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看走眼了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看走眼了

  刚刚过去的几天,余琳不是逛街购物品尝各种美食,就是逛书店看电影,要么去景点游览。

  看似优哉游哉玩得不亦乐乎,其实觉得自己像行尸走肉,整天浑浑噩噩,走到哪儿算哪儿,根本没有一个目的地,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又是一天过去了,身心俱疲的她回到酒店,刚洗完澡换上睡衣,扔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该不是顾思成吧!

  她吓了一跳,冲出洗手间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终于松下口气。

  “韩局长,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她不想表现出那么一丝怯弱,语气不加掩饰带着嘲讽。

  韩博抬头看着快捷酒店的灯箱,扶着车门问:“琳琳,有没有吃饭?”

  “韩局长,不管您信不信,我真忘了自己有没有吃饭,不过您应该知道啊,您说我有没有吃?”

  一如既往的阴阳怪气,不过这番话还真被她说到点子上去了。

  一明一暗两组民警24小时跟踪监视,只要想知道,甚至能知道她一天上过几趟洗手间。

  韩博并没有生气,微笑着说:“那就是没吃了,我正好也没吃,下来吧,酒店隔壁有个川菜馆,不知道你胃口怎么样,这几天我胃口不好,特别想吃辣。”

  你请我,我就要去?

  要不是你,我们能沦落到如此田地?

  余琳满腔愤怒,冷冷地说:“谢谢韩局长邀请,小女子不饿。”

  “你不想知道顾思成、钱小伍和宗浩的消息?

  “他们怎么了!”

  “电话里说不清楚,下来吧,边吃边聊。”

  有最关心的几个人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不管韩博是不是居心叵测,余琳都很难拒绝韩博关于一起吃饭的提议,扔下一句“您等会儿”,扔下电话忙不迭换起衣服。

  韩博并非信口开河,酒店楼下确实有一个川菜馆。

  等到换上一身新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余琳,韩博转身介绍道:“琳琳,认识一下,这位是我同事常彩燕;彩燕,这位就是余琳小姐。”

  “余小姐好。”

  “韩局长,就我们三人吃,怎么不把警车上那几位一起叫上?”余琳看了一眼身着便服的常彩燕,踮脚看向停在马路对面的警车。

  “别开玩笑了,全市那么多民警,我请得起,请得过来吗?”韩博笑了笑,背上电脑包带着二人走进饭店。

  被无视了,常彩燕并不生气。

  一是犯不着和一个犯罪嫌疑人生气,二来她本就“可有可无”。

  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完全是韩局怕麻烦,不想独自见犯罪嫌疑人,需要一个见证人。

  饭店生意不是很好,正值饭点,偌大的餐厅里只有三桌客人,常彩燕快步走到二人前面,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顺手拉开椅子:“余小姐,请坐。”

  “谢谢。”

  “服务员,菜单。”韩博把手机放到桌上,喊来刚去倒茶水的服务员。

  余琳没胃口,不愿意点菜。

  常彩燕不好意思点。

  吃什么喝什么韩博只能做主,随便点了四个菜,一个汤,要了两大杯鲜榨果汁,等服务吴摆好餐具,回到角落里等菜,突然道:“先说一个好消息,对你来说是好消息,顾思成还算有点担当,早在9天前就打发钱小伍和宗浩去泰国了。”

  顾思成不让俩孩子冒险,余琳相信。

  顾思成把俩孩子打发去泰国,余琳将信将疑,毕竟泰国太远,那里一个熟人也没有,她紧盯在韩博双眼,似乎想从韩博的眼神中判断这个消息的真伪。

  “不过也别高兴得太早。”

  韩博话锋一转:“他们是偷渡去的,随时可能被泰国警方逮着,随时可能被泰国警方遣返。他们只是没参与后来的事,前面的事我们公安机关一笔一笔记着呢,光非法买卖、运输、储存爆炸物这一条,少则三年,多则十年;如果顾思成用他们帮着买、帮着运到深正的雷-管-炸-药作案,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那这个情节就严重了,等待他们的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当时他们只说有“家伙”,一直以为是枪,没想到是雷-管-炸-药!

  余琳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心里拔凉拔凉的,一个劲暗暗埋怨自己当时怎么那么糊涂,早知道这样拼死也要拦住他们。

  尽管很后悔很担心,但她还是冷若冰霜地问:“我呢?”

  “你怎么了?”

