  朱明东掐灭烟头,淡淡地问:“后来呢?”

  “后来陈红与别人结婚,婚后想在市区买房,手头上的钱不够,当时村里的地还没被征用,她父母也没多少钱,于是管亲朋好友借,也跟蒋开过口,蒋二话不说直接去银行取钱,借给陈红40万,这笔钱直到陈红与前夫离婚,分割财产才还给了蒋。”

  顾长浩顿了顿,补充道:“据我们了解,陈当时要给利息,蒋坚决不要,最后好像请蒋吃了一顿饭。也正因为如此,陈红的父母对蒋印象非常好,陈红与前夫离异时,陈红的父母经常在街坊邻居面前说,当年真应该让女儿嫁给蒋。”

  人与人的关系也没有媒体所说的那么冷漠,这些又能说明什么。

  朱明东大小眼不希望看到这么一个人是杀人犯,冷不丁问:“就这些?”

  “当然不止。”

  顾长浩拿出一份通话记录清单,指着上面的标注解释道:“从被害人的手机通话记录上可以看出,过去四年蒋与被害人一直保持联系,但联系的频率却与被害人的婚姻及感情经历呈正比。

  陈红与前夫闹离婚时,联系的次数比较频繁;陈红与前夫离婚之后,他主动联系陈红的次数更多;陈红遇到生前的最后一个男友,二人感情发展很快,打算谈婚论嫁时他几乎一天给陈红打几个电话。”

  “他结婚了,有老婆,有孩子,有家庭!”

  “朱局,这也是一个疑点,我们在调查中发现他从前年底就开始与老婆闹离婚,每次吵架都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老婆虽然不是很漂亮但也不难看,虽然喜欢唠叨但对他对家庭真是没得说。

  而他自己呢,既不赌也不嫖,不喝酒不抽烟,几乎没有不良嗜好。不管村里人还是一起跑运输的司机朋友,谁也没听说过更没见过他在外面有女人,平时甚至连KTV、洗浴这些场所都不带去的。”

  无缘无故的闹离婚,同时频频联系曾经暗恋过的人,结合起来确实是一个重大疑点。

  冯锦辉和徐爱国对视了一眼,掏出烟示意年轻的中队长继续说。

  “去年排查时他声称案发当晚出车了,为证明没有作案时间,甚至掏出手机让询问他的民警看交管部门发送的短信,案发当晚在安宝区有一个违章。现在想想当时大意了,只查询过违章记录,没去交警部门调看监控截图。”

  顾长浩举起两张不是很清晰的照片,不无尴尬地说:“这个司机的身份虽然暂时没搞清楚,但显然不是他。而且案发当晚,他老婆因为跟他吵过架,下班之后负气带孩子回了娘家。”

  http://www.zwydw.com/book/0/3/14029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