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九十三章 不能避嫌

第九百九十三章 不能避嫌

  挂断香港同行的电话,赶紧洗漱,换上警服正准备去食堂看看还有没有饭,好几天没见的关局出现在楼道里,同他一起迎面而来的还有省厅刑侦局陶副局长。

  “关局早,陶局,您来检查工作怎么不事先给个电话?”

  “韩博,陶局是来找你的。”关局回头看看陶局,直接把韩博堵在办公室,径直走到沙发边坐下,一边招呼陶局坐,一边示意韩博把门带上。

  他们是脸色都不太对劲,韩博意识到他们所为何来,顺手关上门,一脸苦笑问:“关局,陶局,是不是我老单位的事?”

  “这么大事你也不汇报!”

  刚接到通报时关局真吓一跳,从陶局手里接过烟,异常严肃地说:“几个混蛋想报复,你是没什么好担心的,借他们几个胆也不敢跑市局来,就算敢来也是自投罗网,但你爱人呢,你孩子呢,你父母呢?”

  “谢谢关局关心,老家那边我都安排好,采取了必要的防范措施,再说东萍那边现在只是推测,失联脱管的那个假释犯和我打击过的两个罪犯的儿子到底是不是冲我来了,现在还不能确定。”

  省厅刑侦局陶副局长点上烟,似笑非笑地说:“韩局,今日凌晨,我们接到贵省公安厅通报,贵省同行基本确认了,失联脱管的假释犯顾思成就是冲你来的,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已经策划了很久,有预谋、有计划地准备对你实施报复。”

  “确认了?”韩博将信将疑。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你老单位的同事等会儿会详细通报,他们刚下飞机,关局亲自给机场分局打过电话,机场分局的同志送他们过来。”

  “东萍来人?”

  “不只是东萍市公安局和东萍市司法局来了人,贵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吴总队长和司法厅杨副厅长也来了。居然敢报复一个市公安局副局长,报复一个副局级领导干部,这是什么性质,不光贵省政法委林书记作出批示,我们丁厅长听完汇报后也当即作出指示,要求我们省市两级公安机关的刑侦部门全力协助即将到来的贵省专案组,尽快将失联脱管的假释犯顾思成及其同伙抓拿归案!”

  一个省委常委和一个副省长兼公安厅相继作出批示和重要指示,两个省公安厅和一个省的司法厅联合办案,韩博彻底服了,欲言又止地问:“关局,陶局,这是不是有点夸张?”

  “不夸张,现在不只是你个人的事,你是我们深正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是我们东广省的副局级领导干部,他们敢报复你就是向公安机关宣战,对于气焰如此嚣张的嫌犯,不严厉打击行吗?”

  关局顿了顿,接着道:“为确保万无一失,也为了更好地协助贵省同行办案,根据省厅和市委的指示,局党委研究决定你暂时放下手头上的所有工作,不要离开市局,等贵省同行到了就加入他们的专案组,一心一意地配合协助他们追捕三个胆大包天的嫌犯。”

  “关局,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要移交一下工作。”这是厅领导和市领导的指示,这是经局党委“研究决定”的,韩博只能服从。

  “不需要,反正你暂时不能离开市局,”关局笑了笑,又来了句:“我已经让召强同志带人去南港了,你给晓蕾打个电话,就说他们去旅游的,请晓蕾接待一下。”

  陈召强是谁,是市局警卫处副处长,中校军衔,专门负责市领导的警卫工作。

  中央首长、中央部委和省领导来检查调研或有外宾来访,都是他具体负责安全保卫,堪称深正的“中-南-海保镖”!

  这次真搞大了,韩博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三人就这么坐在聊了一会儿,关局的秘书敲门进来汇报,说客人到了。

  一下子来两位副厅级,不能不出去迎接。

  同关局陶局一起来到门厅,韩博被刚下车的阵容震撼到了,居然来二十几个人,其中一大半是老熟人。

  “吴总,杨厅长,欢迎欢迎,我给您二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省厅刑侦局……”他们是第一次见面,相互之间都不认识,韩博这个“当事人”只能上前介绍。

  现在不是客套的时候,门厅也不是客套的地方。

  众人简单寒暄了一番,在关局的招呼下来到三楼会议室。

  老样子,由最了解情况的人汇报案情。

  东萍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长朱千里站起身,举起一张照片说:“报告各位领导,这就是失联脱管的假释犯顾思成,今年三十六岁,六年前韩局就是经深正去香港请求香港警方协助,收集到其涉嫌多起犯罪的罪证的……

  这就是同时神秘失踪的钱小伍,他的父亲叫钱中明,是萍盛集团涉黑案的主犯之一,因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罪等罪名,数罪并罚,于六年前被判处并执行死刑!”

