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麻烦大了!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麻烦大了!

  冯朝阳从未去过香港,韩博很想带他去香港看看,哪怕只是“一日游”。

  可现不是陪老战友旅游观光的时候,并且老战友也没带甚至没办理过港澳通行证,只能让他和钱大海一起回刑侦局。

  给香港警务处联络事务科黄警司和“O记”警司路中才打了个电话,乘坐市局5号车赶到啰湖口岸,与匆匆赶来的市局刑侦局港澳联络官李科长汇合,办理过关手续,换乘两地牌照的商务车直奔港岛。

  正值“雷霆12”行动攻坚阶段,黄警司很忙,只能帮着与惩戒署协调。

  香港方面协助搜捕顾思成的行动本来就归路中才负责,他驱车在临近维多利亚湾的一个路口等候,一看见韩博的车就举手打招呼。

  “韩Sir,怎么回事?”

  “有些难以启齿,我们操之过急,打草惊蛇了。”韩博示意部下跟紧,和路中才握了一下手,钻进路中才的黑色丰田。

  “打草惊蛇,这么说我们的情报没问题。”

  面对帮了大忙的香港同行,韩博很尴尬,系上安全带,懊悔地说:“其实是去晚了,他早换了落脚点,甚至走之前在厂房上装了8个针孔摄像头,架设了一套远程监控系统,还是带报警反拨功能的,也就是说我们的行动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窃听风云!”路中才大吃一惊,随口飙出前几年很火的一部港片。

  细想起来真是现实版的《窃听风云》,或许顾思成就是从《窃听风云》中受到的启发。

  韩博越想越郁闷,无奈地说:“过关时接到汇报,技侦和通信运营商确认今日凌晨4点22分,有一个之前从未启用过的手机号码,在啰湖区龙江宾馆一带,拨打过你们提供的钱小伍、宗浩在泰国的手机号。可见他的警觉性有多高,行事有多谨慎。”

  之前只掌握钱小伍和宗浩的手机号,他们人在泰国,使用的是泰国电信运营商提供的通讯服务,不管内地公安还是香港警务处都鞭长莫及,只能被动的监控监测有没有人从深正或香港拨打那两个号码。

  路中才反应过来,低声问:“这么说钱小伍和宗浩也跑了?”

  “八九不离十。”

  “通话内容有没有监听到?”

  “路Sir,你们查案要遵守香港法律,我们办案一样要遵守相应法律和程序。我是凌晨3点多接过你电话的,技侦是归我管,但通讯运营商不归我管,直到半小时前人家才签字,那个通话记录是事后查到的,只知道主机号码、被叫号码、通话时间、通话时长和主叫时的大概位置。”

  “或许他没跑,你的人出动没有?”

  “第一时间就出发了,估计再过一两个小时就会有消息,不过我对此不抱多大希望。”

  “主叫的那部手机呢?”

  “关机了,或许已经被他扔了。”

  换作其它案件,就算打草惊蛇了一样会有收获。

  至少能调看周边的监控视频,确认嫌犯的体貌特征,确认是多人作案还是单人作案,甚至能确认嫌犯往哪个方向跑了。

  具体到这个案子,真是一点收获都不会有!

  顾思成根本不担心暴露,不仅不担心反而胆大包天的提醒你他来了,而且是带着炸-弹来找你报仇的。

  路中才很庆幸被报复对象不是自己,很庆幸香港没出现过如此难缠的嫌犯,想想又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我自以为很了解他,其实并不了解,至少不知道他在赤柱监狱服刑期间的情况,所以过来请你们帮忙。当然,搜捕工作仍要继续,要让他感觉到我们在步步紧逼。”

  “韩Sir,您就不怕他狗急跳墙?”

  韩博习惯性摸摸鼻子,不无自嘲地说:“现在有什么好怕的,他连续赢了几个回合,一直在牵着我们鼻子走,让我们一次又一次扑空。如果没猜错,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把公安耍得团团转,把深正市公安局搞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把我韩某人搞得焦头烂额,说不定此刻正在享受这种成就感。”

  一个总是掌握先手的人,怎么可能狗急跳墙?

