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九十四章 坏消息

第九百九十四章 坏消息

  关局的安排和老卢的安排完美衔接上了,韩李两家人不需要再接受没玩没了的宴请,不过回到市区的李晓蕾也不可能再像之前那么忙。

  深正市局来人,不管之前有没有见过,不管关系怎么样,既然丈夫在电话里说要热情接待,李晓蕾自然要当回事来安排。

  人家难得休一次假,必须要让人家玩个尽心。

  专门管建工集团借来一辆商务车,亲自当导游陪远道而来的客人游玩,南港虽然算不上历史名城,但景点也不少,光市区的几个景点就转了一天。

  回到酒店筹备处,李晓蕾真有些累,洗完澡,换上睡衣,搂着刚睡着的儿子舒舒服服躺在大床上,跟往常一样和远在深正的韩博煲起电话粥。

  “……说起这事怪你爸,酒店我都联系好了,三个订两间房,又住不了几天,花不了多少钱,结果你爸一见到人家就说住楼上吧,我们楼上有客房,跟酒店是一样的。他都这么说了,陈处长能说什么,他们就这么住西边的两个房间。”

  就算热情得有些过的韩总不提议,人家一样会找借口住筹备处。

  不过这些事是不能解释的,韩博笑道:“筹备处条件也不错,不算慢待他们。”

  想到刚才吃饭时的情景,李晓蕾噗嗤一笑:“慢待肯定不会,他们在这儿住得还挺开心的,卢书记听说他们是武警,也不管这个武警跟良庄走出去的武警不太一样,反正在他心目中武警和解放军没什么区别,那个热情简直没法儿形容。

  问长问短,问部队的事,还翻出他的电话本给良庄那些在东广当兵的朋友打电话,要帮着拉关系。看到他和顾政委的合影,陈处长也大吃一惊,不知道他退休前是多大领导,这会儿正陪他打‘五十K’,谁输了输钻桌子。”

  韩博自动脑补老卢吹牛的样子,不禁笑道:“卢书记在地方党政部门其实没几个朋友,他的关系全在部队,看见当兵的当然亲。”

  “那是以前,现在部队也没什么朋友了,早年那些人退休的退休,转业的转业。后来的不像长辈们那样没太多选择,个个上大学,考不上大学的做生意,当兵的越来越少,去部队考军校的更少,也不是在他手上走的,人家可能知道他,他不一定认识人家,现在只能每天翻翻电话本看看影集回忆当年。”

  当年良庄升格为镇时多热闹,回去那么多地方干部和部队军官,正如李晓蕾所说,十几年过去了,那些干部转业的转业,退休的退休。

  想想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属于老卢的时代早过去了。

  毫无疑问,现在是属于自己的时代。

  韩博感慨万千,油然而生起一股干番事业的豪情,跟远在老家的李晓蕾又聊了一会儿,起身开门叫上小计和警卫处的小于,驱车赶到刑侦局。

  “韩局,有事可以打电话,都这么晚了,您怎么跑这儿来?”

  本应该被“保护”起来呆在市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领导驾临,协助贵省同行追捕假释犯顾思成的刑侦局副局长钱大海大吃一惊,看到警卫处小于正在门厅里跟司机小计说话,心里才踏实了一点。

  “老钱,我一样是警察!”韩博拍拍别在腰里的枪,边往会议室走边问道:“东萍的同志有没有休息?”

  “没有,正在研究案情。”

  “走,一起去看看。”

  韩博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比谁都想尽快抓获顾思成,轻车熟路来到专案组所在小会议室,敲敲门,不等里面的人起身,就推门而入。

  “韩局,您怎么来了?”

  “韩局,这么晚了您还没休息?”

  朱千里和冯朝阳倍感意外,急忙起身相迎。

  “偷跑出来的,”韩博诡秘一笑,一边示意众人坐下,一边好奇地问:“怎么样,有没有顾思成和余琳的消息?”

  几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提起这个朱千里就郁闷,不无沮丧地说:“钱局帮我们查过全市各分局外来人员记录,帮我们查过旅馆酒店管理系统,一无所获;新阳机场分局和深正机场分局都没查到他们乘坐航班的记录,铁路公安那边也没查到他们乘坐火车的记录。”

  “钱小伍的那辆车呢?”韩博坐下问。

  “找到了,4月29日下午,钱小伍和宗浩把车卖给萍北县的一个倒腾二手车的,过户手续没办完就走了,成交价三万五,他只拿到两万。收车的人现在也很着急,车在西川上的牌,当时说好一起去西川过户的,结果现在联系不到人。”

  “剩下的一万五他显然不想要了。”冯朝阳低声补充道。

  “这帮混蛋,还真是只争朝夕,”韩博冷哼了一身,想想又问道:“有没有派人去南非驻中国大使馆和驻东海领事馆蹲守?”

