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七十一章 雷霆行动(二)

第九百七十一章 雷霆行动(二)

  “我们询问过7月11日上午所有去过现场的人,包括陈庆余自己都声称赶到现场之后没碰过被害人尸体。另外,勘查完现场之后是去拉尸体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帮着清理的,清理得干干净净,也就是说他不可能沾上被害人的血迹。”

  局领导正在地铁车厢里,身边有许多乘客,说话不太方便。

  朱明东不等韩博发表意见,接着道:“同时,在冯大的提醒下我们找到被害人的侄女,她绞尽脑汁想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想起被害人家有一把40多厘米长的日-本武士刀。工艺品,放在架子上的那种,是被害人前夫留下的。

  离婚之后,被害人不想看到前夫留下的东西,就把刀收起来了,放在一个纸箱里。被害人侄女依稀记得,那个纸箱好像就放在客厅角落里。

  现场没有,11日那天我们请求刑侦局提供警犬支援,案发现场附近全嗅过,同样没发现凶器。我们觉得凶器有可能被陈庆余带回了家,于是今日凌晨2点,组织警力对陈庆余家进行搜查,结果在他家废弃多年的水井里找到了,就是那把日-本武士刀!”

  “法医怎么说?”韩博低声问。

  “刃长刃宽全对上了,法医几乎可以肯定武士刀就是凶器。就在5分钟前,技术处从武士刀上检出被害人的血迹,DNA比对上了。”

  天底下没那么多巧合,陈红不是陈庆余杀的还能有谁?

  这个案子之所投入那么多警力财力迟迟未破,之所以一直拖到今天,一是案发后一个不速之客闯入命案现场,不仅留下一堆痕迹,还见财起意趁火打劫,直接误导了专案组的侦查方向。

  二是虎毒还不食子呢,谁能想到凶手会是被害人的亲身父亲!

  韩博暗叹口气,低声道:“可以跟他摊牌了,看他怎么狡辩。”

  “韩局,我刚到拘留所,我亲自提审。”

  “好,结果出来给我打个电话。”

  “是!”

  ……

  铁证如山,审讯工作比预料中更顺利。

  韩博换乘公交即将抵达“4.25”专案组所在的一栋旧厂房附近时,再次接到朱明东汇报,在铁的事实面前陈庆余不再狡辩,心理防线彻底被击溃了,追悔莫及,嚎啕大哭,一个劲骂自己不是人,甚至要求政府枪毙他。

  据说他交代,之所以对亲生女儿痛下杀手,不是因为赌,至少不完全因为欠下一屁股赌债,而是因为喝多了,神志不清。想借钱不仅被女儿拒绝,甚至被女儿指责,恼羞成怒,一时没控制住……

  说到底还是因为赌,找什么借口。

  又是一起家庭悲剧,但不管怎么说把市局刑侦局和隆华分局搞得焦头烂额的一起命案积案终于顺利告破了,对被害人、对全社会都能有一个交代。

  韩博轻叹口气,挂断朱明东的电话,拨通安保分局刑警大队副队长陈鸣的手机,像跑业务的推销员一般在旧厂房门口徘徊了两三分钟,一个身材工作服的中年人从传达室迎了出来。

  “进去说。”韩博紧握了下陈鸣的手,穿过铁门走进厂区。

  “韩局,那边视线好。”

  “走,带我过去看看。”

  “是。”

  韩博边跟着他往厂区西北角走,边看着正往车间运货的叉车司机,不动声色问:“陈鸣同志,你们在这儿没引起别人注意吧?”

  “韩局放心,门口牌子上的隆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早倒闭了,车间和办公楼出租,现在这儿有四个小厂和三个公司,第二排变成了仓库,租给了外面的公司。人来人往,谁也不认识谁。”

  “这就好,千万不能打草惊蛇。”韩博终于松下口气,边走边看不知不觉已走到一栋钢结构厂房前。

  大门紧锁,陈鸣上前敲敲大门上的小铁门。

  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出现一张年轻的面孔。

  韩博朝年轻的刑警微微点点头,径直走进车间,偌大的车间空荡荡的,到处是灰尘。从外面看只有一层,事实是两层。

  顺着铁梯子爬到二层,只见角落里有一个用彩钢板隔成的办公室,办公室里一张办公桌,几张钢丝床,桌上摆着几个对讲机,两个便衣民警一个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用三脚架支着的单筒望远镜观察后面厂区的动静。

  另一个便衣则坐在办公桌边,看笔记本电脑上的监控画面和连接在单筒望远镜上的摄像机传输过来的实时视频。

  “同志们,韩局来看望大家了。”

  陈鸣话音刚落,韩博才注意到身后还有个门,里面有个小套间,两个应该是轮流休息的民警急忙爬起身,衣冠不整,一脸尴尬。

  “同志们,辛苦了。”韩博一边示意他们别拘束,一边笑道:“虽然去过好几次分局,但除了陈鸣同志一个都不认识,自我介绍一下吧。”

  “安保分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王大鹏,正在执行任务,请韩局指示!”

  “没有指示,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韩博举手回礼,拍拍王大鹏胳膊又转身看向另一个民警。

  正在进行的是分局刑警大队和禁毒大队的联合行动,在场的有刑警,有缉毒民警,还有三个民警在后面厂区附近。

  等他们一一自我介绍完,跟他们一一握完手,韩博凑到望远镜前,透过望远镜看着后面很静很冷清的厂区问:“有没有发现异常,NB(香港警务处毒品调查科)请我们协查的那三个香港籍嫌疑人有没有来过?”

  “报告韩局,三个目标始终没露面。”

  陈鸣俯身道:“要说异常,这个厂还真有点可疑,这么大厂区只有两个工人,一个看门,一个每隔三四个小时去一趟车间,没原料运进来,也没成品拉出去,用电不少但也不算很多,不太像制毒工厂。”

  “能不能混进去看看?”

  “难度很大,从这个角度看不见,其实里面养了三条狼狗,厂里的两个人警觉性极高,狼狗一叫就跑出来巡视。”

  “他们不出去?”

  “极少出去,吃饭全是叫外卖。”

  香港警务处毒品调查科怀疑三名香港籍男子贩毒,而这个工厂就是那三名涉嫌贩毒的香港人投资的,厂里的两个人也是他们的亲戚,三个主犯都不在不能打草惊蛇,更何况还没搞清其毒品来源,没搞清其毒品是怎么从内地运到香港的。

  韩博想了想,起身道:“他们在香港贩卖的是冰-毒和大-麻,制造冰-毒需要原料,制造过程中会产生大量刺激性气味,既没原料运进来,我刚才在外面转了一圈,一样没闻到化学品的气味,可见这里是冰-毒制造工厂的可能性不大。”

  “制造大-麻更不可能,大-麻是种出来的,韩局,我们认为这里极可能是仓库。”

  “想进去看看倒不难,”王大鹏禁不住说:“以安监或者消防的名义随便找个借口就能进去,他们没理由阻拦,主要是怕打草惊蛇。”

  既然是毒案,那就要打链条。

  更重要的是,三个香港毒贩非常狡猾,尽管香港警务处毒品调查科几乎可以肯定他们贩毒,但一直没拿到证据,如果这个工厂只是一个他们专门用来转移两地警方视线的烟雾弹,现在不管采取什么行动都会惊动他们。

  韩博习惯性摸摸鼻子,冷冷地说:“NB应该不会搞错,而且这个工厂就像你们说的确实可疑,先盯着吧。这个梢有得盯,你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韩局放心,我们有心理准备。”

  http://www.zwydw.com/book/0/3/15012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