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九十章 失联脱管(六)

第九百九十章 失联脱管(六)

  瞎话好编,把谎圆起来却没那么容易,何况时间如此仓促。

  韩总和老李总果然一眼看出汪总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如果有问题那只能是中午又喝多了。老卢在位时永远不会错,退休之后同样如此,一如既往地把责任全推到别人身上。

  一场虚惊,李晓蕾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楼上那帮吵吵闹闹的老爷子们。干脆跑到楼下,打电话跟远在深正的韩博发起牢骚。

  “没事?”韩博强忍着笑,故作惊诧地问。

  “没事!他好着呢,中气十足,红光满面,正在给马主席、良粮集团王总、良锅集团徐总他们打电话,让晚上全去富贵大酒店,还说什么难得聚一次,晚上要喝个尽心,要来个不醉不归。”

  李晓蕾举手跟闻讯而至的王燕打了个招呼,站在李泰鹏的大奔边唉声叹气。

  毫无疑问,老卢是把“行动”分为两部分,首先是把人全部忽悠回良庄,等全到了良庄再想其他办法留人。

  韩博差点爆笑出来,想想又忍不住问:“汪总既然没事,卢书记怎么会说他有事,还说得那么严重?”

  照理说做晚辈的不应该掺和长辈们的事,但现在已经卷进来了。

  李晓蕾拍拍王燕胳膊,一边跟王燕往派出所方向走去,一边哭笑不得地解释起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汪总后来娶的那位比他女儿还小三岁,卢书记看不惯,当面说背后说,不光结婚时没来喝喜酒,还不让马主席、牛部长和你爸我爸他们来。

  多少年的朋友,以前还是同事,汪总心里肯定不是滋味儿,今天中午又喝了点酒,估计是越想越郁闷,就给卢书记打电话说他得了癌症,说他不行了,想看看卢书记和你爸我爸他们回不回来,还把他当不当朋友。”

  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

  正如李晓蕾所说,老卢在汪总续弦这一问题上是强烈不满甚至反对的。汪总前面那个爱人前年因胃癌去世,当时老卢很积极,想帮他找个差不多大的,结果汪总不需要他帮忙,跟建工集团一个29岁的会计好上了。

  60多岁的人娶一个29岁的娇妻,这不是老牛吃嫩草吗?

  老卢不是一两点看不惯,强烈反对。

  可惜婚姻自由,他的意见只能作为参考,人家最终还是结了婚,老卢和汪总这对几十年的政商搭档之间的关系也因此变得很紧张,大有“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今后老死不相往来之势。

  今天发生的一切表明,老卢虽然对汪总娶娇妻强烈不满,但还是不想因此失去汪总这个朋友,既借汪总“病危”把韩李两家人忽悠回了良庄,又能以此变相修复相互之间的关系。

  韩博越想越好笑,不禁说道:“回头想想咱家两位老爷子也不到之处,不应该全听卢书记的,去年就应该去喝汪总的喜酒。”

  “不能全怪卢书记,你爸和我爸嘴上虽然没说,心里其实也不是很支持汪总娶现在这位。”这件事在良庄不是什么秘密,李晓蕾跟一脸坏笑的王燕对视了一眼,接着道:“对了,我刚见过汪太太,是年轻,是漂亮,我都不知道让絮絮叫她阿姨还是叫她奶奶。”

  想想那情景是挺尴尬的。

  韩博忍俊不禁地问:“絮絮呢?”

  “汪太太很热情,硬是塞给絮絮一个大红包,这会儿又带絮絮去超市了,你妈和我妈一起去的,没事。”

  “老夫少妻,要承受多大的舆论压力,想想她也挺不容易的,对人家客气点。”

  “这还用你说,就算不给她面子也要给汪总面子是不是?”

  “只要他没事我就放心了,对了,你们晚上喝他们的喜酒,喝完喜酒是怎么安排的?”绕了一大圈,韩博终于问出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晚上是回不去了,明天能不能回去还不知道,建工集团好几个项目经理在家,这会儿全到了,说今晚汪总安排,明天他们来。这么多年的朋友,咱家搞装修时人家帮过不少忙,你爸和我爸不可能不给人家面子,明天能不能回去都不知道。”

  老卢和汪总搞的是人海战术!

