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出击(一)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出击(一)

  凌晨3点24分,韩博被手机振铃从睡梦中惊醒。

  一看来电显示,顿时欣喜若狂,急忙翻身下床,边拉开门往小会议室走,边问道:“路Sir,有进展?”

  “韩Sir,您要请我吃饭!”

  路中才喝了一口浓咖啡,不无兴奋地说:“他有不有监守自盗吞掉那四千多万我不知道,但有确凿证据显示有人帮过他。您给我们的资料里提到的那两个同伙,被一个叫富长水的本港市民于8天前托一个具有三合会背景的走私集团送到了泰国。详细情况我用邮件发过去了,您打开邮箱看看。”

  顾思成切断与别人的联系,但不一定会切断与钱小伍和宗浩的联系。

  毕竟两个小混蛋不仅是他的晚辈,也是他从东萍带出来的,他要对两个小混蛋负责,要对六年前被执行枪决的钱中明和仍在大西北一个监狱里服刑的宗永江负责。而从现在掌握的情况上看,那两个小混蛋不是很让人放心,他不光不会切断联系,很可能还要负责到底。

  找到两个小混蛋就能顺藤摸瓜找到顾思成,两个小混蛋又是偷渡去泰国,只要掌握他们的确切位置,请公安部驻南非警务联络官想想办法,把他们弄回来不难!

  真是东边不亮西边亮。

  韩博越想越激动,冲进小会议室,忙不迭打开笔记本电脑,由衷地说:“路Sir,太感谢了,回头我去香港请客,把弟兄们全叫上。”

  “没问题。”

  路中才笑了笑,补充道:“其实昨晚10点我们就找到了富长水,之所以拖到现在是因为他怕了,怕得要死。他有权保持沉默,只能等他连夜找到律师,他的律师又和我们谈条件。您知道的,这种事我做不了主,连我上司都做不了主,只能连夜找律政司,一直等到律政司给出承诺他才开口。”

  “他想做污点证人?”

  “如果顾思成在香港落网的话,不过在我看来他以污点证人身份出现在法庭上的机会渺茫,也正因为如此,律政司搞清楚来龙去脉之后很痛快地给出承诺。”

  姓富的是帮了顾思成的忙,是协助钱小伍和宗浩偷渡,不过只要钱小伍和宗浩在偷渡时没经过香港,那么他就没有违反香港法律。

  韩博反应过来,但想想还是诚恳真挚地说:“这个人情欠大,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快开口。”

  “韩Sir,别这么客气,您已经帮了我们大忙。要不是您帮忙,六年前在法院门口袭击主控官,也就是那个往主控官脸上泼硫酸的混蛋,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下落。”

  原来他说的是“黄毛”。

  韩博下意识抬头看了紧跟进来的冯锦辉一眼,微笑着说:“路Sir,我们已掌握他使用的假身份,相信很快就能锁定他的位置,找到他我们会第一时间拘捕,会以最快的速度办理移交。”

  “谢谢韩Sir,拜托韩Sir了。”

  “韩局,香港那边有消息了?”韩博刚挂断手机,听到动静跑进来的钱大海便急切地问。

  韩博点点鼠标,再次看了一遍香港同行给富长水做的笔录,顺手拿起纸笔,一边把上面的英文翻译成中文记下,一边斩钉截铁地说:“同志们,香港同行有重大发现,现在至少可确认顾思成8天前在隆华区腾龙工业区活动过,并且那里极可能是他的落脚点。”

  “王-八-蛋,真会躲!”冯锦辉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下意识扣起外衣纽扣,显然打算参与接下来的行动。

  “莫旭光,隆华区人,25岁左右,绰号‘光头’,也有人叫他‘光仔’;史纪安,啰湖区人,30岁左右,人称‘安哥’。香港方面确认他们与一个具有三合会背景的香港走私集团相勾结,长期从事海上走私活动,钱小伍和宗浩就是他们去腾龙工业区接走的,找到他们应该能找到顾思成的落脚点。”

  韩博把写好的纸撕下来,顺手递给钱大海。

  回头看了看刚进来的东萍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长朱千里和市局刑侦局重案大队副大队长丁新强,接着道:“同志们,时间紧急,我们分一下。老钱,你担任前线总指挥,组织警力对腾龙工业区展开秘密摸排,通知反恐突击大队和武警排爆中队就位,一定要小心,宁可让他跑了也不能让他引爆炸-弹。”

  怎么可能让他跑?

  不知道他躲在哪儿没办法,知道他躲在什么位置就不可能让他跑掉,钱大海困意全无,毫不犹豫保证道:“是!”

