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七十六章 雷霆行动(六)

第九百七十六章 雷霆行动(六)

  又是一个忙碌的上午!

  李晓蕾放下看得眼花缭乱的账册,伸了个懒腰,起身绕过办公桌推开窗户,只见一架客机从远处的高架桥上空掠过,往南-港机场方向飞去。

  南港机场就在以前的南州市、现在的南州区,距闹市区仅七点五公里,航班起飞降落,噪音震耳欲聋,如果窗户隔音不好,晚上真会被吵得睡不着。不过想到儿子就喜欢看飞机,李晓蕾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

  正想着丈夫今天到这儿为什么还没来电话,老袁敲门走了进来。

  “晓蕾,这有几份简历,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有就通知她们来面试,没有我再去人才市场招。”

  老韩家有的是钱,建酒店全是自有资金,不需要管银行贷款,更不需要拉有钱的老板投资。

  也正因为不差钱,筹备处的财务比较混乱。

  走一步算一步,想到什么干什么。没有一个时间表,没有详细的计划,更不会有预算。总这么下去,从筹建到开业需要花多少钱谁也不知道。

  作为酒店未来的董事长,李晓蕾不仅要考虑到资金如何安排,还要设计确定酒店未来的部门组织结构、确定人员编制、建立适宜的部门各项规章制度。

  要对南-港市酒店行业进行市场调研,设计出切合酒店实际的价格体系;要未雨绸缪地组建具有高素质、战斗力的销售团队,精心筹划酒店开业前的营销方案;还要提前与各大网络订房中心接洽,与周边地区的旅行社展开业务联系。甚至要与本地的新闻媒体搞好关系,同时研究怎么在互联网上做好酒店的宣传……

  至于韩总、老李总、老卢、李泰鹏和韩芳,主要负责基建和接下来的装修。

  别看现在刚动工,其实基建工程非常快,用牛总的话说基础两个半月,基础搞好之后5天一层,最迟明年3月份就能封顶,主体验收合格之后内外装修就要同时展开,最迟明年12月底就能完工。

  一年多时间,看上去挺多,但各项筹备工作一样多。

  李晓蕾这些天忙得焦头烂额,接过简历问:“袁总,这些全是财务的?”

  “嗯,韩总和李总都说了,其它部门可以用自己家人,财务不能用。总账会计、出纳会计,包括收银的还是从外面招聘比较好。”

  别看老袁说得义正言辞,事实上跟老卢一样没少往正在建设的酒店塞人。

  水电工、保安、保洁工,全是他们从思岗老家叫来的,酒店最快也要到明年底才能开业,他们找来的人已经上岗了。

  水电工和建工集团的水电工一起在工地干,说是全程参与安装将来维护维修会得心应手;在思岗县公安局各派出所、刑警队和交警队没什么前途,被老袁叫来当保安的那些人,有几个在筹备处站岗,其余的全在看工地,上货卸货也帮着干干。

  保洁工这会儿实在用不上,李晓蕾只能通过关系安排她们去南港宾馆学习。对于一直在思岗老家干农活的大婶阿姨们来说,保洁也是一个技术活,必须学习。

  总之,管理一个家族企业很麻烦,方方面面全要考虑到。

  李晓蕾点点头,正准备回到位置上看看简历,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是老卢那中气十足的大嗓门。

  “晓蕾,晓蕾,你看谁来了!”

  “小敏,哎哟,好几年没见了,进来坐。”看到老良庄的老朋友,内心深处真把良庄当第二故乡的李晓蕾格外高兴。

  余敏不只是老乡,当年还曾在良庄派出所干过。

  退伍士兵,被老卢塞到派出所当联防队员,干了几个月嫌工资低辞职下海,在老卢的支持下管当时的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贷款买豪华大巴搞客运,开始一辆车,后来又买一辆车,在良庄和南港之间对开。

  当年被老卢道德绑架去良庄担任农基会董事长,李晓蕾没少坐他的车。

  不仅没少坐,而且没少麻烦人家。

  回市区的时候,人把大巴一直开到滨江小区路口,去良庄的时候只要打个电话,人家专门把车开到滨江小区路口接。

  久别重逢,李晓蕾是真高兴。

  当年的“小敏”已经不小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愁眉苦脸显得有些拘束的中年人,余敏回头看看身后,再看看老卢,一脸不好意思地说:“李行长,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是来求您帮忙的。”

  “什么李行长,我已经离职多少年了。”李晓蕾一边招呼众人坐,一边笑道:“再说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事尽管说,谈不上帮忙。”

