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震惊!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震惊!

  手机里有通话记录什么意思,难道不是姓穆的报得警。

  赵冬正狐疑,电梯已经到了地下停车场,只见电梯口停着三辆警察。

  确认地下室有信号,丁新强示意特警把他押上依维柯警车,旋即拨通指挥部电话,让小徐也用手机拨通钱局电话,就地审讯,“现场直播”。

  正在侦办的不是一般刑事案件,动作必须快,不能拖泥带水。

  姓名、性别、出生年月、职业、工作单位、家庭住址这些全部省略,出示完警察证和传唤证,丁新强便举着手机,开门见山地问:“赵冬,这个郝老板和你什么关系?”

  郝老板,关郝老板什么事!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赵冬不止一次进过看守所,去派出所更是家常便饭,不会傻到交代帮郝老板定位过手机的事,也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装着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想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般地说:“一个朋友,萍水相逢的朋友,坐火车时认识的,一见如故,交换名片,留个电话。”

  果然是老江湖,瞎话张口就来。

  韩博抱着双臂,听着扬声器里的“现场直播”,下意识摸摸鼻子。

  朱千里、冯朝阳突然觉得有些紧张,不约而同紧盯着装着墙角里的扬声器,似乎能透过扬声器看到审讯现场一般。

  丁新强不愧为邱大海带出来的徒弟,没让指挥部里的众人失望,只听见他冷哼一声,厉声问:“赵冬,你以为我们是怎么找着你的,你以为你不说别人就不说?”

  “丁警官,什么说不说的,我和他就见过一面,长什么样我都不记得了,您到底想问什么?”赵冬岂有那么容易被唬住,振振有词,声音比丁新强还高。

  “看看,先看这张。”

  等了大约十来秒,扬声器里又传来丁新强的声音:“再看看这张,还有,看仔细了,看清楚没有?你是聪明人,去派出所看守所就像回家一样,又有见识。好好想想,说还是不说。”

  这小子果然有一套!

  韩博忍不住笑了,几乎可以肯定丁新强是让赵冬先看顾思成的通缉令,然后让赵冬看顾思成穿囚犯的照片,并且给赵冬看的照片一定是从几十张照片里精挑细选的,给赵冬造成一个顾思成已落网,已交代全部犯罪事实的错觉。

  不出所料,赵冬果然被唬住了。

  只听见他在扬声器忐忑不安地问:“丁……丁警官,郝老板不姓郝?他,他是通缉犯?”

  审讯没普通人想的那么简单,不仅要察言观色,更要斗智斗勇。

  丁新强从赵冬的话里获得很多信息,再次整理了下思路,反问道:“他是不是通缉犯,你难道不知道?”

  “我,我真不知道!”

  赵冬意识到麻烦大了,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微的汗珠,愁眉苦脸地说:“丁警官,他是通缉犯,他是罪犯,他这样的罪犯我见多了!为了争取宽大,争取立功,他就乱咬,无中生有,没有的事他都敢说,说得有鼻子有眼,说的跟真的似的。”

  “那你先说说有的。”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就是帮他查了个手机号,他说那人欠他钱,欠四五百万,我怎么知道他查那个手机干什么。”

  丁新强从小徐手里接过包,打开抽出一叠笔录,装模作样地翻看了一会儿,装着很淡定的样子,像是验证一般问:“查的那个手机号码多少?”

  就查一个电话,赚了六七万。

  赵冬印象深刻,事到如今也不敢隐瞒,不假思索地说出一个手机号。

  “只是查这个号码?”丁新强没追问是怎么查的,而是追问他认为的重点。

  “查号码,帮着定位,就这些,其它不关我事,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其它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他不能乱咬,他不能血口喷人。”

  赵冬不知道怎么回事,丁新强同样不明所以,指挥部的绝大多人都对他交代的号码都很陌生,冯锦辉更是回头看向朱千里和冯朝阳,想知道他们对这个号码有没有印象。

  就在所有人一头雾水之时,韩博紧抱着的双臂突然放下了,脸色顿时煞白。

  “韩局,怎么了?”政秘处周处长第一个发现领导不对劲,下意识低声问。

  韩博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紧攥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他查的是我爱人的手机号,我真蠢,我早该想到的!”

  冯朝阳猛然反应过来,惊呼道:“不好,韩局爱人有危险!”