  如果不出意外,搞建筑的这一帮请完,就轮到良工、良粮和良锅三大集团的老总,说不定马主席等老良庄的干部也要盛情款待一下。

  有“根据地”真好,不过这次人情真是欠大了,韩博感慨万千。

  ……

  不知不觉一个下午过去了,就在老卢和韩李两家人在富贵大酒店祝汪总和汪太太白头偕老永结同心之时,东萍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姚长辉和东萍市司法局调研员冯朝阳正坐在市局小会议室里阴沉着脸听刑警支队长汇报。

  “矿业集团破产清算前是大型国有企业,干部职工来自全国各地,钱中明被执行死刑之后,他老婆就带着钱小伍回了西川娘家。我们的民警刚到西川,钱小伍过去六年的情况,最快也要到明天下午才能搞清楚。”

  韩博在东萍市局担任副局长时,朱千里是南萍县公安局刑侦副局长。

  事关老领导及其家人的安危,朱千里对这个任务非常上心,一接到命令就亲自组织刑警展开侦查,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道:“宗永江虽然不是我们市人,但他家离我们东萍不远,一小时前我们的民警赶到他家,发现他老婆不太像撒谎,确实不知道宗浩去哪儿了。

  我们的民警打开宗浩的电脑,查看浏览器的历史记录,结果发现他非常关注韩局的动向,过去一个月至少浏览过不下二十次深正市公安局官方网站,而且搜索引擎的第一个关键词就是韩局。”

  如果他们不是想报复韩局,为什么对韩局如此关注?

  他们不是想报复韩局,又为什么同时神秘失踪?

  最担心的事终于成了事实,姚长辉倒吸了一口凉气,冷冷地问:“还有吗?”

  “我们的民警在当地派出所协助下找到宗浩平时一起玩的几个狐朋狗友,他们证实这几年宗浩不止一次去第三监狱探过监,过去半年至少去过三次深正。有一次喝多了,还扬言要给‘陷害’他父亲的韩局好看。”

  冯朝阳是萍盛集团涉黑案的主要侦办人之一,对宗永江等团伙成员的情况最了解,低声补充道:“姚市长,宗浩的父亲宗永江不在省内监狱服刑,他去大西北探监很正常,总去省第三监狱探监就很不正常了。”

  “顾思成获得假释前就是在三监服刑的?”

  “嗯。”

  “这么说他们真是冲着韩局去了!”姚长辉敲敲桌子,毅然道:“千里同志,立即成立专案组,你亲自担任组长,从各单位抽调精兵强将,全面彻底地搞清楚情况。同时,立即准备材料上网追逃失联脱管的顾思成。”

  “是!”

  “老冯,相比两个愣头青,顾思成无疑更危险,我们需要了解他在监狱服刑期间的情况,你现在是司法局领导,你出面请监狱部门协助比我们方便,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我可以和专案组的同志一起去三监。”

  “同志们,这个案子的性质有多么恶劣就不需要再强调了,时间紧急,必须争分夺秒,抓紧时间行动吧。”

  “是!”

  ……

  成立专案组不需要花多长时间,刑警支队长朱千里拿手机不断拨打电话,不断下达命令,办案人员兵分几路,有的和冯朝阳一起去监狱,有的去矿区侧面了解余琳的情况,有的去萍盛集团涉黑案其它团伙成员家。

  这么大事不能藏着掖着,何况市局本来就没什么责任。

  姚长辉一宣布散会就下楼钻进轿车,一边示意司机立即去新阳,一边给政法委童书记汇报。司法局夏局长比他更紧张,一接到冯朝阳电话同样放下手头上的所有工作火急火燎往新阳赶,要去省城向司法厅领导当面汇报情况。

  他们满世界找顾思成、钱小伍和宗浩,而此时此刻顾思成三人已抵达深正,正在隆华区的一栋不起眼的旧厂房里喝啤酒看电视。

  “顾叔,去镇上玩会儿呗,镇上好几家KTV,洗浴城也不少。”宗浩很怀念前几次来时那些小姐的全方位服务,坐立不安,总想着出去。

  顾思成点上支烟,面无表情说:“想办事哪儿都别去,办完事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们倒无所谓,您在里面受那么大罪,几年没碰过女人。”

  顾思成下意识抬起头,紧盯着宗浩差点发作,可想到他最需要家长管的时候他父亲坐牢了又低下头。

  宗浩意识到说错了话,耷拉着脑袋不敢再吱声。

  钱小伍急忙岔开话题:“顾叔,琳姐的签证什么时候能办好,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让她办旅游签证先过去,到了南非再申请工作签证,很快的,最多一星期,等了不了多久。”顾思成想想又交代道:“你们都忍着点,别出去,更不能惹事,也别给家里给以前的朋友打电话,小心驶得万年船,这种事越小心越好。”

  http://www.zwydw.com/book/0/3/17376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