  已经是当老板的人,两辆大客车,在南-港市区和思岗县城都有房,还这么放不开,老卢不禁回头瞪了他一眼,拍拍一起来的中年人肩膀道:“晓蕾,这位是红旗六组的老顾,也是小敏的大舅,你不认识他,他可认识你,也认识韩博。”

  “顾叔叔好,顾叔叔,我给您倒水。”

  “李行长,别这么客气,”老顾急忙站起身,满面愁荣地说:“李行长,不怕你笑话,让小敏带我来这,实在是走投无路。”

  “别急,慢慢说。”

  “我教子无方,养了个‘不少债’(不懂事)的儿子,辛辛苦苦供他上大学,结果他不好好上学跑去搞传销!背着我给他二姨父和小姑父打电话,编瞎话把他二姨父和小姑父也骗去了。

  他二姨父见过世面,发现不对劲就趁那些人不注意跑回来了。他小姑父一直在良庄干,不懂这些,稀里糊涂上当受骗,一下子交了六万多,直到现在都没回来。骗自己家人就算,那臭小子还骗同学,学校的电话已经打到家里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遇到这种事哪个家长不着急?

  不过这种事李晓蕾也只能帮着出出主意,坐下问:“顾叔,您儿子叫什么?”

  “顾小俊,大小的小,俊俏的俊。”

  “现在能不能联系上他?”

  “能,”提起这茬老顾就痛心疾首,拍着大腿叹道:“那臭小子不知道被灌了什么迷魂汤,刚开始打电话还接,一说到那是传销,那是骗人的,他就不高兴了,反过来说我、说小敏不懂,后来干脆不接我电话,一看家里的号码就挂。”

  表弟中毒很深,呆在传销窝点里不愿意回来,小敏也很着急,苦着脸说:“嫂子,我们想尽了办法,不光在电话里苦口婆心的劝,上个月我还和我舅一起去过西广,在那儿呆了一个星期,楞是没找着人,只能先回来。”

  “有没有报警?”

  “报了,没用。”

  “王燕不管?”

  “王姐说这归西广那边的公安局管辖,说传销主要归工商管,公安只是协助。我们到西广之后也报过警,那边的派出所问人在什么地方,说知道人在什么地方可以帮我们解救,可我们怎么知道人在哪儿?”

  传销如此害人,公安居然不管!

  老顾越想越窝火,禁不住抬头道:“我有那臭小子电话,一查不就查出来了?你知道他们怎么说,他们说有电话号码没用,必须有具体地址。”

  在打击传销这一问题上,公安真是躺枪了。

  李晓蕾暗叹口气,耐心地解释道:“顾叔,据我所知,打击传销的主管单位确实是工商局,公安局的经侦部门只负责处理其中涉嫌金融犯罪的部分。另外是不是属于传销,需由工商认定,然后移交给公安。”

  “以前韩局长在良庄当派出所长时不是管了吗?该抓的抓,该罚的罚,现在良庄谁还敢搞传销,至少没人敢在良庄传销。”

  “老顾,不是每个公安都跟韩博一样。”老卢长叹口气,不无感慨地说:“这种事地方党委政府的态度很重要。”

  他们的来意李晓蕾能猜出几分,不动声色地问:“顾叔,您现在是怎么考虑的?”

  “李行长,搞传销的没好人,那小子再混蛋也是我儿子,不能就这么让他跟坏人搞一块儿,我就想把他弄回来。弄回来之后好好教育,不改过自新不让他出门。大学四年才上了一年多,现在还没开除,只要他回来,只要他改过,我再去学校求求情,就算给老师磕头作揖也要让他把这个学上完,把大学毕业证拿到手。”

  老顾说着说着,老泪纵横。

  李晓蕾于心不忍,想想还是掏出手机拨打起韩博电话。

  “关机了,他可能在开会,”李晓蕾放下手机,一脸无奈地说:“顾叔,要不您在这儿等会,我过半个小时再打,问问韩博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谢谢李行长,我就在这儿等,有韩局长帮忙肯定能把那臭小子弄回来。”

  韩博确实在开会,昨晚的发现太过惊人,毒贩竟胆大包天到在工业区的厂房内大面积种植大-麻,这在深正、在东广乃至国内都可能尚属首例。

  禁毒支队长、安宝分局刑侦副局长和香港警务处联络事务科及毒品调查科的人都来了,一起研究是立即组织警力在深正和香港两地抓捕嫌犯,还是放长线钓大鱼,搞清楚嫌犯的冰-毒是从哪儿来的。

  http://www.zwydw.com/book/0/3/15124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