  “派了,一发现余琳也神秘失踪我们就安排民警去蹲守,蹲了两天,同样没见着人影,我估计她是通过旅行社去办理签证的,守株待兔作用不大。”

  “既然作用不大就把人撤回去,况且就算能猫着她也要按计划让她走,没必要把宝贵精力和经费浪费在她身上。”

  “韩局,我们考虑的是她出国前不可能不和顾思成联系,要是能找着她,掌握其现在使用的手机号,就能通过技术手段锁定顾思成三人的位置,一天没搞清顾思成三人下落,我们心里一天不会踏实。”

  “你们担心什么?”韩博若有所思地问。

  冯朝阳抬头看看一直保持沉默的钱大海,欲言又止地说:“韩局,晚上吃饭时收到一个坏消息,老家的同志通过宗浩的手机通话记录,查到宗浩过去一年频频与一个叫杨春生的人联系。”

  “杨春生是做什么的?”

  “也是从矿区出去的,懂爆破,还有证,刚开始给私人老板干,后来嫌钱少倒腾起雷-管-炸-药,先后被处理过三次,最重的一次判了三年,大前年刑满释放的。”

  问题比预料中更严重!

  韩博和钱大海对视了一样,紧皱着眉头问:“找着这个杨春生没有?”

  朱千里接过话茬,忐忑不安地说:“找着了,在强大的政治攻势下,他承认先后两次卖过雷-管和炸-药给宗浩,电雷-管十二枚,非法炒制的炸-药大约六公斤。”

  假释犯和嫌犯手里不仅极可能有枪,而且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他们手里有爆炸物!

  钱大海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紧盯着东萍同行问:“朱支,这么重要的情况你们怎么不及时向我们通报?”

  “钱局,对不起,确认他们手里有雷-管-炸-药的事我们也是刚知道的,”生怕深正不信,朱千里拿起手机,翻出一个通话记录。

  顾思成三人不坐火车,不坐飞机,能因为什么,肯定携带了违禁品,知道过不了车站和机场的安检。

  韩博同样担心十二枚雷-管和六公斤炸药流入深正,自己安慰自己似的说:“可能他们还在来深正的路上,这确实是一个坏消息,但也不完全是,至少可以对宗浩展开网上追逃。”

  “报告韩局,已经上网了。”

  “韩局,我去通知各环深检查站,把三个嫌疑人的照片和基本情况全发过去。”钱大海一刻不敢耽误,下意识站起身。

  “去吧,”顾思成三人手里有爆炸物,韩博认为“将计就计”的计划行不通了,又抬头补充道:“联系边防,请边防部门代为留意余琳下落。”

  “是!”

  “千里,也请你立即联系姚局,请姚局准备材料上报,争取尽快将余琳纳入边控人员名单。”

  情况发生变化,追捕危险的假释犯和嫌疑人,追缴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爆炸物是第一位的,之前的计划显然行不通。

  省厅刑警总队领导和省司法厅领导全回去了,他们之所以来主要是体现对这个案子的重视,具体工作是自己和老冯在做,朱千里不敢再奢望来个“一网打尽”,不敢再奢望“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立即应了一声,当着韩博面给姚长辉副市长打起电话。

  种种迹象表明顾思成三人不是疯狂而是疯了,他们报复韩博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非要面对面报仇,只要在深正制造几起爆-炸案就能把韩博搞得焦头烂额。

  姚长辉同样紧张,一口答应韩博的提议。

  “同志们,”等朱千里挂断电话,韩博看着忧心忡忡的众人,沉吟道:“不管顾思成三人有没有到深正,现在有一点基本可以断定,他们想找我报仇的计划是早就开始酝酿的,在东萍乃至深正做过很多准备,所以我们也要有心理准备,不要奢望能在治安卡口堵着他们,也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外来人口记录和酒店旅馆管理系统上。”

  “他们在深正有落脚点,早就准备好的落脚点?”冯朝阳凝重地问。

  “应该有,不,是肯定有!”韩博沉思了片刻,接着道:“萍盛集团当年在东广有房地产项目,这些项目全是顾思成负责的。换言之,他在东广乃至香港有很多熟人,只要有钱,让钱小伍和宗浩事先准备一个落脚点并非难事。”

  http://www.zwydw.com/book/0/3/17440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