  路中才醍醐灌顶般明白过来,沉默了片刻突然笑道:“韩Sir,我觉得这个嫌犯有点像他那个死了好几年的老大,自以为是,自以为胜券在握。只要抓住他这个缺点,揪出他是早晚的事。”

  行家一开口,便知有没有。

  韩博暗赞了一个,意味深长地说:“他已经赢了好几回合,一直掌握主动权,把公安机关耍的团团转,这不是所有人能做到的,换作我,我也会飘飘然。但是他忘了我韩博可以输无数次,只要赢一次。而他顾思成不管像这样赢多少次,只要输一次就玩完!”

  “他以为他在对付你,其实他是在对抗整个国家机器。”

  “所以说笑到最后的只会是我们,不可能是他。”

  ……

  不知不觉,轿车已抵达赤柱半岛。

  这里位于维多利亚湾畔,地处港岛东南一隅,是港岛最早开发的地方,有着130多年殖民统治历史。

  首先进入眼帘的是香港惩戒博物馆,前来参观的游人不少,门口停着三辆大巴车。在博物馆的旁边,有一座白砖砌成的古堡式建筑,隐隐矗立于绿树丛中,格外引人注目,这就是香港最大的监狱——赤柱监狱!

  赤柱监狱不归警务处管,而是隶属于香港惩戒署管。

  惩教署,英文简称“CSD”,是特区政府保安局辖下的纪律部门,专责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羁管和更生服务。负责管理23间惩教院所,包括各监狱、惩教所、教导所、劳教中心、戒毒所和更生中心等等,同时为刑满释放的罪犯提供中途宿舍服务。

  所谓的“惩教所”、“教导所”、“劳教中心”,其实就是低度和中度设防的监狱。

  戒毒所和内地的戒毒所没太大区别。

  对大多内地人来说“更生中心”很陌生,其实有点像内地的司法所,其职能相当于内地这些年推行的社区矫正。

  提供中途宿舍服务,这与香港寸土寸金有很大关系。

  出狱的人身上不可能有多少钱,如果没有亲朋好友,暂时又找不到工作,不仅会露宿街头,甚至可能再次作案。所以惩戒署为他们准备“中途宿舍”,让他们出狱之后至少有个落脚点,至于管不管饭那就不知道了,韩博现在也没心情去打听这些。

  “韩长官,欢迎欢迎。”

  “路Sir,好久不见。”

  深正公安局的“三哥”来访,坐“O记”第二把交椅的路中才亲自陪同,监狱方面很重视。惩戒署的高级督察、赤柱监狱副监狱长尚学坤从繁忙的政务中抽身接待,亲自出门相迎,热情无比。

  “尚Sir,您这儿那么有名,其实我早就想登门拜访了。”韩博紧握着他手,回头看向几个正往这边走来的游客。

  尚督察在赤柱监狱已工作二十多年,是一位老资格的狱政专家。

  他顺着韩博的目光看去,不禁用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笑道:“韩长官,其实域多利监狱才是香港最早的监狱,已有150多年历史。我们赤柱监狱之所以有点名气,可能与赤柱是香港规模最大的并且以关押重刑犯为主的监狱有一定关系。”

  “恕我孤陋寡闻,原来还有历史更悠久的!”

  “当然,如果韩长官有时间,可以去惩戒博物馆看看。”

  “尚Sir,你们赤柱之所以有名,我觉得和当年那起闹狱暴动事件有关,震动全港,媒体竞相报道,要现在的话说真是屠版,你们想不出名也不行啊。”路中才禁不住打趣起来。

  “路Sir,打人不打脸,你不能在韩长官面前揭我们的短,”尚督察很风趣地开了个玩笑,旋即又很绅士的抬起胳膊:“韩长官,这边请。不好意思,您和路Sir进去之前要过一下安检。”

  生怕老朋友误会,路中才连忙解释道:“韩Sir,赤柱是全港最大的也是设防级别最高的监狱,正如尚Sir刚才所说,这里以关押重刑犯为主,有很严格的防卫规定。即使特首来监狱视察,也必须搜身。”

  “没关系,理解。”

  韩博岂能摆架子让人家为难,更不能影响内地公安形象,在尚督察的陪同下来到安检口,很配合地掏出手机、钥匙,抬起双臂让狱警搜身。

  搜完身,众人往接待室走去。

  经过监视中心时韩博放缓脚步,不无好奇地多看了几眼。

  看样子这里不仅规模最大,而且现代化程度可能也是最高的,监视中心真有点像110指挥中心,摄像机镜头监控着监狱里的每一个角落,硕大的电视屏幕上,每个监室、工场、走廊等情况都一清二楚,警员们24小时值班,昼夜监控。

