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一十章 “水哥”!

第一千零一十章 “水哥”!

  夜幕降临,钵兰街再次热闹起来。

  抬头望去,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一眼看不到尽头,不是夜总会,就是桑拿,要么是卡拉OK。

  街上熙熙攘攘,有许多一看便知道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街道两侧随处可见化着浓妆、衣着暴露的站-街女,她们或四处张望寻找客人,或用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和英语与游人嬉笑着搭讪。

  只要看过港片的人,想不知道这条街都不行。

  整条钵兰街很长,位于旺角及油麻地旧区内,在庙街及窝打老道以北,弥敦道以西,上-海街以东,界限街以南。有一部分是卖装修石材的商铺,而目之所及的有限空间内,全是娱乐场所。

  事实上这条街白天很普通,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一到晚上就立刻灯红酒绿、活色生香起来。

  在香港,并没有合法的红-灯区,香港警方和内地公安一样也经常扫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人-肉生意”在这里却高调地张扬着,成了港人乃至全世界熟知的“红-灯区”,其规模和实际情况甚至连新加坡规划出来的红灯区都无法比拟。

  作为“O记”B组主管,路中才对钵兰街太熟悉了,带着三个便衣警员轻车熟路地来到钵兰街与弥敦道交叉口,飞快环顾四周,目光停留在一代客泊车的矮个子男子身上。

  “路Sir,就是他。”一个警员看看手机上的照片,不动声色地说道。

  “走,过去问问。”

  “Yes!”

  其中一个警员是总区专案组的,经常过来查案,代客泊车的男子一眼就认出他们是警察,不仅没跑,反而迎上来嘿嘿笑道:“阿Sir,又来查案,我可以给你们当线人啊。”

  钵兰街的小混混一个比一个狡猾,个个嬉皮笑脸,声称要当线人。

  真要是相信他们,十条线报有九条是假的,最后一条是过时的,等警察到了违法乱纪的人早跑了,说白了他们就是想骗钱,骗警察的钱。

  “别嬉皮笑脸,找你问点事。”

  “找我?”条子当真了,鲍家欢竟愣住了。

  要问的还有好几个,路中才没时间跟这么一个越混越惨的老混混扯淡,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鲍家欢,认不认识这个人?”

  看到条子手机里这张既熟悉又有那么点陌生的照片,鲍家欢不禁想起当年最风光的时候,脱口而出道:“认识,他是顾先生,他是我老板!我老板又怎么了,他是好人,当年是被冤枉的。要说假结婚,假结婚的内地人多了,你们看看,这些全是从内地来的。抢我们的工作,抢我们的福利,连奶粉都抢!”

  六年前,他给顾思成当过司机。

  顾思成出手大方,而且对他们这些员工很和气,对他来说顾思成确实是好人。

  路中才瞪了他一眼,冷冷地问:“这么多年了,你能认出他,相信他也应该记得你,他有没有给你打电话,有没有用其它方式联络你?”

  “阿Sir,我老板出来了?”

  “少废话,回答我的问题!”

  “顾先生如果联络我,我还能在这儿泊车?”条子打听老板行踪,说明老板出来了,鲍家欢越想越激动,禁不住问:“阿Sir,你们找我老板什么事。”

  路中才一把将他推到墙边,亮出证件:“鲍家欢,你说我找他会有什么事?别做梦了,你没机会再给他开车的。”

  “O记”的警司!

  鲍家欢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敢再嬉皮笑脸,偷看了他身后的几个便衣一眼,老老实实地说:“路Sir,顾先生没找过我,就算想找他也不知道我号码。我就是一个开车的,又没钱,他也不可能找我。”

  “想清楚了再说,到底有没有找过你?”

  “没有,真没有!”

  这几年香港经济不景气,顾思成被拘捕之后他就失业了,搬了好几次家,换了好几份工作,手机号码也换了好几个,“O记”找他都费了一番功夫,何况刚出狱的顾思成。

  路中才相信他没撒谎,示意部下把他带到停在对面的车上,坐在车里盘问起来。

  别看鲍家欢刚才油腔滑调、嬉皮笑脸,但事实上还是很怕警察的,或者说怕麻烦,何况面对的是“O记”的大人物,不敢再油腔滑调,老老实实,有问必答。

  “再想想,他还认识谁?”

  “阿Sir,事情过去这么多年,除了以前的公司同事,其他的真想不起来了。”

  看样子要给他提提醒,路中才想想再次掏出手机,又翻出一张照片:“看看,这个人认不认识?”

