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进展不断!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进展不断!

  “韩Sir,抱歉,让您久等了,我们的申请刚刚获批,CIB同事刚查到陈安妮的移动电话通讯记录,没发现她拨打和接听过内地电话,但也无法确认她有没有第二部移动电话,不知道她有没有用公用电话与顾思成联络过,暂时亦无法确认她有没有通过电子邮件,不过您放心,CIB同事会跟进。”

  香港同行调看一个嫌疑人的通话记录一样没那么容易,一切都要按程序办。

  刚从食堂吃完早饭回到指挥部的韩博并没有失望,握着手机笑道:“说抱歉的应该是我,又让你一夜没睡好觉。”

  “韩Sir,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路中才抬头看看正准备回家补休的几个同事,喝了一小口咖啡,“虽然现在没足够证据显示本港市民陈安妮与顾思成有关联,但直觉告诉我有关联的可能性极大。资料显示她不仅迄今没结婚,且在宏盛集团被查封后买下一套一百二十英尺的海景楼,凭她微薄的薪水显然是供不起的。”

  香港同行口中的“英尺”不是长度单位,而是面积单位,平方被他省略掉了。

    10.7639  平方英尺等于1平米,120平方英尺的房子不到120平米,在内地这么大的房子实在算不上什么,但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堪称豪宅,许多人一辈子也买不起。

  “巨额财产,来历不明!”韩博欣喜若狂。

  “这是税务局应该关心的事,”案子有了眉目,路中才困意全无,顺手拿起一份刚收到的传真,“更可疑的是,入境处的记录显示半个月前她去过内地,从啰湖口岸过去的。”

  “我这边也查到了。”韩博跟冯朝阳点头打了个招呼,走到落地窗边笑道:“有这么多疑点,其实我们早应该想到她了。”

  “想不到她也正常。”

  路中才放下传真件,起身道:“每天过关去深正的港人成千上万,我太太也经常去采购。何况她六年前在宏盛集团的职位并不高,只是一个在前台接电话的文员,并不起眼,谁能想到她才是顾思成最信任的人。”

  “这倒是,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顾思成的私生活还是比较检点的,根本没想过他会和谁存在暧-昧关系。”

  “不管他们之间什么关系,希望这次不会落空。”

  “抱歉,再有下次,就算有非常非常重要的线索我也不会意思再麻烦你们了。”

  “韩Sir,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啦,你赶紧去休息吧,我这边有点事,有消息再联络。”

  ………

  韩博放下手机,转身问:“老冯,什么情况?”

  “刚才听小张说杨大那一组钓到一个身份证贩子,物流信息已经掌握,他们正在去收件点的路上。”

  查身份证贩子的工作这些天一直在进行,对付那些贩子只能在网上“钓鱼执法”。

  离太远的没办法,市内乃至省内都不能放过,过去几天陆续抓获四个嫌犯,缴获几百张身份证和一些假证件,冯朝阳说的这应该是第五个。

  不管这个身份证贩子是否卖过身份证给顾思成,但只要是贩卖身份证就要严厉打击。

  韩博点点头,又问道:“顾思成给钱小伍打电话的那个手机号查怎么样?好几天了,那个号码、那个号段是从哪个营业厅办理出去的,或者是那个代理商卖出去的,应该有消息了。”

  “我去问问小张。”

  “不用了,我正好要过去看看。”

  来早不如来得巧!

  走进大会议,值班民警小张刚接完电话,拿着电话记录正准备去小会议室汇报。

  韩博顺手接过电话记录,低头一看竟然是正要问的情况。

  原来手机号是从大坊路手机大卖场卖出去的,之所以直到今天才查出个所以然,是因为通信运营商给下面的营业厅布置办号任务,营业厅完成不任务就请倒腾手机的人帮忙,倒腾手机的人用他人身份证先开户,竟然虚开了整个号段,然后像批发商一样批出去。

  几经转手,最终流入大坊路手机卖场。

  “韩局,这份是从营业点拿到的号单,卖手机给顾思成也就是帮顾思成办号的营业员,对顾思成印象深刻因为顾思成那天买了五部手机,办了五个套餐!实名制在她们那儿形同虚设,办出去的号有一半是用他人身份证开户的,只是知道那五个号在这叠号单里面,不知道具体是哪五个。”

  厚厚一叠,每页上的号码密密麻麻。

  更让人头疼的是,不仅排列不规律,而且每个号卖出去之后都用笔把数字划掉,许多号码根本看不清。

  “技术处有事干了,送文检室吧。”

