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八十二章 传销(一)

第九百八十二章 传销(一)

  接到小敏电话,赶到距市局不到三公里的酒店,看到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韩博忍不住笑了。

  “你小子怎么也来了,农药厂不忙吗?”

  “韩局,其实算起来小俊是我表弟,她婆奶奶跟我婆奶奶是叔伯姐妹,再说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被人骗去搞传销我能不管?”良庄再好也就那么大,李固静极思动,一听说小敏要带陪老顾来找韩博,请韩博帮着去西广找人,就自告奋勇地跟了过来。

  这小子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认认真真帮人家管两个吸毒的儿子,踏踏实实帮人家管厂,以前的电器成套设备不做了,现在一心一意生产农药,据说还成功申报上省级高新技术企业,农技部门大力推广,效益好得令人发指。

  去年产值上亿,是良庄现在为数不多的亿元企业之一。

  他现在依然是副总,但不光有工资还有股份,不仅在良庄盖了一栋漂亮的三层小洋楼,还在思岗县城买了房。上次回老单位时听王燕说他现在活得不知道多滋润,春节期间还带着老婆孩子跟旅行团去马尔代夫玩了一个星期!

  正因为小日子越过越红火,现在怎么看怎么不像“贼猴子”,长脸变成了红光满面的圆脸,啤酒肚也出来了,一身行头也不再是暴发户的做派,曾经梳得一丝不苟还打点啫喱水的小分头变成了板寸,脖子里的金项链换车了一块玉,上身一件休闲服,下身一条牛仔裤,看上去很休闲很运到。

  他本来就是红旗村的,跟老顾家沾亲带故很正常。

  他说身陷传销的顾小俊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表弟,韩博并不觉得有多意外,毕竟老良庄就那么大,两个人碰到一块总能拐弯抹角攀上亲戚。

  带来一个不速之客,小敏有些尴尬,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韩局,我陪我舅回去拿行李,结果在镇上遇到李总,一听说我们要来找您,他就……”

  小样!

  你知道什么呀,你是在良庄派出所干过几天,可要是论关系你跟韩局差远了,小敏越是解释李固越是觉得好笑,咧嘴大嘴嘿嘿笑道:“韩局,上次太不巧,我正好在东山出差,不过您也太不够意思了,回良庄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是我考虑不周,走,一起去吃饭,给你们接风洗尘。”

  “韩局长,不好意思,麻烦您了。”一直没能插上话的老顾,终于有了说话机会,紧握着韩博手一脸感激。

  “老顾,我也算半个良庄人,家乡人遇到难处能想到我,这是给我韩博面子。”想起老良庄以前走出去的那些部队首长和地方领导,韩博一脸感慨:“你们能想到我,能来深正找我,我真的很高兴,能为家乡父老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我也很荣幸。”

  良庄人很团结,尤其在外地的良庄人,只要家乡父老找上门能帮的都会尽量帮,实在帮不上也会招待好,不管之前认不认识,不管相互之间关系怎么样。

  老顾不是老卢,这辈子从来没求过人,被搞得很不好意思。

  李固和小敏走南闯北见过世面,倒不是特别不好意思,一边兴高采烈地叙旧,一边跟着韩博来到附近的一家市局民警经常去的饭店。

  知道韩博不喝酒,李固和小敏也陪着喝饮料。

  几筷子菜下肚,李固忍不住问:“韩局,我上网搜过,庆海那地方传销泛滥,一年不知道有多少人上当受骗,政府怎么就不管呢?”

