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六十五章 安全!

第九百六十五章 安全!

  调取办案民警当时给陈庆余做的笔录,赫然发现他声称案发当晚在村里的阿翠饭店跟村里的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喝到9点多饭店打烊才回家。

  他烂赌,他老伴一样喜欢打小麻将。

  案发当晚和往常一样在“张四棋牌室”打牌,吃完晚饭就去了,一直玩到凌晨1点多才散场回家。

  陈庆余还声称晚上喝多了,回去之后非常难受,最后实在忍不住吐了,把家里吐得满地都是,随便清理了一下倒在床上就睡,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多被老伴拉起来,才知道女儿夜里遭到毒手。

  从尸检报告和落网嫌疑人王学东的交代上看,陈红的遇害时间应该在7月10日11点至12点之间,也就是说他有足够时间作案并处理血衣及凶器。再结合他过去几十年的现实表现和陈红遇害之后的反常举动,显然具有重要嫌疑!

  然而,这些只是推测。

  没证据说什么都没用,刚搞出一大乌龙,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毕竟相比怀疑蒋新伦杀人,怀疑被害人的亲身父亲是凶手太过骇人听闻。如果传出去,如果搞得沸沸扬扬,并且没足够证据,那造成的影响会比现在更恶劣,深正CID的处境会比现在更被动。

  除了分局一把手,参加会议的全是经验丰富的刑警。

  集思广益,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确定了接下来的侦查方案。

  作为市局领导,韩博不可能亲力亲为。具体工作有侦查员去干,冯锦辉同样没必要亲自出马,跟分局同志道完别,韩博把他和高学平叫上市局5号车。

  “韩局,对不起,让您失望了……”辛辛苦苦从茫茫人海中找出案发当日与被害人发生过口角的王学东,奔波几千公里好不容易搞清王学东下落,协助分局把人从东海抓捕归案,结果抓获的不仅不是凶手还差点搞出一起冤案,本想着大干一场的高学平很沮丧,一上车就忍不住做起自我检讨。

  “学平同志,别丧气。”

  韩博拍拍他肩膀,很认真很严肃地说:“你现在你已经走上管理岗位,而且是很重要的岗位,不再是普通民警,要有大局观,要有领导思维。不夸张地讲,你们‘积案办’是市局在大案要案侦破上构筑的第二道防线,一般的刑事案件到不了你们这儿,要啃的全是硬骨头!”

  尽管连单位编制都没有,但仔细想想要干的工作确实重要。

  许多基层民警一辈子遇不到一起大案要案,就算遇到也不一定有机会参与侦办,而“积案办”则整天与大案要案打交道,案子破不了领导不会批评,案子破了就是成绩,想到这些,高学平心潮澎湃,斗志昂扬。

  韩博回头看看坐在身边的老前辈,接着道:“具体到7.11案,‘积案办’虽然没能成功锁定真凶,但通过细致的走访询问掌握到专案组之前没掌握的重要情况,通过夜以继日的工作在数以万计的外来人员中筛选甄别出第一个嫌疑人,并协助分局成功将其抓捕归案,一举排除了入室抢劫杀人的可能性,为案件侦破重新指明了方向。

  现在是什么时代,讲究的是多警种协同,尤其遇到大案要案,不再是以能不能亲手抓获嫌犯论成败,也不再是靠单打独斗破案论英雄。你们的工作局党委看在眼里,你们的成绩局领导记在心里。”

  “谢谢韩局表扬,我,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干了。”

  “这就对了么,已经是副中队长,已经是‘积案办’主任了,不能再以一个普通刑警的标准要求自己。”

  韩博笑了笑,话锋一转:“关局对你们的期望非常高,希望你们能够再接再厉,再立新功。考虑到凭‘积案办’的现有警力很难满足实际办案需要,局党委决定给你们增加力量,再从各单位抽调12名经验丰富的老同志。”

  有没有搞错!

