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五章 动静(二)

第一千零五章 动静(二)

  刑侦局三楼会议室灯火通明,院子里停着六辆警车,有人在车上打瞌睡,有人在一楼值班室甚至各科室和衣而睡,无一例外的全穿着防弹背心,甚至有人去枪库申领了冲锋枪。

  这么大动静,刚出差回来晚上懒得回家的冯锦辉想不知道都不行。

  不该问的不能问,那是普通民警。

  冯锦辉百无禁忌,把发票一股脑全扔到门口的办公桌上,留着张莹明天上班时帮着整理,顺手拿起电话打听起来。

  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居然有心怀怨恨的犯罪分子带着雷-管-炸-药来报复韩局,贵省同行一直追到深正,刑侦局这边是钱大海负责的,虽然是如假包换的大案,但跟“积案办”关系不大。

  冯锦辉很想上楼问问具体案情,但又觉得不太合适,打开饮水机烧水,泡了一桶方便面,刚吃了几口,想想还是掏出手机拨通韩博的电话。

  “韩局,我冯锦辉,刚到局里,老徐和老余他们顺路先回去了,我在单位里对付一晚,明天把该办的事办完再回家。”

  老前辈又出了一趟远差,去大西北落实一条好不容易收集到的线索。

  他们正在查的案子,确切地说正在追捕的嫌犯,在“积案办”实在算不上大案,那个嫌犯也实在算不上有多危险,至少不是命案嫌犯,跟无法与手里有炸-弹的顾思成相提并论。

  但这是香港同行多次请求协助的案子,而且正值“雷霆12”行动期间,所以“积案办”当作大案在查,连冯锦辉都亲自出马了。

  等消息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闲着也是闲着,韩博不无好奇地问:“冯大,这趟有没有收获,追查的那个黄毛是不是香港那边通缉的逃犯?”

  “八九不离十,虽然冒用他人的身份证,但相貌变化不大,而且体貌特征也比较明显,我们在当地同行协助下找到他与几个当地倒腾手机的人的合影,联络科及时转发给香港那边,西九龙重案组确认过,说就是!”

  许多案子并非破不了,只是需要重视。

  “积案办”接手之后根据香港同行提供的线索,走访询问“黄毛”当年在深正的几个亲戚和朋友,大致搞清其在内地的社会关系,稳打稳扎,一点一点摸排,终于摸排到一条线索,有一个曾在华强南倒腾过电子产品的人说,“黄毛”好像和一个姓张的南湖人去宁西市开店了,做的一样是手机生意。

  宁西虽然是省会,但地处经济欠发达的大西北,城市规模并不大,手机卖场和手机店并不多,“积案办”很快落实香港逃犯身份韩博也不意外,不禁笑道:“人呢,人现在什么地方?”

  “他在宁西的生意做得不怎么样,没赚到钱,租的柜台去年就转让了,知情人说他回了深正,原来的手机号不用了,新手机号我们还没掌握,不过他冒用他人的身份证信息我们掌握了,只要人在深正,应该不难查。”

  “尽可能速战速决,要不要我帮你们给治安支队打个招呼?”

  “小高向王局汇报了,王局帮我们协调过。”

  冒用他人身份证,冯锦辉的话给韩博提了个醒。

  顾思成在香港坐过牢,被遣送回内地之后又坐过牢,过去六年接触的全是罪犯,形形色色的罪犯,他不可能不知道没有一个新身份在深正会寸步难行。

  过去几天虽然没“拉网式”搜捕,但关于他的协查通报已经发到了全市公安系统的所有基层单位,并且东萍市局第一时间对其展开网上追逃,边防局、铁路公安处、隶属于交通部龙港公安分局,甚至连森林公安局都在找他,结果几天过去了一点消息没有。

  这说明什么问题,要么他躲在一个治安防控死角,深居简出,不敢轻易出门;要么和香港警方通缉的“黄毛”一样改名换姓,冒用他人身份!

  “冯大,你给我提了个醒,帮了我大忙,稍等一下,我先打个电话,等会儿给你回过去。”

  “韩局……”

  正事没来得及问,他就把电话挂了。

  冯锦辉被搞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刚才给领导提过什么醒。

  他百思不得其解,正在楼上仍没休息的钱大海却在接韩博电话,紧握着手机若有所思地说:“改名换姓,冒用他人身份,韩局,我觉得没那么容易吧?”

  “听上去是有些匪夷所思,但对一些犯罪分子尤其利用电信网络诈骗的那些人来说并不难,他们不光能搞到大量他人身份证去银行疯狂开户,甚至能从黑客手里买到大量个人信息。说句丧气话,就我们现在的个人隐私保护现状,只要舍得钱,犯罪分子没有什么买不到的。”

  “从专门贩卖他人身份证的犯罪分子手里购买大量他人身份证,挑一张外貌较为相似,如果真是这样,想抓到他就更难了!”

  “许多身份证上的照片与本人不是很像,这个空子很容易钻。”

  韩博抬头看看躺在对面沙发上的冯朝阳,沉吟道:“不过我们一样可以把这作为一条线索来查,从五大队抽调民警,我再从经侦支队抽调几个同志,组建一个小组专门查这条线,就算顾思成没改名换姓,没从网上购买他人身份证,也可以借这个机会狠狠打击下那帮隐私贩子的嚣张气焰!”

