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最坏打算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最坏打算

  四千六百万人民币,现在可能不止。

  余琳相信顾思成不会把这笔钱用别人的户头傻傻的存在银行里贬值,更不会像解放前的土财主一样装起来埋在什么地方,肯定是以某种方式进行投资,可能在香港买楼,也可能投资股票或债券。

  对大多人而言这无疑是一笔巨款,对她余琳来说这笔巨款不管现在变成了多少,不过是一个数字甚至没什么意义。

  杜茜带着孩子在南非已站稳脚跟,掌管一家资产上亿的商城,这笔钱对杜茜或许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何况她一定会刨根问底,搞清这笔钱的来龙去脉,一旦知道这笔钱是怎么回事,她绝对不会要。

  真正需要这笔钱的人倒是不少,比如顾思成,比如钱小伍和宗浩,可他们在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人要是没了,要钱又有什么用?

  她就这么紧闭着双眼,对韩博的推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尽管双眼闭着,泪水却禁不住滚滚而流。

  该问的已经问了,她想说自然会说,她不想说不管你怎么问也不会开口。但这顿饭并非没有收获,至少又解开一个疑点,至少能确认之前关于顾思成有巨额作案经费的推测。

  韩博自顾自的吃了几口菜,放下筷子,“姜小山毫无疑问参与了,尽管后来被蒙在鼓里,但他给顾思成、钱小伍及宗浩提供过作案经费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鉴于他认罪态度较好,能深刻反省,我们公安机关可以暂不追究其刑事责任。

  你刚才也说过,我们还拐弯抹角带点关系,我们可以算沾亲带故。我和我爱人不想杜茜再伤心难过,我和你一样希望顾思成能够悬崖勒马,一样不想看到他走上绝路。至于钱小伍和宗浩,只要他们能够主动回国向公安机关自首,将来同样能争取到从宽处理。”

  显而易见,姜小山之所以没被追究,肯定是杜茜求过情,求他网开一面。

  毕竟那是南非,他在南非干了四年警务参赞,不知道认识多少南非高官,想把姜小山引渡回来不是什么难事。

  余琳意识到这是最后通牒,确切地说是最后的警告,下意识睁开双眼,拿起纸巾擦干泪水,有气无力地说:“韩局长,不管您信不信,我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

  “现在不知道,不等于将来不知道。”

  韩博侧头看看常彩燕,接着道:“你不知道,不意味着我们不知道。总之,你如果真关心真担心他们,如果真想为他们好,那就要拿出实际行动,积极配合我们公安机关,而我们也会恪守承诺给你一个劝他们迷途知返的机会。”

  “让我想想。”

  “给你12个小时考虑,这是我家钥匙,想通了退房搬回去;如果觉得顾思成能够成功,并且能全身而退,就把钥匙跟上次一样交给物业,而今天也将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

  “我上楼了,谢谢您的款待,您二位慢慢吃。”

  余琳心乱如麻,一刻不想在此多呆,起身拿起包,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拿走了放在桌角上的钥匙。

  外面有战友,没什么好担心的。

  常彩燕象征性地起身相送,目送她走出餐厅,坐下问:“韩局,您这是在做最坏打算?”

  韩博搓了一把脸,凝重地说:“我相信很快能搞清顾思成下落,但搞清其下落锁定其位置只是开始,他就是一个疯子,一个手里几千万不去享受生活非要跟我来个鱼死网破的疯子!十二枚雷-管、六公斤炸-药,至少能制作三颗炸-弹,并且他手里极可能还有枪,我不光要对参与抓捕行动的干警和武警官兵负责,更要对广大市民负责,绝不能让他开枪,更不能让他引爆炸-弹。”

  “迫不得已的时候,让余琳去劝?”

  “还有杜茜,如果不错意外,她很快会回国,很快会来深正。”

  “她俩能劝住吗?”常彩燕好奇地问。

  “离远远的喊话估计是劝不住,如果她们不顾安危深入虎穴,顾思成绝对下不去手,干不出拉着杜茜和余琳同归于尽的事。”

  “他会不会拿杜茜和余琳当人质?“

  “不会的。”

  “拿杜茜和余琳愿意冒这个险吗?”