  增加警力是好事,可以说求之不得,为什么又是老同志。

  现在的12位老前辈都伺候不过来,再来12个“积案办”岂不成“干休所”了,高学平被搞得哭笑不得,冯锦辉却忍不住笑了。

  作为单位领导,谁不想部下能够服从命令听指挥,谁不想说了算?

  韩博岂能猜不出他此时此刻的想法,但“积案办”本来就是一个让老同志发挥余热的单位,基层警力那么紧张,怎么可能抽调精力充沛、年富力强的同志过来。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意味深长地说:“这次跟组建时不一样,人事权下放到你们‘积案办’,全市公安系统50岁以上的老同志随你们挑,确定人选直接把名单提交给政治部,政治部帮你们办理借调手续。”

  不管哪个单位,最重要的不就是财务权和人事权吗?

  不过具体到“积案办”,赋予这么大人事权没任何意义,50岁以上的老同志,而且是借调,借调过来之后工作会比借调前更辛苦,更不用说提什么行政级别,不仅不会趋之若鹜,甚至都没几个人愿意来。

  高学平愁眉苦脸的挠挠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有机会与更多的老伙计并肩战斗,冯锦辉倒是很高兴,不禁笑问道:“韩局,刑侦部门之外的也可以借调?”

  “当然,刚才不是说得很清楚么,只要在全市局公安范围内,只要拟借调的同志符合条件。”

  “我回去好好想想。”

  高学平才干几年公安,能认识几个老同志?

  冯锦辉很清楚这个人事权是下放给他的,顿了顿又忍不住笑道:“车管所项前进算一个,看守所胡壮,警察培训学校老吴……再让老徐他们帮着想想,争取明天上班前把名单报给政治部。”

  就知道你会感兴趣,韩博笑道:“车管所的老同志?”

  “韩局,你不是说多警种协同吗?再说老项以前也是刑警,后来才调交警队的,退居二线前一直在事故科。别看他整天好像没精打采,那双小眼睛厉害着呢,一看事故现场就知道是意外还是伪造的。”

  “很专业。”

  “术业有专攻,毕竟干那么多年了。老胡也有两把刷子,现在没几个人知道他,以前他的名字上上下下没人不知道的,老反扒,不知道抓了多少小偷。后来带了个徒弟,新人难免出错,在一次抓现行的时没配合好,老胡受伤了,被穷凶极恶的小偷捅了两刀。”

  老刑警在执行抓捕任务时最怕与新人一组,新同志没经验,在处置突发情况时很难做到坚决果断,一个不慎就会出事。

  冯锦辉这番话给韩博提了个醒,“积案办”的同志年龄都比较大,办案经验肯定比年轻的刑警丰富,但体力方面绝对比不上年轻刑警。

  “冯大,学平,从哪个单位抽调哪些人员,你们内部研究决定。我只想交代两件事,一是今后如果有抓捕行动,必须提前向支队领导汇报;二是香港警务处委托我们帮他们缉捕一个逃犯,由于嫌犯是香港人,所以不同于一般的追逃,关局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们。”

  “积案办”很闲吗?

  光去年的命案积案就有好几起,总共就这几个人,那样时间和精力去追逃。

  不过领导说的很清楚,这是关局亲自交代的任务,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香港警方高层求过局领导帮忙,或许请求过省公安厅协助。

  反正积案不急于一时,高学平点点头,想想又忍不住问:“韩局,有嫌犯的资料吗?”