  “新强同志,你负责组织警力寻找莫旭光和史纪安,一发现其下落,立即组织抓捕。”韩博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们有他们的手机号,这个案子也不是一般刑事案件,技侦会协助你们,争取在天亮前定位其手机,锁定其位置。”

  “是!”

  “我在指挥部坐镇,同时联系公安部驻泰国警务联络官,看能不能请泰国警方尽快把钱小伍和宗浩控制起来。”

  “韩局,我们呢?”朱千里忍不住问。

  “朱支,你和老冯继续休息,这么多天没睡过一夜好觉,不能因为这个案子把身体搞垮。”

  这里是人家的主场,你这样不仅帮不上忙,反而会给老领导添乱。

  冯朝阳不想耽误宝贵的战机,连忙道:“千里,听韩局的,我们回去接着睡,养足精神明天好帮韩局和钱局盯会儿。”

  ……

  随着韩博一声令下,专案组再次忙碌起来。

  参战民警起床穿衣,检查武器装备,接二连三跑进院子。

  钱大海简单通报情况,铿锵有力下达命令,同志们不约而同应了一声是,争先恐后冲向警车,门口的保安急忙收起电动门,只见一辆辆警车闪烁着警灯、拉着警笛浩浩荡荡开出大院儿。

  目送走参战民警,韩博坐到笔记本电脑前搜索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官方网站。

  使馆对外公布的联系电话不少,有办公室的,有经商参赞处的,有文化参赞处的,唯独没有警务联络官的,或许驻泰国大使馆没像驻南非大使馆那样设立专门的警务联络组。

  打办公室电话,深更半夜果然没人接。

  打其它处室电话,有的没人接,有的变成传真信号。

  没办法,只能联系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值班室,运气差到极点,电话是打通了,接电话的应该是一个新同志,不仅不认识或许都没听说过他这个老前辈,甚至以为这是一个骚扰电话,很严厉地警告了一番。

  机关什么事都要按照程序办,何况国合局值班室又不是110报警台。

  对你来说是“特事特办”,对人家来说真是骚扰电话,毕竟人家一时间甚至都无法确认你的身份,眼看快凌晨4点了,韩博实在不愿意这个时候打扰沙局,干脆放下手机半躺在沙发上,打开对讲机调到专案组的指挥频率,通过对讲机关注前线的进展。

  ………

  “陈局,我刑侦局钱大海,收到可靠情报,一个极其危险的逃犯藏匿在腾龙工业区,请你们分局立即组织警力在通往工业区的大小路口设卡,检查过往车辆,盘问过往行人。”

  “有多危险?”最怕大半夜接到电话,分局陈副局长大吃一惊,急忙从床上坐起来。

  “他手里至少有十二枚电-雷-管和六公斤烈-性-炸-药,”钱大海一边催促司机再开快点,一边补充道:“前几天不是给你们分局发过协查通报吗,就是协查通报上的那个失联脱管的假释犯,我正在赶往腾龙工业区的路上,请你们立即行动。”

  “是,我这就安排。”

  “王支,我钱大海,反恐大队出发了没有?好好好,让同志们到了之后在工业区管委会待命。”

  与此同时,丁新强正坐在疾驰的警车不断打电话。

  “杨所,嫌犯的姓名、照片和家庭住址我已经用短信发过去了,不用查户籍资料,我们已经查过,不会错,就是这个史纪安!请你们案件侦查队和社区民警协助,我们正在路上,最多20分钟,你们可以先过去。”

  “老吴,你们到哪儿了,动作一定要快,好,等你们的消息。”

  凌晨4点21分,丁新强这一组终于赶到嫌疑人史纪安家所在的小区。

  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和案件侦查队的刑警已经到了,一看见市局的警车,带班副所长老陈立马跑了过来。

  “丁大,嫌犯家在3号楼1202室,我们去地下停车场看过,他的车在下面,人应该在家。”刑侦局正在办的是大案,刚才在电话里听说韩局在刑侦局坐镇指挥,陈副所长指指亮着灯的物业办公室,边陪着丁新强往小区里走,边补充道:“我们所的小徐在调看监控,嫌犯到底在不在家,很快就能确认。”

  “陈所,辛苦了。”

  “辛苦什么,反正今晚我值班。”

  “走,先去三号楼,等你的人看完监控确认嫌犯在家再行动。”

  “行,反正我们是协助,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办。”

  丁新强回头和紧跟上来的派出所同志微微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旋即同陈副所长一起带走众人,走进3号楼一单元门洞,用保安给的卡刷了一下,乘电梯直奔12楼。

  

  http://www.zwydw.com/book/0/3/17719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