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七十九章 雷霆棒喝

第九百七十九章 雷霆棒喝

  从刘一然、池媛媛下榻的宾馆回到市局,刚洗了个澡躺下,刘一然在停车场提到的庄新栋居然打来电话。

  韩博倍感意外,立马起身接通手机。

  “庄部长,不,现在应该称呼庄书记,这么晚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让我恭喜你高升?”

  刚打发走一个同校同学的庄新栋正在回新家的路上,靠在车窗边看着外面的夜景,笑道:“韩局,您副局,我才副处,要恭喜也应该是我恭喜您。”

  “当领导了就是不一样,说话语气都变了。”韩博顺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白开水。

  “领导要有领导的样子,别再拿我开涮了,”庄新栋笑骂了一句,直言不讳地说:“兄弟,你知道我提副处,知道我调到县里来工作,周开元的事想必也听说了。实不相瞒,这半个月你们班上的人没少来找我,先是叙同校同学之谊,然后就把你老人家扛出来,让我看在你老人家的面子上网开一面,放周开元一马。”

  毫无疑问,有人给周开元老婆出过主意,那帮老同学周开元老婆估计全找过了。

  丈夫被双规,妻子很着急,人之常情。

  韩博并没有觉得周开元的爱人做得多过分,而是不无好奇地问:“你是怎么跟他们说的?”

  “我说好啊,没问题啊,让韩博给我打电话。”

  损友一如既往的损,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什么意思,感情周开元出不来,不关你庄新栋的事,全是因为我韩博不帮忙,不帮着给你打个电话?”

  “要不是你我能有这么多事,不管怎么说也是同校同学,来了要热情接待,甚至要管饭,是他们来求我,还是我求他们,不把你拉下水我心里不舒服。”

  韩博乐了,忍不住笑问道:“找你说情,求你帮忙,还要你管他们饭,有没有搞错?”

  “千真万确,不信给马志功打个电话。我刚请他吃完饭,还帮他订了个房间,发票我要全留着,你看着什么时候帮我报销掉。”

  庄新栋说得理直气壮,不过想想他确实有理由理直气壮。

  马志功跟自己的关系不一般,可以说铁得不能再铁,人家是看自己面子才热情接待的,换作别人早让保安赶走了。

  这算什么事,韩博又好气又好笑。

  想到老朋友遇到的这些事,正色道:“庄部长,不管你信不信,周开元的事我是今晚才知道的,你荣升县纪委书记一样是今晚才知道的。我这个公安局副局长要秉公执法,你作为纪委书记一样要秉公执纪,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要想那么多。”

  “真心话?”庄新栋半开玩笑地问。

  “废话!你把我韩博当什么人了!”

  “别生气,我是开玩笑。”

  “纪委书记能开玩笑吗,这是能开玩笑的事吗?”韩博故作不快地问。

  “好啦,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行不行,”庄新栋坐直身体,说起正事:“韩博,其实这么晚打电话,我是想请你帮帮忙。你那个老同学到现在仍抱有侥幸心理,一直避重就轻,有许多问题拒不交代,能不能抽个时间帮我给他打个电话。”

  “这种事我应该避嫌,也不符合你们的办案程序。”

  “他不光侵吞公款,不光受贿索贿,还多次行贿且金额不小,上午市纪委领导亲自给我打过电话,希望我们县纪委能够尽快从他这儿打开突破口。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不听。你的话,对他无疑有一定影响力。”

  韩博真不想掺和这事,强调道:“我和他的关系很一般,毕业之后断了十几年联系,直到去年同学聚会才遇上,才知道他当上了县环保局长。”

  “这些情况我知道,之所以请你帮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非常清楚你我之间的关系,甚至把你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老婆为什么找老马他们来说情,其实是他察觉到我们正在调查他的时候,特意跟他老婆交代的。”

  庄新栋顿了顿,继续道:“大博士,现在是态度决定一切,他再这么执迷不悟将来只会从严从重,打个电话帮着做做工作,既是帮我也是帮他,不管怎么说也是同学,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越走越远吧。”

  “打感情牌,你这是道德绑架。”

  “不打就算了,当我没说。”

  “好吧,就当支持你工作,”帮一个老同学去收拾另一个老同学,还有一帮老同学打着自己的幌子去帮那个被收拾的老同学说情,韩博越想越觉得荒唐,顺手拿起笔问:“电话号码,你忙,我也不闲,要打今晚打,明天没时间,后天大后天都没时间。”

  “行,就现在,我把办案人员的手机号给你,我再跟他们说一声。”

  “快点。”

  ……

  曾经风光无限的周开元正住在一间24小时都有两个纪检干部看守的宾馆房间里,不许接听电话,不许出门,连上厕所都有人盯着,彻底失去了自由。

  已经沦落到如此田地,他不仅没一丝悔意,反而觉得很冤,确切地说应该是觉得他很倒霉,别人都没事,他运气不好撞枪口上,成了庄新栋那个六亲不认的县纪委书记新官上任的立威对象。

  也正因为如此,他被双规之后虽然算不上气焰嚣张,但态度是极其地不配合。

  办案人员询问时要么不交代,实在赖不掉避重就轻,没人问话时有饭就吃,躺下就睡,认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不乱说,不把老领导牵扯进来,老领导就会想办法救他。

  同时认为老同学韩博不会见死不救,并且老同学是副局级领导干部,是深正那个国际大都市的公安局副局长,跟庄新栋的关系又那么好,庄新栋再六亲不认也不可能不给韩博面子。

  正躺在床上幻想着出去之后该怎么消除被双规的“不良影响”,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坐在门边的纪检干部起身打开门,只见县纪委王副书记握着手机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周开元,电话。”

  接电话,被双规能接电话吗,周开元真以为听错了。

  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样子,王副书记一把将他拉起,把手机往他手里一塞:“快点,别磨蹭了。”

  “王书记,谁的电话?”

  王书记正准备开口,手机传来一个既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声音:“老周,我韩博,不好意思,你的事我直到今晚才知道,怎么会搞成这样,我都大吃一惊,都吓了一跳,更别说嫂子和孩子了。”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老同学的电话!

  周开元一阵狂喜,不无得意地看了王副书记等人一眼,紧握着手机说:“韩局,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其实真没多大事!我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兢兢业业,过去这些年不是先进就是优秀……”

  一套一套的,连“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都说出来了,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韩博可没心情和时间听他扯淡,冷不丁厉声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周开元,你当纪委是摆设,你以为双规是儿戏?你以为不老老实实向组织交代,你干的那些事就没人知道?”

  老同学说翻脸就翻脸,声色俱厉,周开元懵了。

  “我了解过,你不仅违反了党纪也触犯了国法,凭现有证据就能移送司法,判你十年八年是轻的,还在这儿振振有词,你以为你是谁啊?政-治局委员违法乱纪都要被立案查处,老虎都打了,何况拍你这个苍蝇!”

  韩博清清嗓子,冷冷地说:“摆在你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积极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要么继续负隅顽抗,等着把牢底坐穿!是想我将来以老同学身份去探监,还是想我以一个党员干部的身份去监狱看你这个贪污腐败的反面典型,自己选择吧!”

  http://www.zwydw.com/book/0/3/1531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