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可能有同伙!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可能有同伙!

  人全撒出去了,大会议里变空空荡荡,只有研判组的两个民警在值班,显得有些冷清。指挥部所在的小会议室里,也只剩下韩博和两位老冯。

  对大多市民而言接下来几天与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对深正公安来说接下来几天非常重要。

  不仅治安部门要展开拉网式排查,交巡警要在人流量车流量较大的地方盘查过往车辆及行人,刑侦部门更不会闲着,“阵地控制”变的尤为重要,发动能发动的所有耳目特情,留意酒店、旅馆、网吧、KTV、洗浴等场所,一发现疑似顾成思的人就会立即上报。

  这是现阶段能作出的最大努力,毕竟顾思成手里有炸-弹,不是一般逃犯。

  如果通过电视、报纸等媒体发动群众,把通缉令贴满大街小巷,不仅会引起市民恐慌,搞得人心惶惶,而且他一旦被群众认出来,发现不对劲,极可能狗急跳墙。

  到时候别说引-爆炸弹,就算挟持人质也很麻烦。

  新一轮搜捕行动的帷幕刚刚拉开,最快也两小时后才会有消息。

  这是一场“持久战”,从现在开始坐镇指挥部的韩博和冯锦辉要轮流休息,但在12点前韩博根本睡不着,坐在小会议室里一遍一遍反复研究分析顾思成出现在腾龙工业区、麦当劳开餐店及龙江宾馆的几十段监控视频。

  “他应该考虑到了银行账号被追查的可能性,入住龙江宾馆时用现金支付的押金。”

  “全市有多少取款机,不可能每个取款机都派人盯着。”

  “发动银行保安,能盯几个算几个。”

  “韩局,每个银行都有的监控中心,让内保支队协调,抽调一些民警过去盯着怎么样?”

  “这个主意不错,如果光发动银行保安也只能留意白天,并且许多取款机没安装在保安视线内,有的取款机甚至没安装在银行。”

  “我通知封支和刘支,请他们立即安排。”此刻值班的是冯锦辉,他当仁不让地站起身,拿起手台下达起命令。

  每一道命令都要记录下来,等他下达完命令,韩博目光转到第二位老冯身上,“老冯,他当年在香港入狱时的随身物品清单里没有银行卡,从赤柱一出狱就被香港同行再次拘捕,以遣返的方式直接移交给了你们。当时你们肯定搜过身,押解回去送看守所时也有随身物品的相关记录,在第三监狱服刑时的个人账户更是清清楚楚。”

  冯朝阳反应过来,沉吟道:“没证据显示出狱之后他回过香港,他的钱从哪儿来的?”

  “姜小山先后给钱小伍和宗浩汇了96万,买雷-管-炸-药要花钱,租厂房花更多,一次性支付一年的租金!他们偷渡去泰国虽然没花钱,但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身上不可能不多准备点钱,事实证明他们手头上应该很宽裕,在泰国租得是条件不错租金不菲的公寓,不管怎么算96万也不够他们这么花。”

  “他们不是给顾思钱,而是顾思成给他们钱!”

  “应该是这样的。”

  韩博想了想,接着道:“顾思成回过香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么他是怎么拿到钱的?他见过世面,曾掌控一家资产几十亿的公司,不太可能像普通人一样有点钱就存银行,何况这笔钱很可能是在郝英良授意下转移的,也就是说这笔钱可能被用于投资。”

  “既然是投资,应该有专人甚至机构管理。他突然需要用钱,应该有人帮他套现。”

  “墨斗鱼!”韩博啪啪啪连拍几下桌子:“他有同伙,只是一直没被我们和香港同行纳入视线,否则无法解释他的作案经费是从哪儿来的。”

  “就是那个卷跑四千六百万的香港小混混?”

  “很可能是。”

  韩博起身在绕着会议桌转了一圈,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掏出手机拨通路中才的电话。

  不管内地公安还是香港警察,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案子,一般都是先来个“三板斧”。

  一开始很重视,投入大量资源去查,能破获自然好,要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依然没进展,那只能偃旗息鼓,毕竟执法资源是有限的,不可能耗在一个案子上。

  正因为如此,路中才已“鸣金收兵”,香港方面现在主要做一些加强边界和海域巡逻之类的防范工作,严防死守,不让极其危险的内地逃犯偷渡去香港。

  好不容易回家陪老婆,刚准备陪老婆去看电影,韩博的电话又来了,路中才只能和太太歉意地笑了笑,跑到阳台接电话。

  “韩Sir,这么晚,什么事?”