  庆海市位于西广自治区南部,三面环海,每立方厘米空气中的负离子含量比一般城市高出50至100倍,被誉为中国最大的城市“氧吧”。2005年,甚至入选中国十大宜居城市,并荣获全国人居城市生态环境范例奖。

  然而,美丽的庆海展示给人们的并不都是美好。

  传销问题严重,是尽人皆知的“传销之都”。

  跟他们韩博不想说那些官话套话,放下筷子道:“据我所知,在传销问题上地方政府的态度确实有问题,2008年的时曾经出台过一个经济区发展规划。按照那个规划,庆海2020年城市人口将达到100万~120万人。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庆海市就必须在集聚人气上想办法。

  上世纪90年代初,庆海还是个人口不足10万的海边小城,到2005年也不过30多万,所以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庆海一直人口少,人气不旺,于是当地政府把许多精力都用在‘聚集人气’上。

  但是呢,庆海一直没有什么像样的产业支撑。面向东盟的出口加工区是2008年才建成的,目前正在起步阶段;电子、轻工和化工产业也是最近几年才有的,规模都不是很大,工业和制造业更是空白。

  普通外地人去庆海,并没有足够的就业岗位给他们。换句话说,政府只是想让更多的人去庆海工作生活,但却没有想好让这些人去哪儿工作,如何生活?”

  韩博顿了顿,接着道:“这正如群众所诟病的那样,干这个的人数众多能刺激当地经济;二是在庆海泛滥的那种骗局也确实钻了现行法律的空子,五级三阶制到29人就出局,没有达到30人的法律上限,没有相应法律法规支持,打击难度比较大;

  再就是这种骗局也是与时俱进披上各种高大上的外衣,比如资本运作、互联网金融、断章取义的领导讲话、新行政策的歪曲解读、搞不清了就是国家行为宏观调控,忽悠之功真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具体到公安机关,那边的同行真不是不作为,一是打击传销是工商行政部门的主要职责,公安只是协助。打击那些搞传销的首先要工商认定是传销,工商没认定公安能做什么,没涉嫌违法犯罪只能放人。”

  “公安真管不了?”

  “我在公大当教官时的一个学生在庆海市公安局工作,他去年调入打传队,也就是打击传销专业队。昨晚我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在电话里给我大倒苦水,他从去年到现在不知道抓了多少,不知道协助亲属解救出多少,结果那些人强制遣返走没几天就跑回去了。

  并且那些人既是传销者也是受害者,许多人身上一分钱没有,公安经费终究是有限的,把他们全抓回来要管他们吃喝,要给他们买回家车票,不是一两个人,而是成千上万,这可能吗?”

  韩博轻叹口气,看着老顾意味深长地说:“传销组织是利用了人们一夜暴富的心理,但身陷传销的人自己一样有责任,先交6万多,再拉二十几个人,很快就能获得上千万的收益,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说白了还是财迷心窍。”

  “韩局长批评的是,小俊那臭小子就是想发财,说到底还是怪我没出息……”

  “老顾,千万别这么说。”

  韩博拍拍他胳膊,旋即话锋一转:“不过庆海现在的情况应该只是暂时的,传销问题已经引起的上级重视,在打击传销犯罪专项整治会议上自治区公安厅领导声色俱厉说,在西广一些地方的传销犯罪屡打不绝,原因是一些地方政府和执法部门存在错误认识,竟然认为传销活动可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甚至把传销活动视为罚没款的重要来源。传销人员把广西看成天堂,这是西广的耻辱!”

  “韩局,打不打击那是大领导的事,我们只想把小俊弄回去,”小敏掏出手机,不失时机地说:“韩局,我们不知道您明天到底有没有时间,也就没订去西广的机票,要不现在订一下吧,打114就行,很方便。”

  深正到庆海不是特别远,也就六七个小时车程。

  韩博权衡了一番,干脆提议道:“要不开车去吧,吃完饭就出发,我们三个人换着开,下半夜到庆海,明天一早就能办事。”