  “是,我立即安排。”

  省厅关注侦查进展,一天来几个电话。

  市里更是要求限期破案,要求在一个月内把顾思成送回监狱。

  现在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不能放过,钱大海一刻不敢耽误,韩博这边一挂断电话他就联系五大队。对大多人看来五大队和一大队、二大队一样是直属大队,但五大队还有一块牌子,那就是今年不断出现在新闻报道里的“深正市公安局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

  术业有专攻,让反电诈民警查这条线最合适。

  经侦支队在这方面也比较专业,韩博把所有事全安排完,突然想起还有一位老冯在等自己电话。

  “冯大,不好意思,有没有休息?”

  “在火车上睡了一天,整个人都睡傻了,这个时差不好倒,再睡哪睡得着。”领导还没忙忘,记得回电话,冯锦辉很高兴,放下刚泡好的浓茶,直言不讳地问:“韩局,听说发生一起大案,一个被你打击过的犯罪分子心怀不满,带着雷-管-炸-药跑深正来想实施报复?”

  “确实有这么回事,这几天我净顾着这个案子了。”

  乍一听是挺吓人的,不过定下心想想也没那么可怕,至少领导的人身安全没多大问题,想报复一个市公安局副局长,别说有防范,就算不知道没防范也没那么容易。

  冯锦辉点上烟,半开玩笑地说:“韩局,你是当事人,按规定你应该回避。”

  韩博和冯朝阳对视了一眼,坐下道:“按规定是应该回避,但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案情,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那个疯子,他手里有爆炸物又那么危险,现在只能特事特办,让我这个当事人办涉及到我自己的案子。”

  “手里有爆炸物,是很危险。韩局,不怕你笑话,干这么多年警察,爆炸案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能不能给个机会,让我见识见识,省得退休之后遗憾。”

  就知道你想凑热闹!

  老前辈的这个请求很难拒绝,韩博只能笑道:“可以啊,只是这么一来你又休息不成了。”

  “等退了休,我有的是时间休息,”作为一个警察,作为一个老刑警,谁不想参与侦办大案要案,冯朝阳兴奋不已,急切地问:“韩局,就这么说定了,今天睡了一天,这会儿反正睡不着,要不你先跟老钱打个招呼,我等会儿上楼看看案卷。”

  “没问题,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韩局,刚才那位是谁?”冯朝阳坐起身,指着韩博刚放下的手机问。

  “也姓冯,叫冯锦辉,跟你五百年前是一家,行政级别也一样,只是叫法不同,我们市局是搞警长制套改试点单位,他现在是一级警长,相当于调研员。老刑警,干了九年重案大队长,现在负责侦办命案积案和其它疑难案件。”

  普通地级市与计划单列市真没法比,人家一个退居二线的刑警大队长都能享受调研员待遇,自己这个曾经的市局副局长也才享受调研员待遇,这还是上级照顾。

  不过人家干的事跟自己也不同,深正多大,人口多少,每年发生多少起案件?

  冯朝阳想想又好奇地问:“警衔呢?”

  “跟我一样,三级警监。”

  正闲聊,技侦支队余副支队长敲门走了进来,不无激动地说:“韩局,有人点击了,青山市公安局网警支队杨副支队长刚打过电话,他正在与当地电信公司领导联系,看能否特事特办,说会想方设法尽快帮我们搞清楚点击者的IP地址。”

  大半夜连人都不一定能找到,尽快,能快到哪儿去?

  不过兄弟公安机关确实很帮忙,当然,这与请求协助的单位级别有很大关系,确认余琳发帖之后韩博和朱千里立即向各自省厅汇报,两个省厅的领导相继给另一个省厅的领导打电话,人家不可能不重视,不可能不帮忙,但涉及电信网络运营商靠公安一家是快不起来的。

  虽然快不起来,韩博也不是很失望。

  毕竟现在只是确认有人点击过那个帖子,到底是不是顾思成点击的还不知道,或许有人误打误撞,稀里糊涂点开的。

  韩博正准备和余副支队长一起过去看看,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又是钱大海打来的。

  “老钱,这边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韩局,我要汇报的是另一件事,余琳背着旅行包、拖着大皮箱下楼了,看样子想跑!”

  住“仇人”家,她怎么可能睡得着,意料之中的事。

  韩博权衡了一番,淡淡地说:“盯住她,暂不抓捕。”

  “韩局,晚上人少车少,视线又不好,盯太紧容易打草惊蛇,离太远容易跟丢。”

  “不用担心被发现,明着跟,让小徐他们换警车,省得她发现有人盯梢打110给我们制造麻烦。”

  “明着跟?”钱大海一脸不可思议。

  韩博轻叹口气,低声解释道:“她现在如同惊弓之鸟,就算我们不安排民警跟踪监视,她都会认为有人在盯梢。既然她认定了,不如摆在明面上。”

  “韩局,这么跟还不如采取强制措施呢,现在我们手里有了证据。”

  “我们是掌握她通风报信的证据,关键她不知道。老钱,我们的对手比想象中更难缠,所以每步棋都不能下死,留几步活棋,说不定能带来意外的惊喜。而且我敢断定她不会潜逃,不信等会儿看,她会在我家附近找个宾馆住下。”

  http://www.zwydw.com/book/0/3/1764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