  给顾思成当司机是鲍家欢这辈子最风光的时候,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盯着手机里的照片说:“这是大老板,公司的人不知道,但瞒不过我。我去机场接过好几次,还送他去过医院。”

  “别人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阿Sir,我念书是不好,没学历,找不到好工作,但不是因为我笨,是小时候贪玩没好好念。其实我学东西很快的,他们说得话别人听不懂,我能听懂一些,跟西川话差不多。”

  还真是个人才,路中才被搞得啼笑皆非,想想又问道:“大老板来过香港几次?”

  鲍家欢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抬头道:“我知道的有三次,第一次是转机去欧洲,我送顾先生去机场见他的,他们在餐厅谈了一下午;第二次两个人一起来的,带了个女的,很漂亮,在香港玩了好几天;第三次是看病,顾先生很紧张,拿到化验单时都哭了。”

  “顾思成有没有和大老板一起见过什么人?”

  “没有,大老板不见公司的人,顾先生亲自接待,全程作陪。不对,我也算公司的人,大老板见过我,去哪儿都是我开车送,还给过我小费。出手大方,待人和气,不知道他的病现在怎么样了。”

  他已经死好几年了,你还关心他的病情。

  路中才感觉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正准备给他一张名片,再次警告一下,如果顾思成跟他联系,或者从别的什么人那儿打听到顾思成的消息,第一时间给自己打电话,鲍家欢突然冒出句:“想起来了,大老板和顾先生一起见过一个人,香港人,不是内地人,那天他们很高兴喝好多酒,顾先生醉了,全吐在车里。”

  顾思成在香港的社会关系并不复杂,突然冒出一个始终没进入警方视线的人,路中才当然要问个清楚,紧抓住他胳膊问:“记不记得那个香港人姓什么,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

  “姓什么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更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开车的,没跟他们上楼,”鲍家欢反复回忆当晚发生的事,喃喃地说:“想起来了,顾先生在打电话时叫他水哥,说得普通话,我听得很清楚。第二天送顾先生去公司,顾先生又在车上给水哥打过电话,听意思水哥好像搞赌的,经常去澳门。”

  郝英良犯罪集团曾在澳门设过赌局,专门坑内地的那些煤老板。

  当年韩Sir曾为此去过澳门,请求澳门同行协助。

  如果没猜错,鲍家欢提到的这个“水哥”应该是帮郝英良集团设赌局的人,不管有没有价值,这终究是一条线索,路中才示意部下跟鲍家欢交代有情况要报警的事,自己则推开车门给总部打起电话。

  在澳门搞赌的香港人就那么多,有案底的点点鼠标就能调出来。

  不一会,总部的电话回过来了,数据库里果然有一个名字带“水”的且具有三合会背景的香港人在澳门搞过赌,不过那是十年前的事,现在好像金盆洗手了,至少过去十年没再犯事。

  路中才一刻不想耽误,回到车上,翻出总部刚发来的照片举到鲍家欢面前:“仔细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总部发来的是十年前的照片,与郝英良、顾思成当年见他时变化不大,鲍家欢紧盯着手机看了几秒钟,用肯定的语气说:“阿Sir,就是他,不会看错的,他就是水哥!”

  ……

  正在搜捕的是一个极其危险的逃犯,不是一般的嫌犯。

  路中才一刻不敢延误,反正有“水哥”现在的住址,问完鲍家欢,立即带着三个便衣连夜赶往新界。

  富长水并没有睡,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消磨时间,打算再熬一个小时和移民美国的儿子通电话,还想听听孙子的声音。

  门铃响了,大晚上谁会敲门?

  大厦有保安,讨厌的那些推销员上不来,就算是推销员也不可能晚上来。

  他觉得很奇怪,没贸然开门,关掉电视走到门边透过猫眼一看,只见外面站了好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一个举着证件,另外几个的证件挂在胸前。

  “富先生,我知道您在家,我是‘O记’警司路中才,请开门,我们要找您问点事。”

  条子怎么会找上门?

  顾思成,肯定是为顾思成的事,他到底想干什么,到底干了什么?

  富长水吓出一身冷汗,屏住呼吸想不开门,甚至想问问他们有没有授查证,可想到前段时间接到的和给顾思成打过的电话,托江湖上的朋友帮顾思成做的那些事,又意识到这些想瞒是瞒不过去的,或许条子已经知道了,只能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忐忑不安地打开防盗门。

  

  http://www.zwydw.com/book/0/3/17697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