  “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休息,实属迫不得已。”

  “没关系,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虽然搜捕工作告一段落,但逃犯一天没落网对本港几百万市民的安全依然是威胁,路中才不想因为他不积极协助而导致逃犯流窜来港。

  “帮我查查‘墨斗鱼’。”

  “墨斗鱼,他失踪很久了,韩Sir,您是不是怀疑时隔六年他与顾思成还有关联?”

  “有个情况没顾上给你通报,种种迹象表明那三笔被‘墨斗鱼’卷跑的钱款,很可能是在郝英良授意下进行的。他们不是监守自盗,而是在现金宽裕的情况下刻意转移一笔资金以作不时之需。”

  “查实了?”

  “我问过余琳,她和顾思成一样是郝英良最信任的人,她的反应很奇怪,我觉得应该八九不离十。”

  洗钱已经很隐秘了,通过这种方式进行二次洗钱,如果一切属实,那已经死好几年的郝英良该有多狡诈?

  路中才大吃一惊,喃喃地说:“如果真是这样,顾思成就是在利用郝英良留下的资源作案。富长水为什么会帮他,不是看他面子,而是给郝英良面子。因为当年在澳门,郝英良帮他解决掉一笔高利贷,之后又让他找老千设赌局,让他赚到一大笔钱。”

  一直以为对手是顾思成,现在看来还一个死了好几年的郝英良!

  不管郝英良是不是愿意看到这一切,但这一切与他有关是不争的事实。

  韩博越想越郁闷,冷冷地说:“所以我想请你再帮帮忙,安排几个兄弟查查那个‘墨斗鱼’。”

  “没问题,这就安排,等我消息。”

  “谢谢,拜托了。”

  挂断手机,韩博紧闭着双眼想了一会儿,转身道:“老冯,你们在这儿盯着,我出去一趟,有什么什么事电话联系。”

  “韩局,您去哪儿?”冯锦辉下意识问。

  “回家,”看着二人一头雾水的样子,韩博解释道:“回楠山区的家,我要再问问余琳,当着杜茜的面问。”

  “您一个人去?”

  “我叫上小常,那边不是有一组人盯着吗,不会有事的。”

  ……

  与此同时,刚跑到一个工地给“赵总”打完电话的顾思成刚回到现代康复医院“高干病房”。

  他反锁上门,急切地拿出笔记本电脑,开机连上无线网,用激动得微微颤抖的双手输入“地图”这个关键词,不断调整比例尺,目光紧盯着屏幕上紧邻楠山植物园的高档小区。

  “可算找着你了,原来躲在这儿!”

  顾思成欣喜若狂,恨不得立即赶过去,可想到回来的路上有那么多警察,想到定制的面具还没收到,只能强按捺下兴奋,点上支烟站在窗边筹划起下一步行动。

  不行,不能就这么过去。

  他一连猛吸了几口烟,暗想这是不是一个圈套。

  手机有那么好定位吗,姓赵的那个朋友查过“笑面虎”老婆的手机通话记录,上面肯定有“笑面虎”的号码,如果他再查查“笑面虎”的机主信息,知道“笑面虎”是公安局副局长,他会不会报警?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事要从长计议。

  正琢磨着怎么才能确认这是不是一个圈套,楼下突然来了一辆警车,缓缓停在医院门口。

  警察怎么来了!

  顾思成心中一紧,顾不上再往下看,立即跑到门边拉开衣柜,取出旅行包收拾起东西,确认没什么遗漏,打开门探头观察,见医生在办公室里打瞌睡,护士依然趴在服务台里玩手机,立马背着包往消防通道方向不动声色走去。

  楼下大厅,派出所社区队民警老胡叫醒躺在长椅上打瞌睡保安,问道:“我们是派出所的,你们负责人在不在?”

  “负责人,我们只有院长。”保安缓过神,急忙爬起身。

  “院长呢?”

  “下班了。”

  “现在谁负责?”

  “王主任,王主任晚上值班,办公室在那边,左边第二间。”

  “小王,你去找他们主任。”

  清查治安盲区,辖区内好多没纳入外来人员管理的场所要去,老胡不认为自己运气有那么好,能撞上全市通缉的逃犯,不想浪费时间,从包里取出两份印有六张照片的通缉令,递上去问:“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大厅光线有点暗,保安接过通缉令走到药房柜台边,凑在灯光下辨认起来。

  …………

  PS:再次提前更新,感谢“好书就追”、“亲爱的好吗”“余十八2017”等书友打赏(这两天打赏的兄弟太多,不一一枚举),你们太给力了,再次感谢O(∩_∩)O

  

  http://www.zwydw.com/book/0/3/17802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