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忠言逆耳

第九百七十八章 忠言逆耳

  在深正这样的超一线城市工作,要面对的人际关系比在小地方工作或遥远的南非完全不同。

  亲戚老乡、老同学老同事不太可能去大西南,更不太可能去南非,但有的是机会来深正。现在经济条件好了,许多亲朋好友甚至经深正去香港、去新马泰旅游。

  在深正没熟人没什么,有熟人往往会忍不住打个电话。

  你在深正工作生活,而且“混得”还不错,不能不尽一下地主之谊,是否人家真会以为你官当大了瞧不起老朋友,遇到老卢那样的甚至会认为你忘本。

  陪香港同行吃完饭,刚听完技侦支队关于伪造盗刷信用卡案的汇报,韩博又接到一个电话,土豪同学刘一然说到深正了,同池媛媛一起来的,打算在深正住一晚明天去香港,从香港坐飞机去马来西亚洽谈业务。

  两个全是大学同学,必须接待!

  原计划晚上要请田学文一家,现在只能两桌并一桌,两件事当成一件事办。

  好在田学文李佳琪是如假包换的“自己人”,刘一然也是身家上亿见过大世面的大老板,包括作陪的关星伟江亚男两口子都能理解,晚宴气氛没担心的那么尴尬,一顿饭倒也吃得其乐融融。

  唯一让韩博难以启齿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很八卦的江亚男解释刘一然与池媛媛的关系。

  去宾馆接的时候二人是从一个房间出来的,如假包换的出双入对。在饭桌上池媛媛更是“将错就错”俨然以总裁夫人自居,而刘一然的反应超乎想象的淡定,他们之间的关系看样子真公开化了。

  当田学文等人不好说,送他们会宾馆的路上,韩博扶着方向盘冷不丁问:“一然,你们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明天去香港机场,机票都订好了。”

  “别装糊涂,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行程。”

  直到此时此刻,刘一然脸上才流露出一丝尴尬,他回头看看更尴尬的池媛媛,无奈地说:“离又离不掉,就这么过呗,还能有什么打算?”

  可能因为他飞黄腾达了,去年聚会时所有同学无一例外的装糊涂。

  别人不好意思问,或担心他不高兴不敢问,韩博觉得有必要问问,把车缓缓开进宾馆停车场,倒进车位关掉引擎,回过头来很认真很严肃地说:“就这么过,就这么过对媛媛公平吗?”

  “不就是一张纸吗,有没有无所谓,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一然还没开口,池媛媛倒先表起态,一脸真无所谓的表情,她想想又来了句:“以前你们不是总把‘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挂在嘴边么,我现在走的就是自己的路。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不被人说,别人说什么我也不在乎。”

  既然开了口,韩博就不怕得罪人,问道:“你不在乎,别人在乎。嫂子会怎么想,孩子将来会怎么看,这对嫂子对孩子公平吗?”

  说到底还是自己破坏了人家的婚姻,池媛媛一下子语结了,理了理披肩秀发看着外面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不再吱声。

  “一然,媛媛,我知道我的话不中听,但我是把你们当大哥大姐才捅破这层窗户纸的。当年没走到一起很遗憾,现在走到一起就要处理好。不是吓唬你们,你们现在这关系很危险,当这么多年警察,因为感情纠纷引发的惨剧我见多了,真不希望在你们身上重演。”

  “谢谢。”

  刘一然沉默了良久才崩出这两个字,提到这事再也没有饭桌上那意气风发,能想象到甚至感觉到他过得没表面上那么顺心,显然被婚外情搞得焦头烂额。

  韩博轻叹了口气,凝重地说:“我有什么好谢的,关键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这种事谁也给不了好的建议,谁也帮不上忙,只能靠你们自己。都是成年人,还是事业有成的成年人,你真该好好想想。”

  话音刚落,池媛媛突然回过头:“韩博,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和晓蕾应该清楚。没一然我一样过,只是我走了一然会幸福吗?现在他老婆三天两头吵,隔三差五闹,我没进公司时比现在好不到哪儿去。”

  刘一然失败的婚姻是如假包换的包办婚姻,韩博从未见过的那个嫂子,据马志功说长得倒是挺好看,只是文化程度不高,初中毕业,以前在县里的百货大楼做营业员。

  刘一然落魄时夫妻感情还不错,创业时两口子也没现在这些事。

  刘一然发达之后事来了,他妻子失去了安全感,总是担心这个怀疑那个……由此可见,婚姻有时候还是要讲究一点“门当户对”的,至少学历背景要差不多,不然夫妻之间会没太多共同语言。

  不过话又说回来,感情是要精心浇灌的。

  之所以闹成现在这样,刘一然有很大责任,作为一个丈夫,应该多抽点时间陪陪妻子,让妻子感受到爱,感受到最起码的安全感。

  韩博既不希望他抛妻弃子,又不好动员他跟同样是同学且关系一直不错的池媛媛一刀两断,只能提个醒,只能让他们自己想想。

  正准备推门下车送他们去宾馆大堂,刘一然突然道:“韩博,我的事还没到……至少没严重到你说的那个程度,周开元遇到麻烦了,而且是大麻烦。我和媛媛本来可以直飞香港,就是因为他的事才来深正的。”