  “我不是他们的团伙吗,我年龄比小伍小浩大,他们都叫我姐,算起来我一样是主犯。”

  “公安机关办案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放过一个坏人,更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买卖、运输、存储雷-管-炸-药的事,你到底有没有参与,将来会搞清楚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会因为他们叫你姐,你又被顾思成忽悠了就认定你是同谋。”

  “韩局长,您还是这么明察秋毫,铁面无私。”

  铁面无私的四个字说得特别重,余琳的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

  韩博若无其事的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至于顾思成,他确实在深正,昨晚住在啰湖区的龙江宾馆,用别人身份证登记的,今天一早退房走了。其实,我是刚从龙江宾馆过来的,去他住过的房间看了看,条件不错,环境挺好。”

  这么快就搞清顾思成的行踪,听口气虽然没抓着,但只是晚了一步!

  余琳终究是个女人,不管怎么控制也做不到面不改色,顿时紧张起来,双腿不由自主颤抖。

  “相信我很快会见到他的,只是不知道见着的是一个大活人,还是一具被子弹打成马蜂窝甚至被狙击手一枪爆头的尸体。”韩博顿了顿,又淡淡地补充道:“也可能是一个即将变成尸体的大活人。”

  余琳再也控制不住了,紧攥着桌沿咬牙切齿:“韩博,算起来我们还拐弯抹角带点关系,说沾亲带故不为过,你的心是石头做的,非要把我们赶尽杀绝?”

  “琳琳,你这就有点不讲理了,是你们先想杀我的好不好?不只是想,而且付诸行动。现在我不是公安局副局长,只是韩博,我上有老下有小,在约翰内斯堡还有一个干儿子,我才三十多岁,不想死也不能死,总不能站大街上让顾思成来杀吧?”

  “你……”

  “我怎么了,你是不是想旧事重提,想跟我算郝英良和钱中明的账,行啊,他们是我韩博送上法庭甚至送上刑场的,可是冤死在他们手里的人又该找谁算这笔账?”

  以前的事,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余琳无言以对,别过头去默默流泪,常彩燕轻轻递上几张餐巾纸。

  服务员显然注意到这桌的气氛不对劲,上菜时小心翼翼,上完菜急忙退回角落,不想掺和客人们的事,不想触怒这三个怪异的客人。

  韩博抬头看看四周,意味深长地说:“琳琳,其实你真没必要为顾思成担心,他不值得你担心。”

  “他不值得,谁值得,难道你吗?”

  “我查处过你,你恨我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担心我的安危,”韩博一边招呼她吃菜,一边不屑地说:“但是,从我们掌握的一些线索上看,你可能看错他了,郝英良当年可能看走眼了,你们信任他,当他是自己人,结果他却在暗地里做对不起你们的事。”

  “挑拨离间。”

  “有这个必要吗,你又不知道他在哪儿,不知道怎么联系,他一样不可能联系你,挑拨离间对我有什么用?”

  “什么意思,什么看走眼了?”

  常彩燕很默契地从包里取出一叠帐册,翻到有标记的那一页,轻轻放到她面前。

  韩博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果汁,“琳琳,这三笔款应该有印象吧,四千六百万不是小数字,你们当时难道就没想过会不会有人吃里扒外?”

  对这三笔款,余琳不是有没有印象,而是印象深刻。

  捧着账本看了好一会儿,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眼。

  韩博就是为这事来的,一直在观察她的反应,观察她听到这个消息、看到账本之后细微的表情。

  反常的反应和细微的表情出卖了她,种种迹象表明不是她看走了眼,而是自己看走了眼,唯一不同的是看错的不是顾思成,而是已死多年的郝英良!

  这就好解释了,如果顾思成当年真勾结外人、里应外合吞下这笔巨款,那么他出狱之后应该去花天酒地、享受生活,而不是跑深正来找自己拼命。

  太感情用事了!

  韩博脑海里浮现出郝英良生前的样子,沉吟道:“看来这四千六百万根本没被那个香港小混混卷跑,这一切全是郝老板授意的。居安思危,准备一笔钱存放在没人知道的地方以备不时之需。他最困难的时候之所以没动,不是不想动,而是不敢动也动不了,因为钱在哪儿只有顾思成一个人知道。

  至于为什么没告诉杜茜,一是担心杜茜不会要这笔钱;二是有我、晓蕾及他以前的那些朋友帮忙,杜茜当时也不是特别需要资金;三是他非常信任顾思成,也非常信任你,就算不告诉杜茜,你们将来一样会想办法把其中一部分交给杜茜,或者交给孩子。”

  

  http://www.zwydw.com/book/0/3/1776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