  “肯定愿意,不过我真希望事态不会恶化那一步,余琳虽然有前科,虽然参与过顾思成之前的行动,但罪不至死,杜茜更是无辜的,我不想让她们去冒这个险,更不想看到她们出事。”

  ……

  韩博未雨绸缪,在做最坏打算,顾思成此刻一样没闲着。

  事实证明,互联网是个好东西,只要舍得花钱,在互联网上没有什么买不到的。

  物流发展得也很快,效率高得惊人,方便得令人发指。

  上午给卖家下单,下午4点半,500多张身份证就寄到了。

  美中不足的是,500多张身份证中居然找不出一张看上去与自己有五六分相似的。而且卖家说了,想要货至少要等一段时间,这500张可能是卖家手里最后的“存货”。

  顾思成很失望,但有灰心。

  整整计划了六年,什么可能性没考虑到?

  出狱之后一有时间就上网,疯狂地了解这个与六年前完全不同的世界。别的刑满释放人员或假释人员可能需要一两年才能适应,他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不仅完全适应甚至能紧跟潮流。

  把身份证整整齐齐码好放进包装盒,塞到散发着消毒液味道的被褥下,走过去打开反锁的房门,装着散步在病区转了一圈。

  晚上值班的医生和护士一个坐在办公室里看书,一个在护送服务台玩手机,玩得很专注。整层楼二十几个病房,只有六个病房里有病人,而且大多是老人。病人家属和护工有的在看电视,有的在旁边病床睡觉,除了偶尔有人提着暖瓶去水房接开水,几乎没人走动。

  他到底有没有病,他比谁都清楚。

  楼下内科门诊的那个杨主任八成是个骗子,进去时刚说经常肚子疼,就“沙沙沙”一连开了六张检查化验单,所有检查做完拿着单子再去,那个主任果然说有问题,肠子有问题且问题严重,建议先住院输液保守治疗,实在不行要做手术!

  手术,顾思成是万万不会做的。

  住院治疗,顾思成非常需要。

  就这么顺水推舟办理住院手续,提出病房条件能不能好一点,院方又非常人性化地安排了一个“高干病房”,液晶电视、固定电话、宽带、洗手间、沙发应有尽有,环境和宾馆差不多。更重要的是,不管主治医师还是办理住院手续的那些人谁也没提身份证的事!

  顾思成对院方的服务态度和提供的环境很满意,确认不会有人来打搅,回到“高干病房”再次反锁上门,靠在病床上拉过吃饭用的小桌子,打开电脑再次上起网。

  网购,当然要上万能的“淘-宝”。

  输入几个关键词点点搜索,想要的“宝贝”顿时出现在眼前,把页面拉到最下面一看,竟有几十个卖家。

  “您好,在吗?”顾思成不怕上当受骗,但没那么多时间浪费,没急着下单,找了个成交量最多、评价最好的卖家点开客服。

  不一会儿,电脑里传来“滴滴”的声音。

  客服果然在线,先是送上一个灿烂的笑脸,紧接着出现一行文字:“在的,亲!”

  “您好,我有白癜风,我想买个逼真点的面具。”

  “亲,推荐您看看这一款。”客服飞快送上一个“宝贝”的链接,在对话栏里接着道:“这款面具的主要制作材料是硅胶,脸部有真人肤色和纹理,厚度只有0.1毫米,重量200克左右。基本款的嵌入眉毛,如果亲要嵌入胡子,那要根据胡子的形状再加50到100元。”

  “别人能看出来吗?”

  “亲,尽管放心,我们是专业制作面具的厂家,可以提供不同类型的面具,满足不同人群的需要,甚至可以为您定制,绝对保证仿真度,定制的面具按照您的脸形打造,戴上会更舒服也更逼真,保证医用硅胶制作,安全无副作用……”

  客服不仅说得天花乱坠,还不断发送链接。

  有照片,有视频,全是关于“人-皮-面-具”的,最吸引顾思成的是第二段视频,一位年轻人戴上面具迅速变身“中年大叔”,“变脸”之后可以做一些如微笑等面部表情,很是逼真!