  关局下意识看向韩博,暗想天底下没无缘无故的爱,同样没无缘无故的恨,你当年打击得那么狠,现在成为那帮混蛋的报复目标并不奇怪。

  韩博不无尴尬的挠挠头,接着听老部下汇报。

  “我们在西川的民警调查发现,他不止一次在亲朋好友面前扬言要帮他爸爸报仇,发现他过去半年至少来过四次深正,并在他已停机的手机通话记录中发现,这两年他频频与宗浩联系,还发现他多次拨打一个南非的固定电话,多次接听过从南非打给他的国际长途。”

  朱千里顿了顿,接着道:“我们的民警还发现他这些尽管不务正业,没一个正式工作,但出手却很大方,不止一次跟狐朋狗友提到南非有一个铁哥们。我们排查发现他提过的这个铁哥们,很可能就是萍盛集团涉黑案其中一个罪犯姜云山的儿子姜小山,我们怀疑姜小山可能也参与了,在境外给他们提供作案所需的经费。”

  “韩局,不是可能,是几乎可以肯定!”

  冯朝阳接过话茬,举起一份手机通话记录:“宗浩也不止一次拨打过这个南非的号码,也不止一次接听过境外打进来的国际长途。他们三人频频联系,而钱小伍和宗浩又频频去省第三监狱探监,探望当时仍在服刑的顾思成。”

  抓了他们的老子,没想到现在又要抓他们。

  韩博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儿,不动声色问:“还有吗?”

  “有。”

  朱千里又举起一张照片:“我们发现余琳也神秘失踪了,至少她用了六年的手机已无法打通,如果我们没猜错,余琳极可能也有份儿。”

  “韩博,这个余琳是谁?”关局不无好奇地问。

  “萍盛集团涉黑案的一个成员,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她与顾思成、宗浩及钱小伍关系不一般,他父亲当矿工时曾遇到过安全事故,被困在井下,一起被困的有顾思成,有宗浩的父亲宗永江、钱小伍的父亲钱中明,一共12个人,可以说是过命的交情,所以他们很团结。”

  “这就难怪了。”关局轻叹口气,又问道:“吴总,你们需要我们怎么配合,接下来打算怎么侦查?”

  “关局,我们想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吴总队长掐灭烟头,指指韩博说:“嫌犯想报复韩局只有一个办法,只有通过远在南非的杜茜打探到韩局的行踪他们才有可能得手,杜茜应该没跟他们同流合污,对韩局也很信任,只要韩局能够帮忙,将他们一网打尽并不难。”

  “韩博,就这么办吧,配合贵省的同志,尽管将他们抓捕归案。”

  “关局,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余琳真参与了,想将计就计设伏就要放她出境,等她到了南非再想把她抓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对别人是不太容易,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韩局,还有姜小山,如果查实他确实参与了,也要把他抓回来。”朱千里不想再留下后患,冷不丁插了一句。

  在会议室里的所有人中,最了解韩博也清楚案情的当属冯朝阳。

  他暗叹了口气,很认真很严肃地说:“韩局,我知道您不想看到顾思成又进去,不想看到钱小伍和宗浩走他们父母的老路,更不想让杜茜伤心难过。有句话怎么说的,我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您是一片好心,但他们不仅不理解您的良苦用心,还把您当成不共戴天的仇人。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您不能感情用事,不要想用避嫌来给他们机会。”

  韩博真想过“避嫌”,因为“避嫌”就意味着什么都不用问什么都不用管,就不需要再利用杜茜对自己的信任了。

  但这种事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过去的,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铁了心要来“报仇”,难道真要让他们得逞?

  韩博点点头,想想不禁冷笑道:“郝英良当年是有机会携款潜逃的,以他的智商想把他抓回来很难,他输就输在太不把我们公安机关当回事;现在轮到顾思成,他切断与亲朋好友的联系,显然充分吸取了教训,没再不把我们公安当回事,但说到底还是犯了同样的错误,忘了他是一个社区矫正对象,太不把司法局当回事。”

  关局深以为然,转身笑道:“杨厅长,韩博同志的话有道理,要不是你们基层司法所及时发现这个姓顾的失联脱管,我们可能真蒙在鼓里,不知道有一个阴谋在酝酿。”

  http://www.zwydw.com/book/0/3/17420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