  “老周怎么了?”韩博下意识问。

  “去年聚会时你那番话说晚了,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早说他也不一定能听进去。上个月被双规了,我也是前天才知道的,他老婆带着孩子找到公司,哭着求我帮他疏通疏通关系,我是认识不少领导,但也只是认识。”

  聚会时就觉得他有问题,一个正科级干部,参加同学会还带秘书和司机,软中华整条往外拿,整包给老同学散,晚上吃夜宵抢着买单,现在看来果然有问题,要是经济没问题纪委能双规他?

  都说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听到周开元被双规的消息,韩博倒不觉得有多痛心,不动声色说:“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没必要专门跑一趟的。”

  “我还没开口呢,你就关上了门。”

  “我说刘总,您还真看得起我,这事我有权管吗,再说这种事我能管吗?”

  刘一然从未想过他会帮周开元去找关系去说情,不仅没想过甚至觉得周开元是罪有应得,只是被周开元老婆带着孩子找上门,实在是没办法,只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他没急着表明真正的态度,而是紧盯着韩博问:“你知道查他的是谁吗?”

  “他们那个县我都没去过,我哪儿知道!”

  “庄部长,庄新栋,以前在学生会跟你穿一条裤子的那哥们。”

  “怎么可能,庄新栋在省-委工作,省委哪个部门我忘了,反正去年聚会时他还在。再说周开元什么级别,一个正科级干部,省里去查他,那不成杀鸡动牛刀了。”韩博一脸不可思议,觉得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

  “去年是在省委,现在不在了,现在是县纪委书记。他刚上任时周开元还屁颠屁颠跑去拉关系,同校同学也是同学,何况还有你这个共同的好朋友,结果庄新栋上任不到一个月,就拿他这个同校同学先开刀。”

  “找纪委书记拉关系,这不是耗子给猫当伴娘嘛。”

  “反正你那哥们还真是铁面无私,不光老周栽他手里,据说以前挺器重老周、提拔老周当局长的那个县领导,在老周被县纪委带走的第二天也被市纪委双规了。”

  “这说明他们早在纪委挂了号,双规他们是早晚的事。”

  “你就不打算给庄新栋打个电话?”

  “打电话容易,如果他没换号码现在就可以打,可是打通了你让我说什么?”韩博反问了一句,面无表情地说:“难道让我跟人家说,庄部长,你们立案调查的周开元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你的同校同届同学,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能不能给我韩博几分薄面,高抬贵手,放周开元一马?”

  刚才还因为感情的事有些沮丧的刘一然禁不住笑了,池媛媛更是噗嗤笑道:“这么说挺合适,虽然是同校同学,但在学校时我们几乎没跟他打过交道,没什么交情。你不一样,你跟他关系那么好,他应该会给你面子的。”

  “拜托,人家是纪委干部,别说不会给我面子,就算给面子这个电话我也不会打。”

  “打不打是你的事,反正我把话带到了。周开元不光是我刘一然的同学,也是你韩博的同学,他老婆去我那儿是一颗红心两种打算,既希望我帮着找领导疏通疏通,也是去管我要你的手机号,想找你帮忙的。”

  刘一然顿了顿,接着道:“我私下打听过,周开元算彻底完了,不光受贿还索贿,几百万肯定是有的。纪委不可能光双规他,不盯着他老婆。他老婆跑我那去没什么,我又不是当官的不在乎什么影响,要是跑深正来哭哭啼啼对你影响不好,所以我把事揽下来了。”

  原来这对老同学不是想吃刚才那顿饭,而是想让自己少点麻烦。

  韩博真有那么点感动,拍拍他胳膊,诚恳真挚地说:“谢谢。”

  “举手之劳,没什么好谢的。”

  刘一然抹了一把脸,不无感慨叹道:“这帮同学就你和老周两个进了政府部门,一个市公安局副局长,一个县环保局长,级别放一边,正科一样是局长,以前真为有你们两个局长同学为荣,结果老周没管住自己,栽了,想想挺惋惜的。”

  这分气度,让人不得不服气。

  他发出这样的感慨,韩博甚至有些无地自容,毕竟不管周开元做过什么应该落到什么样的下场,他终究是曾经朝夕相处四年的同学。

  “一然,在外人看来我韩博好像有多了不起,其实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么了不起,其实我一直以有你这样的同学为荣。创业太难了,换作我,我做不到。要是脱掉这身警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你那活我也干不了,”刘一然推开门钻出轿车,回头看着准备相送的韩博,同样很认真很诚恳地说:“韩博,谢谢你刚才的提醒,我不是老周,我能听进去所有的善意提醒和忠告,媛媛也能,正如你刚才所说,我们是好好想想,是该理性地规划一下未来了。”

  http://www.zwydw.com/book/0/3/15310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