  甚至可根据客户需求设计胎记或青春痘。

  如果他们真是厂家,真能做得和视频里一样,今后还用怕“笑面虎”吗,站在面前他也不一定能认出。

  后来提供的几个链接里的面具,售价远比之前那些高,价位从每张6000元到上万元不等,对顾思成而言钱不是问题,立即翻出身份证,选出几张脸型有三四分相似的,又和客服交流了近20分钟,连下四单,定制四张不同年龄段的“人皮面具”。

  定制需要时间,货发过来同样需要时间,看样子至少要“住院治疗”一星期。

  没办法,只能呆这儿。

  外面现在肯定很危险,越是这个时候越要谨慎,绝不能给“笑面虎”机会。

  忙完迫在眉睫的事,顾思成翻身下床,打开柜子取出旅行包,从包里拿出一个叠着的纸袋和一套早上买的工作服,把没用的身份证塞进纸袋,开门走出病房,直奔电梯下楼。

  保安正在大堂打瞌睡,从身边过都没抬头看一眼。

  顾思成越来越喜欢这个藏身之所,暗想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暴露这么好的落脚点,低头走出医院,沿着树荫步行十几分钟,钻进一个公厕,再次出来时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身灰色工作服,头上戴着一顶便帽,脚蹬一双球鞋,像个刚从电子厂下班的工人。

  拦下一辆出租车,往关内方向走,七拐八拐最终来到一个正轰隆隆连夜施工的工地边。

  付完车费,顾思成提着纸袋在工地周围转悠,借助塔吊上的“太阳灯”,找到一个应该是抽地下水遗留下来的小井,捡起块碎砖往里扔,听声音确认很深,再把用不上的四百多张身份证一股脑扔进去。

  处理完多余的身份证,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先将手机打开,翻出手机里有且仅有的一个电话拨打起来。

  “赵总,我郝良,说话方不方便?”

  “郝总,您电话怎么关机了,我打了一天都没打通!”

  “不好意思,我在工地,事情太多,丢三落四,刚刚才找到手机,原来拉在监理办公室,正好又没电了。”顾思成回头看看灯火通明的建筑工地,边往路口走边问道:“我那件事办怎么样,您朋友有没有消息?”

  “郝总,正要跟您说呢,那个女人的手机没关机,但不在服务区,不好定位。”

  “不在服务区?”

  “不是不在服务区,是不深正。我朋友查过通话记录,手机漫游到了香港,估计她知道您在找她,跑香港去了。”

  真会躲,以为躲香港去就找不着你?

  不过顾思成没想过去香港,因为第一目标不是李晓蕾,而是韩博,之所以让讨债的赵总帮着定位李晓蕾手机,主要是想搞清楚李晓蕾的位置,找到她之后再跟踪,看她和韩博到底住什么地方。

  “没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不可能永远不回来。”

  “香港消费多高,我也估计她呆不了几天。”赵总话锋一转:“郝总,有件事要跟您说一声,我朋友只管帮着查帮着定位,现在查也查了,没定位成那是没办法。现在管得越来越严,他帮忙是要冒风险的,再查再定位可能还需要点费用。”

  王-八-蛋,就知道要钱!

  顾思成暗骂了一句,但还是一口答应道:“赵总,钱不是问题,关键要把事办成。我这几天有点忙,明晚这个时候我再给你电话。”

  “没关系没关系,您忙您的,我知道您是做大生意的大老板,这些小事交给我,保证帮您办漂漂亮亮。”

  ………………

  PS:各位亲爱的兄弟姐妹,成绩惨淡,再次厚此颜求订阅支持!!!

  来起-点正版订阅《韩警官》一个月花不了多少钱,拜托在其他地方看书的兄弟姐妹来起-点支持一下,你们是牧闲的衣食父母,你们全是牧闲的亲人,拜托了,谢谢了。

  http://www.zwydw.com/book/0/3/17766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