  朱千里也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紧张地说:“韩局的爱人与杜茜亲如姐妹,矿区那帮人与杜茜的关系更不一般,顾思成想打听韩局爱人的电话太容易了,甚至不需要刻意去打听。如果不出意外,顾思成不仅知道韩局爱人的手机号,一样知道韩局的手机号。”

  “韩局,您爱人在哪儿,赶紧给您爱人打电话问问。”周处长可不敢拿局领导爱人的安危当儿戏,当机立断地说:“冯大,快给特警支队下命令,命令反恐突击小组准备去接应。”

  “等等!”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韩博没被愤怒和自责冲昏头脑,摸着下巴冷冷地说:“好一个声东击西,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全是为通过手机号找我爱人,再通过我爱人找我报仇做准备。小看他了,要不是查到那几个手机号,后果真不堪设想。”

  “韩局,现在可不是分析案情的时候,您爱人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是啊,赶紧给您爱人打电话吧,顾思成说不定离她不远,太危险了,不能再拖!”

  “冯大,给黄永军下命令,立即定位韩局爱人的手机位置。”

  “好啦好啦,我打。”韩博一边拨打李晓蕾电话,一边示意战友们稍安勿躁。

  等了十几秒钟,手机传来李晓蕾的声音。

  “韩博,有没有吃饭?”

  “马上吃,你呢?”

  “我们也刚吃,正在植物园散步呢。对了,我答应絮絮周末去香港,他就想去迪士尼,去一次还不够。”

  “答应了就带他去,”韩博摸摸嘴角,用尽可能平静地语气说:“晓蕾,跟你说个事,千万别紧张,别担心,别东张西望,该散步继续散步,更别让你妈和我妈知道。”

  “什么事,神神秘秘的。”李晓蕾尽管嘴上埋怨,但还是放缓脚步,跟牵着絮絮手的韩妈李妈拉开距离。

  “我们怀疑顾思成可能通过非法手段定位过你的手机,想知道你在什么位置,想知道我住在哪儿。别担心,一切尽在掌握中,我们要来个将计就计,设个埋伏,等他自投罗网。”

  这还不让人紧张,那要发生什么事才让人紧张?

  李晓蕾真吓坏了,抬头看看活蹦乱跳的絮絮,用几乎颤抖的声音问:“你疯了你!你怎么能拿一家子人当诱饵,絮絮出事怎么办,你妈我妈出事怎么办?阿伟亚男、江爸江妈更无辜,根本不关人家事,亚男还怀着孩子,人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怎么跟人家交代?”

  发生这样的事,韩博心里更不是滋味儿,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

  但事到如今,只能、必须、一定要将计就计!

  不过方式方法肯定不会像李晓蕾想的那样,无论作为一个儿子、作为一个丈夫、作为一个爸爸,还是作为一个朋友,他都不能拿韩、李、江三家人的安危冒险。

  他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晓蕾,别误会,我怎么可能拿你们当诱饵?你们继续散步,挑人多的地方不动声色回小区。我这就派人过去,你把手机交给他们,然后叫上所有人坐我派去的车,我会重新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别说顾思成不可能知道,就算知道他也不敢去。”

  李晓蕾终究是见大世面的人,很清楚这个时候不能跟丈夫吵架,更不能再表现出来异样,急忙平复心情,不动声色说:“知道了,我们这就回去。”

  “记住,挑人多的地方走。”

  “嗯,还有吗?”

  “星伟我会给他打电话解释,等会儿你也帮着做做江爸江妈工作。”

  这算什么事!

  李晓蕾越想越郁闷,越想越窝火,禁不住说:“赶紧抓那个混蛋,他已经把咱家搞得鸡犬不宁,现在又要把阿伟亚男、江爸江妈搞得提心吊胆,再抓不着他,再拖下去,咱家的亲朋好友三亲六故是不是全要搬家?”

  “我会的,他逍遥法外不了几天。”

  “记住你的话。”

  “相信我,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

  韩博把一边打电话一边写下的地址顺手递给冯锦辉,又拨通关星伟的手机号。

  “大哥,什么事,是不是那个混蛋逮着了?”

  “暂时没有,不过他离落网也快了。”

  韩博简明扼要介绍了一下刚掌握的新情况,很歉疚地说:“前段时间,一个朋友笑话我跟不上时代,不知道现在的嫌犯有多狡猾,不知道只要有钱他们就能搞到一些你不敢想象的先进作案工具,现在看来我确实没与时俱进,只会定位嫌犯的手机,根本没想到嫌犯同样可以定位我,对不起,由于我的疏忽,连累你们担惊受怕。”

  “说什么呢,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嘛。”关星伟同样心有余悸,但不想好朋友太过内疚,故作轻松地笑道:“别忘了我也曾在警队服务过,如果换做我,我一样想不到。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可以变成好事,守株待兔,让他自投罗网,但千万别把我家变成战场,刚买的楼,贷款还没供完呢。”

  http://www.zwydw.com/book/0/3/17891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