  “有,回头让港澳事务科转给你们。不是什么大案,至少嫌犯不是特别危险,只是当年犯的案影响恶劣,报复律政司的检控官,在法院门口往主控官脸上泼硫-酸。在香港,袭警已经是很严重的罪行,何况故意伤害检察官,所以立法会、最高法院、保安司对这个案子非常重视,过去五六年了还在不断追问警务处什么时候能将嫌犯缉捕归案。”

  “明白,我们拿到材料认真研究一下,安排专人追捕。”

  正聊着,手机响了。

  韩博一看来电显示,立马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林书记,我韩博,对不起,照理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不应该乱打听的,但陈勇同志不仅是我的战友,还是我亲手把他交给禁毒总队的,听到他牺牲的噩耗,我一夜没睡好,我……”

  刚参加完会议的林书记示意黄秘书和司机稍等,走到一边凝重地说:“韩博,我理解你的心情,杨勇同志因公牺牲我也很痛心。过去几年他不顾个人安危,深入虎穴,源源不断给禁毒总队甚至南云省厅禁毒局提供情报,连续打掉几个特大跨境贩毒团伙,用青春、热血乃至生命践行了人民警察的誓言。

  种种迹象表明下毒手的毒贩对他只是怀疑,他的身份并没有完全暴露。考虑到他亲属的安全,考虑到他这些年发展的线人的安全,现阶段只能让他当一个无名英雄。他亲属那边你尽管放心,厅里会有所安排。”

  如果他的身份彻底暴露,天知道那些毒贩回干出什么!

  孰轻孰重韩博还是清楚的,哽咽地说:“谢谢林书记。”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想到烈士亲属留在贵省终究不太放心,林书记用商量的语气问:“韩博,这个世界上只有千日抓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陈勇同志的亲属真有个三长两短,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告慰烈士的在天之灵,能不能让她们去你那儿?”

  离老家越远越安全!

  对战友牺牲韩博已经很内疚,不假思索地说:“没问题,我派专人去接,接过来之后妥善安排。”

  “行,就这么说定了。”

  韩局曾经的战友牺牲了,冯锦辉二人大吃一惊,紧盯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劝慰。

  他们是完全可以信赖的,韩博深吸了一口气,当着二人面拨通另一个老战友的电话,“老归,我韩博,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同样在路上的归家豪楞了楞,下意识问:“韩局,有什么事尽管交代,谈不上帮忙。”

  “安排两个政治可靠的刑警,帮我去贵省公安厅接几个人,接到之后先回江城,再从江城把人帮我送到深正,跟执行任务的刑警说清楚,必须严格保密。”

  不能让别人知道要接的去最终去了深正,深正不能让别人知道跟老领导有关,而且是去贵省公安厅接的,归家豪意识到要接的人很重要,一口答应道:“没问题,把联系人的电话给我,我这就安排人去。”

  高学平不明所以,韩博一挂断电话就急切地说:“韩局,接人而已,我可以去。”

  “你们有你们的工作,并且这么安排比较稳妥,”韩博想了想又转身道:“冯大,你家对过不是一个部队的家属院儿吗,能不能让嫂子帮我去问问,院儿里有没有房子出租,我想把人接过来之后安置在那儿。”

  “不是家属院,是海军的一个干休所,房子应该有,估计租金不便宜。”

  “钱不是问题,主要是安全。”

  有战友牺牲,又和禁毒总队有关系,不要问都知道这是为确保烈士亲属安全。

  冯锦辉的心情同样凝重,提醒道:“韩局,光换地方可不行。要做她们的工作,要跟她们说清楚,能不联系的人以后尽量不要联系,就算要联系也要通过尽可能安全的方式。最好换个身份,让贵省那边出了证明,我们这边重新帮她们办理身份证。”

  “有道理,有必要。”

  韩博点点头,强忍着悲痛说:“她们不可能总生活在干休所大院儿里,大人要找点事做,有事做才不会胡思乱想,孩子要上学,这些问题全要考虑到。”

  “交给我吧,办这事我有经验。”

  如果连他都不能信任这个世界上还能信任谁,韩博紧盯着他双眼很认真很诚恳地说:“冯大,那就拜托了。”

  “天下公安是一家,虽然没见过面,但您那位牺牲的战友一样是我们的战友!”

  http://www.zwydw.com/book/0/3/1410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