  “也行,”好久没跟“韩特派”一起并肩作战,李固兴高采烈。

  老顾没主见,韩博怎么说他怎么是。

  吃完饭,小敏抢着买单,实在抢不过他,韩博只好作罢,走出饭店招呼三人上车,市区他最熟悉,开第一段。

  说说笑笑,回忆当年,倒也热闹。

  直到此时此刻,余敏才知道老领导对“贼猴子”另眼相待是有原因的,人当年在南港真是为公安出生入死,给公安当线人,帮老领导破获好几起大案。

  全程高速,赶到庆海市正值凌晨3点多,在著名的金滩广场附近找了一家酒店,开了两个房间先住下。

  长途跋涉,四个人都困了,倒下就睡,一觉醒来已是早上8点多。

  “兴国,我们到了,正在金滩大酒店西餐厅吃早饭,好的好的,路上开车小心点。”

  给曾经的学生通完电话,正准备招呼老顾去挑他喜欢吃得,一对操东北口音的中年男女迎面而来,端着盘子笑问道:“老板,来庆海考察?”

  韩博回头看看身后,一脸不解地问:“我吗?”

  “是啊。”

  “刚来的,夜里刚到。”

  “有没有熟人,有没有介绍人?”女的热情无比地问。

  “什么介绍人,我是自己来的。”韩博指指笑而不语的李固和小敏,装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除了那个老头儿,这几个人衣着不凡,一看就知道有钱,这对中年男女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热切地看着他问:“老板想考察什么项目?”

  “听说有个‘1060工程’,我想了解一下,但有人说那是传销,正犹豫呢。”韩博往盘子里夹了点炒面,回到自己这一桌。

  那对中年男女竟一路跟了过来,兴高采烈地说:“老弟啊,我以我的人格担保,‘1060工程’是真的,这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啊!你能自己跑到庆海来,一是你这个人有财运,不请自来。说实话,很多人请他都不来,眼睁睁错失大好的机会。二来呢,咱们有缘啊,有缘千里来相会。实不相瞒,我们都是做‘1060工程’的,以后大家一起干,互相有个照应,保证你两年达到1060……”

  太搞笑了,居然想拉公安局副局长搞传销!

  这是在庆海的,要是在深正,哪怕以前在良庄,他俩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李固急忙别过头去,生怕控制不住笑出声来。

  “我们这个行业就是纯资本运作,为了加速开发建设庆海,国家出台“1060工程”,就是为建设庆海筹集资金。一次性投资六万多点取得进入‘行业’的资格,再发展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这样操作下去,最多两三年就能拿到1060万。这就是‘国家1060工程’!当然,你还需要进一步学习和考察,等你真正入行了,想让你停下来你都得跟我拼命,哈哈。”

  韩博饶有兴趣,自称老陈的中年人说得眉飞色舞,爽朗地大笑。

  中年妇女不断向问寒问暖,从生意到地区文化再到时事政治无所不谈,绕了一大圈之后,话题开始转到了“纯资本运作”。

  闲着也是闲着,韩博装出一副很犹豫的样子说:“二位,我们虽然刚到但也感受到了庆海的发展变化,对资本运作有了一些了解,但是也有一些疑问。如果你们说的这个资本运作不是传销,而且是政府支持的,为什么政府不承认,还有会有那么多批评报道?”

  “看得出,老兄了解得不少,这很好解释。”

  老陈老脸有些微红,语速开始加快,“其实,几乎所有的负面报道都是政府特意安排的,目的是为了规范‘行业’,吓跑胆小的,让这个新的金融模式健康快速发展。国内大多数媒体,包括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关于纯资本运作是传销的报道都是国家安排的,这是媒体掩护行业的一种做法。

  去年中央电视台播了一个专题节目,叫《老总复制的秘密》,说资本运作是传销,当时我也很震惊,难道中央的态度有变化?真的要打压资本运作?但是后来我发现,这又是一次政府的故意所为,目的是要规范行业,低调发展。”

  ……

  吃个早饭都能遇上两个拉人搞传销,看见这地方的传销问题有多严重。

  韩博彻底服了,暗想如果深正也这样,关局的公安局长基本当到头了,自己这个副局长估计也要给人家挪位置。

  http://www.zwydw.com/book/0/3/16053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