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九十五章 吓唬!

第九百九十五章 吓唬!

  深正这么大,人口那么多,一点线索都没有,顾思成三人躲在什么地方怎么找?

  就在韩博等人苦思冥想之时,刚去完厕所的顾思成回到车间,拍拍正趴在笔记本电脑前玩游戏的钱小伍二人肩膀,“别玩了,收拾东西,马上走。”

  “去哪儿?”钱小伍糊涂了,一脸不解地放下鼠标。

  “钱叔,怎么了?”宗浩同样百思不得其解,急忙掐灭烟头。

  顾思成把手机出揣进裤袋,一屁股坐到钢丝床上,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茶,轻描淡写地说:“我跟朋友说好了,等会儿有条大飞过来,你们跟他走,我不让回来你们就不要回来,也不要给家打电话,琳琳会帮你们照看好家里的。”

  怎么回事,怎么全变了!

  钱小伍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紧盯着他双眼问:“顾叔,您这是唱得哪一出,琳姐不去南非了,我们的事不办了,郝叔和我爸的仇不报了?”

  “仇当然要报,不报仇我来这儿干什么。”顾思成点上支烟,吞云吐雾地说:“报仇归报仇,但不能把自己搭进去,对我们来说只要达到目的就行。”

  “可是……”

  “别可是了,听完说完,”顾思成磕磕烟灰,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说:“想做掉姓韩的没那么容易,就算能做掉他想全身而退也不容易。琳琳说得对,你们还年轻,没必要冒这个险,再说我还没死呢,我们这一辈的事应该由我们这一辈的人了结,我失败了才轮到你们。”

  “顾叔,我们说好的,您不能这样!”

  “是啊,您冒着危险去报仇,我们跑了,这算什么?”

  “谁说我要冒着危险去报仇的?”顾思成拍拍钱小伍肩膀,不缓不慢地说:“你们郝叔在时说过一句话,能用钱摆平的问题通通不是问题。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失败一次没关系,我可以再找一个,下半辈子我就跟他耗上了,让他天天生活在恐惧里,让他防不胜防。”

  花钱找个不怕死的人去,这么好的主意自己怎么没想到?

  钱小伍眼前一亮,想想又愁眉苦脸地说:“顾叔,这倒是个好办法,关键咱们的钱不多了。”

  顾思成暗叹口气,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不无自嘲地说:“只要是人都会有私心,不怕你们笑话,叔当年做过对不起你郝叔的事,在香港时巧立名目搞了一笔钱。也幸亏有私心,那笔钱没被姓韩的抄走。现在那笔钱该用上了,花在办这事上面,也算对得起你郝叔。”

  钱小伍愣住了。

  事关长辈的隐私,宗浩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看着俩小子欲言又止的样子,顾思成接着道:“琳琳在矿区呆那么多年,杜茜怎么打电话她都不去南非。现在突然要去,杜茜怎么可能不起疑心。我根本没指望你们琳姐能帮上忙,之所以跟她那么说,是不想让她总窝在山里。”

  “您自始至终都没打算让我们一起干?”

  “一起干了,而且干得很好,”顾思成似笑非笑地说:“如果没猜错,这会儿姓韩的正满世界找我们,你俩要是没跟我一起来深正,没换手机号,他肯定不会有现在这么紧张,不是紧张,是害怕!”

  宗浩越听越糊涂,急切地问:“顾叔,您是说我们来深正的事公安知道了?”

  “百分之百知道了,所以你们必须走,走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去哪儿?”

  “我朋友会送你们去泰国,到了泰国给我打个电话,”顾思成从口袋里摸出两张银行卡,“收好了,我问过,在那边的银行可以取,一人两百万,够你们生活了。到了那边别惹事,也别再联系小山,至于以后怎么办,我朋友会跟你们交代的。”

  “可是那边人生地不熟!”

  “泰国有很多华人,不会说当地没多大关系,当然,你们能学会更好。”

  顾思成走到他俩的床边,从枕头下摸出两把手枪,往自己穿上的被子里一塞,回头道:“这些你们用不上,别带了。记住我的好,这那边好好生活,你们过得越好我越高兴。”

  “琳姐呢,公安知道我们,肯定也知道她,她要是被公安抓到怎么办?”

  “她什么都没干,身上也没这些东西,公安能拿她怎么样?”顾思成指着被褥底下的枪反问了一句,胸有成竹地说:“你琳姐什么人,她知道我们不会牵连她,她一样不会跟公安说我们的事,所以她绝对不会有事。”

  原来小叔有他的计划,之前说的那些全是骗人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绝不会害自己。

  钱小伍回头看看彻底懵了的宗浩,愁眉苦脸地问:“顾叔,我们真不能留下跟您在一起?”

  “不能。”顾思成一手搂着一个,跟哄孩子般地说:“车马上来,车一到就走,送你们走的朋友其实是你郝叔当年交的朋友,很可靠,他会把你们送到地方,会帮你们安顿下来,等这边的事办完,我就过去找你们,一起在那边生活。”

  “那您要小心点。”

  “放心吧,我知道在干什么,知道姓韩有多难对付,所以我会非常非常小心,让他知道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

  与此同时,正坐在市局刑侦局小会议室里的韩博越想越不对劲。

  “老冯,顾思成失联脱管的消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韩局,您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冯朝阳下意识问。

  “你先说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群众打萍北县司法局办公室电话举报,到底是举报人是谁我还真不清楚,正好省厅要派督查组下来检查社区矫正工作,一个矫正对象失联脱管,县局不敢当儿戏,确认顾思成确实失联脱管之后立即上报。”

  “这就对了,他既然苦心积虑要报复我,怎么可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韩博啪一声拍案而起,用几乎肯定的语气说:“各位,如果没猜错打电话举报的就是他自己,他生怕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你们不重视,生怕我不知道,所以余琳、宗浩、钱小伍三人跟他一起神秘失踪。”

  “他生怕我们不知道?”朱千里惊呆了,一脸不可思议。

  “对,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已经得逞了,搞出这么大动静,就是想让我们紧张兮兮,逼我们投入大量警力,让我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韩局,您是说他想吓唬我们?”冯朝阳将信将疑。

  “嗯,他就是想吓唬我们,确切地说是吓唬我,不过真要是有机会,他肯定是不会错过的。”韩博越想越窝火,咬牙切齿地分析道:“他们对我很了解,我对他们一样了解,他是郝英良从井下冒死救出来,是郝英良带出矿区,也是郝英良最信任的人之一,他怎么可能带着宗浩钱小伍来找我拼命!”

  “他不会让宗浩和钱小伍冒险?”

  “这一点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对别人怎么样放一边,对自己人他们真没得说,”韩博深吸了一口,继续道:“如果没猜错,余琳要去南非也是他放出的一颗烟雾弹,想让我们联想到余琳会通过杜茜打听我的行踪。”

  “他根本对此不抱希望?”

  “老冯,你这个推测听上去有一定道理,也确实能成立,但事实上可操作性并不强。且不说杜茜会不会起疑心,就算杜茜没起疑心,她也不可能问我要去什么地方,事实上回国之后我跟她联系得很少,我爱人倒是天天跟她视频,不过我爱人在南港,并且我跟我爱人也不怎么聊工作上的事。”

  “他到底想干什么?”

  “刚才不是说过吗,他就是想吓唬我,想跟我捉迷藏,想跟我耗下去,说不定还会给我寄颗子弹!我韩博是吓大的,想玩是吧,我陪他玩,看他能躲到什么时候!”

  http://www.zwydw.com/book/0/3/17442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