  “报告韩局,这是复印件,原件正在往回送检的路上。技侦手里不仅有一份复,黄支还安排专人与移动公司的同志一起营业厅挨个甄别。”

  工作量很大,但这项工作非常重要必须要做。

  只要顾思成没换号,那他手里剩下的四个号码就全在这份号单里面,再想到香港的陈安妮,韩博嘴角边勾起一丝不经意的笑意。

  就在他琢磨着怎么利用这些线索逮着顾思成之时,仍在隆华区的钱大海也有重大发现。

  提取到的现代康复医院周边的交通、治安及民用监控视频显示,顾思成在“住院治疗”当日曾去过距医院约0.6公里的文化科技大厦。

  只要顾思成去过的地方全要查个清楚。

  他一刻不敢耽误,红着双眼带着十几个民警赶到大厦,边往大堂走边命令道:“新强,找保安调看当天上午的监控;小徐,找物业要一份楼里的公司名单,拿到之后一个公司一个公司核实;老关,你带其他人走访询问,看有没有人见他,有没有人认识他。”

  “是!”

  随着他一声令下,参与行动的深正CID纷纷出示证件,顿时忙碌起来。

  有市局刑侦局的,有分局刑警大队的,来的全是刑警,再联想到上班时路上到处有警察盘问,大厦工作人员不敢怠慢,问什么回答什么,要什么提供什么,非常之配合。

  钱大海刚在一楼转了一圈,刚回到大堂,对讲机突然传来一阵电流声,紧接着是丁新强熟悉的声音。

  “钱局钱局,监控调到了,顾思成只在大堂呆了不到两分钟,没乘电梯上楼,没去洗手间,也没见过什么人。”

  没上楼,没去洗手间,也没见过什么人,那他进来干什么?

  钱大海不认为顾思成会无缘无故的来这儿,举着对讲机问:“监控室在几楼,我去看看。”

  “不在楼上,也不楼里,在外面,停车场的角上。”

  “好,马上到。”

  原来写字楼后面有十几栋住宅楼,同一个开发商开发的,也是同一个物业公司管理,保安部设在停车场边上的小区入口的保安室里,监控主机也架设在这儿。

  物业公司经理以为出多大事,正在门口不无紧张地给跟民警老李解释什么。

  钱大海对他不感兴趣,大步迈进保安室,丁新强点点鼠标,回放刚调出来的视频,“钱局,您看,进去不到两分钟,什么没干就走了。”

  “难道他想租个办公室作为落脚点?”

  “不太可能,如果想租,他应该问问前台有没有空的办公室,问问对不对外出租。”

  “有没有可能跟谁约好在这儿见面,但没见到人?”

  丁新强紧盯着屏幕里的顾思成,摇摇头:“可能性也不大,见面谈事应该去茶座,茶座在大堂西南角,他压根儿没往茶座方向看。”

  摄像头的位置比较高,视频是居高临下拍摄的。

  这么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钱大海沉思了片刻,猛然回过头:“老李,去车上把笔记本电脑拿来,还有U盘。新强,把这段监控视频拷贝下来,我们拿到大堂看,重建现场,他怎么走的我们也走几遍,他朝哪儿看的我们也看看。”

  “是!”

  事实证明,重建现场非常有必要。

  钱大海根据监控视频亲自模拟了六次,注意力最终集中在堆放快件的架子上。

  “特么的,真是太狡猾了!”钱大海走到门口的旋转门边,遥看着现代康复医院方向,侧头道:“新强,如果没猜错,他是想把这里作为收快件的地方。继续去看监控,看他之后有没有来过。”

  “收快递,他为什么不留医院地址?”

  “容易暴露啊,他疑神疑鬼,小心着呢。”

  “好的,我再去看看。”

  丁新强跑出大堂不一会儿,钱大海的推测得到了验证,顾思成“住院治疗”当天下午,果然又来过这里,取走一个纸盒装的快件。

  “别急,继续看,看他有没有来过第三次。”

  钱大海放下对讲机,又转身道:“小徐,楼上的那些公司别查了,向指挥部汇报,请指挥部联系那些快递公司,调取当日下午他们往文化科技大厦的送件记录,拿到记录之后一家一家核实。不是他们的就是顾思成的,不管他用什么假名,都能查到快件是从什么地方发过来的。”

  这是一个突破性进展,小徐同样激动,不禁笑道:“名字可以留假的,手机号码应该是真的,不然送快递的怎么通知他,他又怎么知道快件到了。”

  “算你小子机灵,现在还不是庆功的时候,赶快去办吧。”

  “是!”

  

  http://www.zwydw.com/book/0/3/17851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