  “韩长官,我们这里囚禁了1500多名男性成年犯人,许多都是重罪囚犯,包括‘贼王’叶继欢、‘雨夜屠夫’林过云等。为防止囚犯越狱,高墙、铁窗、电网、监视器这些‘例牌’不消说,连球场上的几支灯柱顶部都用钢缆拉了一个‘X’型,防止直升机空降劫囚。”

  尚督察隔着防弹玻璃,指指监视中心里的一块大屏如数家珍:“您看,第二面大屏上是囚室,几乎全是‘单间’,气窗用铁棍封住,每个囚室外都写上囚犯姓名、保安级别、干犯罪行、刑期及预计出狱日期;有逃狱倾向的,将列入‘逃走名单’特别标出。”

  “标出之后呢?”韩博饶有兴趣地问。

  “被列入‘逃走名单’的囚犯将‘享受’最高级别的保安服务,不光监房保安更严密,警员巡视的频次也会增加。”

  ……

  参加工作这么多年,别说香港监狱,内地监狱都没去过几次,羁押场所去的最多当属看守所。

  听着尚督察的介绍,看着这里严密的保安措施,韩博真是大开眼界。

  据尚督察介绍,这里以前还曾经做过刑场!

  过去香港判处死刑的犯人,全是在赤柱监狱内被处决的。从1945年至1966年,共有122名死刑犯在赤柱监狱被枪决。最后一宗死刑的执行时间是在1966年11月16日。之后港英当局按照英国法律,将死刑废除了。

  走马观花转了一圈,来到接待室坐下,韩博接过咖啡,开门见山地说起此行的来意,谈起正事。

  “韩长官,香港法律规定,监狱里的犯人都要从事一些有益的工作。我们有设备完善的工场,由工业组人员管理。劳动种类大致有制衣、木工、印刷、制鞋、喷漆、家电维修等十多项业务。

  犯人通常每周劳动5天、每天工作6小时,每星期发工资,周薪按不同工种和产量,发给为数不多的港币,作为囚犯受雇于惩教署的酬劳。犯人们的工资只允许在狱中小卖部购买生活用品和食品,剩余的由监狱代为存储,待刑满释放时发给他们。”

  尚督察翻开早准备好的卷宗,看到劳动这一项时突然微皱起眉头:“韩长官、路Sir,您二位的担心可能有一定道理,内地籍囚犯顾思成在我们监狱服刑期间,参加的劳动主要是家电维修业务。档案显示他学得特别快,不懂不会的虚心求教,甚至报名参加过家电维修及电脑专业技能培训和考试。”

  真不是一个好消息!

  韩博下意识问:“尚Sir,您这儿还提供专业技能培训?”

  “韩长官,犯人在监狱里除了参加劳动,是可以参加一些专业技能培训的。我们不久前刚举行过一个仪式,为61名囚犯颁发学业证书,以表扬他们在学业进修上的努力。事实上在我们监狱,有80%的犯人都在根据自身的条件选修自己喜欢的专业,期望取得由国际认可的学历和专业资格,以期将来回到社会,能重新获得就业机会。”

  尽管这些培训很可能给两地警方带来大麻烦,但尚督察还是一脸骄傲。

  麻烦大了!

  那混蛋小时候不好好念书,跑监狱来用功,不光学书本上的知识,还特么有机会实践。懂电脑,会维修家电,再加上在矿区学会的爆破技术,手里又有雷-管-炸-药,制作定-时-炸-弹和遥-控-炸-弹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韩博深吸了一口气,直言不讳地说:“尚Sir,顾思成一天不落网,不仅对我们深正上千万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造成巨大威胁,对几百万香港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也是一个巨大威胁,因为很难说他会不会偷渡来港。”

  “韩长官,我们监狱方面能为您做点什么?”

  “我需要调阅您这儿关于他的所有档案资料,比如他结识了哪些囚犯,参加过什么样的劳动,上过哪些技能培训课程,服刑期间有没有人来探过监,有没有收到过信件,总之,越详细越好。”

  “韩长官,不好意思,您要求的这些超出我的权限,我需要向上司报告。”

  “尚Sir,韩长官不太方便调阅,我可以吗?路中才早有准备,从怀里取出一份法官签署的文件。

  

  http://www.zwydw.com/book/0/3/17743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